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01655【人娃契】幻.虛.真系列:第一章(試閱2)

人娃契宣傳網頁,請點我

有宣傳網頁可以看到不少圖~

詳細販售公告,試閱貼完之後才會補上喔^^

***

正文開始

***

 

呼呼……呼……

他不停地跑,喘得上氣不接下氣,但始終甩不掉背後緊追不捨的東西。

完全不懂到底怎麼招惹上這種東西,自己只是照平常那樣放學回家而已,唯一的不同就是今天沒有和同學一起回家,因為對方說要去探病,所以提早被父親接走了。

他只好一個人回家,因為太過無聊,所以抄了捷徑。

這條捷徑不過就是直接穿過一條小巷,少走一個大彎,而且小巷並不偏僻,走過去時還可以聽見別人家裡的說話聲,他以前也曾經和同學走過幾次,只是同學很不喜歡走這裡,所以他們很少抄捷徑。

這次一走進小巷,他就覺得有種怪異的情緒浮上來,但是左看右看也沒有什麼異狀,天色都還亮著,小巷裡面也並不陰暗,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只是一個停頓,他就走進去,剛開始還有閒情逸致想著等等要不要跟媽媽要求明天去同學家玩。

呆呆地走了幾分鐘,他終於發覺不對了,怎麼還沒走出去?抬頭一看,巷子口已經不遠了,他連忙加快腳步。

怎麼走都走不到盡頭。

那個明亮的出口看起來只有幾十公尺遠,但卻怎麼樣也走不到那裡,他心裡一急,忍不住開始跑起來,若是平時,這幾十公尺頂多十來秒就跑完了,但他至少跑了三分鐘,那個出口的距離卻一點都沒有改變,還是那麼幾十公尺遠,他簡直像是在原地跑步。

他真的慌了,不知道為什麼會這個樣子,眼睛直盯著巷子口,腳下不斷奔跑,越跑越快,越跑越是心慌,終於忍不住哽咽一聲哭了出來。

就這麼邊哭邊跑好一陣子,他喘得哪怕再害怕也跑不下去,不得不停下腳步,滿腔疑惑的左右張望,希望可以看出哪裡不對了,但又害怕真的會看見什麼。

但他既沒有看見任何東西,也沒有聽見一絲聲音……等等,怎麼會沒有聲音?

平常可以聽見別人家說話的聲音哪去了?

他終於明白一走進巷子,那股怪異的感覺是怎麼來的了。

這裡太安靜了。

眼淚不停流下來,他嚇得六神無主,站在原地不知該怎麼辦,好一陣子後才抹抹眼淚,朝前後方看了一下,前方的巷子口其實要近得多,但是怎麼跑也跑不出去,他只好走回頭路。

就是在這時,他看見了那個東西。

那東西站在入口,一看見他就裂開嘴笑,像是發現獵物般興奮的猛追上來。

他只能不停地跑、不停地跑,面前卻是永遠到不了的巷子口,心裡充斥著恐懼,就算喘到上氣不接下氣,他也不敢停下腳步,只能一直跑、一直跑……

「小君,救我──」

***

痛……

傅君皺眉看著手上的傷口。

「怎麼削個蘋果也會弄傷手。」

傅太一連忙抽一張面紙遞了過去,「要不要包紮一下?反正我們剛好在醫院嘛!」

傅君接過面紙,卻搖著頭說:「不用了,只是小割傷,壓一下應該就不會流血了。」

「來,貼個OK蹦。」

姜子牙遞上OK蹦,雖然只有單手可以用,但他的動作還是靈活得很,一下就從床邊的背包拿出OK蹦來,這讓他自己很滿意,看來很快就可以回學校上課,也能去書店打工了。

傅君面無表情的看著那個充滿小花圖案的OK蹦,遲遲沒有接過來,反倒是傅太一欣喜地拿過來就朝兒子手指頭上貼,還誇獎地說:「唉唷,這OK蹦還真可愛,讓人有點捨不得用。」

「呃,這是路揚給我的,他說我身上七七八八的傷口那麼多,應該會用到。」姜子牙覺得自己有必要解釋一下,傅君臉上的表情好像在指控他什麼似的。

但這解釋似乎也沒有比較好,傅君揪著小臉,看起來就像是在心裡控訴某人。

「聽說是他學妹送的。」他又補了一句,免得傅君下次會當面用這種指控的眼神看著路揚。

「原來是學妹啊!」傅太一立刻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還八卦的問:「你看過那個學妹嗎?是個好女孩子吧?」

