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21627襲人為什麼不會織補俄羅斯進口孔雀裘?

6502aea1-edb4-446f-ae1d-d925be7ffb90.jpg - 2020、6、17~20 寶島緃貫線四日遊

 

幾個親朋要求我,文章寫短一點,看到快睡著了。配合大家,往後盡量一篇文章,分多篇寫,一個段落一篇文章。現代人真没耐心,也怪網路太發達,太過要求速度。十幾年前自媒體還停留在布落格,人們還有耐心看文字。這幾年,深受YoutubeTik Tok等等自媒體影音影響,只喜歡不費力,輕鬆看影片。雖說看影片不費力,很輕鬆,但也不愛看落落長影片,獨獨鍾情短片。短片多短呢? 大約三、五分鐘左右。大眾品味,喜歡看小老姓真實生活,不愛看有劇本的影片。還說不要寫的落落長,真是的,受限作者文字能力。詩的語言間接,最能第一時間觸動人心,可現在有幾人能寫詩? 即使寫得出來,又有幾人能懂,能欣賞? 寫得出文字就算不錯了。

 

台大歐麗娟老師,在台大開放式課程,講到紅樓夢人物論晴雯時說:奇怪,襲人為什麼不會補裘? 歐老師肯定不擅長女紅,歐老師要在書本上刻苦,也難怪。出生在通霄、苑裡、大甲西海岸線,草帽、草蓆、蒲團的故鄉。從小學二、三年級當老媽的助手,五年級可以獨自完成一個蒲團作品,做過幾百張蒲團,上百張草蓆,以及拼布高級班的程度,回答歐老師的疑惑。襲人可能也會晴雯補裘那樣高級工藝,會做,只是會,不一定做得好,做得漂亮,雖說不到天地之差,但差別很大很大。我們坪頂里一鄰十幾戶人家,每家至少四、五個女人,草帽、草蓆、蒲團做得最好的老師傅,只有外婆、阿江姑、小鳳三伯母、小華媽、小燕媽,我和老媽只算二、三等。家姊也會做,只是大家做得如春耕稻田平坦,家老姊做得如地瓜田,一溝又一溝,手藝實在不行,從小就免了這項勞務。家政課最簡單的十字繡,仔細看看,就是有些人繡得高低起伏。

 

每次到拼布教室,通常會有八、九個同學一同上課習作,休息時候,亙相觀摩手藝,同一個作品,手藝好不好,差拒真的不是普通的大。歐老師一直說不要以今非古,曹雪芹的年代,没有紡織機、裁縫車,一切穿用皆出自手工,每個人的一針一線,都存在差異。每一個作品都是獨一無二,没有完全相同,當然没學過女紅的人,看不出不同。像晴雯這等能工巧匠,不是人人做得,曹雪芹深深了解差異所在,要不然也寫不出晴雯補裘,這樣動人篇章。襲人也許天生能力受限,或是後天努力不夠,有可能終生都難以企及到晴雯的工藝水平。外邊匠人都不會織補俄羅斯進口孔雀裘,都不敢接這個活,襲人不會補裘,一點也不奇怪。發著高熱病勢沈重的晴雯,才強撐病體,連夜織補到零晨四點。(應該還好吧! 這篇算短的。)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