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71453【試閱】終疆06:第一章(試閱)

「停下來。」

我率先停車,示意另兩台機車也停下來,雲茜騎著一台酷炫的黑色重型機車,小殺卻是一台奶黃色淑女款機車,臨時找不到那麼多輛有油的機車,兩人猜拳的結果由小殺慘敗作收。

「二哥,怎麼啦?」書君坐在我背後,好奇地探頭問。

「前面可能是那支上官家的軍隊。」

我隱隱感覺到危機,卻不是很尖銳,疼得讓人拔腿就想跑的那一種,應該不是什麼危險的異物,但這路線被湛疆基地的人來來去去多次,掃得挺乾淨,沒有什麼足以讓我感覺到危險的東西,所以,極有可能是上官家的軍隊。

「這裡離基地不遠了。」雲茜的臉色有些凝重。

我朝小殺看去,問:「你是偵查高手,靠近這支軍隊查查敵軍狀況,有沒有問題?」

「沒有,我去。」小殺毫不猶豫地丟下奶黃淑女車。

我擋下他,要求:「帶我一起去。」

小殺皺了皺眉頭,「你沒有接受過相關訓練,對方是職業軍人,很可能會被發現。」

「所以要靠你啊!」我理直氣壯地說:「我得去看看有沒有異能強大的人,所以一定要去。」

好歹在末世躲了十年,潛行高手說不上,躲藏高手也勉強算得上吧!

小殺還是搖頭說:「被發現會逃不掉,他們的人數太多,還有武器。」

我笑了一聲,挺有把握地說:「打贏可能有困難,逃走是絕對沒問題。」

聞言,小殺也不再堅持。

「二哥你要小心。」書君拉著我的袖子,警告道:「不許再受傷了。」

我摸摸妹子的頭,說:「放心吧,我沒打算動手,看看就走。」

努力忽略小妹懷疑的眼神,我對雲茜說:「妳帶書君先躲起來,等我和小殺回來,這期間不管發現什麼東西靠近妳們,立刻就跑!真的跑不掉就朝天放閃電,想辦法拖延時間,我會盡快過來。」

小妹嘟嘴咕噥:「人家也可以打的,之前就幫過大哥很多忙。」

若只需要站著放閃電,前方還有許多強大的保護者,書君的攻擊力絕對強大,但必須與拿槍的專業戰鬥職業正面對峙,身邊只有一個雲茜,那完全是另一回事!

「聽二哥的話。」我簡單地解釋:「他們有很多槍,妳暫時沒辦法應付。」

書君點了點頭,一聽到槍,她也怕了。

雲茜拍著胸保證:「放心吧,我會帶著書君躲好,沒人可以發現我們。」

小殺加碼說:「雲茜是狙擊手,沒有人比她更會找藏身處。」

聽到這話,我這才真的放心,有專業隊友就是好,世界末日帶著心肝寶貝出門都不用怕沒人保護。

時間緊迫,我也不拖延,喊一聲「走」後,領著小殺朝著感應到的地方前行。

途中,小殺忍不住低聲問:「沒想到還這麼遠,你怎麼知道軍隊在哪?」

「只能知道個大概,像是直覺那樣,只是我可以確定這直覺是正確的。」

「這也是你的能力?」小殺略有羨慕的神色,對於偵查兵來說,這能力太有用了。

我搖頭說:「異能強了以後多少都有感應危險的能力,強者甚至可以在更遠的地方察覺危險,連敵人數目都能察覺得清清楚楚,比他弱的人根本別想隱瞞行蹤,甚至連能量的強弱都瞞不住。」

當然,一切皆「聽說」,我上輩子到死也就剛好摸到三階的門檻,還根本沒怎麼鍛鍊和挖掘異能的用途,這門檻好像是活久了就會升級似的,只是我沒遇見過幾個人能夠活到末世十年又沒吃多少結晶,無法驗證。

前世的「關薇君」真要與現在的我打起來,根本別想贏,哪能知道強者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強法,只覺得他們一個個都強得令人驚懼,千萬別惹上任何一個──除了不得不對上的夏震谷。

上輩子沒被夏震谷掐死,還真是多虧一些老夥伴護佑,尤其是衛小哥,雖然一開始是我把他從屍堆裡撿回來好好包紮,這才讓他活下來,但後來他還這個恩情還了起碼有二十次吧!

