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301611【試閱】終疆06:第二章

我挖了個坑埋五具軍人的屍首,特意埋在大樹的根部旁邊,還眼睜睜看著樹的根系伸過來捆住那些屍體,最後才把土蓋上。

雖然非異物的樹不吃人,但植物原本就是靠著腐化物的養分成長,所以我才刻意把屍體埋在樹下,就是希望大樹佔著這些屍體,不要被異物拖去吃,壯大異物的實力。

這些軍人若是不死,有人能成為強大的異能者嗎?

別想了!我深呼吸一口氣,比起這些軍人,我更相信疆域裡面會出現強大的異能者!

絕不能讓上官家把疆域的基地奪走,更要盡最大可能降低傷亡,只要有湛疆基地這個易守難攻的絕佳好地點,慢慢進攻蘭都,殺異物打結晶,擴大基地版圖,疆域一定能成為強者的搖籃!

「小容,幫我捆好這些槍械。」

我把五個兵的槍全收集起來,運氣還算不錯,裡面有兩把AK47,雖然沒有M4卡賓槍,但是以過往的運氣來看,能有兩把AK47,我就知足了。

揹起充當繩索的小容,我在森林裡快速穿梭,奔馳好一段距離才停下腳步,右手舉起來靠在唇邊,發出一陣奇怪的動物叫聲,小殺跟我說,這是貓頭鷹的叫聲,在森林中很常聽見。

八個人影默默從草叢站起來,我不慌不忙地解開小容牌繩索,然後將所有槍扔過去,還將兩把AK都丟給同一人,冰槍小隊隊長,溫家諾。

溫家諾這才回神,看了看那些槍的數量,讚嘆的問:「五個兵?」

我點點頭,說:「你們留兩把槍,其他的派人帶回基地。」

「我們就負責當搬運工啊?」陳彥青咕噥:「小宇你再厲害,也得給別人一個機會表現嘛!」

「現在還輪不到你們上場。」我搖頭說:「你們異能不行,雖然擅長用槍,但槍聲一響,引起大部隊的注意,我們就只能逃跑了,除非你們能不用槍偷襲就殲滅對方,並且讓他們連開槍和呼救的機會都沒有。」

溫家諾皺眉道:「如果目的只是殲滅,我們八個偷襲五個巡邏兵,還有點把握,但是要完全不讓對方開槍或者大喊,那就不敢保證了,對方也是兵,身手不會差到哪去。」

我也是這麼認為,所以只能自己來,有冰異能的輔助,再看準時機,就能達到完美的無聲殲滅!

「一切照計畫進行,你們只管埋伏在這裡,我先單獨去狙殺那些巡邏隊,直到對方察覺不對,或者我失手讓人發出動靜,到那時,我會把最後一波人引過來,你們遠遠地掃射完一波就跑,不要管我,也不要戀戰!」

聞言,溫家諾的眼神有些複雜。

一旁,薛喜插嘴道:「真的要不管你,我們就算成功逃回基地,也會被團長宰掉吧!」

腳下一個滑動,我像是瞬間挪移到薛喜身旁,靠在他耳邊說:「賽跑讓你一分鐘都不算我吃虧,到時先回到基地的人可不見得是你。」

薛喜差點滴下冷汗,但天氣冷,身邊又是個冰異能者,這汗沒滴下來就在臉側結成冰,這讓他死命點頭,最後乾脆躲到薛歡背後,一副可憐兮兮不敢說話的樣子,也不知是演技還是個性本就如此不著調。

看看薛歡習以為常的冷臉,我覺得不著調的可能性高達九成九!

陳彥青忍不住說:「如果你有危險,我們真的不能看狀況回頭幫你嗎?」

聽到這話,我瞄了溫家諾一眼,對方皺著眉,似乎也有同樣的問題,這讓人心頭暖和不少,這夥兵真沒想著拋下我不管。

離開基地之前,我對溫家諾等軍人其實還是有很大疑慮,他們是軍人,而上官家那群也是兵,誰知道溫家諾會不會覺得上官家更有前途,可以讓他管更多兵呢?

