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11637我得了B型流感

這一次的感冒,是有生以來最痛苦、難過的一次。
高燒不退,連燒了4天(醫師說要燒1個禮拜左右)。
大熱天,室內溫度30度,
不用開冷氣,還蓋被子、穿外套,

因為真的會畏寒阿...
祝大家幸福、美滿,更要身體健康。

 

8月8日(星期一)

一早在辦公室,覺得人不太舒服,
好像在發燒,後來實在受不了,
下午4 點到診所檢查。

結果發燒39.2度,吃了藥沒有比較好,
感覺全身痠痛、雙腳無力,

約晚上7點左右,量了一下耳溫38.8度。

 一整個晚上很難過,睡不著,翻來覆去。

8月9日(星期二)

今天要到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參加『2011電子化政府論壇』,
原本想搭火車轉捷運,幾經思考,覺得開車應該會較方便,所以開車前往。
在會議場所內,只有我戴口罩,而且還有點小咳嗽,
工作人員,為了不引起他人側目,特別為我找了一個邊邊最角落的位置。
一整天還是燙燙的,全身痠軟無力,喉嚨痛,症狀比昨天還多,而且更嚴重。
會議結束後,勉為其難的將車開回去;真後悔,自己開車。
按時吃藥,症狀沒有減輕,反而越來越嚴重,
一整個晚上依然很難過,沒有辦法睡,翻來覆去,
約半夜3點多量耳溫,天啊!39.3度,
準備拿相機拍照存證,結果不小心吵醒老婆大人,
我的太太阻止我說:『生病的人不好好休息,還在玩!』

 8月10日(星期三)  上午

早上身體仍然熱熱的,全身痠痛,尤其是下半身。
出門前6:45左右的耳溫39.2度。
今天打算請假,再去診所看診,然後好好回家休養,
載送小孩至學校後,跟以往的時間一樣先進辦公室,
看看有沒有急事須要處理,因為昨天一整天沒進辦公室。 

約8:20左右,離開辦公室至診所。
掛號後,等了3 個號碼,就輪到我。

向醫師說我的病情沒有好轉,反而更加惡化,
除了高燒不退,全身痠軟、雙腳無力外,
喉嚨很痛,尤其是咳嗽的時候。
醫師當場量了我的耳溫後,說40度。
她建議我自費『快篩』,
護士小姐拿了一包道具出來,
裡面有支塑膠長試管,還有一支長棉花棒。
醫師要我把嘴巴張開,
然後把棉花棒伸進咽喉深處,
猛挖來採檢體,真的很不舒服。
(後來上網Google了一下,發現別人做快篩都是採集鼻膜黏液,不知道我跟別人為什麼不一樣? )
早上9:40左右(等了大約1小時),報告出來了,
醫師說B型流感成陽性反應,
建議我服用克流感,但健保沒有給付,要自費。
醫師開了5天份的克流感,連同快篩費用共1200元(不含健保掛號費)。
醫師交待今天每8小時吃一顆,明天再看情況。






看診後,回到家,吃完藥,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

8月10日(星期三) 下午

中午,沒什麼味口,我母親為我熬稀飯,但只吃了半碗,實在太辜負她老人家。
一整個下午,沒有睡得很熟,約下午3:45,吃了第2顆克流感,量耳溫39.3度。

實在很冷,起雞皮疙瘩,找了一件薄外套穿。
一直到16:40左右,準備到我岳母家接小孩。
出門前又量了一次耳溫,39.5度。



到我岳母家短短的路程上,
突然覺得很不舒服,
極端恐懼!
腳抽筋、想吐、頭很暈、
呼吸急促、喘不過氣來、好像快掛了!
(心裡想;是否應該停車,打119叫救護車,後來停在路邊,休息片刻後,繼續開車)
真的好不容易到了岳母家,
老婆還在辦公室加班。

我岳母看到我痛苦的樣子,著實被嚇一跳!
因為我根本無法掩飾痛苦的樣子。

我太太火速的趕回來,叫計程車陪我一起到附近的地區醫院,
到醫院時,約18:15分左右,門診已開始抽號碼掛號了,
我感覺狀況比較好
,而且我認為門診醫師處理我的病情應該會比急診室醫師有經驗,
並且我現在也沒有緊急到非急救不可,所以我們就去抽號碼等門診。(不是為了省錢)
剛開始想掛的科別,不是沒有開診,就是額滿。(說真的,也不知道應掛哪一科?)
後來在以電腦掛號系統(觸控式螢幕),掛家醫科。
還好看診序號6號,不用等太久。
我在二樓量血壓,我太太幫我到三樓診間找護士小姐報到。
18:30護士小姐準時叫號(名字),
大概是我前面幾號的病患(友),尚未報到,所以第二個就輪到我了,
診間內的主治醫師非常親切,友善。
(醫師真勇敢,沒有載口罩,護士有;但他幫我看診後,馬上清洗雙手並消毒)
我向醫師詳述我的病情及在診所做快篩結果與診所醫師開克流感治療情形,
(但剛剛差一點掛掉那一段沒說,只說很難過)
護士幫我量耳溫及在醫師邊敲鍵盤、邊聽、邊看診後,
向我宣判說:應該是B型流感沒錯,但克流感應該是應用在A型流感,
不過為了確認有沒有細菌感染,還是抽血檢查比較好。
抽血後等待報告是一段漫長的時間(大約1小時),
因為我當時的身體 狀況是很虛弱、難過的,
在冷氣房裡好冷,冷到起雞皮疙瘩,冷到全身發抖。
(只怪出門太匆促,沒帶外套。剛剛護士也沒說我現在發燒到幾度,還是我沒注意聽。)
約19:30左右,進入診間,
醫師說,純粹是病毒感染,
不是細菌感染,不用擔心!
他不用再下處方,診所開的藥及克流感繼續按診所醫師指示時間服用。