報恩報到小琪都覺得他根本暗戀我,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衛小哥可是個俊帥的小鮮肉,年紀比我小好幾歲,口口聲聲叫我姐,一開始還被隊伍裡的人笑稱為「帥小哥」,等實力越來越高強,眾人才加上姓氏改稱「衛小哥」。

叫得太習慣,我竟不記得他的全名,有機會真該再次把這個知恩圖報的傢伙撿回來……

等等,我愣了一下,依照前後兩世的地理位置,上輩子困住的城市似乎和蘭都的位置差不多,而這個世界的關薇君也確實在這裡沒有錯,這麼說起來,衛小哥和一些老夥伴說不定都在這裡啊!

甚至……

夏震谷是不是也在這裡?

「書宇,有敵人嗎?」小殺低喊。

我收起嗜血的神色,搖頭說:「沒有,我想到別的事情。」

小殺略無奈的說:「別再走神了,匿蹤要全神貫注,畢竟你再強也打不贏一整隊軍人。」

我點點頭,現在確實打不贏,二階頂還是太弱,如果能更強點──先別想不切實際的事情,現在的目標是探查敵方人數,以及是否有強大的異能者。

雖然之前有上官辰洋可以問問,但我並不信任他,還是自己用眼睛看清楚最好。

「現在開始不要說話。」我提醒:「我可以感覺到很近了,你不需要管我,反正你做什麼,我就照著做。」

小殺欲言又止。

見他不放心,我又補充:「不用擔心我跟不上,我可以感覺到你的大致方位,單純跟上不是問題。你自己也要多提點心,現在是異能的天下,不能完全用過去的經驗來行事,如果上官家有像我這種等級的異能者,就算你的匿蹤能力再強,還是會被察覺。」

小殺的神色一凜,慎重的點頭。

我指明方向,「出發吧,沒有時間了,你朝那個方向先前進五百公尺。」

聞言,小殺立刻動身,發出的聲響非常輕微,要知道,這裡可是路旁的林木區,以前大概只是一排路旁行道樹,現在已成森林區,樹木草叢橫生,滿地還有雜草與落葉,要不出發聲音是不可能的,但林木本身也會發出聲響,光是一陣風吹過去就有不間斷的沙沙聲,小殺發出的聲響完全不會引起注意。

這隱匿能力果真是好,如果我沒有察覺異能的能力,說不定還真跟不上。

五百公尺的距離沒多久就到了,但小殺沒有回頭詢問要往哪走,到了這個距離,他若還發現不到敵軍的蹤跡,我想他可以回基地洗洗睡了,外面的世界太危險!

我們的行動變得十分緩慢,偶爾望見人的身影時,小殺至少會停止不動五分鐘,即便看不到人都不會動彈。

這般緩慢行動下,我們花了一段時間才看見大部隊駐紮的地方。

我輕手輕腳的挪移到小殺旁邊,見他緊盯著大部隊,眼睛都快不眨了,我想了一想,這應該是在計算敵人數量吧?

我也就不打擾他,跟著仔細端詳敵軍的狀態。

密集的森林正好有座小湖泊,靠湖的地方有些空地,雖然不大,但擠擠也夠這支小軍隊駐紮,帳篷幾乎是一座接著一座,一點空隙都沒有,只留幾條通道供行走。

周圍都有人看守,若不是小殺挑了個絕妙的好位置,我們還真不能這麼悠哉地觀察敵軍。

巡邏的軍人全副武裝,武器是大槍和小槍各一把或者兩把小槍,大槍竟有AK47突擊步槍,我彷彿還看見幾把附加榴彈發射器的M4卡賓槍。

呵呵,若不是當初看過衛小哥揹著沒子彈的卡賓槍,他還跟我詳細解說過這把槍,我還真不認識它呢!

根據衛小哥的說法,這把槍一般只有特種部隊才會配備。

帳篷外竟還斜放著防爆盾牌……

越看越是心寒,這個人數和武器配備,若是正面對決,我們該怎麼才能打贏?

小殺點了我的肩頭一下,用手比了個「四」,當然不是四十,鐵定是四百。

我深呼吸一口氣,四百軍隊,都快武裝到牙齒了,這該怎麼打?

小殺的臉色也不好看,他看著我,眼神很明顯是詢問現在要怎麼做。

我看了不遠處巡邏的人一眼,雖然不是完全無法做手腳,但對方這麼多人在巡邏,根本造不成大傷害,恐怕還會打草驚蛇,讓對方察覺我們已經知道他們的進攻。

走吧!我朝來時的方向比個離開的手勢。

小殺立刻點頭,看起來鬆了口氣,迫不及待想離開的模樣。

我白了他一眼,到底以為我是多亂來的傢伙,面對重武裝四百軍隊還會硬上?那早就死透透了好不好!

