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302002【以神之名】幻‧虛‧真:第一章01

「九歌」相傳是夏代樂歌,根據所祭祀神靈不同,共有十一篇,分別是:東皇太一、雲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東君、河伯、山鬼、國殤和禮魂。

姜子牙看著這個介紹,眼神都呆滯了。太一和東君?

太過強大的會有特殊名稱。

得拿香拜的那一些。

……我家老闆不是人!

不對,自己問的時候,傅君明明說過他們是人類,還說自己想太多了,但、但現在是個什麼狀況?

姜子牙覺得這世界太過虛幻,自己還是回歸現實上學去吧,就算自家老闆真是神,想來也沒有辦法保佑自己中樂透,乖乖念書才是正途。

況且上學還有個好處,那裡有個路揚同學可以問,他也不會像御書這樣愛答不答,帶著滿肚子疑問的時候,當然要衝去找路楊同學!

照慣例,姜子牙把機車停進校園停車場,正想著先去福利社買些炒麵和麵包,跟路揚一起分著吃,省得中午還得去人擠人,卻看見停車場出入口處飄著一隻天使,還十分眼熟,似乎就是那隻出拳打鬼的天使。

以往,姜子牙頂多只敢偷瞄這些東西,但如今知道家中有姊夫坐鎮;學校有斬妖除魔的路揚;對面有養妖鄰居;打工處還有老闆和傅君……說著說著,自己都覺得自己的人生到底哪裡出了錯,為什麼身邊的人就沒一個簡單的?

不過這麼一來,自己的真實之眼好像不算什麼了?姜子牙突然平衡了,「反正大家都一樣」果然是最好的安慰劑。

有恃無恐之下,姜子牙走得很緩慢,途中偷偷打量出入口的天使。

這天使真是漂亮得分不出男女,上半身非常實體,若不是打扮和面貌不像一般人,姜子牙肯定會錯認,不過一看到下半身就不對勁了,一雙腿是半透明的,若不是發著微光,看起來頗為聖潔,簡直就像個鬼。

走近一點看,一個男生站在出入口,正拿著一整疊的傳單,天使就靜靜飄在他身後。

看裝扮應該是校內同學,是上次那個拿臉撞鬼的傢伙吧?姜子牙不太記得對方長怎樣,但裝扮差不多,跟在後方的天使也是同一隻,應該是同一個人。

男生靦腆地遞上傳單,小聲問:「同學,要不要來看電影?」

姜子牙沒接過來,路揚和御書已經再三警告,踏入裡世界後有諸多要注意的事情,譬如「邀約」,一般人不明白這事,反而安全許多,就算答應了什麼,也不容易形成「邀約」,但踏入裡世界後,答應任何事情,後果可能都很嚴重。

所以,姜子牙現在不管做什麼動作都小心多了,深怕一個不小心就答應「邀約」,然後就會被好友和鄰居聯手轟炸。

「看電影?」

他一邊不解地反問,一邊眼尾偷瞄著那隻天使,對方飄在這個同學的右後方,目光專心注視跟隨的對象,對姜子牙一點興趣都沒有。

見他有興致,男生的精神一振,連忙開始介紹:「對啊,看一系列的恐怖片,這是社團活動,完全免費喔!要不要過來?機會難得,早點報名才不會沒位置!」

都得站在停車場堵人了,還機會難得?姜子牙打量著這位同學,裝扮看起來倒是一般大學生,只是帶著厚厚的眼鏡,有些書呆樣,不像路揚那般打扮入時,但也不至於太誇張,姜子牙自己也不過勝在沒近視而已。

他帶著好奇心和對方打哈哈:「你哪個系上的?」

「電機系,你、你呢?」

「外文。」姜子牙隨口回了,疑惑的問:「理工科應該很忙吧?還有時間玩社團?」

男生笑了笑,「總要有興趣嘛!我是簡志,交個朋友吧?」

「姜子牙。」

「……那個姜子牙嗎?」

「對,就是那個釣魚的姜子牙。」

簡志笑了出來,「你爸媽真有趣。」

「是真欠揍!」姜子牙翻了好幾個白眼。

「唉,這樣也不錯啦,起碼自我介紹的時候不用怕冷場。」

那倒是真的,報出名字就可以讓全班笑場。

這時,校園的鐘聲響起來,姜子牙抓了抓頭,想想這堂課的教授好像都挺滿意自己寫的作業,就是不滿他老曠課,應該只要自己有去上課,教授就很滿意了,遲到不算大事,所以他倒是不怎麼緊張。

