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170029把命交給菩薩

去年曾進行一次動物溝通,只是說這隻狗狗有很嚴重的身體狀況,身體幾乎是沒有行

動能力,狗狗帶去給獸醫師檢查之後,判斷狗狗很快將會有多重器官衰竭的症狀出現,

也已經預定要安樂死了,但畢竟是陪伴家人十來年了,狗狗的家人都感到非常不捨,

所以主人在預定安樂死前不久剛好找到我,於是寫信詢問是否能對狗狗進行能量調整?

 



在收到這封緊急的信件時,我當下的想法只是:「如果我能做些什麼,那就是幫助狗

狗在最後這一刻順利且平靜地回到上主的懷抱當中。」所以也如此回覆狗狗的主人。

 



在和狗狗的主人信件往返不久後,我即刻為狗狗進行能量調整,並且連續規劃出每一

天要進行的能量調整方式,一天清理並修復能量場、一天檢查認為狀況可以之後就補

充能量如此接續著。

 



我最主要做的清理是狗狗在能量場上出現的障礙和病灶,以及沉重的情緒包袱;修復

的是能量場上的破洞;補充的是各個器官和部位的支持能力,以及能量場上比較衰弱

的部分等。

 



以上的能量場修復、補充和再建立,都是由遠距進行,所以從這個經驗看來,遠距能

量調整是有幫助的,因為在進行一連串的調整後,不到兩個星期,狗狗的身體狀況有

明顯的好轉,從癱瘓在用軟布堆成的小窩中,進食和排泄都需要家人的協助,到可以

自行走動,甚至和主人一同出門逛街,當然也不用進行安樂死了。

 



在收到主人的回報之後,我也放下心來,並且在當晚再次檢查狗狗整體的狀況,也判

定依照當時的能量狀態而言,狗狗不會有立即性的危險,但是身體還需要一段時間調

養,以補充元氣,所以也請狗狗的主人注意別讓狗狗有太過於疲憊或情緒起伏過大的

狀況。

 



深愛著狗狗的主人當然高興地答應了,我也滿心祝福狗狗能越來越健康,要和主人快

樂地再走好長一段時間。

 



事情到這邊,原以為就這樣結案了,但一個星期後,我收到狗狗主人的信件,信中說

著狗狗在上下樓梯的時候,陰錯陽差地踩空摔下來而離開了。

 



當時收到這樣的回音,心裡難免覺得遺憾。我也許透過能量調整,讓狗狗從安樂死的

決定中脫身,身體也有好轉,但仍是逃不過劫難。

 



是狗狗的生命本該在這個時候畫下句點嗎?還是這就是無常的一面呢?我所做的到底

改變了什麼呢?我以為我有改變了狗狗的命運,但狗狗仍是無法被修正無法逃過命運

的規劃的嗎?

 



心中有千百個想法轉著,但多少仍帶有一點失落,這些失落不是把狗狗的命運攬在自

己身上卻不如己意的狂妄的失落,而是帶有「在上主面前,什麼樣的命運可以被改變,

什麼不可以」的疑問的失落感。

 



到底什麼是可以,什麼又是不可以的呢?可以的就是對的,不可以的就是錯的嗎?

 



這實在是很大範圍的問題,但後來我忽然明白,如果我有幫上狗狗什麼忙,也許就是

幫狗狗和主人之間改變了狗狗的「最後一程」吧。

 



如果狗狗是在醫院被安樂死,深愛狗狗主人很可能會十分自責,也許往後只要想到自

己在同意書上簽了名,就會出現很多愧疚悲傷,而這對主人和狗狗之間的緣分來說,

即便這是出於彼此的愛,但仍是一段在往後來生有可能還需要處理的緣分。

 



但在經過能量調整之後,狗狗的狀況逐漸好轉,至少在最後那一個星期裡,狗狗和主

人多出許多一起出門、遊戲的快樂氣氛,即便最後離開得如此驟然,但至少都在家人

的身邊,而不是冷冰冰的醫院中,狗狗的最後一程是快樂的,不是嗎?

