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614強悍的七月整人短信

1、炎炎七月,我托毛毛蟲妹妹給你帶去幾個親密的吻,我托蚊子大嬸每晚都為你唱起催眠曲,千萬不要和我客氣,還有更好的禮物為你準備著呢!^o^2、天氣有點悶熱,室外高溫不斷,見你不喜外出,送你一份盛夏禮物。解你孤單寂寞,時時騷擾一下,讓你知道我的思念。大禮就是蚊子,別太感動哦!^o^3、你睡著了?我派蚊子叮你;你吃香喝辣?我派蒼蠅煩你;你忘了我?我叫蜜蜂鑽進你肚子裡。八戒啊,取經回來,也得常和我聯繫,不然休怪大師兄又來擾你!^o^4、謝謝你在我最失意的時候陪伴著我,在我最須要幫助的時候拉了我一把,千言萬語訴不盡, 只想告訴你:「自從認識你沒有一件好事發生!你真帶衰!」5、想你是件快樂的事! 見你是件開心的事! 愛你是我永遠要做的事!   把你放在心上是我一直在做的事! 不過騙你,是剛發生的事!哈哈!6、是一陣風也罷了,偏偏是這樣永恆;是一場夢也罷了,偏偏是如此真實;你低頭不語,我卻難以平靜,終於禁不住要對你說:“放屁先說一聲啊!”7、你有牡丹一樣富貴的外表,梅花一樣堅韌的品質,荷花一樣純潔的心靈,桃花一樣甜美的笑容,葵花一樣颯爽的風姿,我左看右看,你活脫脫就一個花癡嘛!8、你的一笑,狼都上吊,你的一叫,雞飛狗跳,你的一站,臭氣彌漫,你一出汗,蝨子災難,你不打扮,比鬼難看,你一打扮,跪下癱瘓。9、半夜三更,廁所無燈,你去解手,掉進茅坑,與蛆搏鬥,與屎競爭,無人救你,壯烈犧牲,生的偉大,死的無聲,為了紀念你,廁所安了燈!

(繼續閱讀)

201204290044來生,一定做你最美的新娘

二十二歲的潔,是一名幼兒教師,正如她的名字一樣,潔很恬靜有很純潔。熟悉她的人都說她是個很有愛心的女孩,潔也確實在用她的愛心呵護著身邊的每一個孩子。每天生活在那片童貞的世界裡,潔習慣了用小孩的心態去體驗生活,她對這個世界多了一些包容,少了一份苛求。潔所在的幼兒園,坐落在城市的海邊,附近有一個武警支隊。支隊長的兒子羅強恰巧就在潔所帶的班級。一個深秋的早晨,潔依舊和往常一樣,站在幼兒園門口,微笑著迎接每一個孩子的到來。當羅強走到門口的時候,潔看見一名年輕的武警戰士緊隨其後。小羅強向潔問過好之後跑進了教室。“你好。”軍人禮貌地沖潔點點頭,傳入潔耳邊的分明是一種富有磁性的男中音:“我叫陳雪峰,今天羅隊長有事,所以我來送羅強。”潔打量起這個叫峰的男孩:濃重的眉毛下一雙眼睛正專注地注視著潔,像要直抵人的靈魂深處;輪廓分明的臉龐流露著軍人特有的剛毅。潔認出,他就是每天帶隊跑步的那個男孩。“歡迎你到我們部隊去玩,再見!”峰說完,沖潔擺擺手,轉身走了。潔望著峰遠去的背影,一時間竟不知所措,不知道是驚訝於這個軍旅男孩的陽光率直,還是難忘他那雙眼睛,或者是那富有磁性的聲音?就在那個陽光明媚的星期天,潔接受了峰的再次邀請,平生第一次走進部隊的大門,真切感受了軍營的氣息。峰的戰友也熱情地招待潔,並開著善意的玩笑,管潔叫起了嫂子。潔和這些同齡男孩聊得也特別愉快。傍晚,峰送潔回家的路上告訴潔:“我已經注意你很久了,尤其是聽小羅強說你對他好之後就更想接近你。與眾多的女孩相比,我更喜歡你的古樸與清新。”峰還告訴潔,他的家在遙遠的內蒙古,他從十八歲就參軍了,至今已有七個年頭了。從支隊到潔家的路不太遠,他們卻並肩走了很長時間。他們談論著各自的工作愛好以及對未來的打算,也包括曾經有過的困惑。潔恍惚覺得:峰就是自己人生難得的知己,要不為什麼兩人不說話的時候,潔的一個手勢,峰也能心領神會,或許這就是——默契?隨後的每一個清晨,當峰帶隊跑步從幼兒園門口經過時,潔都要透過窗戶向外望去,望見峰健壯的身影。生活在軍營中的峰,不能隨時與潔約會,更不能拿起電話隨意閒聊,有兩次夜晚,潔撥通了支隊的電話,儘管熄燈號早已響過,峰還是在值日戰友的掩護下與潔秘密聯絡了。潔埋怨峰說和你談戀愛象作地下黨,峰卻說最

