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51039吾命騎士卷七-終結魔王(上卷):楔子(試閱2)



審判神劍被一把匕首打飛,兩把武器都飛插到牆壁之中,眾人這才看清那是刃金的匕首,因為事情發生得實在太快,他們瞪著插在壁中的兩把劍微微顫抖幾秒後才真的反應過來,而且一想到剛才,格里西亞差點一劍把他自己刺死,每個人都嚇出一身冷汗來。

雷瑟衝上前,一把抓住格里西亞的肩膀,暴怒大吼:「你在幹什麼?你知道你幹了什麼嗎?」

「是我幹的,就是我幹的……原來是我,都是我!」

格里西亞竟開始哈哈大笑,笑到仰起頭來,笑得連眼角都掉出淚來,笑聲到後來變成乾嚎,笑聲變成哭聲,最後他乾脆趴在地上痛哭起來。

這時,別說其他人已經嚇傻了,現在連雷瑟也無法保持鎮靜,他硬是把格里西亞從地上抓起來,拼命搖晃對方,同時低吼:「太陽、太陽,你清醒一點!你沒有做什麼事,你才剛復活而已,記得嗎?你被……」羅蘭背叛了。

他猛然停下話,因為現在真的不是討論背叛這種事情的好時機,格里西亞已經激動得連周圍的人都認不出來了,沒有必要再刺激他。

格里西亞卻沒有半點反應,他發愣了一下,隨後彷彿看見什麼,突然起身朝某個方向奔跑……直到雷瑟把格里西亞壓制在地上,眾人才發現格里西亞的目標竟是牆上的劍和匕首。

格里西亞拼命掙扎,但雷瑟的力氣卻遠比他來得大,他漸漸地停下掙扎,但取而代之卻是四面八方開始聚集黑暗屬性,直到整個房間的上空全掛滿黑暗屬性構成的刀刃,而且全都對準同一個方向,也就是格里西亞自己。

雷瑟根本不管那些暗刃,他臉上只有怒容,忍不住對身下的人吼:「太陽,住手!我們好不容易把你救回來,你居然想死?」

格里西亞偏著頭,根本沒有看雷瑟,只有大量的暗刃一口氣全打下來,但卻完全沒有傷到兩人,因為大地之盾早就將他們倆人牢牢保護住了。

雷瑟硬是把格里西亞的臉扳到正面,但對方的眼睛根本沒有焦距,即使看著他的臉,也不知道他的注意力到底放在哪裡。

雖然格里西亞早就瞎了,但他平時總是會「看」著某樣事物,例如跟他說話的對象,所以即使知道他瞎了,常常也沒有意識到這點,因為他實在偽裝得太好了。

見狀,雷瑟一陣不安,每次格里西亞根本不偽裝的時候,總是沒有什麼好事,他忍不住開口低吼:「太陽,你到底在發什麼瘋?你沒看見我們就在你面前嗎?」

「副作用……」

眾人回頭看著教皇,似乎想起了什麼,臉上的表情是一個比一個更恐怖,教皇硬著頭皮說:「看來看去,太陽似乎沒有其他副作用,不過我的完全復活率只有十分之一,要賭贏的機率並不高,如果發瘋就是……」

「別胡說!」希歐高聲打斷教皇的話:「太陽只是剛醒過來,腦袋還不清楚而已!」

見其他人也連忙點頭,教皇閉著嘴不再說話,但他也可清楚得很……應該說所有人的心底都知道那其實是胡說,因為在場就有另外兩個人也曾經被復活,他們可都沒有出現格里西亞現在的狀況。

艾爾梅瑞突然驚呼:「審判騎士長,太陽他在吸收黑暗屬性!」

聞言,眾人一愣,雷瑟隨即低吼:「把太陽神劍拿過來!」

他們倆的對話一說完,所有人都發現這點了,因為格里西亞吸收黑暗屬性的速度突然像是爆炸一樣飛快,哪怕是幾乎沒有感知的眾人也發覺黑暗屬性異常的聚集,因為他們是光屬性的聖騎士,天生就對黑暗屬性較為敏感。

格里西亞甚至發出一道骨牢將措手不及的眾人撞開。

雷瑟第一個爬起身來,衝到復活魔法陣中拔出太陽神劍,隨後帶著它朝格里西亞跑去。

格里西亞整個人看起來十分失神,但卻似乎本能地厭惡光明,他坐在地上,手一舉,地上竄出大量的骨牢圍在他的身旁,骨牢疊了一層又一層,簡直像是巨大的白色荊棘叢。

雷瑟可不會就這樣放棄前進,他用太陽神劍去劈砍骨牢,簡單得像是拿熱過的刀子去切奶油,一路劈砍過去,不需要幾秒就可以到達格里西亞的所在。

但格里西亞卻不會等他,他隨便就將手探進骨牢中,手立刻被尖銳的骨割得傷痕累累,他卻毫不在意,拔出一根骨刺,然後就朝自己的心口刺去。

幸好,尖端才剛碰到胸口,立刻就被一支箭擊碎。

格里西亞一愣,隨後又伸手去拔另一根骨刺,也是毫不遲疑就朝心口刺,這次也被艾爾梅瑞的箭矢及時阻止,這次格里西亞終於發現骨刺徒勞無功,開始改用黑暗屬性來攻擊自己……

「住手!」眾人紛紛開始打碎那些骨牢。

喬葛一邊施展大地之盾保護格里西亞,一邊大吼:「太陽,你到底聽見我們說話了沒有?」

格里西亞卻只是拼命攻擊自己,同時還不斷施展骨牢,不讓任何人靠近自己。

「格里西亞‧太陽!」

雷瑟怒吼一聲,然後將太陽神劍拉到自己腰後,緊接著擺出揮劍起手式,停了約三秒後一個揮劍,蓬勃的鬥氣隨著劍揮出去,將他面前所有的骨牢全都擊碎,甚至還撞上格里西亞,但卻被大地之盾擋下來了。

雷瑟隨即丟開太陽神劍,盡全力衝到格里西亞身旁,緊接著一個手刀砍在他的後頸,讓他連吭聲都來不及就昏死過去了。

格里西亞這一昏,他聚集的黑暗屬性也立刻就散開了,畢竟這裡是光明神殿,還有太陽神劍在此,實在不是聚集黑暗屬性的好地方,甚至可以說一般的魔法師根本沒有辦法在這裡聚集黑暗屬性。

「審判長,太陽到底……」希歐雖然提了問題,但說到一半卻又自己停下來,他實在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要得到答案。

雷瑟其實也有點不知所措,但他一如往常保持審判騎士該有的冷靜,淡淡的說:「可能是復活讓他的腦袋有點混亂,也許睡一覺就好了,不需要擔心太多。」

「是嗎?」艾爾梅瑞著急的追問:「他甚至沒注意到我們在他旁邊,這、這……」

說到此,他卻也像希歐一樣閉上嘴,因為他看見眾人都露出慌亂的表情,連平時最冷靜自持的人都不例外……他們需要冷靜一下,同時等待轉機,也許就像審判騎士長說的那樣,太陽只需要睡一覺就好了呢?

對!太陽不會有事,他只是需要睡一覺,起來就會恢復正常了……














回應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