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01835【試閱】殤九歌─幻.虛.真02學徒

「姜子牙,這裡這裡!」

姜子牙剛停好車就看見林芝香從樹下衝過來,他反射性看向手錶,還差十幾分鐘才七點,確定自己沒有遲到。

林芝香衝到姜子牙面前,臉上的笑容大得都快裂開了。

「這麼熱,你怎麼還待在外面不先進去?」

姜子牙還是第一次看見林芝香穿裙子,綁著高馬尾,整個人看得出是精心打扮過的,但卻滿頭滿臉的汗水,髮絲都貼在臉上了,看著有些狼狽,幸好對方沒有化妝,否則這臉得土石流了吧!

「我在等路揚,他還沒有到。」

沒等到「剔」來鎮壓自己的煞氣,所以不敢進去嗎?姜子牙想到自己扯的謊,心下嘆氣,還是快點解決林芝香自己詛咒自己的問題吧,不然看著也是可憐。

林芝香連連看向停車場門口,說:「不然你先進去好了,我哥他們已經在餐廳包廂等了。」

「我陪妳等。」姜子牙搖頭,哪能讓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傻站。

過了快二十分鐘,就算是站在樹蔭下,姜子牙覺得自己脫下外衣能擰出一杯水來,但不敢抱怨,之前他也讓路揚等過半小時呢,雖然那時天沒這麼熱。

只是看林芝香越來越緊張,他果斷打電話,幸好沒響幾聲就接通了。

「喂!路揚你人在哪?」

SHIT,已經七點了嗎?」

「都過十多分囉。」

「等我一下,快到了,再過幾個紅綠燈吧?都是胡立燦,幫他解決案件後又逼著我再挑一樁解決,不挑就讓方達抱著我大腿不給走……」

「廢話少說,你快來就好。」姜子牙掛斷電話,讓路揚可以繼續騎車,扭頭說:「別擔心,他會來,讓你哥他們先吃吧。」

林芝香卻沒在聽他說話,突然連連後退,神色慌張地看著某處,姜子牙連忙跟著看過去。

「芝香!妳人都到了,怎麼不進來?」面帶笑容的男人快步走過來,腿略跛,但只有後來走快的時候比較明顯,剛開始慢慢走倒是看不出來。

「別、別過來!」林芝香尖叫,活像被性騷擾,惹得附近的人都看過來了。

那男人慢慢停下腳步,笑意僵在臉上,不知所措。

姜子牙把手放到林芝香的肩膀上,說:「沒事,我幫妳擋擋煞氣,傷不了妳哥的。」

林芝香先是眼睛一亮,隨後又懷疑的問:「真的有用嗎?你之前不是說要用剔才能擋我的煞氣?」

別說男人沒用啊!姜子牙開啟管庭忽悠人模式,斬釘截鐵的說:「我可是路揚的搭檔,怎麼可能沒用,雖然我擋煞氣的能力或許不如剔那把斬妖無數的古劍,但現在只是擋一下而已,很簡單啦!」

姜子牙看林芝香雖信了大半,但眼中似乎還是有疑慮,他立刻補充:「但妳不能碰到妳哥,直接碰觸可能有危險,我不一定擋得了。」

林芝香立刻回答:「好!我離他三步遠,伸手都摸不到!」

成功騙過!姜子牙心下鬆口氣,幸好最近跟管庭交流得多,跟著他學很多說謊……說話方式!

林芝香高喊:「哥,你可以過來啦,要離我三步遠,別碰到我啊!」

姜子牙看著周圍的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過來,但林芝香完全不在意,許久未見的親人就在眼前,其他人壓根不重要。

「好!」男人緩緩走過來,還沒到三步遠,林芝香就在喊停,他不滿的又走兩步,才停下來輕罵:「三步哪有這麼遠,瞎緊張!」

林芝香又委屈又高興,上下打量著哥哥,似乎過得不錯,沒有哪邊又受傷,但目光一掃到跛了的那隻腳,淚花又忍不住在眼裡打轉。

看著唯一的妹子,男人也久久說不出話來,但旁邊還站著一個大活人,這可是對妹妹來說很重要的大活人,他只能收起所有感傷,振作起來打招呼。

「這位是路揚先生嗎?」

姜子牙立刻自我介紹:「你好,我是姜子牙,路揚等等就到,他不是故意遲到的,就是突發事件多。」

「沒事沒事!」男人連忙表示不在意,「我叫林立翔,不嫌棄的話就叫我林哥吧,芝香多虧你們照顧了。」

「哪裡,其實也沒照顧什麼……」

兩人客套話都沒說完,一台重機車幾乎速度未減的衝進停車場,一個轉彎煞停,漂亮地停進旁邊的格子。

路揚摘下安全帽,呼出一口熱氣來。

「這天氣真是熱死人了,要不是停車位難找,真想開車吹冷氣。」

「路揚!」林芝香驚呼,著急的問:「你的剔帶來嗎?」

路揚朝旁邊一指,說:「帶什麼啊,一直都跟著我呢!」

姜子牙無言,喂喂,那裡什麼都沒有好嗎!