我太太陪我回家後,
收拾細軟,離家出走,
拋家棄夫,只留下奄奄一息的我及我可憐的老母。
哦!不是,悲情連續劇看太多而受到感染;
是怕我們那二個讀國中的寶貝兒被我傳染,
趕去照顧被居家隔離的他們。
(吔!怪怪的,被居家隔離的應該是我吧!難道頭殼真的燒壞了?)
太太離開後,打電話請同事代我向上班的單位請2天假,
現在是晚間20:40,但現在是幾度呢?拿出耳溫槍,

哇……哇……不~~~~得~~~~了~~~~了

 

 

是不是量錯?再量一次。

耳溫槍是不壞掉了?再一次!

40.1度!王母娘娘,弟子真的快不行了,快來救救我。

8月11日(星期四)

昨天晚上上床時約00:20左右,
為了準時服用那一顆『克流感』,
另一方面因為病情沒有好轉,
真的是沒有辦法好好睡,翻來覆去,
後來迷迷糊糊,是怎麼睡著的,已記不清楚。

不知睡了多久,隱隱約約好像聽到有人在講話,
奇怪?我太太與小孩都不在家,我媽媽一個老人家,也不可能半夜起來。
那是誰在說話昵?難道是小偷?
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起來看一下好了,心裡想著。
但不知怎麼回事,眼睛就是睜不開,人也起不來。
又試了好幾次,不論用多大的力量,還是一樣,眼睛就是睜不開,人就是起不來。
可能是感冒,身體太虛弱,才會這樣。我安慰著自己。
後來,可能是太累,我就慢慢、靜靜的進入夢中。
又不知過了多久,我隱隱約約的又聽到有人在講話,而且聲音越來越大。
忽然間,在昏暗的房間裡,看見2個身影。
這2個身影,不停的交談著且不斷的在我的身上指指點點,
同時昏暗的房間漸漸的亮了起來,
我終於看清楚這2個身影,
他們不就是王母娘娘身邊的護法童子嗎?
這時,耳邊傳來陣陣的誦經聲,由遠而近;
鼻子也聞到淡淡的檀香味,
王母娘娘來救我了,
王母娘娘坐著鑾椅,面帶微笑,非常慈祥的,
王母娘娘慢慢的抬起纖纖玉手,向我的身體攦下一片金光,

一顆顆亮晶晶的金色光點,一點一點的飄落在我的身上,
慢慢的我閉上了我的雙眼,
心裡覺很非常滿足、非常愉悅,
我在滿足與愉悅中,又慢慢的睡著了。

早上約10:00左右,我母親叫我起床吃早餐,
在餐桌上我吃著母親為我熬的熱呼呼的清粥,
我向母親說感冒比較好了,
還說我昨天晚上,在房間裡看見『王母娘娘』來救我,
我把看見『王母娘娘』來救我的過程說了一遍,
媽媽聽了之後,不太相信的說,
『你可能燒得太嚴重,頭殼燒壞了,吃飽了趕快吃藥,然後上床休息!』
『媽!我說的是真的』我說。
『吃飽了,趕快去睡!』媽媽依然不相信。
吃藥後,我乖乖的聽話,上床休息。
上床後,一下子,又安安穩穩的睡著了。

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了,看看手錶, 15:40。
人覺得舒服多了,體溫好像也恢復正常了,
拿出耳溫槍,測一下耳溫,結果37.0度,真的已經恢復正常了。


8月12日(星期五)

昨晚一夜好眠,
清晨醒來,一切安好,
所有感冒症狀,完全消除,體溫也恢復正常。

 

謝謝醫師為我治療,減輕我的苦楚,
謝謝我的同事,在我請假的這一段時間,在公事上對我的協助。
感謝『王母娘娘』慈悲的庇佑與愛護,成為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還要感謝我的母親對我的細心呵護,『媽馮,謝謝您!』。
更要感謝我的妻子,不僅要照顧小孩,照顧家庭,還要照顧我。
『老婆,讓您擔心了!辛苦妳了』。
感恩世上所有的一切!

 


 

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