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01338【終疆】楔子

半夜腦洞的新坑,但靈感一來,突然下筆神速,

為了避免情節一直在腦中折磨我,

我也只好先把腦洞君寫出來了OTZ...

大家摔坑別打我...

嗚嗚,正在趕的稿子啊稿子...

好,現在就先來看看腦洞君吧!

是說我在噗浪節錄一百字就有人猜出來題材了...

我的讀者真是太神,這樣好難鋪梗來著啊~~~~

***

正文開始

***

張開眼睛,我立刻感覺到身體非常的虛弱,喘口氣都艱難,是受了重傷嗎?不過沒死就該慶幸,閉上眼睛之前的狀況分明是死定了。

希望不要傷得太嚴重,在這種時代,殘疾跟死了沒兩樣,雖然……

死了或許比活著更好。

聽到一點聲響,我努力轉頭看去,視線還很模糊,但是隱約可以看到一個穿著白衣的人走進來,手腳很俐落,應該不是「那種東西」。

她似乎沒注意到我醒來了,我只好勉強開口說話,聲音沙啞又低沉,也不知道到底睡了多少天。竟然沒有被拋棄,太讓人意外了。

「我在哪裡?」

眼前的白衣人嚇了一大跳,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好一陣子,才發出一聲尖叫:「醒、醒了!」

嗯,是個女人,這聲尖叫真夠力了,希望我們是在安全的地方,這叫聲不會引來太多危險。

她衝到床邊,卻東看西忙,也不知道在做什麼,就是不肯扶我起來或者給杯水都好。

雖然視線越來越清楚,但卻還看不清一切,只知道自己躺在一個白色房間裡,這裡白得很奇怪,看起來似乎很……乾淨。

「我在哪裡?」我又問了一次。

「你在家裡。」白衣女人終於注意到我,她溫柔地說:「不要擔心,我已經按下聯絡鈕,等等醫生和你的家人馬上就過來了。」

家裡?聯絡鈕?家人?我有點茫然。

白衣女人似乎不打算繼續解釋,而我的喉嚨痛得要命,任何疑問都沒有比生理上的饑渴更重要。

「水!」

她連忙倒了水過來,卻放在我碰不到的桌邊,然後彎下腰不知在做什麼……這是故意要整我?

我僵著臉,不知該怎麼哀求,她才肯把那杯水拿過來,這時,身下的床若突然動了。

「啊!」難道是那個──

女人直起身來,安慰的說:「沒事沒事,我只是把床調高,你才方便喝水。」

我奮力轉動脖子和眼球,確定沒有別的東西出現,這才放下心來,卻發現自己從躺變成上半身撐起來的狀態。我愣了一愣,這是醫院的病床?真難得還能見到這種東西,更難得居然輪得到我躺在上面。

白衣女人把水拿到我的唇邊,居然還有吸管,她擔心的叮嚀:「慢慢喝,千萬不要嗆到了。」

怎麼受了重傷,待遇反而變好了?難不成是那個人因為我受傷而愧疚了嗎?

他……還會愧疚嗎?

一開始喝起水,我就什麼也顧不上了,這水實在太好喝了!我所有的心思只在喝水上,到底是我太渴了,還是這水真的太好喝了,我已經很久沒喝過這麼好喝的水。

小心謹慎地喝著珍貴的水,直到房門被撞開,我整個人彈了起來,是那名白衣女人連忙壓住我,才沒摔到地上去。

「哥!」

我眨了眨眼,一個人衝進來,但是我捨不得放開嘴裡的吸管,只得一邊喝水一邊看著對方衝到床邊。

「哥你終於醒了!」

我努力讓眼睛聚焦,慢慢看清楚眼前是個眼淚汪汪的女孩,一張稚氣未消的鵝蛋臉,看起來頂多十五、六歲,彎月眉下方有雙大得不得了的眼睛,靈動活潑,光是這雙眼,這女孩就值不少物資。

她哭著,抹抹眼淚,看著我,然後又哭了。

把水全部喝光後,我依依不捨地放開嘴裡的吸管,疑惑地對她說:「我們認識嗎?」

女孩瞪大了眼,看起來對我的疑惑是真的吃驚到不行了,難道我們真的認識?雖然來來去去萍水相逢不少人,但是這女孩實在漂亮可愛,如果真的見過,不可能沒印象。

她慌亂地說:「我、我是你妹妹啊!」

我正想說我根本沒有妹妹,外頭卻衝進更多人來,差不多有五六個,我瞪著他們,努力瞇起眼看清他們的長相,確定裡面沒一個認識的,這到底回事?就算我被賣了,也沒有人會買一個重傷患吧!

