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192252兩類區議員兩段奮鬥史

兩類區議員兩段奮鬥史


上月初區議會選舉之後,公眾的焦點放在種票事件、明年的超級區議會議席及政黨勢力此消彼長等。其實今次區選還跑出了多名默默耕耘的年輕人。 今期我們找來其中兩人,他們在截然不同的環境成長——自由黨的陳浩濂,父親是政府高官,家住半山多年,但要贏得千多名山頂區選民的票,還是靠打從大學年代 已培養出來的鍥而不捨的精神;民主黨的區諾軒,則在九龍灣屋邨長大,跑到鴨脷洲參選,走回他自小景仰的另一名區議員行過的路,不單靠民主口號拉票。撰文: 崔競文、李萌攝影:鄧宗弘、陳淑安

陳浩濂 做好3份工

要做好一份工已經殊不簡單,更何况是要同時做好3 份工?自由黨政治新星陳浩濂,本身是銀行高層,要接見的客戶絡繹不絕,勝出山頂區的區議會選舉後,正職以外,肩上又再多了區議員工作的重擔。另一方面,陳 浩濂的兩名女兒年紀尚幼,亦需要他的關懷及照料,要同時做好這3 份工,陳浩濂靠的是一份拼搏精神,以及家人的支持。

應付渣打大客擔子非輕

身為渣打銀行金融市場股票衍生及中介銷售部的董事總經理,陳浩濂的工作擔子一點也不輕,因為他要面對的都是一些來自亞洲區內的機構投資者,如銀行、證券商、 保險商及資產管理公司等,陳浩濂表示,要應付這些擁有雄厚背景的大客戶,少一點心思也不行。而為了實現少年時從政的夢想,陳浩濂又分身投身政界,早於 2009 年,他已加入自由黨,短短兩年內代表黨處理了200 多宗山頂區居民的投訴,於較早前舉行的山頂區區議會選舉上,陳浩濂更以685 票之差擊敗尋求連任、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未來的地區工作相信只會更加繁忙。

一直夢想從政加盟自由黨兩年

此外,與不少香 港人一樣,工作以外,陳浩濂亦要抽時間陪伴妻子及兩名女兒。一日總是只有24小時,陳浩濂怎樣兼顧呢? 「我在中環上班,可以趁午飯時間駕車前往山頂區處理居民的投訴,或跟政府部門的代表見面。」不過午飯時間有限,陳浩濂為免區議員的工作影響到銀行的工作, 唯有犧牲部分私人時間。陳浩濂說,山頂區區議員的工作主要是以文書為主,例如回覆區內居民的電郵,或者寫投訴信給政府部門,這些事情,他通常在下班回家、 陪過女兒後才開始動手做。深夜11、12 時開工,往往一做就做到凌晨2、3 時。到了周末,他又要額外再花時間跟政府部門的代表見面,跟進滅蚊、掃街等工作。

對於陳浩濂多做一份工,他的妻子也有微言,不過卻不是投訴 他陪伴家人的時間減少了,而是憂慮他的健康「她看我每晚工作到2、3 時,7 時又要起牀上班,也認為我的生活作息不太健康,站在妻子的立場,她當然希望看到一個健康而輕鬆的我,多過一個忙碌而緊張的我。」不過幸好的是,陳浩濂的太 太了解他一心從政的想法,並且相當支持他追尋理想,讓他可以了無後顧之憂,全心投入區議員的工作。

陳浩濂指出,他的太太於精神上向他提供了極大的支持,每 天下班回家後,陳浩濂都會跟他的太太分享工作點滴,而他的太太則會給予陳浩濂一些意見及支持。

每晚陪伴女兒深夜才辦公事

雖然妻子不埋怨,但兩名只有兩歲及三歲的女兒卻不能忽視。陳浩濂說,女兒年紀還小,正是最需要爸爸的時候,所以他跟妻子約法三章,每晚無論他有多忙,都一定會抽時間陪她們,說故事哄她們睡覺。而到星期六、日,他也會抽空帶她們去公園玩,陪她們滑滑梯、盪鞦韆。

已婚,育有兩女

美國密芝根大學經濟及心理學雙學士

1999 年返港,加入美林

2005 年任職貝爾斯登

2008 年加盟渣打

2009 年加入自由黨

山頂區區選以1505 票擊

敗只有820 票的陳淑莊

區諾軒受前輩感召

22 歲加入民主黨,24 歲當選南區區議員的區諾軒說,自己雖不是史上最年輕的區議員,但一定會力爭做最有創意的那一個。他的創意是要為「一潭死水」的區議會帶來波瀾,他的創意也是決不當連任3 屆的長青議員。

以歐玉霞作榜樣社工式服務街坊

訪問當天,區諾軒還是一身學生裝扮,在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系的教學樓裏與記者見面。作為碩士研究生,過去半年他每月獲得學院支付的13400 元助教薪資。不過,為了明年能以全職身分現身區議會,區諾軒已向學院辭去下半學期的助教職位。他說: 「街坊需要全職議員,况且區內有好多議題,即使全職都做不完。」區諾軒還極具憂患意識,笑稱不能保證哪一天「對手擺(空降)一個和我一樣的年輕人落區」,如非全職又怎能鞏固辛苦建立的地區根基?

