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01216午後陽光燦爛,但願生活依舊美好

一如既往的去一個朋友的空間聽他的音樂,也許這已經是一種習慣了,又或許是他選的那些淡淡的亦或帶點憂傷的音樂比較適合我的耳朵而已。不願意拉起窗簾,不願被人打擾,這樣的午後,只想自己靜靜的呆著。泡一壺茶,鼻尖留著茶香,久久不曾散去,這香沒有香水的濃烈,也沒鮮花的芬芳,卻傾入我心底。品一口茶湯,留在舌尖的卻是那抹淡淡的苦。茶水一口一口經過舌尖,留下的卻是更過厚重的苦味,於是沖了第三泡,第四泡,湯色越來越淺,苦味也越來越淡,直到最後淡而無味。有時候覺得,品一壺好茶就如同品一段人生,開始的時候,我們感受著她的美好,慢慢的慢慢的,卻有了苦楚,(最近喝的是紅茶,若覺得苦了,可以加點糖、加點牛奶來潤一下,就像生活苦中也會有苦中一點甜的)而時間久了那些苦痛,又會慢慢變淡了。如果我們能承受的那份苦,那麼也就品到了這茶湯帶給你的意。也許像我這樣的女子,本不該喜歡品茶,而更多的是應該喜歡咖啡。有人曾問過我喜歡什麼咖啡,也許下一次我會點一杯”黑咖啡‘只應她夠純,夠香,也夠苦,不做任何修飾。但我始終只鍾情於“愛爾蘭咖啡”戀這款咖啡也快有10年了,但始終沒有品到那純正的味道。這麼多年每點一次,就多一份失望。記得上次點她已經是半年以前了吧,那又是一次失望的過程。我想要的是一杯只裝在愛爾蘭咖啡專用杯裡的所謂的愛爾蘭咖啡。不求你是否有純正的味道,只求你有一個正確的形式,然而這樣的一個小小願望也始終不得。可笑的是,服務員給上的是一個陶瓷杯,上面放個勺子,在勺子裡的卻是一塊方糖和一些不知所以的酒,有一個點火的儀式,看著方糖慢慢的燃燒,融化,滴入杯中,而與我心中的失望,卻沉到海底那麼沉,那重,完全沒了起初的興奮了。愛爾蘭咖啡,要有威士忌的濃烈,也要有咖啡的醇香,那是一直留在記憶裡一直想要品嚐的味道。然後尋覓多年,那樣的味道,卻依然只能在記憶中來回翻滾。曾經想過要學習製作純正的愛爾蘭咖啡,但終究沒有去實現,也許是怕失望更多吧,也許有了那樣的形式,卻依舊不是那樣的味道,那麼以後連喜歡的理由也沒有了。喜歡一樣東西,亦或是一個人吧,就如我喜歡這一杯“愛爾蘭咖啡”一樣,那些美好的事只能存在自己的感覺裡的,而不需要真正品味過,擁有過的,有些事,有些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戀愛和婚姻到了一定的年齡,就如同是一件必須完成的任務一樣,給媽媽打電話總是會

(繼續閱讀)