姜子牙只好再次解釋:「路揚有二十幾個學妹,我不知道是哪一個給的。」

「什麼?二十幾個?」傅太一激動得直從椅子上站起來。「這實在花心得太誇張了!小揚怎麼可以這樣,不行,我得好好說說他,不要辜負這麼多女孩子。」

這解釋似乎還是沒有比較好。姜子牙決定放棄路揚的名譽了,反正他根本沒有多少那種東西。

「哪可能真的二十幾個。」傅君沒好氣地對暴走的自家父親說:「只是學妹而已,路揚哥又沒有女朋友。」

聞言,傅太一才總算消停了,但還是十分介意的說:「還是得念念他,不然遲早會變成花心大少。」

姜子牙頗為認同,從高中時代,路揚確實總是和一堆女生有聯繫,雖然沒見過他交女朋友,本來還覺得有點奇怪,不過現在倒是比較能理解了,大概就是忙著拿剔到處去打妖魔鬼怪,根本沒時間交女朋友吧。

削好一盤蘋果,傅君認真地拿到姜子牙伸手就能拿到的桌面,然後扭頭說:「子牙哥,吃蘋果。」

「謝了。」姜子牙戳起一片蘋果來,雖然覺得傅君實在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孩子,不過他就是感覺有點彆扭。

這對父子,他們還真是來探病的?

難道沒有別的打算嗎?像是解釋一下那通救了他的電話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從他們進來那時開始,姜子牙就開始緊張,怎麼想都覺得傅太一和傅君不可能是普通人,看起來比路揚還不對勁!

路揚至少拿著把劍,而且還打輸被銬在頂樓欄杆,弄得兩個手腕到現在還包得像戴著兩個甜甜圈,但這兩人可是打通電話過來就救下他們。

這太沒天理,姜子牙都為路揚不值了。

「老闆,你不覺得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解釋嗎?」姜子牙還是沉不住氣了,自己發問比較快!

傅太一「啊」了一聲說:「確實沒錯。」

姜子牙又緊張起來了,這老闆和傅君的真實身分到底是什麼呢?

當他和路揚在頂樓遇險的時候,一通電話救了他們,雖然有聽見說話的聲音,但那聲音卻帶著如在山岳間迴盪的空靈,聽起來不是正常的音色,當然也聽不出來到底是傅君或者傅太一的聲音,但總之和傅家父子肯定有關係就是了。

當時是傅君說要打電話來,照理說那人應該是傅君,但對方還是個小學生呢!被個小學生拯救,實在太打擊人了,所以姜子牙比較傾向那是傅太一──不過看看老闆那副樣子,還真不如是傅君呢!

姜子牙正緊張等待自己救命恩人出爐的時候,傅太一卻拿出一個信封袋遞給他,這可讓人滿頭霧水了,該不會是什麼法寶吧?

打開來,裡面卻是一疊鈔票。

就算看見一個符咒,姜子牙都不會這麼愕然,他不解地看向老闆,現在也不是發薪水的時候吧?

傅太一咳了一聲,說:「你突然住了院,肯定需要一點醫藥費,雖然健保給付不少,不過還是多少得負擔一些,再買些補品好好補一下。」

姜子牙有些說不出話來,姜玉最近確實天天燉補品來,什麼補血補氣的中藥湯從沒斷過,也不知道家裡的經濟狀況怎麼樣了,這錢是必須收的。

「謝謝。」他堅持的說:「就當我向老闆你預支薪水吧,記得扣錢。」

傅太一聽了,搔了搔頭說:「別這麼計較嘛!我跟你父親是認識多年的好友,他也幫過我的忙,現在只是還個人情罷了。」

「……您今年到底貴庚?」

傅太一打著哈哈說:「哎呀,隱瞞年齡是男人的浪漫啦!」

「老闆你真的認識我爸?」姜子牙有點不敢相信的問:「為什麼之前都沒跟我說過?」

回想起當初遇見老闆的狀況,那是在一個下雨天,姜子牙正在找打工,因為還要聯考的關係,所以工時沒辦法太長,也只能在下課後上班,這樣的工作當然不好找,他找了許久都沒什麼下文。

但還是必須要繼續找下去,那時家裡的經濟狀況太差,之後還要負擔他的大學學費,雖然姊夫堅持要他上大學,還保證會供應他念書,就算要念碩士、博士都沒問題。

姜子牙卻沒辦法看著姊夫忙得快沒時間睡覺,就連姊姊也有家務事要做,只有他自己快活地去學校上課,回家就只要念書。

「要不要來我的書店打工呢?」

老闆就是在那時候出現的。

一開始,他還以為對方是什麼推銷員,正想回應「我什麼都不缺就缺錢」時,老闆一比他手上的求職報紙,十分有把握的問:「你好像在找工作吧?我有份工作你要不要?」

這聽起來像是誘拐的開場白,但姜子牙就是沒法拒絕,他又是個身體強健的高中生,也不是女孩子,小心一點別亂吃東西應該不會出事。

然後他就跟著老闆走了,回到書店就看見正在獨自顧店的傅君,一看見有孩子,姜子牙的戒心就消失了,什麼別亂吃東西也忘光,老闆端來的可樂也照喝下去。

現在想想,幸好老闆真的不是壞人,不然自己應該不知道被賣去世界哪個角落挖礦了吧。

-待續-

回應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