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71553【試閱】面對──公華四部曲(試閱1):楔子

銀切紫靜靜走在森林之中,腳下踩著落葉,即使是秋天時分,地上躺滿枯萎而落下的葉子,但仍舊充滿著各種色彩,黃色、深綠和褐紅的葉子,滿地繽紛,一如葉族給人的感覺。

身為這居住地的葉主,難得銀切紫的身旁沒有跟著任何葉,他想獨自在森林中走一走,所以命所有護衛退下,也幸虧如今的情勢並不如以往那般險峻,護衛們才輕易就願意離開他的身旁,若是在席宗大陸那時,恐怕他們寧可背上違背葉主的罪名,也不願意聽令離去。

葉們從席宗大陸移居過來後,從別的部族那裡接來新的靈樹、專職守護的公花和能夠治癒傷痛的母花,雖然靈樹是剛種下不久的樹芽,有能力保護葉族的公花也只有一名,但以君得大陸的情況看來,這樣就足夠了。

 

君得大陸上的葉族可不像席宗大陸的只偏安一隅,而是有數個大居住地,即使是這裡的人類王國也不會去激怒葉族,所以這裡當然沒有葉族奴隸這種東西,自然也沒有膽敢來捕捉葉族的冒險者。

葉們甚至可以自由到人類的大城市走動,這裡的人類視葉族為一種……一旦看見了,就會一整年豐收的吉祥物。

銀切紫笑了,想起自己初建立居住地,禮節性去和最近的國家打招呼時,一路上都看見人類又驚又喜的眼神,而國王一聽到葉族在附近森林建立了新居住地,立刻就眉開眼笑。

即使受到友善的對待,但葉族生性喜愛森林,所以會到城市走動的葉仍舊不多。

想到這,銀切紫微微一笑,葉都不太願意離開森林,卻有個「花」曾到城市去遊玩──

「銀切紫,等等我!」

聽到這聲音,銀切紫笑著搖搖頭,還真是說花花到。他轉過身去,看見一抹紫紅沿路蹦蹦跳跳過來,一個跨步就能彈過半人高的樹根,簡直像是飛躍而非走路,那是夏蘭,他們的兩名母花之一,也是唯一一名會到人類城市去玩的花。

銀切紫實在很難習慣這麼有活力的花,雖然知道母花的個性通常比公花活潑,夏蘭更是「活潑」的佼佼者,他愛笑、充滿好奇心,非常有朝氣,總是讓銀切紫感到有些不適應。

以往,他看見的花只會坐在樹下,一句話也不說,一個步伐也不邁。

夏蘭終於衝到對方面前,開心的說:「銀切紫,我見到他了。」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但銀切紫也不是太驚訝,他知道夏蘭的個性一向如此,所以只是仔細詢問:「你說的『他』是指誰呢?」

夏蘭興奮的說:「就是你以前跟我說過的,那個『黑色的花』!」

突然得到這個答案,銀切紫先是一怔,根本沒辦法反應過來對方說的到底是誰,但一明白過來,他激動到立刻抓住對方,連連問:「他、他沒有死嗎?他還好嗎?看起來過得好嗎?」

夏蘭嚇了一跳,他從不曾看過銀切紫露出這麼激動的神色,連忙說:「沒有、沒有死!看起來也沒有發狂,很正常的樣子,他還有名字了呢!我記得你說過你們沒有幫他取名字,但他說自己叫做『公華』。」

聽到這些事情,銀切紫更是高興了,欣喜的喃喃:「連名字都有了嗎?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叫做『公華』嗎?這名字真好……啊!不能再拖延了,我現在就去準備接他過來──」