早在出發之前,我就對眾人提出質疑,免得打到一半有人叛變,那對疆域可就真會是致命的打擊!

當時,溫家諾的回應,確實讓我決定信他一次……

***

泰文只帶張靖一人過來集會,溫家諾則領來全體冰槍小隊成員。

一看見我,溫家諾無奈的說:「你可終於回來了,再不回來,凱恩的臉都要從白人變黑人了。」

陳彥青湊上來說:「不過他說你就是這副德性,哪天若肯乖乖待在家,肯定是被穿越了!」

「……」可不就是被穿越了嗎?

我朝凱恩瞥了一眼,讓他盡快進入正題,沒時間再蹉跎。

「我們有大麻煩了。」

凱恩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就連上官家軍隊的武裝狀況都沒有隱瞞,絲毫沒有騙人家上戰場的意思。

這期間,我仔細觀察泰文和溫家諾,到目前為止,他們的表現還算值得信賴,若是正常狀況下,我方會選擇慢慢磨合,不管是信賴或者戰鬥默契,都需要時間累積。

一旦這些人在疆域待久了,成為元老級人物,背叛的機率就會下降很多,畢竟他們去別的地方中途才加入,又要重新開始累積信任度,根本不會比留在疆域的待遇來得好。

但如今已經沒有時間了!

泰文的臉色十分不好看,皺眉思考,一時間沒有回應,張靖一臉忐忑不安,但他不時看看泰文的臉色,顯然唯對方馬首是瞻。

「這仗打不贏。」溫家諾則平靜地說:「實力相差太懸殊,或許我們該讓出這裡,另找地方建立基地。」

「不能讓!」凱恩冷哼一聲,道:「讓一次就會讓第二次,上官家佔了我們基地,圖的是整個蘭都,我們一次兩次的讓了,乾脆不要待在大都市,找個村子當個村長算啦!」

溫家諾抓頭說:「能不讓,我也不想讓,基地的位置很好,易守難攻,這地方很難得,但是這仗真的打不贏。」

小殺搖頭說:「不用打贏,拖到團長回來就好,只拖三天。」

溫家諾點頭表示知道了,但表情很微妙,他似乎覺得不可能,但又不想再次出言否定滅自家的威風。

凱恩看向另一夥人,泰文和張靖。

泰文坦然的說:「只要有守住的可能性,我們就會幫忙,我們這邊都是普通人,上官家有那麼多專業軍人,不會太重視我們,對我們來說,待在疆域比那邊來得好多了。」

說到這,他話鋒一轉,厲道:「但若如溫隊長說的,根本守不住,希望你們不要硬抗,我們用盡心力,途中犧牲許多人,才終於從蘭都逃出來,不想死在注定要輸的戰役上!」

凱恩摸摸鼻子,雖然知道不能輸,但也似乎不知該怎麼贏,眼尾甚至朝我瞄了一下。

我朝他一個點頭,他領會了,不再只是偷瞄,大剌剌看著我。

這舉動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紛紛跟著看過來,卻滿是不解的神色,不明白為什麼凱恩看向我。

「不會輸!」我冷靜的說:「今晚,我會先一步出去拖延時間,但在出基地之前,我想確定你們願意和疆域並肩作戰!」

泰文一怔,狐疑地說:「你出去拖延?你又能做什麼事情來拖延時間?」

我平靜地看向泰文和張靖,緩緩朝兩人走過去,一步兩步三步,過程中漸漸凝聚體內的能量,泰文的表情明顯一變,張靖則有些惶然不安,但反應卻不像泰文這麼明顯。

我猜得果然沒錯,泰文的異能比張靖強,所以他能感覺到我聚集的能量,張靖卻只是感覺到不安。

想當初,關薇君把結晶都讓給這傢伙,這個泰文的異能總不會是個沒用的異能吧?說不定是個出乎意料的大助力!

