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253金字塔建築工人

如何建造的討論已經盛行了幾個世紀,不過最新一位學者倒是提出了比較有說服力也比較客觀的說法,他說的是螺旋式建造法,就是沿四面牆壁建成螺旋式的階梯狀,一邊上樓梯,一邊往上蓋。這樣就不需要用到槓桿,撬棍,起重機,這種提法也比較符合古埃及人的實際情況。   西元前2480年的古埃及,是胡夫王的統治初期。與每個法老一樣,上任伊始他就準備建造百年後的墳墓。於是,在每個夏天,皇室成員走遍尼羅河流域,從每個村落中選擇身強體健的男子,作為建造大金字塔的勞力,為君王服務。  尼羅河水每年定期氾濫,淹沒陸地,滋潤土壤,使耕地肥沃,農業發達。埃及因此成為歷史上最早不必將全部勞力投入到農業生產的國家之一。剩餘的勞動力可以放在其它用途,譬如建造金字塔。滿載勞力的大船將沿著尼羅河水蜿蜒而上,沿途經過兩岸的懸崖和田野,目的地就是現在開羅西南方10公里處的吉薩。  埃及神話記載,萬物之初都是渾沌液體,在渾沌中最先出現的乾土呈金字塔形狀,象徵著生命。但古埃及人卻在某種衝動的驅使下,選擇這象徵生命的形狀修建死者的安息之所。新上任的法老胡夫也在相同的衝動下來到沙漠,來此見證他的統治時期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儀式。  對於規模如此龐大的巨型建築物來說,穩固是關鍵。建築師計劃使用巨型大理石塊,以遞減的方式層層向上排列,這是最穩定的結構。建造地點選定後將首先被清理剷平,隨後由技藝精湛的石匠打造地基,一大片方整的大理石地面將成為金字塔的核心。  經過粗略估算,修建大金字塔需要500萬噸石頭,需求量雖然龐大,但吉薩附近就可以供應大部分。採石場在金字塔建築地點南面,約有1500名採石工人在那裡工作。由於銅是古埃及人當時掌握的最硬的金屬,因此每名採石工人會配有一把銅製鑿刀。他們用銅鑿刀將巨石鑿開小孔,打入木楔,並在上面澆水,木楔浸水膨脹的力量就可以將石塊脹裂。但銅鑿刀敲擊數十下後就會變鈍,因此需要另一組人用火將鈍鑿軟化,磨利後過水降溫,以便石匠們再次使用。  每塊開採下來的石頭的重量都超過了1噸,有的甚至重達兩噸半,如何運輸是大問題。吉薩當地產一種很特別的黏土,在黏土鋪就的路面上灑水,沉重的石塊就可以在上面滑行,但水量的控制很重要,如果水量不夠反而更加費力。在不適宜灑水的地方,工將匠們就在路面上鋪圓木,讓巨石在圓木上滾動前進。  巨型石塊集中到金字塔現場後,就由專門的石匠切削加工,並根據每塊石頭上標注的記號嵌入應該放

(繼續閱讀)

201205010652居家安全小常識

一、在家時:  不讓陌生人進入。  在家請將門鎖關好。   對無聲電話要特別注意。  不要接受陌生的推銷行為。   可拉上窗簾以免隱私外露。   二、外出時:   外出前,檢查門窗是否關好。  水、電、煤氣是否已關閉。  短時間外出可留燈光、音響聲防盜。  電話答錄機不要透露出家中無人訊息。  不要將鑰匙藏在大門口四周。   三、返家時:  注意是否有人跟隨。  家中門窗有無異狀或破壞。  最好能與鄰居一起上電梯。  注意門外或樓下是否有不尋常的人物或聲響。  盡量選擇明亮的馬路走。  四、日常應注意:  家裡或周邊附近是否有不明記號。   附近是否有不明人員出沒。   家中貴重財物應放置保險箱。   門窗故障及時修理  五、長時間外出時:   應請鄰居幫助注意安全。  郵件需轉寄或請人代收。   報紙雜誌或牛奶等申請暫時停送。  水、電、煤氣確實關好  六、小區內:   春秋季節風大,防止高空墜物傷人。  車輛按規定時速行駛,按證按位有序停放。  非機動車入自行車房,防止丟失。  倡導寵物圈養、拴養,及時清理廢物。TongueTied |印象地板沙龍 | 鄢烈山的BLOG |木子李 | 柯以敏 |劉冠廷 Will 健康塑身專家 | 魚順順 |Mike's e-journal |

(繼續閱讀)

201204231133夢後記

惆悵北風起,慨歎夢復空。曉來窺見鏡裡,憔悴舊時容。更恨陌生人物,盡入余之夢境,夢魘幾時窮?喜悅他人事,寂寞我獨擁。暗凝佇,思良久,還朦朧。世間情愛,奈何與我總匆匆。緣起只得相識,緣滅不得相愛,和忍問蒼穹?能有多少淚,來和老歌中。----《水調歌頭·夢後》只是一場夢而已,我又何必太在乎呢?許多的事情並不是一個人說想就想,說忘就能忘得了的。有時候,覺得自己很樂觀,像那種沒心沒肺,好了傷口忘了疼的人。或是過於懶散,連基本的喜怒哀樂都能拋棄掉,完全不管周圍的變化,獨自生活在個人狹小的空間裡,幻想著人生的將來時,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願導演,猶如世外桃源。然而,虛構的片段經不起現實殘酷的衝擊,瞬間就灰飛湮沒。每每看到身邊觸手可及的物品,聽見陌生人的交談,看著互聯網上此起彼伏的信息,不亞於一場場噩夢即將來臨。有時候,自認為可以卸下心上的那份重量,於是放任自己去打麻將,去看電影,去狂吃狂喝,討得一下午的歡愉,可日落而息之時,便是萬劫不復的罪惡開始肆虐,纏繞之際,慢慢禁錮著自己,便有了一段段連自己都不熟悉的夢。一個人究竟要經歷多少的苦痛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那份幸福呢?別人都說,夢昭示著即將發生的事情,在我夢裡那些陌生的人,陌生的事,我都不熟悉,又怎能與此扯上關係,然後任其毫無根由,隨時隨地的強加於我身上。這荒亂的年代,這迷亂的思想,這彼此錯亂的真實與表象,分不清,也道不明,這來若萬馬奔騰,去若清風拂面的滋味!我真的不能太在乎!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