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71455大學校長也瘋狂,鄭英耀鄭大校長今年第一怒很政治,第二怒純粹政治。

IMG20200715105613.jpg - 2020、7、14~17 花東4日遊

 

近半年,大約6點左右醒來,感覺還没睡飽,於是換個地方,躺沙發,開電視催眠,睡個回籠睡,成了生活日常。半夢半醒中,聽到中山大學校長怒了,突然驚醒,該怒的人没怒,這是什麼鬼? 這是鄭大校長今年第二怒,是在怒什麼? 電視報導:中山大學校長生氣了。李眉蓁論文抄襲風波持續延燒,鄭英耀鄭大校長給全校師生一封信,怒轟有些人不愛惜羽毛。是誰不愛惜羽毛? 誰是有些人? 有些人不愛惜羽毛,跟鄭大校長和鄭大校長治下的國立中山大學有何干係?

 

各位老師、同學與校友:

 

近來有關李眉蓁學位論文案以及衍生的風波,想必讓大家覺得十分氣憤與不平,氣憤於為什麼有些人不愛惜羽毛?不平於多數孜孜矻矻、腳踏實地完成學位論文的人遭受誤解與訕笑。這些事的確對本校聲譽造成傷害,但聲譽的維護不在於從不犯錯,而是犯錯之後的態度與行動,只要我們不迴避問題、按部就班確實改善缺失,以中山大學過去所奠基的能量以及師生校友於現在與未來的表現,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繼續獲得各界的肯定與支持。

 

媒體對於學校處理李眉蓁的學位論文涉及抄襲一案之效率多所批評,回應媒體或社會期待當然值得考量,但學術自主精神還是不能妥協,調查小組在法規授權範圍內獨立運作是基本原則,法規有不足或不合時宜之處學校將儘速依程序修正。以下是學校回應各界質疑與期許的說明,也寄給大家共勉。

 

校長  鄭英耀  敬上

 

聽起來,好像殺人犯很氣憤殺了人,殺人犯、被害者和善良百姓是站在一起的,殺人犯好像没罪一樣,搖身一變成了正義化身。不是中山大學師生讓大家氣憤不平,讓大家氣憤不平的是中山大學校務負責人。崇禎皇帝嘆曰:朕非亡國之君,諸臣實亡國之臣耳。崇禎臉皮比萬里長城的城牆還厚,是先有亡國之君,才有亡國之臣。親小人遠賢臣,屈殺抗清長城袁崇煥,浮雲遮月,亡國之路,是自己一步步走上去的。要先有通過接受抄襲論文的大學,才會有抄襲論文的學生,畢業證書是中山大學實實在在發出來的,中山大學自己一步步使中山大學文憑含金量不足。拿國家補助的國立中山大學,鄭大校長站在道德裁判置高點,怒了,生氣了。鄭大校長的臉皮比億載金城大門城牆還厚。

 

鄭英耀表示,一場高雄市長補選、一篇早期論文讓中山大學蒙羞,「我是非常的痛心」,有更多認真的師生,不能讓他們心血白費。

 

 

鄭大校長,讓中山大學蒙羞,不是一篇早期論文,是中山大學負責校務運作負責人。誰允許這篇抄襲論文過關,做賊喊捉賊,還非常痛心咧! 能讓認真學生心血白費的,是校方,老師、學生都是受害者。強調一場高雄巿長補選,一篇早期論文讓中山大學蒙羞,讓人不得不與政治連想。不該感謝這場選舉嗎? 才把貴校弊端、黑歷史突顯出來? 濫發在職專班文憑是台灣大學普遍現像,在助理生涯中,也曾幫主管寫過作業,而且是兩個助理同時一起幫忙寫。去上EMBA、在職專班,無非人生勝利組,不是老闆,就是中、高階主管。問他們都這麼有成就了,為何還在乎學歷? 他們不為學歷,只為擴大人脈。親友只不過做個小生意,也有私立大學主動招手,論文有人代寫,只要交錢就好。以為要交多少錢,只不過一學期五、六萬,學歷變得如此簾價。親友拒絶了,要這樣的文憑,對他無用,不值一毛錢。出生在大學還是窄門年代的五年級生,想起當年深夜苦讀,還不一定考上,不勝唏噓! 鄭大校長今年第一怒,怒的的也很莫名奇妙,很政治。

 

 

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21日受邀到國立中山大學演講,是應中山大學「當代台灣政治發展」課程教授陳世岳之邀演講,主題為「與青年對話,了解時事、關心未來」,吸引數十位學生聆聽。據了解,該演講為中山西灣學院博雅教育中心主辦。

校方得知該事件,第一時間強調純屬陳世岳個人行為,該課程原本目的是要讓同學瞭解台灣不同時代的政治發展及不同政治傾向的新政黨之理念,校方基於尊重老師個人教學自主,不會事先審查邀請講員的名單。

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於晚間9時許透過Email發出聲明強調,該活動已違背知識人的學術份際、濫用了社會授予大學的講學自由,深不以為然。

鄭英耀強調,在政治學相關課程中討論左右政治傾向與藍綠政治組織完全沒有問題,但邀請有恐嚇及組織犯罪前科且迄今仍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的人士來校分享政治願景,已逾越基本的學術倫理。身為校長,對此事痛心疾首,不能自己,也向所有同學致歉。

國民黨立委柯志恩曾經起底,鄭英耀曾擔任民進黨「新境界文教基金會」第九、第十屆的董事,和北農總經理吳音寧一樣,而董事長就是總統蔡英文。

 

第一時間切割,校方基於尊重老師個人教學自主,不會事先審查邀請講員的名單,這樣回答没什麼可議。鄭大校長說: 恐嚇及組織犯罪前科且迄今仍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的人士來校分享政治願景,已逾越基本的學術倫理迄今仍以暴力威脅國家安全的人士,那是犯罪進行式,我們一般小老百姓,不敢舉報白狼。身為國立大學校長,士大夫,要比一般人更高道德,鄭大校長不該舉報嗎? 只是不解白狼張安樂現在是如何暴力威脅國家安全? 有像香港反送中,打、砸、搶、殺嗎? 有製造像美國那樣最美麗的風景線嗎? 如此嚴厲指控,必須拿出證據,不能想當然耳,罪犯不是永遠都是罪犯。白狼以前有恐嚇組織犯罪前科,己接受國法制裁服刑,更生人也是合法百姓,為什麼不能到大學演講。之前不是有殺人犯法官嗎? 鄭大校長是不是忘了,台灣還有流氓教授,張安樂只不過到貴大學演講一次,有那麼嚴重嗎? 那裡逾越基本的學術倫理? 別說張安樂已不是罪犯,就是罪犯也可以受邀現身說法,警示後人。該痛心疾首的是全國2,300萬同胞,繳稅給這款國立大學校長,誤我子弟。鄭大校長,少點政治,多花一點心思在校務上,不要隨政治起舞,不要雙標,統的不可以,獨的暢行無阻。鄭大校長捫心自問,天、地、君、親、師,配與天、地、君、親同列、同尊嗎?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