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56驚喜不短的笑樂生活

1、同事第一次去拜訪女朋友的家人,陪准岳父家打麻將,那天他手氣特別被,老是輸,終於有一把他自摸了。結果有個人在後面弱弱的問了句:“剛才是誰摸了?”那老兄頭也不回:“是你爺爺我!!!”說完後覺得氣氛不對,一回頭,是未來岳父!!!汗!後來。。。。也就吹了!2、廣州火車站亂是全國有名的了,那天在等車,看見一女人在車站旁邊行走,一男從後扯斷其項鍊逃竄,後面有小夥子看見想追,女悠悠的說到:甭追了,他搶我的是假的,我也把他的項鍊扯下來了,是真金的。3、昨天下午去江北一院看眼睛 ,電子顯示幕叫號的時候,發現排在我前面的一個小朋友,名字叫“楊煬鍚” 。當喇叭裡傳出“請楊煬鍚小朋友到3診室就診”的聲音 ,同時“楊煬鍚”三個大字出現在液晶屏上的時候,喧鬧的候診區煞時寂靜了下來。。。 我也被囧壞了,這孩子爸媽是恒源祥的吧!!4、今天, 我正跟屋裡換燈泡的時候, 老婆進了屋,然後說, “你這黑咕隆咚的找東西,能看見什麼啊,我給你開燈了啊.” 說完,她真的就按了開關、、、

(繼續閱讀)

201304111035在陽光的顏色裡,流光溢彩

早上六點多,就醒了,知道八點要趕去開河南省2011年的散文詩年會,心裡多少有點興奮。對於程式化的會議,經常迫不得已的參加,一直很不適應,極為排斥。而對於這樣的會議,樂趣和意義要明顯大一些,因為,至少在會上每個人的發言都是一種獨特的思想在想你傳播一種個性的理念和觀點,那是一種自由的,開放的交流。開會的時候,按台簽一次入座,我正好坐在一個有陽光的位置。在一個東西普遍氾濫的時候,你多是不知道珍惜的,甚至排斥的,比如夏天的陽光,時間的過剩,熱度的過剩,讓你總盼望多雲,陰雨,或者夕陽落去的夜晚,沒有驕陽的夏夜,微風徐徐,多愜意呀。可是,在寒意濃厚的深秋,你對陽光的需求就顯得格外的渴求,事實也可以證明,人們是喜歡太陽的,也是需要的,在秋日的午後,窗台,陽台,公園,河邊多了一些曬太陽的人。如果是連陰雨,一定會讓你的情緒發霉,發漚,甚至生出蜂窩一樣大的毒素。陽光從寬大的玻璃窗外照射進來,灑在我的半邊身子上,灑在我的桌面上,灑在我和窗戶之間一米寬的地板上,新裝的地板又將亮光反射到我的眼睛中,發射到淡米色的天花板上,有燈,有輕輕走動的人,有一排排的桌子,所以,自然有影,深的,淺的,方的,圓的,多數是一些不規則的圖形,仔細看,很像印象畫派的作品,抽像的,有無限的深邃,可以衍生出各種寓意以及無限的情節。雖然有陽光,但是因為隔著玻璃,又因為我離陽光所能照到的地方有一定的距離,所以,我感覺到的只是一種微微的暖意,這是上午的八點多,陽光的溫度還不足以讓這個世界暖意洋洋起來。窗子的玻璃,透明的一層,把真正的熱度和明媚擋在了窗外,我享受的只是隔著玻璃的陽光,雖然這個會議廳之中也只有我這個位置有那麼一丁點的陽光。開會的樓層是十二層,在大城市中,不算高,在小城市中,不算低。所以,我向窗外望去時,視野是開闊的,開闊的程度足以讓我看到這個城市像北延伸到目光不及的群上蒼林之中。也就在突然,我有了一種凌駕於這個城市之上的感覺,第一次看到城市在自己的目光中漸漸的像一個蒙古包,鱗次櫛比的樓群成了包內的各色擺設。俯視,是這個城市的內臟和骨骼,高低錯落的樓群,橫七豎八的棚戶區,縱橫交錯的道路,車流,人群,有種蕪雜的感覺;仰視,是刺目的陽光,是已經逐漸開始大幅釋放熱量的陽光,紅紅的。深秋的時光裡,如果你遇見一場陽光的盛宴,你一定渴望,甚至會迫不及待地要去赴約。我也一樣,當一米之外的玻璃將陽光的光芒折射到我臉上時,我