小殺眼神透著懷疑,雙掌先是合在一起搧了搧,隨後手指併攏,整隻手如蟲般蠕動。

我奇蹟似的看懂這個「手語」,意思應該是「難道蝴蝶異物的毛毛蟲沒有四百嗎」。

「……」應該沒有吧?大概……

小殺一臉不信的轉身就走,我只能用「乖乖跟上」來表達自己一點都不魯莽,絕對是枚乖寶寶來著,但走沒兩步卻突然聽見大聲說話的聲音,反射性轉頭一看,帳篷與帳篷之間的小空地有兩夥人在爭執。

其中一人穿著厚重羊絨大衣,身分看起來和周圍的武裝軍人不同,但他的背後站著幾個軍人,打扮和周圍的軍隊完全一樣,顯然是上官家的人。

另一人則穿著白色長大衣,背後只站了幾個人,雖然同樣是戰鬥裝扮,但是樣式和周圍的軍人不相同,到底是不屬於上官家,或者是上官家的另一個派系?

兩人的衣著都不適合戰鬥,而且這麼大聲說話,他們周圍的軍人都沒有露出不滿的神色。

尤其是那個白色大衣的傢伙給我一種很眼熟的感覺,只是他的角度不對,我只能看見非常少的側面,正疑惑這人是誰時,他似乎是不滿意羊絨大衣男說的話,搖了搖頭,那瞬間,我看清他的臉──

竟然是吳耀錦!

分子研究所的人!

我停下腳步,完全沒想到竟會在這裡看見吳耀錦這傢伙,上官家竟然和分子研究所有關連?!

難道,攻打湛疆基地的行動其實是分子研究所策畫的嗎?這和上次的事件有沒有關係?莫非他們發現我了──

肩上突然被人一搭,我反手就抓住,另一手還伸出去掐住對方的脖子,只是及時看見對方的臉……

小殺驚訝地瞪大眼,完全沒有防備的狀況下被我掐住脖子,手上散發的寒氣凍得他死咬住嘴唇才能不發出聲響。

我連忙放開手。

小殺用力摀住自己的嘴,壓下喉嚨的不適,硬是沒發出半點聲響,隨後卻臉色一變,直接把我推進樹下的草叢,還死壓住我不放,差點都快不能呼吸了,若不是了解小殺的性格,還以為他在報仇呢!

沒多久就有一個小隊從旁邊走過去,我都能從草叢空隙間看見他們腳上穿的軍靴,腳步聲簡直就在耳邊,我們兩人連呼吸都快暫停了,幸好這支小隊就這麼走過去,沒有發現我們的存在。

危機一解除,小殺立刻拉著我要走,但我不肯挪動腳步,直直地看向吳耀錦。

我和十三對決的時候,若不是這傢伙帶人過來,二話不說就朝我們開槍,冰皇不會以為我死了,因此用盡最後的力量報復對方,那他一定可以撐到見書君一面吧?

不,說不定冰皇到現在都還活得好好的!

都是因為吳耀錦那傢伙!

小殺抓住我的雙肩,顧不上必須保持安靜,附在我的耳邊輕聲說:「書宇,我們該走了。」

我冷冷地說:「你先走,我隨後趕上。」

小殺的臉色一變,反而抓得更緊,快速地說:「書君還在等你。」

我一僵。書君在附近,若是引起騷動,這周圍說不定會被這些人徹底檢查過一遍,到那時,她們或許會藏不住,就算雲茜再怎麼厲害,她還帶著一個普通女孩,別說隱匿,躲貓貓都沒玩過,很難說能不能躲過軍隊的徹底搜索。

深呼吸一口氣,我看了吳耀錦一眼,那傢伙的能量比起之前沒有強多少,確確實實是個研究人員,想來他將來不會成長為我無法打敗的強者。

「走!」

總有一天,我要吳耀錦給冰皇償命,而這一天絕不會來得太遲!

