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4290112那一次,我差點吻了你

有一次,他和她相聚朋友家,在朋友家搓麻將。她坐在他的上手,他對她愛慕已久,含情默默,小手不由自主地往她那迷人的大腿上撫摸,她沒有拒絕。夜深了,大家都相繼睡去。整個晚上,他睡在床上輾轉難眠,腦子裡都是她的影子。他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雖然是已婚的男人,但存封已久的心已被掀開。第二天一早,所有的人都沒起來。他起床了,第一件事不是去衛生間把憋了一宿的“東東”釋放出來,而是情不自禁地扭開了她睡覺房間的門。她還在酣睡。他看著她那張迷人而熟睡的臉許久許久,突然間就有一種想吻一吻的衝動。這時,她下意識地甦醒過來,兩眼矇矓地看著他。她笑了,笑得那麼迷人,那麼可愛,臉上不時泛起紅暈。他也笑了,那是一種心動的笑,會心的笑。他說:“你睡覺也這麼美,把你吵醒了!”她不好意思地回答:“嗯,昨晚睡晚了,還想睡,讓我再睡會。”他的手不聽使喚地往她的臉摸去,說:“你睡吧,過會兒我叫你。”她還沒來得及再次閉上那迷人的雙眼,他又說話了,那聲音很小,斷斷續續地說:“我……我……我真想吻你。”她那可愛的小臉蛋一下子像熟透了的蘋果紅了起來。下意識地捂著臉歪向另一側。撒嬌地說:“嗯……不嘛!待會你老婆知道了不好。”他沒有再進一步的舉動,就走出了房間來到朋友家的客廳。耳際一直迴響著她的話。是那麼的甜蜜,那麼的讓人心動。是呀!自己已是有家室的人了,為啥還想吃別自己大幾歲沒結婚的女人的豆腐呢?呵呵,真是對她動心了嗎?他在心裡不停地追問自己。最終得出了答案,也許是吧,因為他好久沒有這麼衝動了,一種男人對女人的衝動。可惜,他沒有下定決心去吻她……寧財神:手中有劍心中無碼 |朱家雄的BLOG | Wicked Little Town |

(繼續閱讀)

201204231843桃之夭夭 灼灼其華

北京的春天比湖南要晚些,特別今年的氣候異常,這個“晚”就體現得更明顯。儘管天氣依然感到很寒冷,但各種花還是開了。雖然沒有時間去欣賞,但是我已經知道它們已經於半月前已經綻開。小區裡的那幾棵桃樹,桃花早已跳行枝頭,如火一般,每天我都是行色匆匆的從那裡進過,目光也總是一掠而過。以前的文人大部分都不喜歡桃花,覺得它太妖艷,均喜歡傲雪的梅花、出淤泥而不然的荷花等。對於花,我沒有特別的喜好,也沒有將其聯想到人的品德。我只是知道,它們在綻放著自己的生命,然後默默的凋零。去年的此時,我還在酒中感慨“料峭春風吹酒醒”,在似醒非醒中釋懷不了一些事情。現在看當時寫的日誌,回想當時的心情,未免有些兒女情長英雄氣短。在北京已經開始律師生涯半年有餘,在事業上和知識上感覺自己就如現在的天氣,憂心忡忡,我知道現在的處境儘管不理想,但是總有天氣轉好的時候,現在是我自己的積累還不夠。畢業的時候我在職業的選擇上,在法官與檢察官之間徘徊猶豫過,後來我選擇了法官,在08年通過司法考試後,我又在徘徊與猶豫,最終我選擇了辭職來到北京成為一名律師,開始了每天忙碌的生活,奔波於北京的各個法院之間,每天晚上八點才回到住的地方,這種生活儘管很累,但是我卻很喜歡。前段時間,和陳康兄聊天(此兄的毅力和志向,我實為之佩服),我們聊到了一個選擇法官、檢察官、律師的話題,他們那的人都認為選擇做律師是選擇錢,因為律師比法官有錢。我們不約而同的想到了,選擇律師,其實選擇的是一種生活方式,選擇這種生活,需要積累,他在檢察院積累四年,去年終於考過司考A證,該是他轉變生活方式的時候。再過一段時間,他要離開檢察院了,開始他的律師生活,前面的路曲曲折折,無法預料,也許失敗,也許成功,但是這是選擇,我相信此君的選擇是正確的,最終也會成功的。也許就如同那些花,無論是什麼花,世人對它們的寓意如何,在該開放的時候,就要開放,不管有沒有人欣賞。在年輕的時候,我們也該如此,無論選擇是法官、檢察官還是律師,我們都應該綻放自己的青春——“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