201205040939再見,我親愛的舊時光

再見,舊時光往昔斑駁的時光猶如清晨葉尖滴下的露水,散落在泛塵的地下,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消失,滋潤了來年的花草。2010年我帶著一個卑微的夢和無數憧憬,踏入了被賦予無數層含義的高中,開始了我的新旅程。所有的故事都沿著預定的軌道,路過一道道陌生的風景,穿過一個個黑暗的山洞,經過一個個站點,卻難以到達終點站。2011年,在即將結束我高一的學習生活時,我親眼看著高三的人步入考場,走進黑乎乎的山腰。看著從考場裡走出來的人群,回頭匆匆望了一眼我走過的高中歲月,多少年來積壓在心裡的感傷只如微笑的花草,在雲淡風輕的日子,倉促地湧過時光這條寧靜的河流,一年又一年。風裡飄著他們無奈的笑意,我知道,他們正在趕赴一場青春的晚會。為了這個晚會,他們曾經焦頭爛額無休無止地進行著奮鬥和廝殺。而這場虐殺過去了,他們終於生硬地帶著牽強的笑,跨入了這場盛會。不管是沉默的還是喧鬧的,都不可避免。想起了從前,木棉花飄飛的日子。那時我們還是一幫不諳世事不懂人情世故的孩子,還可以稱之為孩子的孩子。為了那所謂的重點中學,孜孜不倦地做著那密密麻麻的習題。做著做著就忘了時間,忘了自己身處何方,忘了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偶然抬頭望見那漸下的夕陽,才想起,一天又過去了。時間於學生和老師,已經沒有存在的意義。老師不斷地給我們找作業,不斷地給我們課,似乎是要把他們所知道的,全都講給我們聽。歲月斑駁了,卻不曾忘卻,那天的記憶猶如青澀故事裡的場景。年輕的化學老師給我們講課的時候,校園裡那兩棵木棉樹的花花隨著風搖曳了起來,剛開始就是一場蒲公英似的飄飛,繼而成了大雪,落滿了整個校園。老師停下課,與我們一起歡呼。我聽見整個學校沸騰起來的聲音,那是一種對歲月逝去的歡呼,那是對未來充滿希冀的歡呼。小學的他們就喜歡寫同學錄,尤其是快要畢業的時候。我從來不喜歡做這樣的事,只會在他們的筆記錄上寫下自己的祝福,夢想。那時候很天真,天真地以為我們真的是永遠不會分開,縱使天涯相隔,也不會相忘彼此。而如今我終於記不起,那些定格在畢業照上的某個笑臉,究竟屬於哪個名字。想必其中好幾位一定還留著自己歪歪斜斜寫下的“夢想”二字。而我到底還是找不到他們了。原來有些人離開了,不一定會永遠鮮活在心中,只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埋入記憶中。這時候看著高三的學子將那些泛黃的書,寫著密密麻麻字體的作業本撕得粉碎,再趁著六月的風刮過一整棟教學樓,

(繼續閱讀)

201204271916飲酒的無奈

歐陽修一詩中說的“酒逢知己千杯少”,深深地印在人們腦中好多年了。對這句詩,詞典裡解釋說:“酒桌上遇到知己,喝一千杯酒都還嫌少。形容性情相投的人聚在一起總不厭倦。”可是,人這一生又能有幾個知己呢?又能心甘情願地醉上幾回呢?相反,在很多時候,喝酒是非常無奈、非常頭疼的事情,是醜陋風俗下的異化行為。2006年7月,我離開摯愛10年的新聞宣傳工作崗位,被“發配”到一個新成立的單位,擔任這個“小聯合國”的秘書長。接到組織部任命書時的心情,現在已是記不太清了。只是,忘不了敬愛的部長大姐對我的囑咐:她催我趕緊上任,要求我盡快地進入角色。忘不了宣傳部那幫親如弟兄的哥們(我是宣傳部新聞科唯一的女性)設宴為我送行。大家為我的“高昇”舉杯慶賀時,我端酒杯的手在微微顫抖,雖然臉上掛著笑容,可淚水卻止不住滴落在那盛滿熱情與真誠的酒杯裡……與我一個辦公室坐對桌的一位哥們端起酒杯調侃道:“阿瑤,別流著淚去上任,你這樣淚眼朦朧的,鬧得大伙也要哭了。”“阿瑤,你為咱縣文化事業做得貢獻有目共睹,早該提提了,這是好事啊。”“阿瑤,快別哭了,樓上樓下離著這麼近,想大伙了,就過來看看。”“阿瑤,別難過了,縣委院裡這麼多幹部,提拔起來不容易,讓你去當這個秘書長,看來咱縣裡領導還是滿有眼光的,這個職位非你莫屬。”……我知道這是大家在盡力安慰我。可是,與相處這麼多年的領導和弟兄們分離,舍下摯愛的新聞工作,我心裡難免忽忽若失。過了好長時間,我極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緒,擦乾滾滾而下的淚水,盡力抖擻起精神。本來滴酒不沾的我,忽然來了豪氣,接受那一杯杯來自心靈深處的祝福和那源於肺腑的祝願。那次,我喝醉了。前年,也是在一個炎熱的夏季,文友高君邀請我、任兄去聊城的文友處做客。聊城的劉本科是一位鄉鎮幹部——經常同在中財論壇發稿子的文友;還有一位遠方來客——是天府之國的方涵宇先生。那天,本科兄從家裡帶來了名貴的白酒、紅酒、啤酒和米酒。各種顏色的酒擺在房間的桌子上,讓沒有酒量的人看了,不免要緊張一番。席間,大家開懷

