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811297/25 千呼萬喚始出來

經過了漫長的等待與呼喊,我們終於又復出、著手完成接下來的日誌了!不少人反映他們都敲碗敲到碗破掉了,真是對不起他們的碗XD

確定了紀錄片的主題之後,我們就前往國小進行拍攝,由於前幾天就已經有到學校進行拍攝的經驗,因此老師也不會過問、放心地讓我們觀察他們上課的情形,唯一的麻煩是孩子們的注意力很容易轉移,當看見不認識的人站在教室外時就開始躁動、蠢蠢不安,因此在拍攝的過程中我們必須不停轉換空間和教室,以免孩子們的眼光在我們身上駐足太久,造成老師們教學時的困擾。

下課的時候不小心被孩子們逮到了,所以就教他們怎麼使用相機。被纏住的我們心裡其實很開心,只能說孩子們的魅力真是無可抵擋,真希望每天都可以看見他們橫衝直撞的模樣~(下課的時候真的是橫衝直撞,氣勢像怪手、速度像保時捷)

戶外教學.JPG - 0725  Day7

今天進行的課程是戶外的生態教學,由外聘老師帶領孩子們認識校園週遭的動植物。學校老師表示為了不讓老師有太大的負擔,寒暑假都可以放假,許多老師不在校內導致學校必須調派其他人力支援,因此我們在這幾天當中也看到不少老師來來去去;不過學校也有固定、非一次性的外聘老師,像是舞蹈和繪畫,這些都是國小近年來致力發展的項目。

秉持著最高機密原則,我們就不將今天拍攝到的片段放上來啦,為了彌補我們在影像上的短缺,今日就來說說我們蹲點以來的心路歷程吧!(明明昨天也有說)讓我們從頭說起,最初......。

一開始的時候是我先找珮庭的,一直以來我對社區工作都懷抱著一種憧憬,雖然只有短短的15天,但藉由引路人的帶領、訪談、文字影像紀錄、拍攝紀錄片......蹲點台灣已經具備一個社區研究或行動的雛形,「進入社區看起來會遇到一些阻礙,設定的目標也不是短時間內就可以達成,但我無論如何都想嘗試看看!」當初是懷抱著這樣的心情報名的,可以想見天真如我來到社區之後肯定會受到一些衝擊。進入社區的過程其實比我想像中順利,我和珮庭很快地克服了沒有獨立下廚過的障礙、酷熱的天氣,跟居民的交涉也日漸熟絡,如果從旁觀察會發現這其實是很有趣的過程,從陌生到熟悉,中間發生許多令人噴飯又心酸的事,總之我們就像打怪一樣每天突破一道關卡,持續朝著目標邁進。這裡有一個決定性的轉折,我們原先設想的就是好好融入這個地方、把紀錄片拍完、好好道別、把回憶封存,就像那些為數眾多的一次性營隊,因為我一開始的時候其實是不相信「改變」的,然而在這裡待得越久,我們也越來越意識到自己具有某種程度的影響力,細細思考之後我也逐漸明白,當初想要進入社區的心情,不就是為了產生某種正面的影響力嗎?想要發揮自己所長、想要聊天、想要交換生命經驗、想要幫助這邊的人──那怕只有一點點也好──當初那個雙眼發著光芒、激動地叫喊的自己,心中所想的不正是如此嗎?所以我們花比剛來社區更多的時間陪伴來教會的青少年,也規劃在接下來幾天再去拜訪居民一次,所謂的衝擊其實就是意識到逐漸被世俗的目標掩蓋的自己。

上述的這些其實算是蹲點過程中自己的一點小突破,說起來也有點汗顏呢,竟然這麼晚才意識到真正重要的事物是什麼。最後跟大家分享一下社區的大小事,在頂洲最常見到的動物是狗,居民養的看門狗多半很兇,雖然還沒有聽說過會咬人,但光是經過被那些狗追著狂吠就已經嚇破我們的膽;流浪狗也很兇,不過那是牠們的一種自我防衛,如果佯裝要攻擊牠們的樣子,牠們就會夾著尾巴不敢作聲,看著無家可歸的牠們,心中也會莫名地產生酸楚,所以我們不會反過來欺負牠們。

小黑.JPG - 0725  Day7

警察伯伯三年前在路上撿到了三隻流浪狗,現在都安居在警察局,分別是小黑、小胖和小虎,雖然已經有家可歸了,牠們身上還是帶有流浪狗的膽怯,看見有人靠近會以為要攻擊牠們,所以要溫柔地對待。圖為小黑,順帶一提,頂洲幾乎所有的黑狗都叫小黑XD

阿Ko和小B幾乎每天都會和我們一同料理中餐和晚餐,每天這樣一起下廚的時光既像甫摘採的水果般新鮮,又像相簿裡一張張泛黃的照片般已經存在久遠,對我來說,在我們身旁協助我們煮飯的孩子就像幼時跟著媽媽學作菜的我的身影,舊的記憶與新的記憶重疊,那種熟悉又遙遠的微妙感覺令人有點迷惘,好像掉入時空的漏洞般。可以確定的是我非常喜歡這種類似傳承的感覺,我們一同做的料理竟有家的味道。

 

 

回應

願我們有溫柔的眼光

和自信的臉龐

搭建一座橋梁

築起一方希望

成為有力的臂膀

為那些最幽微的角落發光

 

 

 

蹲點‧台灣
蹲點‧台灣 Blog
點‧台灣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