「上課了!」簡志慌慌張張地把傳單塞在姜子牙手中,說:「這個給你,記得來看喔,啊啊,我寫個手機號碼在上面,要來就打電話跟我,保證給你佔個好位置!」

他又匆忙從背包拿出筆來,寫下一串號碼。

「先走了,今天晚上就有場次,記得來喔!」簡志不放心的又說一遍。

看來是真的很缺人去。姜子牙不說好也沒拒絕,就揮手說:「掰!」

簡志沒想太多,甚至覺得姜子牙主動來攀談,還聊了一下,所以應該會來吧,所以也高興地揮手道別。

姜子牙目送簡志同學離開,突然間,天使停下來,回頭朝他笑了一笑,彷彿是家長很高興孩子交到朋友似的,然後又急忙飄著追上簡志。

……差點以為被發現,結果只是「家長的善意」嘛?幸好,姜子牙已經被多年經驗訓練到不管怎樣都能保持平靜無波,不然天使的回眸一笑肯定會讓他露餡。

看來,應該不是糟糕的幻妖吧?姜子牙感覺輕鬆許多,低頭看著傳單,上頭介紹一個鬼故事,還有幾張鬼屋的照片,最底下寫著恐怖系列電影的播放時間和地點,倒是弄得挺有模有樣的,正好姜玉一直催促他去找個社團加入,免費看電影這種社團好像挺合適的。

就過去看看吧!

還要找路揚一起參加,以免要點名什麼的,想到這,姜子牙突然覺得有點心虛,他是幫路揚寫了不少作業,不過對方也幫他點了不少名,真要算起來,還真不知道誰比誰更認真上學一點?

 

「我今天放學要跟阿公去接機。」

路揚覺得有點懊惱,萬年沒想過玩樂這種事的姜子牙要去社團,他居然沒辦法去圍觀,肯定遺憾一輩子啊!

姜子牙有些訝異,好奇的問:「接誰的機?」

「爸媽,不能肯定到底是兩個都會回來,還是一個,他們反正隨時都在改計畫。」

「那你快去接機。」姜子牙揮揮手,不在意的說:「我先過去看看,如果社團很輕鬆就加入,到時你再來也不遲。」

路揚也只能同意了,只是不甘心的看著傳單,「好像很多場,下次一定陪你去!」

「不用急,我要是加入,一定拉你來幫忙簽到!」

姜子牙把麵包和炒麵拿出來,中午休息時間可不長,問題要問,飯也要吃。將兩樣食物在路揚眼前晃了晃,他問:「要哪個?」

「炒麵!」路揚立刻搶過炒麵,然後順便丟出兩罐飲料和幾包零食。

「就知道你是炒麵王子。」

「你還是麵包超人咧!」路揚沒好氣地回:「哪次不是你麵包我炒麵,還用問嗎?」

「誰知道你哪天會不會王子當膩了,想當麵包超人。」

姜子牙坐下來,打開飲料罐,配著麵包,雖然知道老啃麵包不好,但是中午短短休息時間,有時實在懶得出去人擠人,反正晚餐再認真吃就好。

吃著吃著,姜子牙想到自己有一堆問題想問斬妖除魔的路揚同學,連忙說:「對了,守護靈危險不危險?」

路揚警戒的問:「為什麼這麼問?你遇上什麼事了嗎?」

「沒,就是在校園裡面看見有隻天使跟著人,我就跑去問御書,她跟我說那是守護靈,可是你也知道她那傢伙有夠懶,事情也不解釋清楚,只說守護靈沒有什麼害處,不用擔心。」

聞言,路揚放鬆了,點頭說:「確實沒什麼害處,就跟蟑螂一樣。」

想想那隻漂亮的天使,再想想蟑螂,姜子牙認真覺得可不可以換個比喻,別老是蟑螂蟑螂的,感覺每隻幻妖的頭上都快長蟑螂觸鬚了。

「所以,守護靈真的可以保護人嗎?」

路揚坦承:「幾乎沒用。」

姜子牙驚訝了,「可是,我看見的天使會揮拳打鬼。」

「喔,那倒是比較少見一點,不過也不稀奇,那隻『鬼』應該沒有危險性吧?」

「沒有,他根本摸不到人。」姜子牙想了一想,又問:「我是不是該叫他幻妖,那其實不是真的鬼,對吧?」

「不用,你說『天使』或者『鬼』什麼的,我反而可以立刻明白那是什麼樣的妖,再說了,是或不是其實要看個人的定義,有些人覺得那就算是天使和鬼了,有人覺得是幻妖,有時甚至是器妖。」

