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142026咖啡廳

有多久時間,沒有像這樣,靜下來寫寫東西了?

 

曾記得有人將愛情與時光比喻為流沙,握在手裡越緊,流失的也越快,邁入而立之年,漸漸能領悟到這句話的道理,想追求的東西更多,總有人把年齡與成就相提並論,三十歲該有什麼、三十五歲該有什麼,時間流失的越來越快、最後像一個啟動的定時器,你望著上面倒數的時間開始不安,因為你不知道時間到了會怎樣,爆炸抑或有個布穀鳥搞笑的跳出,還是像往常一樣,什麼都不變。


這間咖啡廳坐落於高雄市車水馬龍的大路旁,跟所有的咖啡廳一樣,一進來就會聞到咖啡豆烘培的香味,店內燈光處於一種曖昧的昏黃,以致於你需要閱讀什麼紙本書報時,總需要跟店員要盞燈。因此我才說這是種曖昧,當這種曖昧配合店內沙發輕音樂,讓你眼皮不自覺半垂享受這種人工塑造出來的安寧時…會有種戀上咖啡館的錯覺。


一瞬間我們又回到,那個第一次喜歡上某人的年代。


籃球場恣意奔馳的身影、長髮過肩的柔順笑容,那些第一次觸動著什麼的回憶,竟在咖啡館裡隱約浮現,你走在店內狹小的樓梯拿書時,不經意的也跟著放輕腳步,深怕吵醒現實的野獸,然後一口將你那 -- 那自以為是的幻想吞食。


咖啡館就像一道現實與回憶的門扉,只是我們往往不記得自己到底是從現實推進回憶中,還是從回憶回到現實,你說這種虛幻的感覺,帶點城市人必備的落寞。


一整個城市的咖啡館,一整個城市的寂寞堆疊。


說不上喜歡或不喜歡,但你知道那永恆飢渴的寂寞,會讓你下次再來這裡,推開那道門扉點上一杯熱拿鐵,靜靜的聽雨下整晚。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