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51340大家聖誕快樂(^0^)~~~

祝大家今天聖誕快樂喔!

因為沒有寫賀文,只好拿明年要出書的尋找羅蘭的楔子來充數(還敢說?

順便釣大家的胃口~~呵呵!

(感覺這樣好像會讓大家更想打我了?

話說,網誌只有幾篇文的坑越來越多了。

(小聲說)其實還有更多坑,只是不敢說,說了一定被打死。

咳咳!我什麼都沒有說喔!

只有說,

祝大家聖誕快樂ˋ( > 0 < )ˊ


【尋找羅蘭:第一步是成為人類】

***
楔子:羅蘭啊羅蘭
***


有一天早上睜開眼睛,我突然有個疑問浮上心頭……

「我是誰?」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下意識地摸上了胸前,發現那裡有顆不屬於我的身體的硬物,摸了會才發現,它還連著一條鍊子,鍊子就掛在我的脖子上,很明顯的,這是一條項鍊,而且屬於我。

這讓我有了另外一個疑問,我是喜歡戴飾品的嗎?

不。

我很快的就找出了答案,我不喜歡。

但,也許它例外,它是一顆蔚藍的寶石,很藍、也很漂亮,我把它翻來覆去,卻找不到任何有關它的記憶,倒是在石頭背面找到了兩個字。



羅蘭



顯然的,這顆石頭應該屬於一個叫做羅蘭的人,但我也不記得他是誰了,也許,我根本不認識那位羅蘭,這顆石頭很有可能是我的屬下送給我的,他們很喜歡送我東西,多半我是不喜歡收的,因為我的儲藏室永遠不夠多。

但我想,當初應該是我自己願意收下它的,因為它很漂亮,即使是現在,我也喜歡它。

我叫來了所有的屬下。

「這是誰送給我的?」

屬下個個你看我我看你,卻沒有人承認。

最後,一名屬下回報:「吾主,早在伊路跟隨您時,您就戴著這條項鍊了。」

喔!最早跟著我的屬下就是伊路,這我記得,最早遇見的是伊路,再來是爾亞,珊珊……嗯,當初按照一二三取名果然是對的,如果不是這樣,我恐怕早就忘記先遇見誰了。

既然連伊路都這麼說的話,那其他人也不可能知道有關這條項鍊的事情了。

我思索,或者是發呆,無法確定,總之過了會,我才又問道:「那麼,誰認識羅蘭?」

「請問,吾主,您可是指大魔法師羅蘭?」

我又思索起來,這次真的是在思索了,雖然有些不確定,卻又莫名有些肯定的說:「不,不,我想羅蘭不是魔法師。」

屬下看來很苦惱,個個絞盡腦汁。

讓他們這麼苦惱,我感到有些抱歉,這個羅蘭也許不是那麼重要的人,也許我只是喜歡這條項鍊,所以隨手殺了它的上一個主人,然後將它搶過來而已。

為了不感到太抱歉,我也努力思索起來,羅蘭不是魔法師,那是祭司嗎?

祭司羅蘭?

不,也不是祭司,聽起來就是不對。

盜賊羅蘭?

絕對不是,我不知為何,就是非常肯定。

那是騎士?

騎士羅蘭。

「騎士羅蘭。」我開口念了一遍。

很滿意。這聽起來很順耳。

「帶騎士羅蘭來見我。」我下了命令。

屬下看來還是很苦惱,他們說道:「吾主,羅蘭並不是很少見的名字,騎士也是很普遍的職業。」

「我要知道我的騎士羅蘭。」

屬下有點艱難的問:「知道您?或者您指的是認識您?」

知道和認識有什麼差別嗎?

我皺了下眉頭,冷著臉不說話。

屬下沒繼續在語文問題上糾纏我。

他們只是又問:「吾主,您要死的還是活的?」

我偏了偏頭,回答:「我想,還是活的吧。死亡總是難免會讓人丟失一些記憶,若是他忘掉我想問的事情,那就麻煩了。」

「是。」

我在位子上坐了好一陣子,一邊在幾乎沒有東西的記憶中尋找羅蘭,而我的屬下們也很盡責,這段期間,他們抓回了一堆又一堆的羅蘭。

我終於明白,語言真是了不起,「知道」和「認識」常常是可以通用的,但是,有時候卻又不能用錯,不然真是會讓人很困擾。

這些羅蘭都知道我,但是,他們又不認識我。

他們不是我要的羅蘭。

我有點悶悶不樂。

屬下看見了,跟著我悶悶不樂,所以,他們更努力地抓羅蘭,個個都是騎士,但個個都不是我要的騎士羅蘭,他們只知道我,但不認識我,更不會給我項鍊。

直到我說:「夠了,不要抓了,我厭惡失望。」

屬下再也不去抓羅蘭了,但是他們想盡辦法要讓我開心,送上了一堆稀奇古怪的禮物,這讓我更煩惱了,因為我的儲藏室總是不夠多。

我煩惱得乾脆把其中一批最巨大最佔空間的禮物劈成了碎末。

他們嚇壞了,再也不敢送上禮物,但是找來了一堆人,有畫著奇怪的妝的、玩球的、用奇怪的樂器拉著奇怪的音樂的……

「好吵。」我說。

那些人馬上就消失了。

接下來的日子中,我滿腦子都是羅蘭兩個字,這讓我很吃驚,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會對某項事物這麼執著,也許,我該趁著這個執著還沒消失的時候,好好享受一下執著的感覺。

「我想出去找羅蘭。」

屬下很驚訝,個個都反對,但提出的理由既古怪又難以理解。

「吾主,那些膽小的人類很無禮又很野蠻,他們沒有資格看見您。」

「而且他們總是大驚小怪的,也許會因為害怕而想出手傷害您,雖然您不會將那種攻擊看在眼裡,但是,若是被許多人類圍住,就算是您也會很困擾的。」

害怕?

我走到鏡子前,那裡站著一個灰白的「人」,皮膚是死人般的灰白,皮膚上頭還有著十分複雜的黑色紋路,從眼框流出,蔓延全身的紋路,背後有著三對翅膀,翅膀尖端有著一支角。

一雙眼睛,是兩簇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燄。

「我很嚇人嗎?」

「您很美麗,吾主,是那些狹隘的人類無法承受您的美。」

我的屬下,珊珊,生前是名女性,總是喜歡誇獎我的外表。

雖然我自己一點也不喜歡我的外表,顏色太少了,只有灰色和黑色。

也許,這正是我戴著那條項鍊的關係?我突然有這種領悟,因為它中間的寶石是藍色的,周圍的花紋裝飾是金色的,而藍色和金色都讓我覺得很漂亮。

「無論是美麗或者可怕,您不像人類,這點會讓您寸步難行,完全沒有機會找到羅蘭。」

伊路說話總是很實際,這個理由就比別人說的要好得多了。

「如果我像人類,就沒有問題了?」

我反問伊路,伊路愣了愣,雖然他看起來是滿臉的反對我出門,但他不敢騙我,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答了聲「是」。

我點了點頭,看著鏡子。

然後,變成了人類。



***
御我每週一句:啊!我對自己的景仰真有如台灣的馬路般,坑坑相連到天邊。
***

回應

Email:

iampinkcorpse@gmail.com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