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91257人生如駕車

天氣開始轉涼了。今早醒來的時候,窗外淅淅瀝瀝,寒冷的晨風無情的捲入被窩,把我喚醒。睜開眼,沒有見到那渴望已久的曙光,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陰暗的天空,佈滿了愁雲。這種天氣最是讓人感到懶洋洋,最是讓人感到提不起勁。開著車往公司駛去的時候,眼前一片迷濛。車裡的冷氣雖然已調得最小,仍是感到陣陣的寒意侵入心扉。雨刷不停的左右擺動,收音機裡的音樂,斷斷續續的夾在車頂上的雨點聲中,交錯成成一首令人蕭索的韻律。壓抑多日的情感蠢蠢欲動,胸間填滿了幾許的無奈與傷痛,呼之欲出。模糊了我的視線的是,那鹹澀無情的淚珠,聚在眼眶,彷彿晨露,晶瑩剔透。我忍住悲痛,不讓它滑下那經已粗燥的臉頰。自從決定要做回自己,我就必須堅定不移的讓自己不再哭泣,盡量展開笑容去面對更艱難的未來。我知道只要拭乾雙眸中的淚水,就能像雨刷一般,讓自己可以更清楚的看清前方的路途,並不是想像中無法跨過。路雖然濕滑,只要小心翼翼,必能安全到達終點。這不禁地讓我想到人生如駕車一般,只要能掌控自己的車,雖不能說一定一帆風順,卻必定能順利抵達終點。正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偶爾,當身邊的車輛疾駛而過,劃過路上的積水,濺起無情的浪花,潑在自己的擋風鏡時,頓然間,就像跌入深坑,看不清四周的景象,讓人措手不及。沉穩的人,明白那只不過是瞬間的朦朧,捉緊方向盤,放鬆油門,等一切刷清之後,認清方向,繼續前行。膽小懦弱的人,卻會驚出一身冷汗,一時不知所措。有些人,在驚悸之餘,亂轉方向盤,甚或是緊急煞車,結果導致撞車,釀成巨禍。其實,人生就像駕車一般,越是老到,越是穩實,越是安全。經驗豐富的司機,有如年經半百的長者,懂得如何去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留意四周的情景,隨時預備好突如其來的變化。當事件發生時,就會從容的應付。剛拿到駕駛執照的人,就像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不知天高地厚,不懂人情世故,往往輕視馬路如虎口的真諦,醺酒開車,急速往前,不顧其他使用者的安危,橫衝直撞。當碰上不是預料中的事時,由於缺乏經驗,搞不清方向,只好憑一己的驚慌的意念,作出選擇。是對還是錯,那就要看命運的安排。但是,經驗老到,卻又自視過高,或是自以為是的人,偶爾仍然會做錯判斷,而將自己陷入困境。原本以為已經照顧周到,穩操勝算,卻忽略了世事沒有絕對的道理,結過為身邊不小心的司機而拖累,發生意外。因此,我們才會看見有些不如中年的人,因為一時的錯誤導致身敗名裂,甚至家破人亡。而有些人,並不

(繼續閱讀)

201204291742我的母親

母親老了。似乎是一夜之間,母親頭髮花白,牙齒殘缺,臉上鬆弛而乾燥,佈滿黃褐色的斑;步履緩慢小心,跟我記憶中的形象實在是大相逕庭。我知道這是自然規律,但每次回家探望母親,內心深處都不免湧上陣陣悲涼和酸楚。在古人眼裡,我實在算不上孝子。母親熬到今天,我不知道她怎樣看待兒子出外謀生,只是我一直很想讓母親晚年過的舒心一些,可是我至今未能如願。這倒不是我缺衣少吃,光陰過得不如人,其中的滋味也就唯有自己知曉。更深人靜,想起小時候在母親身邊的情景,真是悲喜參半,終生難以忘懷。母親是十七歲來到蘇家的。嫁給父親的時候,我不知道母親的心情如何,因為父親家裡那時候很窮,別說像樣的房子,就連生計也是很成問題的。就這樣母親前後共生了六個兒女:第一個孩子是個女孩,夭折了,第二個就是大哥,我是第三個,下來就是我的妹妹,妹妹後面是兩個弟弟。在一個國家極端困難的時代,母親能夠把我們五個姊妹拉扯成人,在今天是很難想像的。說來也怪,我對童年的記憶十分模糊,幾乎可以說是一片空白,但對母親安排我們填飽肚子的事卻格外清楚。記得每天放學回來,母親便打發我們給豬拔草,回來才會分給我們每人半碗炒麵。那是怎樣的美味佳餚啊!大家捨不得吃,小心翼翼地用舌頭舔,一會還要看看誰剩的多。我因為年齡比弟妹們大一些,總會想法子讓他們吃得快點,早點吃完,然後我再戲弄他們,哄她們滿院子追我。這時候,母親總是流露出難過的神情,攏一攏頭髮,默默地轉身去做別的家務。母親不識字,但記憶力很好,孩提時聽別人說書,總是聽一遍就記得清清楚楚,連舅舅也誇她記性好。我們小時候很喜歡聽母親說她童年的事,比如說外姑奶奶晚上說故經,什麼王祥臥冰撈魚給生病的母親吃,什麼畫上的美人兒走下來給下地幹活的窮小子做飯;土匪又把誰家搶了,還放了火,差點把人燒死;在太陽底下和小夥伴比誰的眼睛好,能看見太陽婆婆;過隊伍的時候來到院子的軍人說話如何南腔北調,如何“老鄉老鄉”叫個不停,如何等不得鍋裡的水滾開舀起就喝……她常說的是那時候雨水好,莊稼好長,洋芋像枕頭大,駱駝最多駝四個——外爺怕把駱駝壓壞;山坡上到處是野沙蔥,順手捋一把塞在嘴裡,真香,可是外爺總不讓她們吃,怕把肚子吃壞。我聽著聽著,禁不住問:“媽,那你咋不把枕頭大的洋芋給咱家拿來?”母親聽了直樂:“瓜

