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32336潮起潮落之滬


月有陰情圓缺,因為月亮有盈有缺,日與月共同作用的結果,造就了海水每天兩次的潮起潮落,而介於潮水漲潮及退潮之間的地區,我們管它叫「潮間帶」,也有人將之定義為廣義的溼地。

而石滬,就是先民們在潮起潮落之間的地區,利用天然在地的石材,所構築的捕魚陷阱,目的是希望潮水退去時,能將魚蝦貝類留在裡面,方便補魚以提供生活所需的食物。

在淡水有個石滬角,就位在淡海漁人碼頭旁的沙灘外,淡水是什麼時候開始有石滬的已經不可考,據信是當年淡水社的那些原住民們掌管這片土地時,由他們的手中一塊一塊的堆疊起來的,當石頭及石頭的間隙長滿了藤壺,就完完全全的固定住這網魚的圍欄。當年的淡水什麼不多就是石頭最多,從大屯火山群所噴發出來的熔岩流一道一道的貫穿淡北海岸,冷凝後經年累月的風化侵蝕,造就了淡水附近的石材豐富,己消失百年的台灣第一座燈塔望高樓,就是用這裡的在地石材石材所堆建的。

石滬角隸屬於淡水鎮的沙崙里,這裡有一群以清水祖師為信仰中心的閩南人,他們都以在石滬採集海產為生活的一部份,然而他們是否和建造石滬的淡水社原住民有所關聯我不清楚,就如同我不清楚他們是否也來自清水祖師的故鄉──安溪。

據史料記載,淡水北海岸的石滬總共有三十餘口,一直延續到三芝石門金山一帶,而我小時候的記憶中沙崙地區共有四個可以採螺的地區,分別是沙崙海水域場的北邊及南邊各一,以及現在的漁人碼頭位置一口,港仔坪的外海也一口,如今,漁人碼頭停車場的下方就是以前的石滬,港仔坪的外海早己變成新市鎮填海造地的地區,而沙崙海水域場的北側,早已掩埋在公司田溪滾滾的泥沙之下,只餘沙崙海水域場的南側這口正在慢慢的頹傾之中。

在沙崙,我們家算是外地人,但是也忽忽住了快三十年了,所以我們也曾跟本地人到海邊的石滬去採集螺類,還記得小時候父母總帶著我們拿著水桶,有時還帶著一些金屬的鑿子工具,跟著鄰居本地人的長輩一起到海邊「摳螺絲」,奮力的在石頭堆內翻找可食用的螺類。

當時最希望的就是摳到「珠螺」,最討厭的就是摳到掛羊頭賣狗肉的寄居蟹,而「苦螺」一定不撿,因為難吃又可能有毒,除了珠螺以外,扁扁的畚箕螺口感也不錯,黑螺(黑鐘螺)則是最普遍的食用螺類。回到家後,通常都是將採集回來的螺放水吐砂,再以水煮熟,吃的時候則是每人手上一根縫衣針用挑的。

說到螺類,相信大家都愛吃燒酒螺,這種海蜷科的小型螺類,至今仍見於北海岸的一些小攤販中,那種香香辣辣吸一口就有肉的滋味,相信很多人都難以忘懷,只是我這幾次的石滬踏查,似乎都沒有找到真正的燒酒螺,圖鑑怎麼查怎麼不對。

淡水中正路有一家「海風餐廳」,有一道膾炙人口的名菜「炒珠螺」,就是這些採螺的在地人所提供的,所以炒蛛螺可說是正港的「滬尾」名產,產自石滬角,只可惜在海洋生態破壞怠盡的今天,海風的珠螺都是自大陸進口的養殖螺,體型變大了,但是卻少了那份在地的口感。

在每年的初夏五六月間,石滬裡面的大事就是「鑿蚵」及採集「石花菜」,吸引了各路好漢前來採集,蚵;就是牡蠣,也就是我們常吃「蚵仔煎」的蚵仔,附著生長於石頭上,通常採蚵時都是利用尖銳的工具將蚵殼從石頭上撥開來採集。石花菜是一種富含膠質的藻類,在國曆五、六月時為盛產期,一般都是採來曬乾煮水做石花凍。

當然在石滬裡,還可以見到很多的魚蝦海產,不少釣客總是喜歡在石頭圍欄的最外緣拋竿海釣,也有人在石滬裡設網補魚,都看到他們有不錯的收獲,曾見過章魚這種海中除鯨類外最聰明的頭足綱生物,當然還有斗笠螺這種外殼只有單邊的螺類等等。

在生態上,螺類是屬於清道夫的角色,負責刮食附著於石頭上的微小藻類,當然,牠也是一些鳥類的食物,常看到一些鷸鴴科的鳥類在退潮的石滬中活動,明顯的牠們就是以石滬中的魚蝦貝類為食,石滬裡的魚蝦貝類,不僅滋養著靠海維生的人們,也滋養著各種各樣的鳥類、生物,形成一個完整的生態系。

根據我的觀察,淡水的海邊以前曾有大量的珊瑚,不單只是我那海防退伍的老爸,以前在沙崙海邊潛水的記憶中,那數量少的可憐的珊瑚,我曾在新市鎮北端的海岸看到大片的珊瑚礁岩,也在淡海石滬中發現有珊瑚礁的殘跡,所以我雖無法得知近代工業發展對這片石滬的破壞有多少,但肯定是很多很多。

在淡水另有一個靠海的里叫做興仁里,那邊原有一片更漂亮的石滬,但自從淡水的垃圾場設在介於坎頂里及興仁里的海邊之後,不只風光不在,垃圾場所滲出來的黑水,也正在侵蝕、污染著整個海域,如今因為淡海石滬的減產,沙崙人都逐漸北移到義山里去採螺,我則對他們採集回來的螺的品質,抱有一份懷疑的態度。

越過廢棄的洲子灣海水域場,來到更北方的興仁里,當地社區正在進行石滬再造的工作,施工的方式則是現在河川生態工法流行的石籠鐵絲網,雖然不確定這麼粗糙的施工方式是否洽當,但至少是好的開始。

位於潮起潮落之間的淡水石滬,有的被人們破壞怠盡,有的人們對它漠不關心,有的人則進行石滬再造的工作,潮起潮落之滬的未來將是如何?深深敲擊著我這冷漠淡水人的心,但願是正向的走向。

關於淡水石滬的踏查照片,我放在這個空間:http://www.flickr.com/photos/koed2473/sets/72157602477440397/

 

後記:時間過了兩個多月,我終於完成了這篇關於淡水石滬的文,我的家鄉系列文章也來到了第三篇,很開心能與大家分享我小時候摳螺絲的經驗,下一篇我將寫淡海的沙灘,那是另一段我小時候不可磨滅的記憶,希望各位會喜歡我這一系列的文章。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