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81710【以神之名】幻.虛.真:楔子

事情是這樣的,在上學的途中,我剛走進校園大門,就看見有隻天使飄在某個同學後方,一直跟著不走,正以為他想要做什麼壞事時,下一秒,那隻同學用臉撞上一隻飄來飄去的鬼,那隻鬼氣得衝上去揮了他幾拳,同學是沒感覺,但後方的天使居然衝出來,一巴掌就把鬼打飛!

御書打了個大哈欠,懶洋洋地說:「你不是早就看過天使了嗎?」

姜子牙啃著麵包,手工麵包果然不一樣,真是超好吃的,他再次明白御書為什麼要把管家喚出來。

「不一樣啊!以前只是看見他們飄來飄去,我以為那都是幻覺,別說天使,還常常看到飛碟在天空競賽呢!要是我把這些都當作真的,早就瘋掉了。」

是幻,不是幻覺。御書也跟著拿出一個奶油麵包啃。

姜子牙立刻收回裝奶油麵包的袋子,護包心切的說:「這是管家要給我的,你要吃的話,叫他做就好吧?」他現在被禁止進入御書家中,可沒那麼方便點餐。

「你以為他會生麵粉嗎?啊?」御書怒道:「這可是我家的麵粉、我家的蛋、我家的糖、我家的……總之通通都是我的!」好吧,她不知道做麵包還需要什麼了。

姜子牙期盼的問:「要不然,我備好原料送去你家?」

「乾脆我把管家嫁給你,怎麼樣啊?」

這一次,姜子牙不像剛認識那般直接回吼「不娶」,除了是個男的,管家真是完美的老婆選項,簡直找不到缺點……呃,還要去掉不是人這點。

見狀,御書「靠」了一聲,訕訕然說:「以後不敢這麼說了,等等你真說好,我可就慘了,還得準備嫁妝。」

還嫁妝咧!姜子牙無言以對,攤上這麼個媽,管家也真是可憐。

「哎呀,好像可以聽到垃圾車的聲音囉?」御書開口提醒,每天來等垃圾車的時間不長,如果姜子牙要繼續閒聊,她也是無所謂。

姜子牙也聽見了,連忙說:「這次的天使居然會衝去打鬼,你說我那個同學會不會有什麼問題?他也是道上人之類的?」

話剛問完,姜子牙就收到御書送的一枚大白眼,他摸摸鼻子,問:「不是嗎?」

「當然不是!」御書沒好氣的說:「難道你沒聽過守護靈之類的東西嗎?」

姜子牙遲疑了一下,是對這個名詞不陌生啦,但說真的,全都是道聽塗說,什麼能信什麼不能信,根本完全分不清楚。

「以前的守護靈多半都是過世的親人,爺爺奶奶之類的,現在倒是天使小妖精滿街飛。」

「居然還會變……啊!」姜子牙突然想起來了,連忙問:「是不是跟我以前常常在出人命或墳場之類的地方看見黑白無常,但最近都變成死神,這種變化是一樣的?」

御書點頭說:「孺子可教也,算你不是朽木。」

不需要第二句好嗎?姜子牙白了她一眼。

「幻妖顧名思義就是幻想出來的,所以一直都跟著人們的想像而改變,不用太過擔心他們,幾乎都是無害的,頂多是被人看見,引出幾個鬼故事來,就算少數有害,多半也是被道上人利用去做壞事,和他們本身倒是沒多大關係。」

姜子牙點了點頭。路揚也說過,幻妖就像是蟑螂一樣的存在,道上人抓蟑螂噁心你,你能怪蟑螂嗎?

「倒是器妖的危險性高很多,還是幻的器妖就有害人的能力,一旦成了虛,殺幾個人都不在話下,許多惡靈傳說和查不出來的凶案,常常都是他們幹的。」

姜子牙訕訕然,這一聽就是在嘲諷他們家,但他也只能當作沒聽見,誰讓姊姊不肯放棄呢?只是把小雪帶回來以後,姜玉好像又忘記這一切,彷彿她真的生出一對雙胞胎,沒有哪個不對勁──偏偏就是每個都不對勁!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問:「御書,你說我姊知不知道江姜的事情?」

御書莫名的問:「江姜什麼事?」

姜子牙一凜,有些搞不懂,御書這是裝傻還是真傻?

