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31507月影

收錄於吉本芭娜娜「廚房」的第三篇短篇小說「月影」。


是一篇講述失去心愛的人的故事,失戀後看這篇文章,難免會產生些共鳴,直到閱讀到後半段,女主角經歷了某個讓她感動的場景時,我幾乎能完全體會那種心情似的跟著落淚。


「從那時開始,我的心就轉移到另一個空間去了,再也無法回到原來的位置。」


失去戀人之後,常常覺得這輩子再也無法提起相同的力氣去喜歡一個人,但時間一久傷痛漸淡、累積了勇氣與力量,再次談起戀愛時,仍然可以驚心動魄。我一直想著時間真是一種奇妙的東西,它不僅治癒了我們,還同樣的給了我們面對傷痛時的等價能量,不過就像是被塵埃或沙土漸漸覆蓋的瓶中水,能量的累積一如水的容量,也將因為時間覆蓋的慢慢變少。


我們愛一個人的能量不會變少,想念一個人卻會漸漸變少。


「我老是做和阿等(Hitoshi)有關的夢:因為難過而睡不沉的情況下,夢著和阿等相見或見不到阿等的情節,而且清楚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夢,真實是我再也見不到阿等了。…總是那樣的清晨,我醒著一個人承受夢境的痛苦餘韻;我都是在這時候睜開雙眼的。沒睡好導致的疲憊,叫人孤獨欲狂的恐怖…」


有幾次或幾個夜晚,我跟女主角一樣,在夢見你後驚醒,一個人默默承受著孤獨,在夜晚與黎明的交接時刻,我突然激動的想大喊,彷彿那樣的舉動可以將你趕出腦海似的。


一定是生活中的哪個螺絲鬆動了,所以把愛情支解後,連同架構在那之上的形而上的人或物才變得如此不堪一擊,我伏地找了好久卻看不到那根細微、渺小的螺絲,但它一定存在,雖然只是我的假想,但我必須相信它的存在,這是我唯一能繼續轉動下去的理由。


「…好像都呈現了此生從來沒有過的表情,那是努力要忘卻一去不復返的事物才有的表情。只要一回想起過去,就會陷入孤獨的深淵當中。」

「命運在那個時候就像一步也不能踏錯的梯子。任何一個場面,只要踏錯就不能登頂,而踏錯是很容易的。多半在後面推我一把的,就是我逐漸枯萎的心中微弱的光,在無邊黑暗中閃爍的光;我想沒有這東西的人才會睡得安穩。」


於是努力的掙扎著找出單身時,或是獨自一人時卻心滿意足的狀態,說服自己單身很好,愛過的人很可惡,在皎潔月光與飛蛾環繞的街燈下緩步走回家,門被打開的時候客廳一片昏暗,廚房安靜而無聲,家人一如全世界的故事都已熟睡,只有我還有你漸淡的影子在房間裡頭,誤以為無邊黑暗中閃爍的光芒可以倒映出雙人的姿態。


「人的極限是不會改變的。所以也許你還會一再的染患感冒,就像現在一樣折磨你,但是只要你這一次能夠撐過去,這輩子大概就不會再受相同的痛苦了;這就是人體構造的象徵。你難免因為還會一直生病而害怕,可是如果你想『也不過如此嘛』肯定就不會那麼難受了。」


我們都在生病與痊癒之中徘徊度過,我記得與你去驗血時,問過你聽過「飲鴆止渴」這句成語嗎?當時的你不怎麼專心我對這句話的解釋,我告訴你說,就像不戴套去做愛那樣。可是事隔了好久,我才知道有種情況更適合解釋這句成語。


(或許是我們的關係)


「謝謝你向我揮別。你那樣一次又一次的揮別,謝謝。」

每每讀到此,我不禁熱淚盈眶,那一字一句就像刻出來似的,字字句句都烙傷了我的心。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