回到原本的位置,小殺將手靠在嘴邊發出一陣奇怪的動物叫聲,沒多久後,雲茜就帶著君君回來了。

見狀,我覺得非常慚愧,剛才連想都沒想到要怎麼聯繫,幸好小殺和雲茜都是專業的,果然專業人士和我這種業餘的就是不同,我還是旁邊當當秘密武器就好,其他事情就交給專業的來。

兩枚專業人士領著我們繞過軍隊所在地,卻沒有因此拖到多少時間,很迅速地回到湛疆基地,想來,他們把基地附近的地形都銘記在心了。

才走到大門口,一發子彈就打在我的腳前。

小殺和雲茜嚇了一跳,瞬間就拔槍對準某幢建築物三樓的陽台,沒想到卻看見一抹金髮,兩人的臉上都閃過疑惑,卻完全沒有放鬆戒備,哪怕陽台上的是個再熟悉不過的人。

我抓抓頭,已經想明白是怎麼回事,連忙壓下兩人的槍。

這時,凱恩直接從陽台跳下來,那高度若是放在末世前,保證他不敢閒著沒事亂跳。

他走過來,一路都咬牙切齒地瞪著我,彷彿我是殺父仇人來著。

「你可終於回來了,我還以為這一次肯定會被團長浴火重生!」

這成語用得我竟不知是對是錯,我若真的在他留守的時候失蹤,說不定大哥真的會讓凱恩重新投胎,這也算是重生的一種吧。

我立刻道歉:「對不起,我實在太衝動,下次不會了。」

凱恩翻了個比他牙齒還白的大白眼,沒好氣的說:「我不相信!若有下一次,你肯定還跑!」

這……想到這次衝動的原因是以為君君出事,我還真不敢掛保證下次不會因為同樣的理由而衝動,君君太重要了,我沒辦法阻止自己的身體行動啊!

「怎麼就你們回來?」凱恩的目光掃過我方一行人,不解的問:「團長呢?你們分開走了?」

他看起來沒多少擔心,應該是因為我們的神色都沒有異狀,更可能是大哥太威,團員根本不覺得他會出事。

「進去再說。」

雲茜朝他使了個眼神,凱恩心領神會,打著哈哈說:「你們回來的正好,早餐差不多快好啦!一起過去吃,邊吃邊聊你們在外面打死哪些異物。」

他朝陽台上一喊:「上頭的人給我看好狀況,等我回來再換你們去吃飯。」

陽台探出幾顆頭來,喊:「是!」

這些都是溫家諾和陳彥青帶來的軍人,不用訓練就可以立刻上崗作業,好用得不得了,我之前想趕走他們的時候,腦子到底裝啥,自己都不懂!

凱恩領著我們東彎西拐地繞路進基地,因為馬路上堆著滿滿的車,比之前更雜亂,甚至還有兩三輛車疊在一起,根本不是正常會發生的狀況,但看凱恩的臉色沒有異狀,顯然是我方的手筆。

細想了想,這大概是暫時當作城牆用吧?

「有力量型的異能者了?」

我不是很意外,力量和水火能力一樣相當普遍,算是末世初期最有用途的異能之一。

到了中期,力量異能才開始有些遜色,因為異物學會成群結夥,力量異能面對異物大軍有些無力,比不上其他更強悍的異能,例如稀有的雷系異能一轟一大片。

但只是稍微有點遜色,能力強的力量型異能者還是很有用的,就算當不上基地領袖也能當個得力屬下。

凱恩點了點頭,說:「挺多的,小關那邊就有五個,軍人裡面有四個,一般民眾查出四個,幫了不少忙,不過這也得歸功你上次拿那麼多結晶回來,不然他們就是力量比其他人稍微大一點,不會這麼有用。」

這話一說完,小殺就幽幽地看過來,彷彿在問:真的沒有四百?

我冒汗,轉移目標說:「有多少人可以用槍?」

凱恩奇怪地看過來,「槍?你不是一直說異能才有用,不想讓我們用槍嗎?」

我無奈地說:「要是你現在可以放一片火海出來,我也不想讓你用槍。」

凱恩先是露出不解的神色,隨後雲茜一句「敵人距離基地只有五公里」,讓他的臉色徹底變了。

「異物群?」

「人。」小殺冷著臉說:「四百軍隊,來搶地盤。」

聽到這話,凱恩臉上的溫度也降了,怒極反笑道:「有四百軍隊還來搶人的地盤?哼,打異物沒能耐,打人倒一個個都挺在行。」

這話確實沒錯,上輩子多的是不敢對抗異物,專門搶劫人類的傢伙,一個個外表看起來似乎很是兇悍,但若是真有那麼兇悍,滿城市的物資等他去拿呢!搶劫人算什麼?