寒氣大盛,周圍的氣溫降到冰點以下,泰文整張臉發白,張靖冷得全身發抖,兩人想逃卻又被冰能威壓震得不敢動彈。

見威嚇得差不多了,我踏下最後一步,冰寒之氣爆發出來,將整間大屋結成白霜殿堂,地面、牆面甚至是玻璃窗都被冰晶覆蓋,連大屋外牆面都布滿尖刺,如果圍牆真的被攻破,大屋本身也是一座可以抵禦的城堡。

這一招讓我耗盡所有體內能量,但不要緊,口袋中有許多結晶,來自於大哥和靳鳳。

泰文和張靖根本不敢動,他們所在的地面冒出許多冰刺,將兩人完全包圍住,無數尖刺指向他們兩人,動作大一點都可能被刺出許多洞洞。

兩人都用驚懼的神情看著我。

溫家諾等人早已見識過冰封場景,但他們的臉色還是有點白,望著我的眼神帶著敬畏,甚至比之前更加戒慎,大約是吃了點結晶,比以前更能夠察覺我的能量高低。

凱恩舉手燃著一把火,是屋內唯一溫暖點的地方,雲茜很上道的拉著我家君君靠在那把火旁邊,更遠一點的長桌上,正忙活著畫圖的叔叔嬸嬸周圍也有把火,凱恩這傢伙看著大剌剌,真做起事來卻頗細心。

我一揮手,滅掉阻隔在我與泰文之間的冰刺,上前一步與他面對面。

「現在能告訴我,你的異能是什麼了嗎?」

泰文瞪著我,眼神滿是不敢置信,張了嘴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哈,他被你嚇到都不敢說話啦!」凱恩露著大白牙,舉起大拇指說:「見識到了吧,書宇可是我們疆域第一高手!團長都沒打贏過自家弟弟!」

張靖驚呼:「怎麼可能?『那個團長』耶,他真的打不贏?」

壓根就沒打過!怎麼贏?

我冷哼一聲沒說話,保持住高手風範,日後打不打得贏大哥是不知道,現在就要當作自己已經贏了!

泰文呼出長長一口氣,說:「真難想像原來你才是疆域的首腦。」

呃,這位泰文同學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疆域是我家大哥的傭兵團沒有錯啊,我別說首腦,放在末世前,就連成員都不算,只是一枚家屬而已!

凱恩、雲茜和鄭行的表情都略怪異,但他們竟沒有開口反駁,我只好自己開口澄清:「我大哥才是傭兵團長。」

泰文微微一笑,說:「團長和首腦並不衝突。」

我抽了抽嘴角,懶得理會這個不知在腦補哪齣大戲的傢伙。

「到底說不說異能是什麼?」

泰文點點頭,老實交代:「我的異能是……」

我聽得眼睛都瞪圓了,簡直是打瞌睡有人送枕頭,這異能──絕了!

誰說疆家運氣差!一定不是我!

聽完泰文的異能,我還真有幾分把握守住湛疆基地,如此一來,那個傢伙倒是好解決了,我斜眼看向溫家諾,一句「現在,你打還是不打」就拋過去。

溫家諾竟直接行了個軍禮。

「冰槍小隊隊長溫家諾今晚隨副隊長出征!」

我一怔。

陳彥青連忙補上:「我也去!」

其他小隊成員竟跟著說:「去去去!」

楊熙的雙眼都放光了,直說:「一定要去見識副隊長的威風!」

薛喜更是高喊:「跟隨副隊長大殺四方!」

他家不可愛的妹子薛歡用一種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雙胞哥哥。

我幽幽地感覺到,自己的冰槍小隊隊員說不定是疆域天兵團中的超級天兵隊。

***

回過神來,眼前的冰槍小隊看著不像是天兵隊,倒是一個個氣勢十足的專業軍人,堅定的神色還帶著一抹對我的擔憂,真是令人再滿意不過了。

「除非我看起來就要掛掉了,不然你們別管我,快跑就是了。」

我不敢把話說死,如果自己到時真的需要幫助呢?

或許射幾發子彈就能讓我逃過一劫,但他們若因為命令而不敢回頭幫,那我不白死了嗎──呸呸呸!說這什麼不吉利的話,我這輩子可是要當冰皇的!