 



所以再回到之前的疑問,狗狗的生命本該在那個時刻畫下句點嗎?我不知道;這就是

無常嗎?我想是的。

 



為什麼會說我不知道狗狗的生命是不是本該在那個時刻畫下句點呢?我記得當時在詢

問已經離世的狗狗時,狗狗給我的回答是:「摔下樓梯是自己的選擇。」這個回答在

那個時刻聽起來也許不是那麼容易想像,但我聽聞之後,想了一段時間才有更深一層

的了解:會選擇摔下樓梯並不是自主性的選擇,而是狗狗和主人之間的緣在最後那段

時間有了快樂與愛的善緣之後(這句話不代表之前沒有,而是在狗狗身體好轉而選擇

不進行安樂死之後,主人跟狗狗之間的釋然和輕鬆帶來更多的快樂與愛),狗狗的靈

魂選擇就停在這一刻,這讓彼此之間都是好的開始,也是好的結束,不讓彼此在能量

上有太多負擔和延伸,這實在是很珍貴的善緣啊。

 



在了解為什麼狗狗會「選擇」這樣的選擇以後,很難不為狗狗對主人的深厚感情動容,

這是願意放棄自己的生命來成就彼此之間美好善緣的純淨靈魂啊!所以狗狗怎麼不是

天使呢?

 



所以雖然之前我所謂的「如果我有做什麼,那就是改變狗狗的最後一程」是建立在「

本該在那一刻離開」之上才符合邏輯的論點,但我回答我不知道狗狗是否真的就該在

那一刻離開的原因是,剝開狗狗的「選擇」之後,我不曉得這場分離的背後到底是不

是命運的規劃。

 



如果是命運並不是規劃那一刻為終點,那麼狗狗的「選擇」的確就能成立。

 



如果命運規劃那一刻就是終點,那麼也許有兩種方向,一種是狗狗摔下樓梯只是一

意外,雖然這場意外背後是否還有其他的緣分我不清楚;但另一種一樣是狗狗的

擇」,這也是可以成立的,因為反過來就是狗狗的選擇完全了這項命運的規劃呀。

 



而如果最後這一個論點是對的,也就是:狗狗『選擇』了這一刻為生命的終點,而

這的確也是命運的規劃」是對的,那麼不就代表,更加複雜的靈魂如我們,也可以自

主地選擇在命運裡頭的我們所想要的一切嗎!

 



簡單地說,狗狗可以在命運的規劃裡選擇在他覺得最好的那一刻離開,而離開又是何

等重要的選擇,那更何況是我們了,我們可以選擇變得更差,當然也可以選擇變得更

好的呀。

 



所以既然一切的一切都是可以選擇的,那麼我所改變的狗狗的最後一程,就是讓

狗有機會與主人共同創造出更燦爛的時間和意義,而這原來就是能量調整的重

啊!也許我們可以藉著能量場的清除達到某些目的,但我相信這些目的在某個

範圍之的目的,一定是幫助我們抵達更美好的那一方的。

 



在我有了這些體悟之後,我看見了聖嚴法師曾說過的一句話:「把病交給醫生,把命

交給菩薩,自己就沒事了。」

 



聖嚴法師在人生的最後一程中,常常進出醫院,可是面對死亡並沒有一點恐懼,甚至

在某次洗腎的時候差點離開人世,但後來清醒時沒有驚慌,只說著:「如果就這樣走

了,也很好。」如此坦然無礙的聖嚴法師在最後留下的這些話,我看了覺得好感動,

這份洞悉無常的智慧和自在,是怎麼來的呢?

 



幾年前生了場大病曾經以為自己就要死掉又重返健康的我,在幾年後遇上經過能量調

整起死回生但卻意外過世的狗狗,有了一點點體悟,但是在看見聖嚴法師這句話的時

候,才更有清明的感覺。

 



我難以述說這份體悟,這份體悟也是無法言述的,但我覺得我還可以表達的就是:

 



每個人的「時間」都有其「時」,但在這些我們無法改變和控制的「時」當中,可以

做的就是創造與放下。創造的是與所重視的人們燦爛的交會,還有我們想望的人生意

義;放下的是,對「時」的執著。人生是生生世世不停歇的,今生可以做完的事,會

讓我們快樂圓滿,而沒有做完的事情,來生仍是可以繼續的,請放心。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TT站天使運勢占卜Sign板板主,持續修習塔羅、心靈牌卡、心理、光的課程、SRT等。

尤其喜歡動物溝通。

信箱:lachchannel@gmail.com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我的Facebook
現在人次
可愛貓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