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310821Day 3

你從白芒的日光中醒來,躡足經過老舊公寓的門戶,腳步緊促又略帶緊張的走出建築,才發現昨夜一地未乾的冬雨。「下雨了嗎?」你懦懦地將手掌伸出試探,所幸什麼都沒感覺到。


雨、雲霧、異鄉遊子,一陣冷風迎面讓你更益清醒,你想到他到底把台北當成什麼。


「客舍并州已十霜,歸心日夜憶咸陽。
無端更渡桑乾水,卻望并州是故鄉。」


是故鄉還是跟你一樣,在離開台北後的72小時懷念那邊一切事物。(擁擠的捷運、匆匆穿越馬路的行人、在城市找尋咖啡店的情侶檔、面無表情的服飾店員…)或喚作異鄉並帶著莫名的情緒。


一種悵然若失的鄉愁。


離開前他對你說,這邊的巷弄就像個迷宮。而你靠著地圖地位走出了迷宮,卻又進入一個更大的迷宮,你覺得在這城市毫無方向感,又或不想要有任何記憶的殘存在此。失憶伴隨著頭痛讓你暈眩,你捏了捏鼻樑試圖放鬆,這時候列車正滑入忠孝復興站。


那碗大骨熬製的日式拉麵沒有讓你留下太多印象,只有眼前的朋友一臉擔憂看著你。


「無論如何我都不希望你待太久。」如果不是熟悉的好朋友,這段話可能會讓你覺得他討厭你。

「回去吧。回到你應該去的地方。」


你搭上車前傳了訊息跟他道謝。

你覺得你開始喜歡這座城市,很喜歡很喜歡,因為那邊有什麼味道讓你眷戀、讓你想抓住些什麼不放。


你也同樣地開始討厭這座城市,毫無生命力的城市,僅有的只是速食與便宜行事的慾望。


你發現不知道該怎麼定義,人跟城市的不同。以及是否該因為有了誰,憎惡或愛上某個城市鄉鎮。你的思緒一路向南,那份矛盾卻更愈純粹。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