說完,不知是否錯覺,溫家諾的笑容看起來更順眼了。

「放心吧。」溫家諾掛保證說:「我們不會礙你的事,真到要緊時刻也不會拋下你,相信我的判斷!」

我點頭,倒是真信的,光看這夥人肯在人數武裝相差懸殊之下,還跟著出來夜襲,就知道他們不會拋下我不管。

尤其溫家諾每每看著我,總閃過愧疚不忍的神色,那表情彷彿看見童工被慘無人道地逼著日夜工作似的!

度過這次危機後,我真要好好了解自家小隊的人,有能力又有忠心,這種小隊不好好把握住,那我肯定會從天兵晉升到天將級別!

溫家諾挑著槍,一邊挑一邊解說:「這次的槍都留下來,等你再拿幾次槍回來後,讓阿青一次把槍拿回去,他有空間,加上我們現在的力氣都大,他一個人就能帶所有的槍回去,這樣就可以留下七個人,還有足夠的火力來做最後一波攻擊。」

出門之前,溫家諾聽完我的計畫後,雖然表情複雜,一張「看見童工」臉又擺上了,但他仍舊做好最佳安排,連把大槍都沒有要求帶上,只讓隊員們補充子彈,帶著幾把可憐的小手槍就出門了。

照他說的,槍搶別人的就好!

我點了點頭,把握時間,立刻離開去再次獵殺,就算一個人能夠殺的數目有限,但光是巡邏隊接二連三消失,這點就可以讓他們對這座森林有所顧忌,拖慢行軍的速度,甚至希望可以造成人心惶惶的效果。

接下來,我接連出去三趟,第一和第二趟都遇見五人巡邏小隊,用上幾乎和剛才相同的手法將他們殲滅埋屍拿走武器。

接下來,連續兩次都是六人隊伍,第一次因為沒把握而沒有動手,希望可以遇上五人隊。

第二次再遇見的時候,我明白自己沒有選擇的餘地,果斷出手──

我整個人坐靠著樹,只有滿地屍體相伴,喔不,還有隻小容,他斷了一根主枝條,對照人的肢體,大約是右手吧,可憐兮兮地抱著斷掉的右手磨蹭。

呵!我笑了笑,丟幾塊結晶過去,這棵小樹頓時連右手都不要了,一個彈跳接住結晶,迫不及待就朝樹身中央的洞丟,就像用嘴巴吃了結晶似的。

這棵小樹越長越像個人,四肢皆備,樹身中央甚至有三個洞,活像人的雙眼和嘴巴。

想當初,小容搞錯進化方向,整棵樹長得跟大樓一樣高,等到小鎮的異物被吃光或者跑掉,他又大得動不了,只能整株枯死,化出小枝枒求生。

現在或許是看我的型態不錯,正在模仿人型成長吧?

這樣倒是不錯,至少行動力好了許多,進化到後來,搞不好會出現一支樹人種族?

小容生出一堆小小容,滿地都是圓滾的小樹,讓人想想就覺得樂。

至於樹人族會不會造成人類的威脅,呵呵,滿世界都是新種族,有多這麼一支嗎?

胡思亂想之際,時間也差不多了。

剛才打完六人隊伍後,我吃下一些結晶,坐下來消化那些結晶補充體力和異能,補的大多是異能,結晶對於體力的效果並沒有多好。

算一算,離溫家諾預估的時間沒有多久了。

再過一陣子,大部隊就會發現有巡邏隊到時間點還沒回去覆命,根據溫家諾對軍隊的了解,他認為對方的人數足夠多,巡邏隊失蹤後應該不會按兵不動,反而會派出更多人來地毯式搜尋,避免營地附近有危險,但人數不會多到上百,最有可能是落在四、五十人上下,這樣的武裝人數足夠應付大多數異物。

