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6151641賊 語

有了賊心沒賊膽;   有了賊膽沒賊款;   有了賊款沒據點;   有了據點腿發軟。 文章來源:萃簾濎鯖的BLOG - 今天開始,明天結束 - 《家有兒女-新傳》 - 夜雨 花燈 - 紫陽花開冷愛 -

(繼續閱讀)

201204301427碎落的月光

月光如流水,從宿舍冰涼的窗框中靜靜地湧進來。窗外,深藍的背景下,是一片村莊,零星地透出朦朧而又柔和的燈光。驀地,彷彿有什麼輕輕撥動我的心弦,多麼熟悉的燈光,多麼溫暖的畫面!那一刻,月光碎落一地。撿一片月光的碎片,獨自憑窗而立,清風拂過,撩起了我無盡想家的情思。想家,總少不了媽媽喊我起床的聲音。週末的早上,總是喜歡睡到很晚,懶懶的躺在床上不肯起來,這時,便會聽到從廚房裡傳來的媽媽的聲音“起來了,都幾點了。飯都涼了。”這時才肯揉揉惺忪的睡眼,極不情願的起床。走進廚房,便會看到那熟悉的一幕,已經收拾了的餐桌上擺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雞蛋麵條,熱氣歡快地在碗上方旋轉著,跳動著,一股香氣撲面而來,那似乎不僅是雞蛋麵條的香味,更是媽媽的味道,是一種家的感覺。想家,總會想起那個充滿笑聲的夜晚。那一晚,為了給我織一副手套,全家聚在一起纏毛線。客廳裡,四個人坐在一起,看著紅色的毛線從我的手上纏到爸爸的手上,再從爸爸的手上繞到姐姐的手上,最後傳到媽媽的手裡,一圈一圈,纏著的是一根普普通通的毛線,但是在這反反覆覆的纏繞之中,更是快樂,是溫馨,是纏繞於心上不斷的親情。那一夜,毛線不知亂了幾次,那一圈圈毛線就像五線譜,而我們的笑聲則是那五線譜上跳動的音符。那一夜,我躺在床上看媽媽坐在床邊織著手套,柔和的燈光溫柔地勾勒媽媽的臉龐,一針一線間,我的感動如豆子般順著我的眼角輕輕滑落。不知不覺間,我的眼睛模糊了,是困了,是想家了。窗外,月光依舊,而我的思緒像一隻無拘無束的小鳥,越飛越遠。我彷彿飛出了宿舍,飛過了眼前這片村莊,飛到了家裡,停在院子裡那棵石榴樹上。我看到了窗子裡透出來的柔和的燈光,聽到了爸爸媽媽說話的聲音,他們在說我的學習,談姐的工作。家,是心靈的棲息地,是靈魂的港灣,想家的時候,他把遊子心中最堅固的城牆摧毀,觸動心靈最柔軟的地方。想家的感覺自古就有:古道上,夕陽拉長了身影,秋風撕碎了心靈;庭院中,月光朦朧了雙眼,雨露打濕了桂花。想家的感覺無處不在:床沿枕邊,隨手一抓都是一種寂寞;指端髮梢,輕輕一拂,就是一種惆悵。窗外,月光依舊,我的淚水和著月光如蠶絲般悄然滑落。月光碎落一地,那是——想家的時候。穿過耳洞的一束陽光 |

(繼續閱讀)

201204230129前所未有的壓力

今天組織部門宣佈了任命決定,我這次從縣直由副局長平調到了鄉鎮任副書記。從此,我的生活將發生巨大的改變,那一刻,我突然心裡變得很沉重。完全沒有了我預想中的驚喜。從此,我將完全走進一個陌生的環境,我真不知道我自己能不能適應,或者能不能幹到我個人期望的結果。這一切的改變都像離弦的箭,除了前進,再無猶豫的選擇。散會,我立即體驗到了一種來自外界的巨大輿論壓力,質疑聲,不解聲音,惋惜聲紛至沓來,好像我從此要走入無邊的黑暗,或者我將一去在不復返,悲壯的氣息讓我有點說不清的感覺。那一瞬間,我陷入巨大的難過之中,我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含淚告訴了老馬這個結果,他對這樣的變故,顯然有點毫無思想準備,一下子愣住了,進而埋怨了我一番,就不再說什麼,也許已經接受,也許只是暫時無語,也許一場更大的風暴在等著我。我覺得隨著這個事情的變化,我整個的人都變得孤單起來。來自家庭,來自社會,來自自己心裡的期望,一股腦壓下來,我的人生好像行走在泥濘的道路上,每走一步都變得那樣艱難。

(繼續閱讀)

201204101321遮蓋面部瑕疵7步曲

有活力的人受到大家的歡迎,有光澤的肌膚也得到我們的喜愛,如何能讓你偏黑、偏黃、膚色不均的皮膚通通發出誘人的光澤呢?看看下面這六點吧。  一、遮瑕:  為了讓肌膚的顏色可以快速顯得平滑,有的化妝師會將液體遮瑕霜和乳液在手上以1:3的比例混合,再將它塗在眼睛下面、鼻子周圍。它們混合起來非常簡單,並且會讓肌膚看起來非常完美。  二、粉底:  幾乎每個成年的女人都離不開一樣東西--粉底,但是,我們最愛的卻常常帶給我們最多的煩惱。我們始終找不到一款真正屬於自己的粉底,讓肌膚從此不必再戴著粉妝的假面,讓美麗的謊言可以撒得更為「輕巧」。  三、防止浮腫:  因為睡前喝了太多的水,早晨起來臉腫的像個饅頭!怎麼消腫呢?三溫暖洗臉法:用冷水→溫水→冷水(每次潑臉30下)交錯洗臉,5分鐘即可增加皮膚彈性,緊實有光澤!   四、完美的腮紅:  為了避免腮紅顯得不自然,化妝師更喜歡用凝膠狀或是膏狀的腮紅,它比粉狀的腮紅更容易混合,顏色看起來也更自然,在兩頰上營造出蘋果般的色彩。只需用一支扁平的粉底刷就可以完成這項工作了。  五、調和過重的顏色:  即使是專業的化妝師也會有將妝化得過重的時候。如果不小心打了太多的粉狀腮紅,化妝師會在上面再按一些透明的散粉。如果使用的是凝膠狀或是膏狀的腮紅,他們就會用一些水或是乳液來稀釋過重的顏色。  六、卸妝:  有的化妝師會用嬰兒油來卸去妝容。他們會蘸一點嬰兒油,然後在臉上以打圈的方式塗抹,有時甚至連防水的產品都可以被輕易去除。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