夏蘭卻搖頭說:「不行,你不能去接他。」

銀切紫宛如一盆冷水淋頭,高興和興奮頓時凝結住了,但也讓他冷靜下來,不解的問:「為什麼?」

「因為公華有他的使命,他不會跟你走。」

聞言,銀切紫皺起眉頭,不認同的說:「公花的使命不正是守護葉族嗎?但席宗大陸上已沒有我族,公華根本不該待在那裡。」

夏蘭微微一笑,說:「公華一開始也說他那邊沒有葉族,但我讓他想想身邊是否真的沒有葉,他想一想以後就知道有葉族在那裡,你是不是也想一想呢?」

「席宗大陸還有我族?」

剛把疑惑說出口,銀切紫卻已經自己想到答案了。身為葉主,當年遷徙的事宜都是由他一手安排,他很清楚有多少葉族被人族和旦吉亞特族抓走。

想起那些葉、想起當年拋下他們的決定,他的心口立刻一陣緊縮。

「銀切紫,不管你想到什麼,都別難過了。」夏蘭溫言說。

怎麼能不難過?銀切紫嘆氣道:「已經二十多年了,即使還有葉族留在席宗大陸上,恐怕也早就回歸了,我們無法踏在沒有靈樹的土地上,最多十年就會漸漸衰弱而死。」

沒想到夏蘭卻說:「如果葉的數目不多,有『花』在那塊土地上,葉應該可以撐比較久的時間,不過這對花來說很辛苦,難怪公華他看起來那麼虛弱。」

「……什麼?」

銀切紫完全不知道這點,花竟可以暫時代替樹?他們有段時間完全沒有花,許多知識都隨之而逝,竟連這點也不知道。

夏蘭仔細的解釋:「我想,瀕死的樹耗盡心力誕下公華,應該就是為了那些還留在席宗大陸上的葉族,不管葉的數目再少,樹都不會放棄你們。」

銀切紫終於明白靈樹當年令人不解的舉動,一切仍舊是為了葉族!他的心中既是感念逝去的靈樹,又是無比懊悔當年對於花的忽視,他們實在太害怕不得不拋下花的那一刻到來,於是寧可先轉過身不看他。

如果早點知道這些事情,那情況就會大不相同了,至少銀切紫絕對不會再選擇背對他們的花……現在應該叫他「公華」才對。

夏蘭帶著疑惑的說:「為什麼公華還不把那些葉族救來君得大陸呢?都二十多年了,以公花的力量,應該早就可以過來了。」

銀切紫也十分擔憂這點,當年坐在樹下的花看起來是那麼懵懂無知,根本無法想像那個無助的身影竟然身負拯救三千多名葉族的職責。

「我認為公華太年輕了,當時又沒有其他年長的花可以教導他,也許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職責是什麼,當年我們也不知道靈樹為何誕下他,他又怎麼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情。」

夏蘭卻搖了搖頭,不認同的說:「雖然公華是個剛出生的花,但是花不會離開葉族,公花比我們母花更無法離開葉族,他唯一的本能就是守護葉族。靈樹一死,既然他沒有瘋狂而死,那應該就會去尋找葉族,他必須要守在葉族身旁。」

本能……銀切紫回想到,雖然公華始終坐在樹下,但是當他們開始遷徙的時候,他確實站起來跟著他們一起行動,就算不太會走路,一路上跌跌撞撞,最終只能勉強跟在隊伍的最末尾,但他也未曾放棄,直到被阻擋,無法跟著上船為止。

就算公華不能上船,他也一直站在岸邊看著他們,直到船開遠了,銀切紫再也看不見那抹身影之前,對方還是沒有走開。

公華到底在那裡站了多久呢?

想到對方可能孤零零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多久,銀切紫胸中就一陣悶痛,這時又聽見夏蘭說:「雖然有花可以撐一段時間,但也過去二十多年了,公華看起來很虛弱,雖然他好像得到我的頭髮可以療傷,但我曾經失去的髮並不多,即使他全部都拿到,恐怕也無法再撐多久了,再這樣下去,他和那些葉最終都會死。」

銀切紫不禁脫口:「這怎麼可以!」

雖然夏蘭帶著悲憫的語氣,卻毫不遲疑地說:「樹已盡了最後的努力,如果還是救不了那些葉族,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你們當初不是也選擇放棄他們嗎?」

銀切紫默然。是的,他選擇放棄三千多名葉族,那些被抓走的葉族分散各地,光是要調查出他們的所在地,對於難以單獨行動的葉族來說就十分困難了,更何況一旦展開營救,一定會引起人族的警戒,使得後續的營救更加困難。

銀切紫擔憂若因此引起人族的注意,使得整個族群的遷徙行動受到阻擾,那將是更大的災禍!

其他葉也認為救援成功的機會不高,大多傾向放棄,但不管其他葉怎麼想,銀切紫才有資格作出抉擇,因為他是葉主。

他選擇了離開,拋下三千多名葉,也拋下公華,在明知他們都會死的情況下。

如果當年他可以體會靈樹的苦心;如果不放棄那些葉族;如果不去逃避花的存在;如果……

「銀切紫。」

銀切紫抬起頭來,看見夏蘭帶著好奇的眼神還開口問:「銀切紫,你的表情好奇特,我以前好像沒看過,什麼樣的情緒下會露出這種表情呢?」

再特殊的花終究是花呀!雖然夏蘭曾經到處遊歷多年,但畢竟是個靈,許多地方仍舊可以看出他和常人的不同。

銀切紫一個苦笑,舉了些例子:「哀傷、痛苦還有悔恨……」

夏蘭理解的點頭,說:「原來是這些情緒嗎?和公華碰面的時候,他的表情曾經變得很像你剛才的神情,原來是哀傷、痛苦和悔恨嗎?」

聞言,銀切紫久久說不出半句話來,滿心的擔憂與不解。

公華,你在悔恨什麼呢?

 

回應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