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060926交接

走進那個空間,裡面有著溼滑的地板,背景播著一些七零年代的歌曲,零星幾個人在洗澡,眼睛飄忽不定,邊擦抹沐浴乳邊看著走過身旁的年輕小夥子,你也跟著洗好澡,刷個牙,輕步的走在防滑墊上,你思索著剛剛與你四目交接的男孩,是不是對你有意思,或許你還會試著回憶他的身材是不是夠標準,你慢慢的爬上樓,狹窄的樓梯間有個中年男子與你擦肩而過,在昏暗的燈光中,你覺得他好像似曾相識。


長夜開啟一場狩獵,在暗房前面用銳利的眼光打量著來往過客,當個獵物或者是獵人都行。天花板是盞淡紅的燈、垃圾桶幾團狂歡後的廢棄物,燈光下你目眩神迷,那讓你想到稍後離開這裡時,外面的月光是否一樣黯淡。有個男人過來拉了你的手,隨即走進房間,你像是被催眠般的一起跟進。


「把門鎖上。」那男人說。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你覺得這一定是場催眠秀,而你被催眠後身處夢境,夢中的感覺如此真實,真實到男人抱著你時,竟讓你想起了另一個他。


你決定什麼都不想,閉上眼睛恣意享受短暫的快樂。


「我很快樂。」你這樣對自己說,你甚至不知道到底是別人催眠你,還是自我催眠。


「留個電話?」男人撫摸你的背這樣問,而你一言不發的起身走出房間,離開時不忘把門闔上。


你不在乎再遇到男人時,該用什麼表情面對,這就是為什麼這裡總是燈光昏暗的原因:避免無謂的尷尬。


歡迎來到愛與痛苦的交接邊緣、愉悅與悲傷的荒蕪之地,這裡不賣寂寞,但你總會外帶一些回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