「等等,你這什麼眼神?難道江姜也有問題?」御書皺著眉頭,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江姜有什麼不對。

好像是真傻啊!姜子牙連忙說:「沒,沒有,你當我沒說。」

御書張了嘴,卻又閉上了,反正回到家中,她就會明白,不需要現在追問。

「我痛恨出門!」她煩躁的說:「之後你還是來我家吧,過來前打個電話,我讓兩個傢伙避開就是了。」

姜子牙立刻點頭同意,他也不想再看見御書露出不懂的神色,這會讓他質疑是不是只有自己還記得這點。

御書恨不得轉身就走,但門都出了,還是把事情認真做完。「垃圾車就在路口了,還有沒有什麼要問的?」

姜子牙想了一想,問:「除了幻妖和器妖,還有什麼類別嗎?」

聽到這個問題,御書遲疑了,不是很樂意回答,但還是認命地說:「有些妖太過強大或者太過匪夷所思,可能會有一些別的名稱,但總的來說,都脫不了這兩類。」

「太過強大還可以理解,太過匪夷所思是什麼意思?」

御書似笑非笑的問:「你確定自己真的理解『太過強大』?」

姜子牙不敢托大,連忙改口:「不確定,太過強大是什麼意思?」

垃圾車已經停下來,兩人為了談話內容太過驚悚,不能讓人聽見的原因,所以站到有點遠的角落,再不過去都要來不及了。

御書走上前一步,將手上的垃圾袋往姜子牙懷中一塞,轉身離開的同時,丟下一句:「強大到你得拿香拜的那一些囉。」

姜子牙瞪大眼。拿香拜……神明嗎?

「少年耶,垃圾車走了,啊你不丟喔?」一個老人家好奇地看著滿手垃圾的年輕人。

「啊!」

姜子牙立刻轉頭,看見垃圾車都開到下個路口了,再過去就要過紅綠燈,然後就直接開走,他立刻拔腿追上去。

「等等我!」

他不想帶著四大袋垃圾回家啊!

***

一關上家門,御書就哼了一聲。

江姜,那個「真」!

這樣記記忘忘,哪天腦袋燒掉都不奇怪吧!她猛抓了抓頭,痛恨這種感覺卻又無可奈何,總不可能真的完全不踏出家門,那八成要等管家成真才有可能。

「主人。」管家奉上一壺飲料。

御書聞著就知道不是咖啡,無力的問:「這次又是啥?」

「菊花茶。」

「檸檬汁已經過時了嗎?」

「沒有過時,只是您不肯喝熱的檸檬汁,冰的喝多不好,所以一天只能喝一杯檸檬汁,其他時間就看您的需求來決定飲品,最近您有點上火,菊花茶是最好的。」

「管家。」

「是的?」

「少看一點健康大百科,算我求你了!」

「上次您叫我別看新聞,上上次說別看綜藝節目,這次是不能看健康大百科。」管家困惑的問:「那我到底能看什麼呢?」

御書扶著額,她也不知道什麼節目適合年齡一歲,但是會講話會煮飯的孩子?「算了,你愛看什麼就看吧。」

「好的。」管家微笑的說:「那現在請喝茶。」

御書看著熱騰騰的菊花茶,還能說什麼?兒子的孝心,吞下去便是了。

「剛剛趁您去倒垃圾的時候,我照您的吩咐去調查姜家的狀況。」

御書皺了皺眉頭,喝著菊花茶靜靜聽下去。

「姜家很早就住在對門了,但是不太與人交際,所以上下幾樓的鄰居對他們家都不了解,大多知道有對姐弟,上了年紀的鄰居說曾經看過一個中年男人,不過很久都沒看見他了,我想那應該就是姜家的父親,樓下的鄰居則表示常常看到江其兵,知道他是現在的一家之主。」