林芝香雙眼一亮,緊張的問:「那、那我現在可以靠近我哥了嗎?」

路揚放好安全帽,理所當然地說:「當然啊,抱上去都沒問題。」

林芝香還來不及做出反應,林立翔已經三步併作兩步衝上來,狠狠抱住妹妹。

姜子牙再次慶幸林芝香不是個會化妝的女孩子,這哭得,臉都糊了。

***

酒足飯飽後,林芝香催促著哥哥一家先走,不要留太久,她還是很擔心,深怕自己會影響到兩個可愛的小姪子。

真的,太可愛了,兩個小傢伙一直「姨姨」、「姨姨」的喊,林芝香覺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如果她的煞氣會傷到這兩個孩子,還不如立刻死掉算了!

林芝香厚著臉皮哀求路揚和姜子牙再陪她一會兒,至少等哥哥一家平安到家。

路揚倒是無所謂,反正他非常想消極怠工,一下午跑了兩樁案件,還被抱大腿硬塞第三樁的辛酸誰人知唷!

乾脆再點幾份甜品來慰勞自己,路揚從不怕熱量過高,到處奔波追妖補鬼,想胖都胖不起來。

「妳嫂嫂看起來挺喜歡妳的。」

姜子牙挺佩服,就連林芝香的親戚都逃得遠遠的,倒是這個嫂嫂卻待她很和氣,任由兩小孩在林芝香身邊蹭來蹭去,這是真的毫無芥蒂,完全不在乎林芝香那個天煞孤星的名號。

想起嫂嫂,林芝香也是滿臉笑容。

「嫂嫂不相信這種事,她覺得天煞孤星就像以前歐洲燒女巫的說法,都是把災禍怪罪在無辜女人身上,她很不服氣,認為我家的事就是不走運而已,還有別的家庭遭遇更慘,難道都是有天煞孤星嗎?」

路揚點頭說:「這觀念很好,真的沒有天煞孤星。」

林芝香欲言又止,最後氣餒的說:「我會努力說服自己不是。」

姜子牙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反正有我們在,妳可以常常跟哥哥見面,就連小姪子都看過了,之後就慢慢來吧。」

「好!」提到兩個小姪子,林芝香立刻振奮了。

解決完林芝香的事,姜子牙回頭就問:「路揚,你剛剛說胡隊長塞了什麼案件給你?」

閒著也是閒著,姜子牙決定來看看自己有沒有能幫上忙的地方,下午為了去書店幫忙,他沒有跟著路揚去解決案子,現在這樁案子可不能再錯過了。

「胡立燦給的案子是刑事案件,有『厲鬼』作祟,我不想帶你去。」

路揚實話實說,就怕厲鬼讓姜子牙一看,呵,升級版厲鬼誕生,雖然剔還是照砍不誤,但能簡單解決的事情就別複雜化吧。

姜子牙「喔」了一聲,沒敢爭取要跟著去。

路揚拿出一份案件資料夾,扔在桌上說:「這個或許你可以幫上忙,頂星旅店鬧鬼,我看過資料也沒發現什麼問題,乾脆留著等你去看,這個案子的酬勞蠻多的,要是你能找出問題,可以賺不少喔。」

說完,他繼續吃第二個奶酪和第三個提拉米蘇。

姜子牙拿起資料夾,首先就看那一疊照片,免得自己被文字引導,從照片中看出原本沒有的東西,那就是幫倒忙了。

林芝香湊上來跟著看,問:「我也能幫忙嗎?」

姜子牙驚訝道:「妳想幫忙?可是會撞『鬼』喔,妳不怕嗎?」

「不怕!」林芝香拍著胸口,說:「我可是天煞孤星,哪隻鬼比我可怕!」

喂喂,剛才是哪個人說要努力說服自己不是天煞孤星?

路揚放下奶酪,不置可否的說:「想跟著去幹嘛?說實話。」

「報答你和姜子牙的大恩大德!」林芝香斬釘截鐵的說完,表情一下子又心虛了,小聲說:「還想、想給姪子買玩具,如果有酬勞的話……但是沒有酬勞,我還是會去的!」

路揚倒是不反對林芝香跟去,多了解一點,她應該會更容易相信自己不是天煞孤星。

靈光一閃,路揚突然來了興致,問道:「妳有興趣當清微宮的學徒嗎?有實習費,度過學徒期,你就可以拜師成為正式徒弟,以後妳出師就算是清微宮的道人,做案子得上交一定比例的酬勞,但遇到麻煩,可以報上清微宮的名號。」

一聽這話,林芝香什麼都沒問就點頭答應了,她說要報大恩大德,絕對不是說假的,就算酬勞全都要上交也是可以的,給她留點基本生活費不餓死就好,唔,如果能再留點姪子的玩具錢就更好了。