(繼續閱讀)

201204231822內心的風暴

又回到深夜,回到自己的孤寂,似乎有一些文字在腦海裡一直坐立不安,它們要在塵土之上舞蹈。這個冷寂的月夜,我的靈魂神遊到戶外,在一片自然乾淨的青草間,採集著我的花,有一雙眼睛直盯著我看,我已經習慣近視,任那雙眼睛返回到河邊那片漆黑幽深的水晶中。河面上的星星都在下墜,在那裡,我曾宣誓擁抱過的事物都以熱情、快樂和愛恨背叛了我。或許我天性屬於孤獨,但不屬於任何事物。一隻蜻蜓掠過水面,給我帶來了一場內心的風暴。它剛剛完成了生命中的第一次交配,把卵產在另一隻蜻蜓的體內……多麼好啊,何為生活,它們就是生活,如此自由,無拘無束。但是人類呢?人們都在跟時間賽跑,身體和靈魂日漸麻木。在現代快節奏的生活中,有多少人還能讓自己的心靈和聲音保持天真?這個秋天,有些蜻蜓在自己的玫瑰園喝著花茶,太陽環繞著它們孩子一樣的臉,我在一截矮矮的柵欄旁邊呼喚著它們的名字,它們一個接著一個出現了,它們低低地飛來,帶著金色的翅膀,它們都是這個世界裡的王子和公主。為了進行一次精神的歷險、探索和創造,我的內心開始外在化,除了我的外表存在,我已經不在內心。它們奇跡般地出現了,我在內心騰出一整個湖面的空間給它們,它們開始在那兒生長發育,都長成了我的模樣——,我就是那只豆娘,我在表演著我的生活,是的,它們的生活習慣已經全部移植給了我。我不再抱怨圍繞著我或者曾經圍繞過我的那些人,他們現在如此懂我,不再帶著隔膜,我擁有令人傾佩的品質和強烈的情感,同時擁有了愛和被愛。在想像中我以孤絕的姿態雕刻了一個我,那是因為另一個世界的發現,是因為另一種語言的發現,對於我,是一種反向的刺激,是一種語言和靈智的結晶,我快速地返回到了一隻蜻蜓的生活狀態。在這個沒有疾病,沒有苦難,沒有欺詐的童話般的世界,它們是一群單純的強烈的追求愛情的生命,它們想其所想,愛其所愛。在波瀾壯闊的愛的海洋裡,生命洗浴在神性的輝光之中。它們不放棄任何一個對手的挑戰,它們的職業就是一道身體之外的枷鎖。一些經過我的流水開始在我的腹部裂開,我的愛源於一陣風的撫摸。我願意讓萬物在我的體外瘋長,我內心的寂寞就日益稀少。而現在,僅存的那一點孤寂已經昂貴到了宜於珍藏的地步,我沉浸在自己打開的芬芳裡。不知覺之間,已經是冬季,我輕輕彎下腰,伏在一片落葉上,無人在意它的來與去,生與死,這多像誰不小心掉落的愛情。它又被風吹起,再墜落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