五十個人剛剛好,再多一點,我要逃跑的困難度太高,再少一點,就算全收拾掉也對基地守衛戰沒有幫助。

前面已經收拾掉二十來個兵,接下來若能把那五十人也一口氣解決掉,這人數對四百部隊來說也是狠咬下一大塊肉,不但夠疼,還能大大打擊對方的士氣。

我埋葬六具屍體,心頭略有不適,殺人這種事,似乎永遠都不能習慣。

再加上自己又是穿越重生這樣的身分,深怕一個錯手把未來的強者扼殺在末世初期,讓人類的處境更加堪憂。

我抿緊唇,這次過後,第一要務就是建設基地,讓人看了就不敢輕易攻打,免得又被逼得不得不殺人自保,讓自己心頭不舒服。

「小容,你把槍帶回去,然後跟著陳彥青送槍回基地,不用再過來了。」

目送小容拖著一堆槍往正確方向前進──其實更像是一堆槍自己長腳跑了,我這才轉身朝目的地前進,敵方的大本營。

雖然,計劃中要收拾的對象只是出來搜索的五十人,但這不妨礙我先潛入到營地周圍去探看看有沒有機會幹掉某個傢伙──吳耀錦!

我快速急奔,其實離營地沒有多遠了,現在又已經不怕曝露行蹤,不過幾分鐘後就抵達上官家紮營的地方,躲進上次小殺選的藏身位置,默默觀察起營地狀況。

密密麻麻的帳篷看起來都差不多,加上距離又太近,潛入當真困難,我皺起眉頭,雖然剛才不是沒想到利用敵軍制服潛入,但馬上就想起自己的臉來,太年輕又太好看,一整個突兀到不行,這能騙得過誰啊!

看來只能無功而返,雖然給冰皇報仇很重要,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保住基地,護住疆家所有人,相信冰皇也會同意我的選擇。

正想轉身離開時,眼尾卻瞄見一襲白大衣從某個帳篷走出來,我立刻定住不走,從腰後拔槍出來瞄準那傢伙。

這時,帳棚卻又走出另一個人,他身著湖藍立領長袖衫,衣服十分硬挺,襯得身形英挺,但那衣料薄得絕對不適合天寒地凍的天氣,衣服的左胸上還有分子研究所的標誌,而且他的臉上居然還戴著一張面具!

那張面具看著竟有點眼熟,跟我現在戴的這張竟有幾分相似,只是他的面具雖也泛著藍色光芒,卻是金屬質感,不是用冰做成的。

一看見湖藍立領人,我眼中完全沒有吳耀錦了,整個世界變得灰色不起眼,只有那人的湖藍色是如此刺目。

那個人,很危險!

彷彿是為了驗證我的想法,湖藍立領人轉過頭來,面對的正是我的方向,我完全不敢有僥倖的心理,那人就是發覺有人隱藏在這裡了,絕不是巧合!

太陽穴傳來陣陣刺痛,強烈的危機感襲來,我想跑,但是不知道對方有什麼異能的狀況下,轉身背對那個人不是一個明智的舉動。

他看著我,勾了勾嘴角,隨後卻轉頭對不明就裡的吳耀錦說:「該走了,交易已結束,這裡的事情已與我們無關。」

雖然他說話的對象是吳耀錦,但無疑的,對方是說給我聽的。

這話倒是還算可信,上輩子,分子研究所就是只售賣東西,從不牽涉進各大勢力的紛爭之中。

原來,分子研究所這麼早就開始販售物品了嗎?

果真就如冰皇所說的,他們很不對勁,末日才半年,世界亂糟糟毫無秩序,遠距離通訊在黑霧過後幾乎全都失靈,連國家機器都不得不停擺,反觀分子研究所不但搞出異物研究實驗室,還在半年內開始做生意了?

一直到末世十年,我都沒聽說分子研究所做過什麼賣東西以外的事情,明明連異物研究這種事情都在末世開頭就弄出來了,他們真有可能什麼事都沒做?

該不會十年後的大異變就是他們搞出來的──等等,大異變?

我皺眉,突然不明白為什麼會冒出這個詞來。

自己是被夏震谷推進異物堆死的,那個時候,異物潮來襲是常有的事,稱不上大異變,只是那一次的規模特別大,還有從未聽過的巨大噪音,震耳欲聾,好像整個世界都在響空襲警報。

一整群未曾見過的蟲型異物,鋪天蓋地,所有人都在逃竄,沒有人想到反抗……但這是為什麼呢?當時的人們應該已經習慣跟異物作戰,不至於沒有人升得起一戰之心,難道是因為數量太驚人?