(繼續閱讀)

201206151439鸚鵡能夠學會說話

  鸚鵡和其他鳥類的學舌,僅僅是一種倣傚行為。鸚鵡能夠學會說話。其原因是,鸚鵡學說話不過只是學會了一些簡單的話,而不能學說複雜的話;其二,鸚鵡學話的時間要高於人類兒童學說話的時間;其三,能夠通過教學來提高學習興趣和積極性的鸚鵡畢竟還只佔少數,大多數鸚鵡還難以形成這種本領。 文章來源:Dadawa的BLOG - 劉醒龍 - 你提供照片,我提供戰爭 - 養性堂 - 許知遠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5041124樂於山

樂於山古人云:“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我非仁智者卻樂於山水。然而山水兩者之間我偏愛於山。水好動,卻至柔,是世界上最“圓滑”之物。此處“圓滑”我理解為處世之寶:當水遇到跨不去的坎時,她會繞道而行,達到欲到的彼岸。這是讓我傾心歎慕的特徵,但是我的性格注定我不能像水“那樣”。我樂於山,衷情於山,因為山是大自然給予人類的饋贈。山具有美麗的景色,這讓人陶醉其中。山時而深沉,時而豪邁的特徵更讓人敬畏。當然這兩點都是我樂於山的因素,但另外最重要的因素:山能讓人陶冶情操,淨化心靈,在山中能感悟真實的自我。當我在現實生活中疲憊的時候,我就會去會晤我的摯友-山。在他面前我不用戴著讓人厭倦的面具,我能感受到真實的自我。在這位摯友前,我能真正感受到我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在這位摯友前我才能感受到一草一木的生命,鳥語花香中的奧秘。在這位摯友面前沒有壓力,沒有虛偽,隨之疲憊會隨風而去。當我獨自被草木圍繞時,生活中的名利,欺騙與虛偽化為烏有。在山的懷抱中這讓我的心就像剛出世的嬰兒的心一般沒有任何不純。我感到這是一個洗去煩惱與雜念的浴池。在山的懷抱中我才有勇氣深思我為什麼而忙碌奔波,為什麼心中的雜念與邪念纏繞著我這個平凡的人。久了我也明白了,不能做到心無雜念是因為我在現實中許多時候不能做真實的自己,是因為塵世的誘惑太多,壓力太大。然而在山中我能心無雜念,正確的認識自己,從而洗滌現實中的雜念。隨著勇氣的增加,感悟的積累,我漸漸的也在現實生活中開始去學會做我自己。我想真正的仁者是年邁的老人。他們看透人生與塵世。所以為什麼有詩人把山看作是一位飽經風霜的老人。老人生活了一輩子,生活中那麼多的嫉妒,那麼多的算計,那麼多的名利,到頭來領悟到這些都只不過是塵埃。山裡無數的動植物都能和諧相處,所以很多人老了就喜歡到山裡去尋找自然的本性。而年輕人到山中純粹是為了欣賞美景,現在年輕人怕累連美景都顧不上了。有一天早晨我到一家名為青年公園的公園裡散心。公園裡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在打太極與其他方式鍛煉身體,卻很少看見青年人。或許我是人未老心卻老了,不管怎樣,我樂於山。

(繼續閱讀)

