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300839Day 2

你昏昏沉沉、半夢半醒之間到了十點半出門,安靜而空蕩的房間沒有任何一絲聲響,友人及其室友的房間門半開,你輕輕推開只看到小夜燈與電腦主機閃爍的殘弱光芒。


「哈囉?」你試探性的發出聲音。


聲音迴盪兩秒後,剩餘的只有耳鳴嗡嗡作響。


飲水機旁放著一夜未冰的飲料瓶,你收起它放到背包,這邊再也沒有理由讓你待住,你看似熟練的將門帶上,冰冷的鐵門發出喀啦一聲就陷入沉默,那是你出門後第一個聽到的言語。


離開大廳時,有個剛帶狗散步回家的老先生,推開大門後從你身旁走過,經過時說了聲抱歉,你用餘光瞄了一下,閃身走出大門,那是第二個聲音。


你途經公園走到了捷運,一路上有星巴克與松青超市,這個城市總是不停的販賣物品與寂寞,路上依然車水馬龍,與昨晚來此的情景一模一樣,你在這個陌生國度待了十五個小時,卻好像只待了一分鐘。


你搭上了捷運開始這段光怪陸離的旅程。


與朋友一起吃拉麵與豆花,聊著近況與言不及意的夢想,甚至還搭上搖搖擺擺的公車去了研究樓棟林立的山腰散步,路上有隻綁著項圈的黑狗一直跟著,牠沿途嗅嗅停停找尋著不知道是什麼的蹤跡,就跟你一樣,在這陌生又熟悉的國度裡面細數經過自己身旁是第幾個被歲月蒼老的面孔,而誰又是你的依歸。


第兩萬七千四百二十一個聲音。


找尋著一個藏著超強道具的寶箱?


距離見面剩下五分鐘。


你走到捷運站旁的7-11等他出現,突然覺得這一切似曾相識:穿著大衣的路人、騎上行人道的摩托車、過馬路時發出答答警報聲的警報器、離你十公尺遠的兄弟檔…你突然想起了什麼回頭看著巷口。


有個人影竄出向你招招手,而你像是早就知道這一幕。


那個身影幾乎讓你情緒激動的快要落淚。


「久等了。」他說。


你微笑以對,擦去眼角的累光,比起兩年的等待,這五分鐘實在不算什麼。


你們總算見面。


「你好。」你微微彎腰鞠躬貌似客氣的說。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