(繼續閱讀)

201204271558乖點,再乖點

晚上看著寒風中等我回家的爸爸,好瘦小,曾經那麼偉岸的男人,現在為什麼我感覺這麼瘦小。鼻子一陣酸…最近我是怎麼了,怎麼容易感傷…想起前天陪媽媽吃麻辣燙時,她的兩鬢白髮變多了…心裡忽然好難過…這兩天心情不好,說話老衝他們。我好不乖、好不懂事…爸媽真的好寵我,即使我再任性,再貪玩,再賴皮,他們還是那麼愛我,那麼心疼我,他們總是將最好的留給我。而我呢?有沒有騰出一個空間給他們呢?心情煩躁時,閒他們煩,把自己關在房間,他們說什麼也不聽。而當我需要停泊時,受傷需要治療時,他們永遠是那麼溫暖地看著我,給我強有力的擁抱!其實爸媽要的真的不多,只是一句隨意的問候,隨意買的宵夜,天冷幫他們買的手套…都能讓他們高興溫馨很久。我常會對朋友說“爸媽真的對我好好,以後我對自己的子女都不會像他們對我這麼好!”卻忘了,我應該對他們好點。總是聽說人間最難報的就是父母恩。現在,我還來得及吧!我要乖點,不惹他們生氣。多點時間陪他們,不再對他們不耐煩,乖點,再乖點… ?“靜”觀其變 |袁啟清的BLOG |游刃 |傑傑的BLOG |易建聯的部落格 |其妙可居 |鵬達新聞工作室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21846我所奢求的不過是你安好

晚上去醫院看望一個對我來說從來都很重要的人,卻不知道如何開始彼此間的對白。想說的太多,到頭來卻什麼也說不上來。回來的時候,夜微涼。空氣中桂花的香氣漸漸瀰散開來,伸手觸摸,卻是微涼的露水在掌心氤氳開來。突然就想到了去年丹桂飄香的時候,在玉竹園裡靜靜寫下的文字。天涯海角,唯望君安。日光傾城,願歲月靜好,現世安穩。那麼一年後的現在,桂花香依舊隨風飄萬里,不變的願望在心底蕩漾開來。望君安。願來年丹桂飄香之時,我依然能看到你熟悉的面龐。聽你喊我的名字。只是願望是什麼呢。願望就是願望,虔誠祈願,殷切盼望,最終大多是無法企及的美好,空留一腔悲痛。無數個黑夜,我都在想:如果手機突然想起,時隱時現的是那個我已瞭然於心的號碼,那麼我要怎麼辦?無數次聽到她們的對話或多或少涉及你的訊息,我會不自覺的神經緊繃。就是剛剛過去的暑假,我去醫院陪你的時候,那次你突然間的承受不住,然後醫生跟我們將24小時之內再不好轉的話就要接呼吸機,當時我的雙腳已經幾近癱軟,整個人也接近崩潰的邊緣。還好,還好最後總算是緩過來了,於你於我都緩過來了。所以,你知道其實那些你所看到的我們表面的堅強,表面的處變不驚都只是表象罷了。你不知道我內心是多麼害怕,突然有一天我就聽不到你的聲音,突然有一天我不能撫摸你的面龐,突然有一天我的世界就少了你。那我要怎麼辦?我該如何是好?哥哥說,他又做了那個奇怪的夢。天暗沉沉的,好像世界只有灰色和白色,回家推開門,找不到你。我們飛奔出去到處找,老遠看到山上孤苦伶仃的一間小屋子。推開門,你一個人坐在床上看著窗外那灰暗的風景,嘴角無力地上揚,給我們一個蒼白的笑容:“回來了”。心很酸很疼。我們就倚在你的腿上,一直哭,一直哭……驚醒,滿頭的冷汗,枕角卻真實的濕了一片。我的心無力的抽搐,在看到哥哥的日誌後。我不要,我不要這一切變成真真實實的存在。於哥哥,於我,我們都承受不起,這樣的疼痛就彷彿心被活生生地挖了一個洞,怎麼也填不滿,永遠平復不了。所以,請你好好地。等哥哥成家立業,等我學業有成。等我們幫你找回曾經遺失的幸福。所以,縱使死亡是逃離不了的劫難,是我們終究要經歷的疼痛,那麼請晚一點讓我們承受。天涯海角,唯望君安。願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待到來年丹桂飄香時,望君依舊聽我訴衷腸。

(繼續閱讀)

201204100028熱愛生活

人從呱呱落地降生於人世,吃的是凡間煙火,過的是凡人生活。  在無數的日昇月沉,花開花謝,潮起潮落的時光交替中,我們的腳步總是呼喚朝陽又徜徉於月色中舞蹈----這就是生活。  我們熱愛生命,就注定熱愛生活。忙碌於山村角落,繁華都市的穿梭。因為熱愛生活----我們用雙手和智慧編織著美麗的傳說。  看一座座城市排山而立,看一幢幢高樓撥地而起,世界因為我們的存在而精彩,風景會因為有我們而美麗。  世界的舞台屬於我們。在和平的陽光下,我們可以像一群小鳥,在無邊無際的天空自由自在的飛翔;我們可以像一群魚,在遼闊的海洋無憂無慮的遊蕩。  熱愛生活,一切奇跡都會發生,生生不息的追求、創造,幸運的流星才會在我們生命的夜空劃過……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