201204272047誰能告訴我那是什麼

【藍】,有兩種解釋吧。一種是晴朗的藍,如天空;一種是抑鬱的藍,如大海。這兩種藍,正是我們青春底色最好的詮釋。——樂小米我,應該是屬於熱衷於第一種藍的人吧、他。是繼JC以來,第二個讓我覺得美的男生,我不花癡,但是我那麼認為,也許別人覺得我沒有審美觀,我不在乎,但我在乎別人說我看好的是不好的。他很優秀,成績槓槓的。待人更是好的一塌糊塗,他對人真的是很好很好很好,接觸過他的人都會這麼認為的。我和他接觸的不算多,我用三個“很好”來形容他還先自己打字吝嗇,這足以證明他是個多好的人。他坐在靠窗的位置,單手掂著下頜,窗外是那片我最愛的藍天,冬日裡的太陽打在他的身上,他像攏著光圈的天使,美得讓人心動、垂涎,中間也略帶點遙不可及。奢侈點說,他是“天之驕子”。他對別人的那種笑,爽利、陽光。我喜歡笑,我也喜歡那種笑。不知何時開始,對他有一種感覺,朦朦朧朧的,自己白癡得認為那是好感,還認為那是boy and girl那種。但事實上是怎麼樣?——不知道。誰能告訴我答案?她說,他可能是讓你有大哥哥的感覺吧。另一個她說,你和他不適合。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這年紀不應該想這些,但我那沒出息的腦子就愛胡思亂想。我雖然不清楚那是什麼,但是我會堅持那種感覺,不是我固執,自詡點應該是執著吧、我會好好想想的,不會妄下斷言,不會再做以前的我,那麼的愚蠢無知,不會讓你們為我擔心的,我親愛的愛我的你們。不管是男是女的“好哥們兒”。我希望有人來告訴我那種是什麼感覺,告訴我今後的路該怎麼走。即使我已決定堅持這樣下去,但我還是會還怕迷路。In the Name of Luna |一車一世界 |Daryl Cagle's Cartoon Weblog |李銀河的部落格

(繼續閱讀)

201204222312冬天的孩子

冬天的孩子是雪花,那些小小的白色的花瓣從天而降,把整個世界包圍在銀裝素裹裡,想想真是令人陶醉的事情。在冬天裡生長的孩子,那些真正的蹦蹦跳跳的兒童,是真正擁有雪花的。雪花為他們而開放。雪花在天上忍不住寂寞,跑下來與大地上的孩子們嬉戲,他們一同打扮這個蕭索的空曠的清冷的冬天,讓悲傷的瘦瘦的詩人停住筆,臉上添上一抹紅暈。讓滄桑的疲憊的大人們站住腳,瞇著眼想一會兒事情。孩子們與雪花一同奔跑,追逐永恆的歡樂,天地之間寧靜而祥和,一切躁動之音歸於沉寂。狂風不再怒吼,野獸不再出沒。樹木在秋天時落光了頭髮,田野在秋天時失掉了青綠的衣裳,河流已經冰封,山丘冷得發黑。大雪飄飛的時候,他們都高興了。樹木的枝幹白白胖胖,田野成了純淨的地毯,河水蓋著被子偷偷地流動,山丘有神秘的蓋頭,偏遠的村莊也歡迎大雪之夜,每一片雪花的落地都是一記音符,連同遙遠犬吠,樹木折枝,容器凍裂,合成一段深遠的音樂;古代的寺廟是一個容納遊子過客的驛站,大雪之日,這些漂泊的人們終於停下來,開始想念故鄉和母親,寫一些傷感的詩歌,狂歡地飲酒,然後醉醺醺地將詩句題於壁上……這是冬天裡最悲涼最令人傷感的事情。此時,雪花不肯落地了,隨風飛捲,催促老梅們開出鮮艷的花朵,像燃燒的火把,讓傷心的人們增添暖意。大地上的孩子們在冬天裡富有非凡的想像力,他們說出的每句話都是詩,他們眼裡的每樣東西都是玩具,他們開心地生長,不會知道艱辛和困頓。他們穿著厚厚的衣服,像一隻隻花花綠綠的皮球,為了與雪花親近,他們掩藏了大部分柔嫩的皮膚,只露出通紅的小臉。細心的人們都知道,雪花落在孩子們臉上從來都不融化,只有害羞的孩子才伸手將它拂去。不怕冷的孩子,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在雪地上堆雪人,漸漸地,一點點成了雪人的雛形,滾上一個雪球,雪人的頭部成了,勤快的孩子,跑回家拿來母親洗好的紅蘿蔔,雪人的鼻子好了。就差眼睛了,手巧的孩子,弄點炭灰,輕輕地塗抹,雕琢成雪人的眼睛,雪人活了,和孩子們在雪地上玩耍。憂鬱的詩人和傷心的遊子都不會被孩子們接納,儘管他們一直在深深地熱愛著歡樂的孩子。冬天來臨的時候,已經偷偷地與孩子們拉了鉤,把快樂全部贈予了他們。冬天,像一位老爺爺那樣說,你們好,孩子們,看看我給你們的禮物吧……雪花飛舞的時候,每個長大的人都會想起自己的童年,因為這個季節的這個時刻是給孩子們準備的,這是他們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