我連那杯水都不值。

「小宇!」

「小宇醒了,真的醒了嗎?」

「說句話啊,小宇!」

被這些人包圍住,我茫然無措,腦袋非常渾沌,他們不停喊著嚷著,讓我一陣又一陣的頭疼,搞不懂他們到底在喊些什麼。現在是什麼狀況?雖然想著或許是什麼詭計,但我必須承認自己根本沒有值得別人陰謀的地方。

「大哥!」那名「妹妹」著急地朝其中一人說:「二哥剛剛說他不認識我了!」

我朝那個「大哥」看過去,對方是個非常英挺的男人,他著急地說:「小宇!你認得我是誰嗎?」

「大哥。」

眾人都鬆了口氣,「妹妹」更是嗔怒的高喊:「你又捉弄我!明明就認得我和大哥!」

「不認得。」我輕輕搖頭,脖子感覺沒那麼僵硬,看來只是躺太久,不是癱瘓,我鬆了口氣,這才有心情繼續回應眾人:「是妳叫他大哥。」

那個「大哥」沉下了臉,轉頭問白衣女人,「護士!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是護士?我這才看清她的一身衣服,確實是記憶中的護士服裝,但現在怎麼還會有護士……

護士皺著眉頭,小心翼翼的問:「你還記得你的名字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說出名字也許是件不妙的事情,他們明顯是把我當成別人了,之所以會這麼照顧我這個重傷患,說不定也是因為認錯人的關係,如果被發現我不是那個人,還會有現在的待遇嗎?

但為什麼會認錯呢?我毀容了嗎?想摸摸臉,卻舉不太動手,也就先做罷。

「不記得。」先這麼回答應該沒錯。

眾人的臉都沉了下去,護士更是著急地說:「我馬上聯繫醫生過來。」

「不管怎麼樣,小宇醒了比什麼都重要。」「大哥」輕鬆地說:「醒過來就好,其他慢慢來,不需要著急。」

他這麼一說,眾人都是精神一振,滿懷希望地看著我。

收到這些眼神,我心中湧起滿滿的愧疚,那個小雨對他們一定很重要,我的欺瞞或許會讓小雨錯過生存的機會,比起小雨有這麼多重視她的人,我什麼也沒有,何必呢?何必為了活下去而害了另一個人。

「我不是小雨。」我靜靜地看著他們,坦承:「你們認錯人了。」

眾人一怔,那個妹妹莫名其妙地說:「怎麼可能會認錯,二哥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你叫我什麼?」我突然發覺不對了,剛剛一直很渾沌沒怎麼聽清楚,還以為「二哥」是個名字或者代稱,但現在搭配起「大哥」,才發現這「二哥」的真正意思。

妹妹眨了眨眼,乖巧的覆述:「二哥。」

不對!就算再怎麼毀容,也不可能被叫「二哥」啊!

顧不上手腳沒力,我奮力朝臉上一摸,臉頰光滑一片,摸起來雖然瘦了點,但並沒有粗糙的傷疤感,更別提繃帶之類的東西了。

「我叫什麼名字?」我渾身都在發冷,事情已經超乎想像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到底怎麼了?!

「疆書宇。」大哥開口回答,神色看起來很擔憂。

「……哪三個字?」

「疆域的疆,書籍的書,宇宙的宇。」

我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一旁的儀器發出劇烈刺耳的聲音。

護士急著大喊:「他的呼吸和心跳太快了!」

「小宇!」周圍傳來許多關心的聲音,但都不是在叫我。

我不叫小宇,我不是小宇,我叫關薇君,他總是叫我小君,不是小宇!

 

 

回應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