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823堅定的步伐

早上,出門時就過了七點半了,爸爸趕緊的催促著寶寶快點兒,要不去幼兒園吃飯時間就短很多了。還好,離幼兒園近,幾分鐘就到了。爸爸在幼兒園門口放下寶寶,寶寶自己提著包,邁著堅定的步伐往前走,然後回頭和爸爸說聲再見,繼續往教學樓走去。因為稍微晚點兒,其他小朋友都進去了,只有寶寶一個人往裡走,雖然看著有點形單,可是寶寶邁的步伐還是看著有力的,提著包,很高興的往教室方向走去。爸爸能感受到寶寶進幼兒園是快樂的,這一刻,爸爸感覺真好。寶寶早上上幼兒園的情緒,會直接影響到爸爸早上的情緒呢,看到寶寶順利的走入幼兒園,爸爸也會感到很開心呢。往回走的路上,爸爸還在想寶寶不願意去幼兒園的那些早晨,尤其是開始的時候,走到路口轉彎的時候,又是哭著喊著不去幼兒園,要找爺爺和奶奶。經過這三十多天的去幼兒園,寶寶已經適應了要在每週一到週五上幼兒園了。爸爸也跟寶寶說,只要好好上幼兒園,爸爸會每週六或者週日帶寶寶出去玩的。這個週六有個講座,爸爸報名了,週六還有足球可以看呢。寶寶說了,她也要去看球呢。我們生活的城市中,到處都充滿著讓我們好奇的東西,用我們生活的空隙,每週到一個地方,詳細一定會大有益處的。今天說點幼兒園門口的眾生相吧。寶寶幼兒園裡有幾對雙胞胎,有一對龍鳳胎呢。一對戴眼鏡的雙胞胎,每天早上都是她爸爸開著小車送呢,車停下了,她們的爸爸就下車抱下一個來,接著再抱下來,看著兩個閨女進了幼兒園門口,這位爸爸接著就開車走,別看兩個孩子是小班的,還挺省心呢。每天早上都會看到孩子在幼兒園門口哭,就是不進幼兒園的。今天早上,爸爸送寶寶進幼兒園之後,還看到一個媽媽在和自己的抹著眼淚的孩子講道理呢,看門的大爺說這位都來十分鐘了還沒進去呢。看到的更多的是:小班的小朋友趴在爸爸媽媽的肩膀上,臉和大人對著,眼簾出還掛著淚珠兒,往後看著,就是不從背上下來呢,誓有我不下來,你耐我如何的架勢呢。當然還有送完孩子之後不願離去的爺爺奶奶們,都在研究著幼兒園的菜譜呢。早上,奶奶又問起今天寶寶上幼兒園的情況呢,奶奶說了,前天晚上跟寶寶說了,去幼兒園不要哭了,哭也得去,那哭還有什麼用啊?再說了,寶寶去幼兒園學了這麼多東西,回來還教爺爺奶奶呢,以後就不哭了,好不好?奶奶說寶寶聽進去了,使勁的點頭答應了奶奶以後去幼兒園就不哭了。奶奶一直說,寶寶就是個有主張,信大人說話的小孩兒,雖然沒想到寶寶剛上幼兒園的反應,但是,相信寶寶會很快適應的

(繼續閱讀)

201205050303無言的煩惱

朋友委託我一件難以完成的事,我不願做,又不得不違心地去做。一段時間下來,總有一種難以言表的憂慮掛在心頭,心緒難安,夜不能寐。直到事情辦得令朋友還算滿意,我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情緒也雨過天晴,一下子晴朗了許多。朋友之托,不能不辦;但所辦之事又困難重重,紛紜複雜。進亦難,退更難。進則低三下四,違心求人;退則不仁不義,對朋友難以交代。瞻前顧後,顧慮重重,實感倍受煎熬。人都會有幾個要好的朋友,遇到疑難之事都會鼎力相助。但有些事超出了自己所能處理或運作的能力,力不從心,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去幫忙時,真的是很一種痛苦和折磨。我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為人十分仗義,對朋友能做到“寧為今日傾囊相助,何懼明日無米之炊。”因此,在朋友圈裡,口碑絕佳,非常有人氣。但到頭來,苦了自己,也害苦了家人。有時自己反過來有求朋友時,受到了慢待或冷遇,內心更是痛心疾首。能夠理解他人的苦衷,凡事別強加於人,實為做人的一種超凡意境,但大多數人難以脫俗。常常是一百件事都心隨所願,一件事未能如願就抱怨不止或反目成仇。什麼昨日的友誼,從前的情緣全都棄之不顧,十足的小人嘴臉暴露無疑。人都是感情動物,都會有自己的喜怒哀樂,都會有自己的朋友圈子,但唯獨建立在沒有功利色彩上的友誼才會很純潔,很真誠,很無私。總是按自己的思維定式,站在自己的立場、觀點去審時度勢,難免會認死理,出洋相,走極端;而學會站在對方的角度,理性、寬容的去面對人世間的紛紜瑣事,才會變得豁達和灑脫,才能做到寬厚和大氣,才會感覺輕鬆和愉快。朋友的事就是自己的事,這是為人做事的基本原則。但切記什麼事都不能期望值太高,不能無盡無休,不能讓人左右為難。多些理解,多些寬容,喜不躁,悲不憂,與人於己都是一種超凡的解脫。

(繼續閱讀)