小殺繼續說:「那軍隊是上官家的人。」

凱恩愣了下後說:「這麼剛好是你家的人?」

小殺立刻反駁:「不是我家!」

「好好好,是你哥的人?」

小殺沉默了一下,才說:「不是他,是上官辰鴻。」

凱恩一臉懵的說:「你哥不就是這個名字嗎?」

「我哥是上官辰皓!」

凱恩望向遠方,一臉的「拿你們上官家真沒有辦法」。

「你們東方人取名字就不能區別大一點嗎?這是要逼死外國人啊!」

我深表同意,雖然自家也是書天、書宇和書君,貌似沒有資格說別人,但我家只有三個孩子,只有叔嬸會直接叫我大哥的名字,而我和小妹基本被叫做「小宇」和「君君」,區別上完全沒有問題,但上官家的大人物能夠被叫小皓或鴻鴻嗎?

「總之那不是你哥,打殘打死都沒關係吧?」

凱恩笑嘻嘻地說,但這笑臉卻不如以往讓人覺得是個天兵,反倒看得心頭發寒,那大白牙似乎能硬生生咬下人的一塊肉來。

我有些刮目相看,一般人聽到四百軍隊,就算不想逃,至少也得臉色發黑一下吧?凱恩倒是完全沒有一絲害怕的意味。

小殺冷冷地說:「就算是上官辰皓,只要敢來攻打湛疆基地,打死打殘都可以!」

凱恩倒是不意外小殺對親兄長的態度,想來應該早就知道小殺和上官家的關係很差,他只是摸著下巴說:「湛疆基地?暫時的疆域基地?這名字一聽就是老大取的,直白又好記,不愧是老大!」

「……」我無言以對,提醒:「若是打不贏四百軍隊,這裡八成會變成上官基地。」

聞言,凱恩收起笑鬧神色,認真地說:「軍人加上小關那邊的人,還有少部分民眾,能用槍的人應該可以有一百,但真要能打的,湊湊差不多是七十個,這還是算上小關那邊的人手,不是職業的,但他們能從城市逃出來,業餘還能算得上。」

「情況不太妙。」他坦白承認:「如果來的人是普通人,就算有五百都不算個事,如果是少於兩百的軍人,我們也不怕,但有一定人數的軍隊就很麻煩。」

我點頭表示理解。

軍隊本就擅長配合作戰,有武裝有人數,這簡直比異物群還可怕,上輩子,末世初期的軍隊還是能橫著走的。

所以,這仗到底該怎麼打呢?

越走越靠近大屋,屋子圍牆堆滿東西,雜亂無章,乍看簡直像是圍了一圈垃圾堆。

我有點疑惑,再靠近一些,眼睛差點瞪出來,原來那堆東西全是滿佈尖刺的障礙物,都是一些自行加工的陷阱,所以看起來很凌亂,但這並不減損傷害力,反而因為不規整而顯得更加可怕,感覺路過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勾出很多噴血的大洞!

大屋周圍的圍牆變高許多,看來鄭行是優先加強大屋的防禦,這圍牆高得彷彿城牆,牆上還布滿尖刺,原本古色古香的古銅鐵柵欄門被鋼板加固,還纏上一堆鐵蒺藜,看著就覺得痛。

凱恩領著我們到大門口,抬頭朝牆頭簡易的臨時哨點一喊「開門」,上頭的軍人探頭出來看了幾眼,隨後大門就被推開來,後方當然又是兩名軍人,這兩名軍人後方還有人拿槍戒備。

呵呵,我當初開口不要這些人的時候,腦子一定裝屎,而且還是異物的屎!

走進屋內,鄭行就在大廳,他正低頭看著長桌上的圖紙,不時塗塗畫畫,聽見人聲就抬頭,看見我們,一怔後立刻走過來。

鄭行左右看看,問:「老大在外面?」

雲茜搖頭,簡單解釋上官家要進攻的事情,還把我和小殺探查到的軍隊狀況全都簡易說明一遍。

小殺補充說下去,「團長留在蘭都,等著跟靳展和上官辰皓談合作打退上官家,我們要擋到團長回來為止。」

鄭行皺緊眉頭,說:「基地建設只有三成不到,防禦力量不夠,你們過來看這個。」

他走到桌邊比了比圖紙,然後一掌拍在圖紙中心,那是我們現在的所在地。

「只有大屋的武裝還算合格,圍牆加高加厚,牆面有尖刺,頂部有鐵絲網,除非對方會飛或者有砲彈,否則沒辦法輕易突破,鄰近的街道已經佈好陷阱,但對方若是專業軍人,這些陷阱的用途有限。」