突來一陣能量波動近在呎尺,我嚇得彈開來,險險抓住一根樹幹才沒掉下去。

我立刻朝藍色立領人所在的位置看過去,他勾了勾嘴角,轉身跟吳耀錦走了。

見他沒有再次攻擊的意思,我這才鬆了口氣,朝剛才能量波動的地方一看,樹身中間有一個洞,看起來竟有種說不出的古怪。

我忍不住貼近一看,那是一個立體的正圓,彷彿原本樹中央卡著一顆球,而這球消失了,留下一個球型洞在樹的中心。

但這怎麼可能?什麼樣的能力才能造出這樣的球型洞來?根本不可能從外部破壞……

伸出手去摸那個球型洞,感覺到對方殘存的能量,太陽穴的刺痛更強烈了,那個人確實比我強。

只能慶幸剛才來不及對吳耀錦開槍,否則不管他死不死,我倒是死定了。

雖然分子研究所不參與勢力鬥爭,但若有人敢搶他們的東西或殺他們的人,那通通都會死得非常難看。

如果分子研究所沒有睥睨眾人的實力,光是做出可以運用結晶能量的武器來,他們恐怕就會被人一口吞掉,我竟以為重生就比人家有優勢,可以趁著他們還沒壯大的時候先滅掉,果真是太天真!

想清楚事不可為後,我只能離開,瘋狂滑行到一開始那支巡邏隊的位置,一身能量無法控制的劇烈波動,沿途的樹畏縮著枝幹,對我很是畏懼,若不是不夠強,還沒法拔出根系逃跑,恐怕這裡會變成一片空地而不是樹林。

見狀,我努力壓抑情緒平息波動,要不然以這樣強烈的能量波動,就連一般人都會感到不安,更別提敏銳的軍人。

平復心緒後,我躲到樹上葉子最為茂密的地方,巡邏隊幾乎是同時間出現在不遠處,人數不少,就算沒有五十也有四十個,溫家諾的預估頗準確。

本想靜靜地待他們走過去,從後面突襲先殺死幾個,但他們警戒心很高,押後的人幾乎是倒退在走,這從前面或者後面突襲都沒有多大區別,既然如此,我當然是遠遠地射幾槍,然後速速地逃給他們追。

頭幾槍殺死人的機率高,我沒選最前方的軍人,而是看準中間的那幾個,如果沒猜錯的話,他們之中肯定有一個是帶隊的。

子彈呼嘯而出,兩人中槍倒地,一個倒下就沒了聲息,另一個被打中肩頭,坐倒後整個人被同袍往後拖。

瞄準射完這幾槍後,我開始不管不顧地朝最前排的人射擊,打空整個彈匣後轉身就跑。

這時,對方反應過來開始瘋狂掃射,剛才只是因為還弄不清敵人正確方位沒瞄準好,這才讓我有機會打空彈匣射倒他們的前排,但他們沒多久就發現我在哪,子彈全都射過來。

丟開空槍,我轉身飛快的滑行逃亡,但滑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子彈,只能在身後化出冰盾來抵擋,盾面成圓弧狀,讓子彈非常容易滑開,如此一來,冰盾才不容易被擊破。

這等有用的知識仍舊是叔叔的功勞,本來只是請他和嬸嬸設計一套實用點的鎧甲,方便我有防禦力的同時又不會影響活動,沒想到給來的建議一個比一個有用,知識果真是力量!

