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30929愛心家園烘焙坊-全國特優系列報導-3



本文摘自
--2009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第六屆計畫執行優良單位故事集
你是最重要的一份子

95年初,院長鄭紹可離開了新竹科學園區的公司,放棄科技業的高薪,也放棄股票的利潤,在機緣之下來到這裡服務,除了時時砥礪自己克盡心力,以身心障礙朋友的立場思考機構的服務理念外,也期望愛心家園的所有夥伴應著重於「二化」:人性化與個別化,與「四心」:誠心、熱心、同心及用心;因為人所應擁有的基本權利不應該在身心障礙朋友上打折扣。

鄭院長曾經在家園部落格中「給愛心家園障礙朋友的一封信」中撰文寫到,他 常和 老師分享,在園區裡的每一個成員,都要懂得彼此尊重。社會公益團體的經營並不容易,然而在政府多元計畫的支援下,愛心家園擁有更多的生力軍,回想第一次商談店家放置發票箱的尷尬;第一次帶身障朋友出遊手牽手的接觸,就在不知不覺中,大家都已經逐漸沈浸在社會服務工作的辛苦與歡愉裡。

冬天會走、春天會來,在觀音愛心家園裡,永不改變的是尊重和細心照顧的承諾,因為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最重要的一份子。
希望可以一直在這裡工作
高大身材,黝黑皮膚,帶著深鎖的雙眉、憂憂暗晦的眼眸、憔悴的神態,把花花(化名)曲線明顯的五官刻劃出了滄桑,也襯托出她的無助與無奈。這是花花第一次來家園面試時給人的印象。

在喪偶、大女兒又車禍身亡、家裡的積蓄很快用罄的情況下,家中尚有一名年幼的兒子嗷嗷待哺,而年邁的雙親也需要她的照顧。金融海嘯的浪潮吞噬了花花在建築工地的雜工職務,她像隻無頭蒼蠅般的到處找工作,只希望謀得一家的溫飽。好不容易有項適合的工作燃起一線的希望,可是卻又因為年齡不符與技能不符而被拒於門外,花花說她真的絕望了,不知道如何撐起這個家。

幸好有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的推行,經中壢就業服務站的媒合,鄭院長在了解其處境後便優先錄用了她。花花在觀音愛心家園烘焙坊與身心障礙學員們一起學習、一起工作,接受最基本的烘焙訓練,一點一滴的成長。

一份固定的工作與收入讓她解除了情緒與經濟壓力,花花很感性地說:「還好有這份工作,否則日子真不知該如何過下去。」她很感動地說:「在這裡工作很好,有薪水拿、又可以學到技術,還可以幫助身心障礙學生,希望可以一直在這裡工作下去。」

給人作愛心,就不要過分喊價
在社會上有大多數的公益團體都面臨到虧損的窘境,苦撐經營只為了給學員就業、社會適應的機會,因此都抱持著「縱然每年虧損,我們還是得撐下去!」的想法,每年絞盡腦汁的為庇護工場的盈虧奮戰,只是全國將近90間庇護工場,只有少數三、五家有微薄利潤,其他則是年損百萬,面對長期入不敷出的窘境,各個公益團體也不得不進一步思考未來的方向。

然而,鄭院長卻對自家烘焙美食坊的存在有著不同的想法,他說:「給人作愛心,就不要過分喊價。」美食坊是為了訓練身心障礙者的態度和能力而存在,不是能力弱的才能從事,他說:「因為這理念的獨特,讓社區其他非學員的身心障礙者也樂於加入。」

在經營部分,在大廚與多元進用夥伴們的努力下,開發出最受歡迎的黑森林巧克力蛋糕、提拉米蘇,還有芒果慕斯和牛奶慕斯等少見口味。為了順利打入市場,將市值500元的8吋蛋糕壓低售價,讓消費者只需花不到三折的價格,就可以享受一如五星級飯店主廚的美味蛋糕。就是這樣的好吃又便宜,讓烘培坊創造出年銷售額狂賣10萬個的絕佳成績,大家長說:「我們的蛋糕不算特別,但因為用心,所以出奇地美味,而且超值!」

觀音愛心家園把蛋糕價格定得很低,因為「不認同多點愛心,就要付比市面更高的價格。」院長表示:「有愛的人不應被『懲罰』,而且應該用平常心,讓大家發揮愛心;庇護工場的目的不在營利,也不在將收入回饋給愛心家園,而是讓身心障礙者適應社會,並被社會接納。」這也是烘焙美食坊經營有成的原因,可以說他們的策略與立基點非常的成功,讓觀音愛心家園成功地融入社區,讓社會對他們刮目相看!





愛心滿溢 幸福飄香

即使觀音愛心家園和社會上的許多庇護單位一樣,經營都十分困難;然而,在臺灣面臨50年來最大的莫拉克風災後,觀音愛心家園毅然決定義賣他們自己自製生產的800盒蛋黃酥、蛋糕,所得全數捐給「內政部賑災專戶」來協助災區,主動化小愛為大愛,真正做到「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表現。在這裡的身心障礙天使雖然沒有錢,但他們願意出力,為受災害的朋友們奉獻一份心力;因為他們相信,不論是人力、財力、物力或心力,只有愛能撫平創傷,希望大家將關懷付諸行動,讓滿溢的愛心能像剛出爐的美味蛋糕,幸福的飄香到臺灣的每一個角落。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愛心家園
公益連結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