201205010412長髮飄飄

午後,清和,微涼。喜歡披一頭長髮,徜徉於青草綠地間。沉浸於幽靜之中,任長髮飄飄,散落一地陽光。抬頭望天,靜穆而高遠,湛藍湛藍的色彩彷彿把一切都凝固了一般。看楊柳拂面,聞花香盈袖,讓那活潑潑的風,悠悠然地從這寧靜中吹過,如輕紗般曼妙飛舞,讓人的思緒和心情也輕輕律動起來。最習慣的動作,就是把手指插入髮梢,隨意摩挲。柔順細膩的感覺透過指尖蕩漾到內心深處,消匿了所有的浮華和喧囂,一顆心純淨如水。自幼長髮。三千柔絲,點綴了多少女人夢?都說長髮為君留,而眼前這一頭長髮又為誰蓄起?風中,紅影輕移,枝葉,躺落一地。長髮,輕縵飄舞。思緒,遙想依依……一個花木成蹊的院落,哭聲劃破寧靜。一個小女孩雙手抱頭,淚眼汪汪地與一位手拿剪刀的母親左三圈又三圈地旋轉著,年輕的母親氣喘吁吁“不剪髮可以,必須每天梳成辮子!”小女孩一把鼻涕一把淚“我不會梳辮子!”屋中跑出一個大女孩“我幫你梳”。每天,晨曦微露,一棵枝繁葉茂的白楊樹下,蹲坐著兩個女孩。大女孩全神貫注,雙手忙碌。小女孩手拿鏡子,左顧右盼。一會兒“姐,這邊歪了。”一會兒“姐,這邊斜了。”大女孩盡顯母性耐心,反覆重試。終於辮出兩條又直又亮的麻花辮子。 “待到桃花燦爛時,她在叢中笑。”小女孩又蹦又跳。日子一如既往的細碎,時間慢慢地流動。在小女孩二十多年的光陰裡,大女孩幫她梳了近十年的長髮!大女孩軟語慰慈柔“我妹妹長髮最漂亮了,什麼時候也別剪掉,就算為姐姐而留,知道麼?”人間至愛,莫過如此!小女孩拚命點頭。長髮的風采便在幸福中飛揚。長大後的小女孩一直都是長髮。清湯掛面,不染不燙。讓上蒼的恩賜隨意流淌……長髮飄飄,把淺淺的感悟花辮般揉藏……鞭槍 |黃能汛的BLOG | 傢俱設計·製造&midd

(繼續閱讀)

201204231039時間也無法擱淺的—悲傷

沉默了許久,你,是否還聽得見,我的聲音,如此的無奈而惋惜。在回憶的另一端,那只竹笛,依舊在悲鳴。憐憫著那裡的戀人,相見,不見,相愛,不愛,相恨,不很,相怨,不怨。是否歎息一聲,“無緣”一切便了結,哪怕夢裡魂牽夢繞,一旦光線攝入夢裡,一切虛景,都會被丟棄,直至遺忘的邊緣,在那裡苦苦守候,最終,墮入懸崖,在海潮中起起伏伏,被人所拾起,記載,流傳,成為一個個令人悲歎的故事,從此,不為愛所動,消失了其原本的意義,回到了最初的原點。午夜時分的一碗清茶,品味生活中那些故事,當老人在竹椅上回味著那些故事時,誰還會記得那是誰的誰?誰的愛情?誰的淚水?時間能消磨任何名字,卻無法磨滅那些故事,彷彿深刻在心上,久久迴腸,難以割捨。也許,都忘了,誰曾是誰的誰,只記得那天的相遇,那段過往,那種感覺,永永遠遠的回味,慢慢地品嚐。古老的愛情,古老的神話,古老的記憶,石碑上的話語,無人看懂,卻一直流傳至今。一句相知,一句相許,就注定了兩個人的命運?不,愛情,是一個禁忌,寧可死亡也要觸碰的禁忌。鮮艷如血,流淌了令人迷醉的香味,即使粉身碎骨也要一嘗的味道,刺鼻的血腥,令人痛苦的幸福。每個人,都留戀它的香味,淡淡地包裹著心跳,浮動,平靜,浮動,平靜。瘋狂的癡戀著,然後付出。背後的無奈,陰謀,苦澀,編織了不同的姿態,被後世所傳。燈光揮霍著時間,迷醉了雙眼,那一個晚上,看見你清澈而悲傷的雙眼,那一刻,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也許是愛,也許不是,只想看著你,想看見你的樣子和微笑,在某個熟悉的地方。手心的溫度,溫馨的話語,等來的,卻是血色的結局。像無數個熟悉而陌生的故事,最後,有一個人走了,被另一個人所思念,不知道兩個人的真心究竟是如何的如何。就像某個未寫完的結局,總是令人惋惜的殘陽,在那裡等待月色的到來,自己卻永遠無法靠近半步。總是付出,總是悲傷,總是哭泣,總是瘋狂,偷嘗了禁果,卻從不後悔,這是人的天性嗎?可悲的,感歎的,無奈的。愛情,被人所追捧,結局,被人所遺憾,人物,被人所遺忘,過了許久,許久,我們是否都明白,愛情真正的存在?誰都明白,卻無法逃脫命運的折磨,就此結束了吧,那些過往。清洗著污濁的雙手,誰都流淚過,只是都忘了原因。若,一天,當自己躺在搖椅上講述著那些淒美的故事時,究竟淚流滿面的是聽者,還是那個始終無法釋懷的自己?歌曲,到了尾聲,留下的,只是曲終人散的惋惜。霜色淡垂墨,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