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90032寫在母親節前夕

那天,趁著新光三越左營店新開幕,帶女兒去逛逛。
女兒咳嗽咳了一陣子不見好,
想買些煲湯材料,
因為價格不便宜,考慮了好一下子,
孰知就在我低頭取出錢包,拿錢給售貨小姐時,
剛一直在我身邊徘徊的女兒不見了!!

這小妮子,大概因為我考慮太久,
不耐煩,自己一溜煙不知跑到哪發現新大陸去了!
我媽正在逗弄懷裡的兒子,
也沒注意女兒往哪個方向跑去。

我急得繞了一圈,
美食街!沒有!
超市裡面!沒有!
不會跑出百貨公司進到高鐵站了吧!
(左營店地下街跟高鐵站相連......)
我一直焦急地跑,
跑到服務台請他們留意,
氣喘吁吁,匆匆忙忙留了兩句話,
「我女兒、兩歲!穿粉紅色條紋衣,不見了!」
又趕緊往高鐵處跑,

人好多!好可怕!
要是女兒被帶走,
會被帶到哪?
會不會被帶到大陸行乞?
(然後變台版的犀利妹?)
要是遇到變態怎麼辦?
要是我再也看不見她,
我要怎麼活下去?!

也不知道繞了幾圈,跑了多久,
路邊一個婦人見我模樣,
拉住我,
「你是不是在找一個穿條紋衣服的女孩?」
「對!在哪裡?」
(不會邊哭邊被人口集團帶走了吧?)
「好像在入口那裡的服務台喔!」
我又開始狂奔,
心裡不斷祈禱,
一定要是芸禾!一定要是芸禾!

到了服務台一看,
大小姐正坐在服務台上,
跟新光三越的阿姨玩得很開心,
我的眼淚早在遠遠地看見她時,就流出來了。

女兒看到我,
一臉開心地說:「嘻!麻麻!我在跟阿姨玩耶!」
我抱著女兒,
眼淚一直掉一直掉。
耳邊好像有模糊的聲音傳來,
「請問是麻麻嗎?
她剛在這裡跑了好幾圈,然後就跑來服務台。」
(好樣的,妳還知道要來服務台!)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只能一直點頭說謝謝。

(呼!這個梗好長喔!接下來才是重點......)

我自己在幼稚園時,也自編自演了一齣失蹤記,
怎麼會有這個念頭已經記不清了,
我想大概是因為見我爸媽多把注意力放在弟弟們身上而心生不平,
(不過據我媽說,我是為了逃避下午3:30的鋼琴課,
我想還是不要跟我媽爭論得好,畢竟她有時比我還瞭解我自己)
便自己躲在我們家車庫旁邊的一個荒廢的鐵棚裡。

以前那個年代,
我們常是在外面玩到吃飯時間才會回家,
有時是在家旁邊廟裡玩,
有時是到阿公阿嬤家看電視,
有時是到同學家窩,
有時哪也沒去,
就隨處找了個草地,躺在地上做起白日夢來。
總之很多地方可以去,
很多地方好玩。

我記得我窩在欄杆邊睡了一覺,
一覺醒來後,
發現家門口聚集了好多大人,
爸、媽、鄰居統統都來了,
我記得我好像是看到媽媽焦急的眼淚,
便睡眼惺忪的從車庫走了出來。
(但據我媽說,我是因為聽到她說要報警,才害怕地走出來......)

原本以為會被一陣毒打,
結果竟是被拖進浴室洗了澡。
我記得我媽跟我在小小地浴室裡,
她溫柔地幫我擦著身體,
一句話都沒說。
每當我現在無限愛憐地幫孩子們洗澡時,
我總會想到那一次,
我好像第一次懂了媽媽的心情,
知道自己永遠是媽媽的寶貝。
(當然洗完澡後,還是被警告要去上鋼琴課......)

(對不起大家,第二個梗也很長......)

今年是我的第三個母親節,
女兒會拿著我種的盆花,
對我說
「媽媽!母親節快樂!媽媽,我愛你!抱抱!」
兒子也會突然捧起我的雙頰,對我強吻。
這都是甜蜜的時刻。

每天做著一樣的家事,
固定的生活模式,
(起床、陪小孩玩、哄睡老二、陪女兒玩、做中飯、老二起床、餵兩個孩子吃飯、
哄睡老大、哄睡老二、起床、收拾中午餐桌碗筷、帶孩子出門散步、準備晚餐、幫孩子洗澡、
餵兩個孩子吃飯、全家人騎摩托車兜風、哄睡孩子、
拖地、洗碗、洗衣服、晾衣服、折衣服、收衣服、小小上一下網、睡覺)
日復一日的無限迴圈,
偶爾也令我感覺無力、甚至沮喪。

但每當我想到我的母親、婆婆們也是這樣走過他們最青春的時光,
還要負擔經濟壓力,跟身處舊時代的女性的既定框架中,
就不免覺得自己還有一點幸運。
我對生活單調的無奈怎麼能跟他們身不由己的無奈相比呢?

我感謝我有兩個這麼好的母親,
縱使她們在很多方面都不相像,
但她們都讓我看到了母親的堅強韌性與對子女無微不至的關愛。

我很不受教,
在很多方面還是喜歡跟她們唱反調,
但我知道,她們是最愛我(當然還有我的家人)的人,
我希望她們健康、平安、心情永遠開闊,
也謝謝這些年來她們包容我的不成熟,
媽媽!我好愛妳們!

也祝福我的好友媽媽們,
每個人在母親節這天,
都可以好好放鬆一下,
厚著臉皮盡情地使喚老公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