姜子牙訝異的問:「鬼就算了,守護靈也有可能是器妖?」

「當然。」路揚點了點頭,沉重的說:「不過這個案例就少一點,而且幾乎都會惹出事端來,不是那個人被守護靈殺了,否則就是那個人周圍的親友被殺。」

說錯話題,姜子牙只能訕訕然的說:「所以你才這麼反對小雪待在我家吧。」

路揚「嗯」了一聲,再次提醒:「我給你的手機,你一定要隨身帶著,功能都會了吧?」

聽到手機,姜子牙皺了眉頭,那是一隻嶄新的智慧型手機,路揚硬塞給他,還逼他把功能搞懂為止。

「別跟我彆扭,手機不是送你的,是你預支的薪水,要請到一個有強大破界能力的道上人當除妖夥伴,那價碼可以買同款手機疊出一個你來。」

聞言,姜子牙也只好摸摸鼻子算了,他還欠御書十萬呢,債多了不愁,慢慢還就是了。

「一有問題就打電話給我。」路揚不放心地說:「我每天晚上都會打電話給你。」

「是是是,我保證自己不會外遇行了吧?」

路揚立刻哀怨的質問:「那小雪是哪裡來的?」

「我姐介紹的。」

聽到這,路揚沒辦法鬧了,想到真實之眼家族,他連玩笑都開不下去。

脫口說出姐姐的事,姜子牙也有點懊惱,明明早就下決定不再提,像姐姐這樣徹底遺忘才是正確的,雖然因為真實之眼的存在,他天天看見異樣的事情,實在忘不掉,但至少不能說出口。

路揚嘆了口氣,說:「之後趁我爸媽回家,你跟我回宮裡見見我家的人吧。」

「……還真的要見公婆?」

路揚兩手一攤,無奈的說:「事情都到這一步了,不然又能怎麼辦呢?」

開著玩笑,但是眼神卻閃過憂色,姜子牙看出來了,搔了搔頭,說:「我好像是個很麻煩的傢伙喔?」

「所以啦,你可要給我努力工作!」

姜子牙笑著說:「那倒是沒有問題。」

「沒問題?你問題大了!」路揚沒好氣的說:「要去書店打工,得幫御書跑腿,晚上跟我去斬妖除魔,然後還得保持學業前幾名,好申請獎學金,請問你打算什麼時候睡覺?」

姜子牙卻不覺得是大問題,御書那跑腿雜工根本算不上工作,下課順道去買些管家吩咐的日用品就好;書店也沒多忙,還可以趁空閒念書;至於路揚這邊,說實話,他真的很懷疑路揚會給多少工作過來。

「你真的會帶我去工作吧?」他不放心地問。

路揚一聽就知道姜子牙在想什麼,沒好氣的說:「會啦!我阿公也叫我帶你去,都踏進來了,多懂一些才不會死得莫名其妙。」

姜子牙放心了,雖然上次去清微宮,覺得路揚他阿公很不顧孫子死活,不過看路揚這樣子,似乎不像和阿公有什麼衝突,看來應該是他太不瞭解那個世界的運作──不過話說上一次,路揚真的差點死掉啦!

見面的時候,一定要特別強調這點。姜子牙下定決心,一定要讓阿路師知道孫子可是差點掛掉了!

「是說你阿公阿嬤和爸媽喜歡什麼?我帶個見面禮過去,比較不失禮。」

路揚想了一下,說:「馬卡龍和巧克力吧?」

「你媽喜歡吃甜食啊?」姜子牙點了點頭,雖然他不知道哪家店賣的好吃,但乾脆去拜託對面的管家幫忙做好了。

「我阿公阿嬤喜歡。」

「……喔!那你爸媽呢?」

「不知道,我認識你的時間都快比認識他們還長了。」

姜子牙心有戚戚焉,說:「跟我爸差不多。」

路揚突然想起來,說:「喔對了,我阿公說,本市的道上人確實有過一對姜姓夫妻,以前還蠻有名的,可是他們很低調,所以知道得也不多,後來不知從什麼時候就沒聽過了,不過道上人突然消失也不奇怪,他當年沒多注意,不知道這對夫妻是不是你爸媽。」

肯定是。姜子牙有這種預感,但為什麼,他從來不記得父母有過異狀?雖然當時年紀小,但是有真實之眼,自己不可能發現不了異狀吧?對父母的記憶似乎很模糊……

「別想!」

姜子牙一驚,抬起頭來,看見路揚雙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他肅然說:「我阿公說,你的問題有點大,沒搞清楚之前,千萬別試圖去想,『遺忘』很可能是為了保護你們姐弟,貿然想起來,不知道會有什麼變化,所以不要去嘗試。」

聞言,姜子牙沉默了一陣,開口問:「那有沒有可能是我父母的仇家做的?我很久沒見過我爸了,或許其實他已經……」

「不會!」路揚立刻打斷他的話,搖頭說:「殺你比讓你遺忘要來得簡單多了,要長期混淆人的記憶沒那麼容易,如果仇家敢殺死你爸媽,那連你和你姐一起收拾掉就好,沒必要做『遺忘』這麼困難的事情。」

聞言,姜子牙也覺得有道理,要收拾他們姐弟還不簡單嗎?兩顆子彈就一勞永逸,上次的張家不就直接掏槍出來了,真的沒必要弄得這麼複雜。

接下來,同學三三兩兩地回到教室,已經不適合再談論這些事情。

「準備上課吧。」路揚隨手把桌上的垃圾收拾拿去垃圾桶。

姜子牙點點頭,問:「難得你這次居然寫了作業,沒要我在中午時間幫你趕工,這次的題目不簡單,我還有點擔心中午寫不完。」

「……糟糕!」

回應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