看著圖紙上用藍紅筆畫出的規制,我稍稍鬆了口氣,這已經比想像中好太多了,原本以為逼不得已之下,只能用冰牆來加強防禦,但那樣一來,我就不能做別的事情,只能待在內部當蓋牆小能手了。

「其他地方的布置都還是暫時性,就地取材用車輛堆疊,柵欄纏上鐵絲之類的東西減緩敵人前進的速度。」

「如果多給我一個月,不,兩周就好,基地絕不是這副模樣!」說到這,鄭行看著圖紙嘆氣道:「我們估計要拖多少時間?」

「難說。」雲茜皺眉說:「我們四個人回來的速度很快,但老大要談判,還得帶足夠的援兵回來,預計拖個三天比較保險。」

凱恩一個揚眉,說:「如果妳說三小時,我還有點把握,三天?我的屍體都長蛆啦!」

聽到這麼不吉利的話,雲茜一個拐子送過去,說:「老大都敢讓書宇和君君回來了,如果你長蛆只可能是太久沒洗澡!」

凱恩立刻看向我,雙眼放光的說:「說的是,老大居然肯放小宇回來,該不會是你已經練出趕盡殺絕的大絕招了吧?」

「……那我大哥還談個啥判?關門放弟弟就好啦!」

凱恩一臉恍然大悟,隨後說:「那真的慘啦!對方足足有四百人,我們就算不要命想硬幹,彈藥都不夠殺人的。」

嘴上喊著「慘」,他卻完全沒有驚恐神色,不愧是大哥找來的天兵團成員,就算陷入絕境,照樣痞給你看。

聽到彈藥不足,我皺了下眉頭,問:「如果彈藥充足,加上帶電水龍捲大絕招的協助,有幾分守三天的可能性?」

「帶電水龍捲是啥玩意?」凱恩有點傻眼的問。

我比著君君、曾雲茜和小殺,說:「三人合體大絕招。」

「被合體」的三人一臉傻,壓根不知自己有大絕招這玩意兒。

我平靜地看著他們,說:「你們只有一天可以練出大絕招,只要練成了,別說守三天,打贏或許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三人的傻樣立刻消失,一個個目露凶光,躍躍欲試……小妹啊,妳連目露凶光都這麼可愛,簡直像是看見榛果的大眼小倉鼠,真是一點震攝力都沒有。

雷電女神這稱號看來是無望了,閃電小公主或許還有點可能。

「書宇!書君!」

我抬頭一看,叔叔和嬸嬸從樓梯衝下來,嬸嬸更是激動地抓住我說:「你們可終於回來了,凱恩說你也跑出去的時候,我都不知該怎麼辦!」

「書、書天呢?」叔叔臉色一變,「莫非──」

我連忙解釋:「大哥留在外面找合作夥伴,晚兩天就回來。」

聞言,叔嬸這才鬆口氣,嬸嬸紅著眼眶說:「你們這三個孩子就不能讓我省點心嗎?一個個都拼命往外跑,現在這世界可是能吃人的唷,你、你們哪個出點事,將來我都沒臉去見你們爸媽……」

為了打斷嬸嬸的眼淚,我立刻扯開話題:「叔叔,我有事需要你幫忙,馬上就要!」

叔叔一怔,立刻點頭說:「你說。」

「我需要你幫忙設計一副鎧甲!」

原本只是想讓冰鎧實用性高一點,能抵擋一些攻擊且不會影響動作,甚至都有著為了不讓嬸嬸哭而轉移話題的意思,卻沒想到,叔叔還真幫了一個大忙!

聽完我對鎧甲的要求,叔叔低頭思考,「我得想想,什麼時候要?」

「天黑之前。」

叔叔一怔,但還是點頭應下了:「行!」

一答應完就拉著嬸嬸去旁邊畫圖,匆匆鋪開圖紙,他朝站在一邊的嬸嬸說:「我先畫個大致,靜婷妳得幫我補上細節,讓書宇能夠看得懂。」

嬸嬸應了一聲,抹去眼中濕意,立刻進入工作狀況。

嬸嬸的閨名是林靜婷,叔叔則叫做疆凌青,若不是恢復記憶,我還真想不起他們的名字,一路這麼「叔叔嬸嬸」叫下去了。

「把所有人都聚集起來吧,我們需要全部的力量!」

回應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