路揚滿意了。本來清微宮就該收徒弟,只是他媽長年在國外,根本不可能收徒,阿公又看不上那些來拜師的人,大罵他們只是想利用能力斂財,他們這行業不能這樣沒天良。

結果,所有案子都落在路揚頭上,累得他連作業都沒時間寫,大學都快畢不了業。

如果是林芝香的話,阿公應該會同意。路揚不止一次聽到阿嬤在稱讚林芝香很有毅力,每天大清早就來參拜,阿公在旁邊也沒反駁她半句不好,只哼過一次「傻姑娘有傻福」。

姜子牙第一次聽到「學徒」這詞,問:「所以我現在也是學徒嗎?」

他沒拜過師,應該不是徒弟,雖說當路揚的徒弟,好像也很怪。

路揚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你是我的搭檔,沒有實習期也沒有拜師,直接就出師,快看看照片,然後跟我說該怎麼解決鬧鬼事件。」

姜子牙「喔」了一聲,看著手上的照片,這是同一間房間的各種不同角度,房間裝潢相當新穎,是近來很流行的透明浴室隔間,完全不老舊,乾乾淨淨看著完全不像有靈異事件的旅店。

林芝香不解的問:「這些照片有什麼不對勁嗎?」

鏡子有個女人在梳頭、牆角蹲著一團黑影,浴缸裡有一窩青蛙等等。姜子牙看著各種「不對」,但是這些都在他日常會看見的範疇之內,沒有什麼「特別不對勁」。

姜子牙看過的鏡子,十面鏡子至少有三面,裡頭都有個女人在梳頭,頭還不一定長在脖子上。

對此,路揚翻白眼說:真是謝謝你們這些恐怖電影了,總比讓他拿剔去砍外星人來得好。

「沒有哪裡特別奇怪──」

姜子牙說著,翻到一張新照片,突然愣了愣,還把照片翻過來看看背面。

路揚敏銳的問:「怎麼?這張有問題?」

「這張拍的是什麼?」姜子牙反問。

林芝香湊上來一瞧,不解的問:「不就是床底下嗎?」

「床下?」姜子牙皺眉說:「我只看見一團黑,像是鏡頭被擋住,剛看到還以為是沒拍好,不過拍壞的照片應該不會被放進去,才想問問你們。」

路揚把手機遞過去,「我沒看出問題後,讓飯店的人在不同時間用手機拍照傳來更多照片,你再看看這些。」

姜子牙滑著手機裡的照片,床底下拍了三張照片,沒有一張像剛剛那張整面黑。

「好像沒什麼異狀。」

他皺眉把手機遞給路揚,視線剛從照片收回來,卻突然發現不對,猛然把手機抽回來,立刻把照片的左上角拉大。

「呼,還好發現了,床下有一團黑影,你拍的時候,他懸空貼在床的底部,看起來就像是陰影,幸好他張開眼睛,斜眼看著鏡頭,只是那眼睛在角落,太小了,我換個角度才注意到。」

姜子牙比著放大後的照片,路揚瞇著眼打量,原本看著像是反光的兩小片白影,經過姜子牙一指出來,果真是一雙眼睛。

姜子牙說:「他看著你的方向,這種會注意到人的東西通常都比較麻煩。」

「看來就是這東西沒錯……」

一旁,林芝香不敢說話打擾兩人,只能偷偷瞄著手機上的照片,猛一看確實像是眼睛,但仔細看又只是兩個光點。

路揚收起手機,拍拍姜子牙的肩膀,「好搭檔!早知道我就不用看這些照片,看了一下午,眼睛都要脫窗。」

姜子牙哭笑不得的說:「一個房間的照片而已,你看了一下午?」

路揚沒好氣的說:「他們傳來的照片有好幾百張!那傢伙不是在同一間房鬧,很多間都有問題,只是這間的次數比較多。」

「這麼兇啊?」

「不兇,都是小打小鬧,嚇嚇人而已,可是飯店要開門營業,不能忍這種事,現在都開始謠傳飯店曾經死過人,或者是蓋在墳場上,所以他們寧願開高價也要插隊找我現在就去解決,要不然這種小事,我都排很後面,途中讓別人接走也無所謂。」

「所以真相是哪個?命案還是墳場?」姜子牙這時才翻開文字資料看詳細,結果哪個都不是,人家是正正經經的飯店,開業才三年,沒發生過命案,更不是墳場改建。

「沒發生事情也鬧鬼?」姜子牙不解。

路揚聳肩說:「這種事多的很,以前有間飯店常接學生畢業旅行,結果多年下來搞出一個筆仙,說是在飯店浴室割腕自殺的鬼,還很兇呢,差點鬧出人命,但其實根本沒有割腕自殺這回事。」

畢業旅行玩筆仙是吧,就不能好好出去逛街吃消夜嗎!

手機鈴響,林芝香立刻接起電話,還深怕打擾兩人討論,走到房間最角落講電話。

沒講多久,林芝香掛斷電話,興奮的說:「我哥到家了,什麼事都沒發生,兩個姪子都洗好澡準備上床睡覺去了。剔真的好厲害,不愧是斬妖除魔的古劍!」

兩人只能「呵呵」在心底。

「走吧,現在就過去頂星飯店,鬼這類的東西,晚上比較好抓。」路揚看看兩人,亡羊補牢的問:「你們接下來應該沒什麼重要的事?」

回家洗洗準備睡覺之類的事,姜子牙覺得,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這應該不是很重要。

回應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