但以我此時的能力,臨時化出的冰盾再有知識也擋不住重火力掃射,幸好破了一個盾還有千千萬萬個盾,我總共在身後套上三層盾,只要破了一個就馬上補,能量像是流水般潑出去,但總算不會被射成馬蜂窩。

只要拉開一點距離,我就立刻回身射冰刀,一次只能射一把,因為這是壓縮過的冰刀,極薄且鋒利無比,哪怕是部隊裝甲都難以擋下,只要插進人體就會造成周圍結凍,如果射中腦袋或者胸口,幾乎就是個死字,畢竟沒人可以在大腦或心臟肺臟結凍的情況下活著。

對方無人可以抵擋冰刀,不管射中哪個部位都能讓他們失去行動能力,顯然上官家並沒有發展異能,能量都極低,看來他們和分子研究所的牽扯確實不深,否則不會連異能都沒有。

再一次回頭射出冰刀,一個兵倒下,他背後的人露出來,手持一把巨大的銀色金屬槍械,造型和子彈槍相去甚遠,宛如科幻片中的未來槍械,沒有彈匣也沒有擊錘,取而代之的是金屬能量管和數條輸送細管。

我瞪大眼,瞬間下腰,一道能量轟過來,三層冰盾全破成冰屑,若是沒閃開,這下子肯定得重傷,然後被一堆兵包圍,射過來的子彈多得能將我轟成書君都認不出來的東西!

分子研究所的晶能槍!

踏馬滴,分子研究所肯定有人知道末世會到來!

末世才半年,就連上官家這種有軍政背景的土豪都還沒用結晶練出強大異能來,分子研究所竟連晶能槍都搞出來了?

若是他們不知情,我就把那支晶能槍吞掉!

狼狽地直起腰,我再不敢托大,認真的逃亡,全力防禦,足足放出五層盾,但對方似乎知道我忌憚那支槍,不斷射擊。

可惜,這種能量型槍械的威力強歸強,射擊的速度卻完全比不過子彈,再加上我能夠感覺到能量來襲,倒是不容易被擊中,只是不小心被打中一次就會毀滅五層盾牌,若是來不及補上盾牌,子彈又來襲的話──幸好身上還有一層冰鎧!

偶爾被子彈擦過一些沒有防護的地方,但都只是不礙事的小傷口,不會影響到我的行動,再次感謝叔叔的知識力量!

這時,我卻突然感覺兩波能量同時來襲,頓時臉色都變了,這莫非是第二把晶能槍?

事已至此,我不得不閃進樹林中,原本為了讓溫家諾他們的掃射有最大效益,我特地走在沒有樹的大馬路上,讓背後的追兵也必須跟著走大馬路,因此沒有屏蔽物可以讓我躲藏,只能靠閃躲、冰盾加冰鎧硬扛下來。

現在出現第兩把晶能槍,實在扛不住了,我只能提前閃進森林,可惜這一整個晚上的佈局,最後的掃射效益恐怕至少得折半。

我這輩子一定和分子研究所犯沖!

有樹木的遮擋,我的壓力減低許多,然而對方卻因為不斷用晶能槍轟中樹,終於激怒這片森林。

子彈射中樹,樹還能看在對方人多勢眾而忍下來,反正他們身上多幾個洞也沒事,只要不瘋狂掃射,樹都能忍了!

然而用晶能槍射擊就不能忍,一轟就爛了,這再忍下去就要變爛木頭啦!

他們被樹木攻擊,不得不分神去抵禦,幸虧有晶能槍的幫助,仍舊游刃有餘,否則這些兵若因此撤退,那我這一晚的布置就真的白費功夫了。

眼看與溫家諾約定的地點快到了,在一道能量波襲來的時候,我轉身用冰刀射倒一個兵,這道能量波瞬間擊破五層冰盾,幾顆子彈趁隙擦過我的腿部,褲子立刻被鮮血染紅一大片。

我拖著傷腿無力地靠在樹邊,化出冰盾抵擋,再次被擊破,然後不斷重複這個過程……

他們漸漸包圍逼近,拼命轟炸,簡直把我當作恐怖的大怪物──說不定他們真覺得我是異物,壓根就不是人,哪個人類可以被這麼多支槍掃射還不死?

我半跪在地,一再化出冰盾抵禦源源不絕的彈藥,對方越靠越近,始終不敢輕忽大意,子彈就沒停過哪怕一秒鐘。

終於,那些軍人離我不到十公尺,最前頭的是兩把晶能槍,距離只剩這麼一點,說不定真能穿過五層冰盾,直接轟殺盾後的我……

回應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