(繼續閱讀)

201204241526不要輕易地否定自己

那一日,已有許多日子未見的鐵心風風火火地來找我,告訴我,他有女朋友了,從他那毫無掩飾的神秘、幸福的笑容裡,我猜到了,他一定很幸福。他還是像從前一樣大大咧咧,高興地不停地拍著我的肩說:“為我祝福吧!我終於尋到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溫馨的小島了,飄泊的日子太苦了,我決定泊岸了,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嗎?”望著他開心的樣子,我沒有說什麼。我又能說些什麼呢?面對著這樣一個多年來自己一直暗暗地深愛著的,卻一直也沒有勇氣說口的已是別人的男朋友的他,我只能抑住快要流出的淚水,勉強地回他燦爛一笑。“你還是那個老樣子,固執得像一個難解風情的小冰塊。任性得像一匹無人能馴服的小野馬。”他完全不理會我內心的感受,顯示著他的春風得意,自顧盡興地說著,“總有一天,你會化成一池清欣柔美的春水,變成一隻乖巧聽話的小羔羊,成為一隻依人的可愛小小鳥……”我不敢抬頭看他,生怕我的眼睛會不經意間洩露了內心的隱痛。鐵心慢慢地握住了我顫抖的手,憐愛心疼地嗔怪著“看著我,我的好妹妹”他第一次這麼認真地與我說話,第一次離我這麼近,近得能感到他呼出的暖暖的氣“你這個桀驁不馴的小傻瓜,你知道不知道?你讓我捧在手裡愛你愛得好辛苦,你讓我含在嘴裡愛你愛得好心痛。你讓我愛你愛得有些恨你呢,為什麼總是躲躲避避著我幾次好容易鼓起勇氣與你提起的這個話題?為什麼不能大膽告訴我,其實你早已愛上了我?為什麼總不肯承認自己的這份感情呢?為什麼?嗯——?是不是不相信我?”我再也忍不住地哭出聲了,“我是不相信我自己,我怕……”沒等我說完,鐵心一下子把我拉入他的懷裡,緊緊地擁著,柔柔地哄著我:“我的好妹妹,別哭了,是哥哥不好,不該惹得妹妹哭泣,哥哥剛才是有意激你的,不要哭了,為什麼要無緣無由地輕易地否定了自己?為什麼要不相信自己?以後不准這樣了,聽見了嗎?不然,錯失的美好是不會再尋回來的喲。”他習慣地用食指刮著我的鼻子,我流著淚,拚命地點著頭……而今,事情已過了許多年了,早已與鐵心結婚了的我,常常地會想記起鐵心的那句話“不要無緣無由地輕易地否定了自己”,

(繼續閱讀)

201204222156不要輕易地否定自己

那一日,已有許多日子未見的鐵心風風火火地來找我,告訴我,他有女朋友了,從他那毫無掩飾的神秘、幸福的笑容裡,我猜到了,他一定很幸福。他還是像從前一樣大大咧咧,高興地不停地拍著我的肩說:“為我祝福吧!我終於尋到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溫馨的小島了,飄泊的日子太苦了,我決定泊岸了,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嗎?”望著他開心的樣子,我沒有說什麼。我又能說些什麼呢?面對著這樣一個多年來自己一直暗暗地深愛著的,卻一直也沒有勇氣說口的已是別人的男朋友的他,我只能抑住快要流出的淚水,勉強地回他燦爛一笑。“你還是那個老樣子,固執得像一個難解風情的小冰塊。任性得像一匹無人能馴服的小野馬。”他完全不理會我內心的感受,顯示著他的春風得意,自顧盡興地說著,“總有一天,你會化成一池清欣柔美的春水,變成一隻乖巧聽話的小羔羊,成為一隻依人的可愛小小鳥……”我不敢抬頭看他,生怕我的眼睛會不經意間洩露了內心的隱痛。鐵心慢慢地握住了我顫抖的手,憐愛心疼地嗔怪著“看著我,我的好妹妹”他第一次這麼認真地與我說話,第一次離我這麼近,近得能感到他呼出的暖暖的氣“你這個桀驁不馴的小傻瓜,你知道不知道?你讓我捧在手裡愛你愛得好辛苦,你讓我含在嘴裡愛你愛得好心痛。你讓我愛你愛得有些恨你呢,為什麼總是躲躲避避著我幾次好容易鼓起勇氣與你提起的這個話題?為什麼不能大膽告訴我,其實你早已愛上了我?為什麼總不肯承認自己的這份感情呢?為什麼?嗯——?是不是不相信我?”我再也忍不住地哭出聲了,“我是不相信我自己,我怕……”沒等我說完,鐵心一下子把我拉入他的懷裡,緊緊地擁著,柔柔地哄著我:“我的好妹妹,別哭了,是哥哥不好,不該惹得妹妹哭泣,哥哥剛才是有意激你的,不要哭了,為什麼要無緣無由地輕易地否定了自己?為什麼要不相信自己?以後不准這樣了,聽見了嗎?不然,錯失的美好是不會再尋回來的喲。”他習慣地用食指刮著我的鼻子,我流著淚,拚命地點著頭……而今,事情已過了許多年了,早已與鐵心結婚了的我,常常地會想記起鐵心的那句話“不要無緣無由地輕易地否定了自己”,

