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21035檔案:K 番外篇(同步發表)

        冬天我與K約好了一起去台東泡溫泉,我在網路上找了很久才鎖定一
    間民宿,網站照片上有翠綠的山景、落地玻璃透光的浴室,我沒有告訴K
    我選的民宿,這種事情他通常丟給我決定,我也習慣了訂好民宿後,帶
    他往民宿的秘密小徑上,最好越偏僻越好,讓整個世界只剩我們兩個人
    般。


    ◎


        一月的東北季風很強,我們從高雄一路騎往台東,在楓港往台東的
    那條路上摩托車被吹得幾乎很難往前,K似乎在我背後說了些什麼,而
    我只是:「蛤~~~?」的回答他,風聲跟K在耳邊低喃的回憶變成那
    次旅行唯一的語言,沿途我們鮮少交談,停便利商店吃關東煮、坐在門
    口看著自行車努力踩上坡的人們,我們到達台東時已經是中午,我喜歡
    這樣旅行的感覺,不用刻意找話題、不用特地找當地美食,到了某地就
    隨興走走停停,只要身邊有K,總覺得什麼都好。


    ◎


        通往知本路上天氣變得有點涼,可能是平常日前往,人並不多,所
    以騎車時我還可以空出手悄悄牽著K,途經一個名產店時,K跟我說他曾
    與家人到過此處,他形容了裡面的擺設與販賣品項,我靜靜的騎車邊聽
    他描述,細節我卻已經記不清楚,但我在K沉默後的十分鐘,突然問了
    個感傷的問題:「一年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跟你經過這裡。」


        那問題像是預言般的烙印心中,日後每當我跟K偶爾爭執時,我就會
    想起那個午後的名產店,我跟他跟名產店是否還有同時存於某地的可能
    ,甚至在離開他的時日我會常常夢到那條只有冷凜寒風、還有K平淡陳述
    的語氣 -- 就像看著一部哀傷的默劇。


    ◎


        我們經過滿是碎石的小路到達了民宿,房間擺設有些古色古香,有
    著絨布座墊的藤椅、年代久遠的鐘擺、鏡面有點模糊的木製化妝台…民
    宿老闆交待完一些事項後將門關上,時空一下子就凝固了。


        我想無論多久我都會記得那一瞬間,只有我跟K的時間與空間,他無
    聲走出陽台抽煙,而我將浴池的熱水放滿,整個中原標準時間變得像是
    另一個次元的東西般,只有我跟K…一霎那變成了永恆。


    ◎


    「欸…K你說,為什麼浴池裡面放了個黃色小鴨。」我跟他一起泡溫泉時
     無聊的問他。

    「後面…溫度計。」一如K的說話風格。

    「不知道可以承受到幾度呢。」我把黃色小鴨擠了一下。

    「氣溫18度。」K把它拿過去看了看,接著又放在水面上漂浮。

    「又不是說最低溫。」不過我想K只是想表達這種氣溫泡湯很舒服吧。

     相處越久,我越不需要透過言語就能知道K的想法。

     我跟K盯著水面上緩緩流動的黃色小鴨,整個空間再度安靜,玻璃外面有
     幾片黃葉落下,我忍不住哼起了王菲的「約定」。

     忘掉天地彷彿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相約看漫天黃葉遠飛

     哼著曲子卻不敢唱出下一段歌詞,當時的我怎樣也無法去想像,如果失
     去了K,我的世界會變得怎樣,可是真正失去他時,我才明白人生沒有
     誰非要為誰活下去不可。

     就算會與你分離淒絕的戲

     要決心忘記我便記不起


     ◎


        我跟K做愛然後擁抱入睡,民宿中似乎開始有其他客人陸續入房,走
    廊腳步聲將我吵醒,中原標準時間:七點半。

    回歸安靜後,整個世界只有K與我的心跳,還有鐘擺的聲響。

    「滴答、滴答、滴答…」規律。

    「K?」我輕輕搖著K,而他呼吸悠長緩慢,發出細微的鼾聲。

    有點佩服他這麼好睡,另一方面也覺得這樣的時光很難得,我抱著K突然
    有個奇妙的念頭,那是中學時老哥跟我講的怪理論,大意是說人們在睡
    時還是可以接受外來訊息並且記住,所以只要睡前一直聽英文的廣播,
    就能記住一些。

    「K,我愛你。」我在他耳邊小小聲的說。

    果然什麼反應都沒有,我親了親他的臉頰,我想你不需要記住我愛你這
    事,你只要記得就好。


    ◎


        那天晚上我們到了附近的麵店吃飯,回程時逛了賣釋迦餅的小攤,
    挑食K一如往常拒絕了我提議購買的各種零嘴,只在7-11買了一杯抹茶奶
    綠就回民宿。


        那杯抹茶奶綠被我們擺在古老的化妝台前,然後我們整晚都在浴池
    旁用iPad看康熙,泡完湯順便刷了牙,於是抹茶奶綠原封不動的放在那
    邊,我跟K誰也沒喝它。


        時間拉更久一點,我想到我跟K或許當時都不想破壞關於「一起去台
    東買了抹茶奶綠」這件事情的純粹性,也就是抹茶奶綠本身並不單純只
    是抹茶奶綠而已,它還混合了我、K、台東、黃色小鴨這些複雜卻不想觸
    及的回憶。


        而我卻寫了出來,但我深信文字描述的還原,或多或少都讓回憶或
    是感覺失真,在我內心深處,這趟台東之旅其實更哀愁而美麗。


        我來不及陳述的民宿早餐、一起漫步在民宿庭院的K的側臉…諸如此
    類。

        攝氏18度C,抹茶奶綠慢慢失溫,深沈的夜裡只有黃色小鴨還兀自留
    在水面上測量水溫。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