留學日本一年見識議會力量

自2009 年加入民主黨以來,區諾軒已為南區利東邨7 棟樓的街坊服務整整兩年。他說,自己放棄學者路、投身政壇,是因為一個人和一次遠行。那個人,是在2007 年因癌症離世的民主黨觀塘區前區議員歐玉霞;那次遠行,則是大學期間作為交換生赴日一年的所見所聞。

談到自己的榜樣歐玉霞,區諾軒頓生親切感:

「我 爸爸和祖母曾經住在歐玉霞的辦事處樓上,我們屆屆都投票給她。」不過,他說自己之所以視歐玉霞為最敬佩的前輩,絕不僅僅是出於熟識。「我以前在九龍灣啟業 邨長大,她就是那一區的議員。我見過她如何做地區工作,她很講究一種社工式模式,凡是街坊求助全部都會跟得好貼,反而不會靠其他社區勢力,因此啟業邨所有 互助委員會都是不支持她的。但為什麽她還可以連任10 多年呢?就是因為她依靠的不是一些有頭有面的人,她依靠的是街坊。」前輩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在區諾軒心裏埋下服務地區的熱情。

任內倘做出成績盼進軍立法會

當然,熱情也曾令大學期間的區諾軒迷惘過,不過恰好其時他到了東京學藝大學交換學習。日本議會的強大撼動過他,因其不僅擁有財政自主權、政策決定權,還能真正善用權力為市民謀福祉,而香港卻將權力統統收歸行政部門。

提 到新氣象,外界一度擔心新生代區議員「改變議會」的想法過於理想,甚或「自戀」。被問及他的看法時,區諾軒直言不諱: 「這的確是比較理想的,但我覺得如果沒有人提(改變議會),大家就會一直理所當然地認為,現時的議會很正常。」可是,區諾軒的「理想」是有期限的。他給自 己定下兩屆8 年的服務期限,在這8 年裏,要親身試驗變化是否來自自己。若8 年後,自己未能替一潭死水找到出口,便證明現在的想法太過理想,「我不能期望20 多年都搞政治」。

區諾軒稱,屆時他會退出政壇重拾書本,回歸治學路。區諾軒說,會這樣考慮,也是給至今仍介懷他棄學從政的家人的一個保證。若他能證明堅持最終得到回報,他會進一步進軍立法會,繼續實踐他的理想。

24 歲,家中獨子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系榮譽學士,正攻讀碩士

2007 年任中大學生會內務秘書,組織學生運動

2007 年公民黨區選助選

2010 年任中大政治與行政系助教

南區利東區選舉以2148票擊敗2029 票的張少強

幸運背後也要有付出

不是在炫耀,陳浩濂表示,他暑期工的僱主是匯豐、法巴,1999 年畢業後第一份工的僱主是美林,當年美林全亞洲只請了一人,這人不消說就是陳浩濂。在金融界沒什麼人脈的他屢屢獲大行垂青,陳浩濂看來很受幸運之神眷顧,然而對於「幸運」二字,他卻有自己一套的看法。

做好準備機會來臨就能把握

「What is luck? Luck is when preparation meets opportunity.(什麼是幸運?幸運就是做足準備碰上機會。)」陳浩濂說,他的成功之道非常簡單,就是先做好準備,再積極爭取,當機會來臨時自然可以把握得到。

陳浩濂指出,當他還在美國念大學時,每年暑假之前的兩三個月,他都會寄五、六十封信去香港的金融機構求職,暑假返港後,他又會再寄一次信,並且主動致電這些金融機構的接待處,電話駁電話查詢暑期工的空缺。他兩份暑期工以及畢業後第一份工均是通過上述方法找到。

陳浩濂成功的背後,還因為他有一個好爸爸。他的爸爸陳兆安是路政署前助理署長,常常跟當時還是中學生的陳浩濂討論公共政策,在陳浩濂的心中播下將來從政的種子。

父常談政策播下從政種子

陳浩濂表示,他跟他爸爸的關係亦父亦友,最近還合養了一匹馬,名叫「朗天」, 「朗天」至今已出賽9 次,其中一次更取得冠軍。

以辛亥革命青年自勉

在區諾軒facebook 的個人主頁上,赫然印着一句「得知則生,不得則死。毋退步,毋中立,毋徘徊!」這句話出自百年前因袁世凱復辟,而在20歲毅然就義的鄒容。巧的是區諾軒與「革命軍中馬前卒」鄒容,在外貌上有神似之處。

區諾軒說,自己是在看電影《辛亥革命》時聽到鄒容講這句話的。「當時的這班年輕人也 是為了自己生活的社會籌謀出路,他們採取的方法就是推翻滿清, 他們講的( 理念) 是你不能中立。」反觀當下,區諾軒感慨道: 「周融被人炒,吳志森被人炒,都沒有人出聲。這樣下去,將來如果香港這個社會消亡了,那罪名就落在大家這些保持中立的人身上。」區諾軒更認為,年輕人尤其應該發聲, 「後生仔沒有歷史包袱、沒有既有框架。」

議員月入2 萬租舊樓住一樣快樂

區諾軒曾多次撰文向上一輩剖白八十後的心聲,澄清社會誤解。當被問及父輩對年輕人的了解是否及格時,區諾軒說: 「我給5 分(10 分滿分)。」追問之下,他笑說: 「如果我講2 分,那上一輩人又不鍾意,以為年輕人想推翻他們。所以我給5 分已經很畀面了,其實是畀面分。你理解我們出生,但你不理解我們是真真正正在思考香港的未來。」

當區議員後,區諾軒未來4 年將有逾2 萬元月入。他未有以置業為目標,反而他與女朋友已有協定,在市區租舊樓,一樣可以愉快地生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