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51818騎士歌-大綱&序章【祝大家聖誕快樂文喔!】

這篇文章,其實我有偷偷發表在天堂和鮮網上。

不過,是用別的筆名...只是想看看不使用「御我」這個名字的話,是不是也有辦法上排行榜的無聊實驗。

(XD不告訴大家是啥筆名,也不告訴大家專欄名稱,哈哈哈,蛙是拍郎御!大家也不用特地去找ˊˋ那裡也沒幾篇文..)

實驗結果:
上了鮮網的新進專欄排行榜,天堂沒上..(T^T)

總之,送給大家當做聖誕節禮物,希望大家看了笑哈哈喔!

另外,這篇因為內容非常難搞,所以不定期更新,目前只有四篇文,有靈感就填,沒靈感的話哇麻無法度囉!


【祝福大家聖誕節快樂!】


故事簡介:
我是一名騎士,正確來說,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也是這塊大陸上,勢力排得上前三大的信仰。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光明神殿有十二位聖騎士,每一個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和特徵。

太陽騎士就是得有一頭燦爛的金髮,蔚藍的眼睛,悲天憫人的個性和璀爛的笑容。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這句話在我的騎士生涯中至少說過上百萬次。

但我這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在全大陸面前大吼:「去你媽的"全大陸都知道",我這個太陽騎士就是不爽笑!我就是不想原諒那些人渣!我就是想說每一句話的時候都帶"幹"字!!!」

可惜,到目前為止,我還是帶著笑容繼續在說: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序章:

我是一名騎士,正確來說,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也是這塊大陸上,勢力排得上前三大的信仰。

而眾所皆知的,光明神殿分為戰鬥系統的聖殿和神甫系統的光明殿。我自然是屬於聖殿的了,聖殿中有傳承下來的十二位聖騎士,在古時,每一位聖騎士都統帥著一個騎士團,如同我是太陽騎士,所以我應該率領的是太陽騎士團。

不過在這個太平的時代,聖殿也養不起十二個騎士團,乾脆把所有騎士併一併,變成一個聖殿騎士團,而底下分了十二個隊,直屬於我的,當然就是太陽隊了。

雖然原本的太陽騎士團變成太陽騎士隊,不過對於我來說,影響卻是十二位聖騎士中最小的,因為身為十二聖騎之首的我理所當然的是整個聖殿騎士團的團長,只要還是團長,管它是太陽騎士團還是聖殿騎士團,你說是吧?

十二聖騎有哪些?

我還是慢慢介紹給你聽好了,一長串念出的話,十個人中有十個還是不會記得有哪些騎士。

在我旁邊的這個傢伙,沒錯,有一頭藍色長髮,還到處跟女人拋媚眼的這傢伙,他就是暴風騎士。

每一個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沒錯,你沒聽錯,「該有」的個性。

太陽騎士天生就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沒錯,就是我。

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都得笑得像是太陽一般的燦爛無暇,就算我現在要去見的是整塊大陸的國家中,號稱最討人厭的肥豬君王,我還是笑得彷彿我要去見一個大美女。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這句話是我每天必說上百次的話,而且還得帶著最完美的笑容,這是一個太陽騎士的命,永遠帶著笑容原諒別人。因為「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太陽騎士從不放棄救贖任何生命!

所以,哪怕其實我很想一劍戳死那隻肥豬王,讓這個老不死趕快傳位給他那個讓人順眼很多的大兒子。我還是只能帶著我燦爛的笑容,努力走去勸那隻肥豬不要再加稅了!

話扯遠了,再拉回來。

相較於太陽騎士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暴風騎士則是自由的代表騎士,所以他「自由自在」而且「風流倜儻」,只要是能翹的集會,他都翹!只要是長得比龍好一點的女人,他都得拋去一個媚眼。

不過神奇的是,就算他翹掉所有的集會,他總還是有辦法得知集會上發布的消息,還有做好所有分配給他的工作,(有時候還特別多,沒辦法,誰叫他不來開會,所以當然要趁他不在,把工作推給他。)甚至是得知下次的集會是絕對不可以翹的,然後他會準時來上工。

就是說,你雖然是「號稱」自由自在的暴風騎士,表面上你可以不來開會,但是發給你的公文你就是得做完!

至於風流倜儻……雖然這傢伙沿路走來,不管是公主、仕女、女僕到拿著通馬桶工具的老大媽,都公平的拋去一個媚眼,嘴角還永遠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

但我一直都很懷疑,這傢伙根本就還是個純情處男。畢竟他號稱風流倜儻號稱這麼久,我就沒見過哪個女人帶著大肚子來找他負責。

他的玩世不恭笑容大概和他的藍色頭髮一樣的不真實。

沒錯,那傢伙的藍色頭髮是染的。為什麼?因為「全大陸的人都知道」,暴風騎士有一頭藍色的頭髮啊!

也不知道第一任的暴風騎士是真的藍色頭髮還是為了耍帥染的,總之他害慘了之後的每一任暴風騎士,藍色頭髮的小孩有那麼容易找到嗎?

當然沒有!

所以,之後的暴風騎士幾乎都得終身染髮,他們的死因十個有八個是染髮染到腎衰竭而亡……唉!暴風,我先為你默哀一下。

「太陽,你跟我說話嗎?」暴風揚了揚眉,露出一副不要打擾我跟女人拋媚眼的表情。

「暴風兄弟,我並沒有跟你傳遞任何話語,也許你聽到的是仁慈的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我帶著溫和的笑容回答。

暴風的臉閃過了一下扭曲。我猜他很受不了我說話的方式。因為我自己也很受不了,但是我非得用這個方法說話不可,就像暴風非得跟每個女人拋媚眼一樣,哪怕那個女人可能不比龍好看到哪裡去。

所以,我不喜歡開口說話,反正也沒有人規定太陽騎士一定要喜歡聊天。

扯回頭髮,暴風要有一頭藍色頭髮,而太陽騎士則是要有金髮和藍眼。

我就是因為這頭燦金的頭髮,在當初十二聖騎的審核中,打敗了另一個頭髮顏色比較接近褐色而不是金色,但劍術可能有我三倍高明的小孩。

那時候,我的老師,也就是上一任的太陽騎士,幾乎是帶著心碎的眼神宣布我勝選。他的眼神從頭到尾都在那個褐色頭髮的小孩身上。

幸好,我的劍術雖然沒有那個天才小孩厲害,但是,也算是一個優秀的人才,這才讓我的老師稍稍安慰了點。

在這個浪費人民交的稅建得長得要命的走廊上走了十幾分鐘後,我總算走到了國王大廳,來履行我這次來見國王的目的,勸他減稅……雖然我覺得我如果可以勸到他不要再加稅,那就是件功德了。

「您好,我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在光明神的仁慈之下,我前來會見藍德國王陛下,傳達光明神的慈愛。」我面帶笑容,從容不迫的對衛兵說。

衛兵帶著憧憬的神色,把事情轉達下去,不久,大廳的門緩緩開啟了。

不管是會見國王,或者是街角的乞丐,我的臉上永遠都會是完美無暇的太陽騎士式笑容,喔!我是騎士。是的,太陽騎士。

回應
御我Line生活圈
好友人數
御我的噗浪
    沒有新回應!
金石堂
博客來快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