(繼續閱讀)

201204100345爸爸,我好想你

昨夜又夢見老爸了,一直以來就很懊悔為什麼他生病時沒辭職回家陪他,雖然他不同意,可只要我執著一點點就可以了。因為他一生都沒去別的地方玩過,最遠也才到過三明、廈門,聽說還是去做生意的。一直在想,要是那時候我辭職帶他去到處玩玩該多開心,或許他生病的那段時間也不會那麼痛苦;或許病情能得到再一步的控制。至少他人生最後一段時間裡能過得更開心;至少會暫時忘記病痛。爸,我真的很後悔當時為什麼沒再執著一點點,我從小就不聽您的話,就會惹您生氣,為什麼那次偏要乖?可那時候我好怕,好怕你已經病得那麼嚴重了,還要帶著您受車旅之勞,我怕您受不了。可我真的好想好想讓你在最後的日子裡過得開心一點!  爸,您可知您走後這麼多的日子裡,女兒每次回家都淚流滿面?因為我再也聽不到您說:「寶兒,回家了?吃了沒有?」再也聽不見您電話裡的嘮叨,什麼時候到?我去接你。在村口一下車,再也看不見您的身影。走到家的那段路很短,卻是我的思念最長。。。那條我走過二十幾個春秋的小路,再也沒有你的身影。曾經您背著我踩著爛泥去讀書,曾經你送我去深圳,那麼多那麼多的日子卻成了回憶!  爸,您怎麼可以怎麼捨得丟下我們,就這樣一個人孤零零地走了,沒有了親人的陪伴,您該怎樣面對漫長的孤獨與寂寞。這一家五口更是你放不下的責任與驕傲!您是擺脫了疾病所帶來的痛苦,留給我們的卻是永遠的回憶與思念。弟弟常常對著我說:「姐,以前我不相信人死後有靈魂,可現在我好希望真的有鬼,那樣我就可以再見到爸爸了。」每每這個時候鼻子總發酸,是呀,爸爸,我們都希望人死後真的有靈魂,那樣你也會倍感辛慰的,因為你的兒女沒讓您失望。大弟弟今年沒再亂花錢了,小弟弟更懂事工資都存在銀行裡,媽媽身體也很好,您沒什麼放不下的,女兒一直都很想你……  爸,您那件外套換下來洗了嗎?您總是不捨得穿,女兒好後悔為什麼以前沒為您多買幾件?讓您總是那兩件襯衫替換,唯一替您買的那一件襯衫和外套一直不捨得穿……直到去世了當壽衣依然那麼光艷奪目!  清楚地記得在那個沉悶的黎明,弟弟失控的叫聲把我嚇得摔了一跤,跑到房間看你時,你已進入彌留之際。 眼角殘留著淚,爸爸,直到你閉上雙眼,都沒再跟女兒說一句話,整個世界從那時開始崩潰,這個家從那時開始不再完整,孤兒寡母,何等淒涼!突然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了,什麼都不重要了,沒有了你,我漂亮又如何?給誰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