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50240在七月,雨珠帶著思念

在七月,雨珠帶著思念——致鄭英□ 王 峻假如我是一顆雨珠我會從七月的天空中躍起義無反顧地跳下一路上,我一定認清方向朝著地面上我嚮往的地方奔跑不去那冷寞的幽谷不去那淒清的山麓不去那憂傷的河岸奔跑,奔跑,我奔跑著你看,我有我的方向在半空裡我就瀟灑地衝刺認出了那相思的住處等著她來這裡探望奔跑,奔跑,我奔跑著啊,她身上的氣息有一種江南水鄉荷花的清香我用濕滑的身體輕盈地撫摸了她的臉頰貼近了她柔軟豐滿的乳房最後,我融入了她那可以熔化我儲蓄了很久的思念的心房2011/07/21 夜(作者簡介姓名:王峻,筆名:峻嶺,男,漢族,作家、詩人,現居“浪漫之城”珠海。聯繫電話:13527253436,QQ:1583416984,E-mail:1583416984@qq.com)

(繼續閱讀)

201205010344故鄉,故土,故人

前天,妹妹打來電話,說我們的舊村子過幾天要全部拆除,復耕。仔細想來,那個陪我們長大的小山村,從山坡上搬遷到幾里外的公路邊,已經快二十年光景了。對於曾經在舊村子裡出生、長大、生活的人們來說,那兒才是真正的故鄉、故土。於是,我不加思索地對妹妹說,我後天回去,一定回去,不管有什麼事兒都要回去。我要把那個可愛的小山村拍下來,留給永遠的記憶和懷念。一大早起來,收拾停當,等孩子上學後,便急匆匆踏上了回家鄉的路途。百公里外的故土,一個多小時便可抵達。到了新村,母親和妹妹已經在等我了,她比我先一步到的。把車停在母親家門口兒,我們需要步行去山坡上的舊村子裡。走過狹長熟悉的田間小路,跨過曾經還算是寬闊的沙河,如今已經被人們從兩邊填土造田了,河道很窄。我和母親、妹妹說,要是再來一次像七幾年那樣的大水,山洪從上游傾瀉而下,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母親說,這麼多年再也沒見過山洪爆發,就連雨水也稀少了,唉,誰知道是怎麼回事,人們是怎麼想的。我清楚地記得那年發河,有人從上游被衝下來,有人被救,有人被淹死,那慘痛的景象還歷歷在目。妹妹問母親,舅舅是不是也從北京回來過了,他打過電話的。母親說,是上周的事。舅舅回來把全村走了個遍,拍了好多照片。簡單的幾句對話,聽來心裡有些酸楚楚的感覺,為了這個生養了我們的村子,為了這個就要消失,再也不會有的小村子,為了童年的記憶和歡樂,故土是永遠永遠和心連在一起的。剛進村口兒的第一處院落,磚房磚圍牆,看起來還是挺整潔明亮的,雖然十多年沒人居住,卻也沒有破敗的感覺。母親說那是大伯十年前買下的。我說大伯不是在縣城都退休了嗎,怎麼還要來這個小村子買處房子呢?母親說,你不懂,都是這個村子裡的人,走多遠走多久都是。有處房子,大伯就會時不時地回來轉轉,有個念想和牽掛。看看這個生他養他的地方,等到老了,他的骨灰也是要回來入祖墳的。聽了這話,心裡有說不出來的苦澀滋味兒,心情也有了一些沉重和無奈。是啊,人無論走多遠,多富有,官多大,故鄉都是永遠惦念的地方,是奔波一生所要歸來的地方。故鄉,故土,這個魂牽夢繞的地方,一生難離。我們邊說話邊往村裡走去,一切都那麼熟悉,那麼親切。只是已很少有人居住了,有些荒涼和冷清,可是每一處院子裡的樹木卻是那樣的茂盛,鬱鬱蔥蔥。像是在守候著什麼,等待著什麼。望上去的時候都會感到那麼親近,多年未見的親人似的,心裡暖暖的。走到拐彎處小水井那兒的時候,忽然看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