御書驚奇地看著管家,說:「這麼快調查清楚了?我怎麼不知道這裡的鄰居有這麼親切?而且他們都不覺得你出現在這裡很奇怪嗎?」

管家微笑的說:「最近一直在分送的餅乾和麵包很有用,他們說小孩都很喜歡,剛開始是還對我有些警戒,多走幾趟就熟識了。」

「我看是美色比較有用吧?」御書上下瞄著管家,告誡:「我警告你啊,千萬別惹感情債回來,太麻煩了!」

「我已經是您的『男朋友』了。」雖然管家還是覺得這名號非常令人不能適應。

御書沒好氣的說:「你以為這種年代,男朋友就沒人搶嗎?孩子生一打都不見得有用!」

「他這種無聊的傢伙有什麼好搶的?」

靠在牆邊的黑色紙箱發出淡淡的光芒,幾絲線條流暢地畫出一個門,隨後真的有人開門走出來,那是穿著一身華麗白色神父袍的男子,金髮璀璨得不似常人。

「唷,今天是什麼日子,咱們家的管庭居然大駕光臨了?」御書酸溜溜的說。

打從她放了一堆幻妖在管庭的界後,這傢伙簡直都不出來了,真不知道整天在那裡看著一堆智商不足的幻妖,這是有什麼樂趣,還不如出來跟管家鬥鬥嘴呢!

管庭冷哼了一聲,「妳好幾天沒進去了,當初可是說好,妳要幫我做出夥伴和完善整個世界,我才出來當妳的兒子。」

御書翻了個大白眼,沒好氣的說:「你給點時間好不好,天天進去也沒用,那些幻妖要經過時間的洗禮才會越來越聰明啦!與其我進去,還不如你拉著幾個出來玩玩,但是我警告你啊,不准一次全拉出來,我們家可沒這麼大!」

「那我帶他們到外面去。」管庭立刻回嘴。

怎麼講都講不聽,這兒子簡直不給媽活了!御書一怒,吼道:「盡管去!那些幻妖只要曬到太陽,立刻死一半,到時候,我就在旁邊看你哭死!」

管庭的臉沉了下去,悶悶不樂的枯坐了一段時間後,還是忍不住心中的渴望,難得低聲下氣的問:「真的不能再快一點嗎?我看著他們就覺得很高興,可是問他們話,說來說去就那幾句,我反而覺得很難受。」

御書罵罵咧咧:「快你個頭,這麼喜歡看,不會來看你哥啊!放著管家這個現成的同伴不要,硬是要我做新的,你到底是要多傲嬌啊?就算想要騎士同伴,是不會對你哥好一點,要他去穿盔甲裝,再拿把劍,這不就是騎士了嗎?」

聞言,管庭扭頭看著管家,臉色很是複雜,對方仍舊保持平靜,連特意想跟他吵都多半吵不起來,但確實是比那些只會幾句話的「同伴」要來得好多了。

他有些彆扭的問:「那你肯當騎士嗎?」

管家思考了一下,說:「如果主人趕出兩本稿子,那就應該有錢去訂製盔甲裝和劍。」

當然,他指的是娃娃尺寸的盔甲裝,若要做出真人大小的金屬盔,恐怕連製作師都找不到吧。

「做出來以後,你就肯穿上當騎士嗎?」管庭的雙眼發亮了,講來講去都不脫「騎士」兩個字。

管家提出條件說:「如果你不再特意找我吵架,那穿件盔甲裝也沒有什麼。」

至於穿上以後,算不算騎士,應該不是太重要吧?只要管庭覺得可以就好,管家沒有考究的興趣,只想讓管庭別再妨礙他做家事。

「成交!」管庭興奮地喊完,立刻轉頭說:「那御書你快去趕稿,趕兩本……不!趕四本,我也要一套盔甲和劍!」

御書吐血的心都有了,養幻養出兩隻編輯,直接天天在家逼稿,是有沒有這麼慘?

「啊!姜玉叫我有事沒事就去找她閒聊,我這就去對面串個門子!」

說完,她一溜煙就跑掉,完全忘記十分鐘前才說自己痛恨出門。

管庭跳起來大喊:「妳給我站住,快去趕稿子啊!」

「才不要,我剛交稿呢!」

「妳……」

 

 

 

回應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