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个台語音 @ 潘科元台語文理想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頭戴台灣天
    跤踏台灣地
    喙講台灣話
    手寫台語文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1112070036「肉」个台語音

    「肉」个意思台語普遍講 bah,但是 bah 个本字恐驚毋是「肉」。陳冠學先生主張 bah 就是「茹毛飲血」个「毛」字;另外有儂主張台語 bah 是對蒙古話來个。

    「肉」台語文言音 jio̍k,白話音 hi̍k(佮「或」仝音),無論文、白,攏是第八聲。Jio̍k 真平常,像「骨肉 kut-jio̍k」、「肉桂 jio̍k-kuì」,但是 hi̍k 強欲失傳去。

    杜建坊先生《歌仔冊起鼓》p.107,引用台南博文堂 1926 出版个歌仔冊《落陰歌》,根據押韻,證明台灣存在「肉 hi̍k」个音:(台羅標音是我另外加个)

    『聽到汝說真失德[tik] 恰[khah]慘割娘腳腿肉[hi̍k]

     留我呆命無路益[ik] 塊[tè]君汝死恰明白[pi̍k]』

    毋過杜先生講:(標音我改做台羅)

    『現今台灣「肉」字,皆音 bah,「hi̍k」已於中年層消失,僅保存於老年層特定「俗語」中,如「落街打肉」(蘆洲)(潘 標音:lo̍h-kue phah-hi̍k),「雷鳴驚蟄,一手懸魚,一手懸肉」(鹿港)(潘 標音:luî tân kinn-ti̍k,, tsi̍t-tshiú kuǎnn hîr, tsi̍t-tshiú kuǎnn hi̍k),「粿無熟,我買肉)(金門兒歌)(潘 標音:kér bô si̍k, guá bué hi̍k),口語中亦不復存在。』

    不過,若照我所知,呂柳仙唸歌有唱一句:「肉身[hi̍k-sin] 朽爛[hiú-nuā] 袂閣來」(月球唱片公司)。另外,我嘛捌聽過阮屏東萬丹一个老拳頭師傅講:「咱儂著是一个肉體[hi̍k-thé]」。所以,杜先生斷定講「口語中不復存在」,無影絕對是按呢。

    總是,即種話,現代一般台灣儂正實捎無總[sa bô tsáng]。

    歌仔冊文獻內底,「肉」唸做 hi̍k 个,毋但以上迄本,施炳華教授《歌仔冊欣賞與研究》p.68 有引用台北周協隆書局 1936年出版,梁松林《三伯越洲訪友新歌》,而且解說:

    『伊是姓梁名三伯,甲恁子兒真得力,做人真正有心色,親象同胞親骨或。

     「親骨或」的本字是「親骨肉」。肉的讀書音是 hik,與或(hi̍k)同音不同調,用「或」標「肉」的讀書音。』

    施教授个音註,有走爭去。「親骨或」就是唸做 tshin kut-hi̍k。「肉 hi̍k」佮「或 hi̍k」完全仝音仝調,攏是第八調、陽入聲。梁松林編个歌仔,有符合我所講个〈嚴格个四句連(七字仔唸歌)押韻規律〉,伊个第四句韻跤,若毋是平聲字,就是第八聲,袂出現第四聲个字。而且「肉」唸做 hi̍k,該當歸屬佇白話音層,毋是讀冊音層。

    話尾:

    就現代欲應用來講,「肉體」即个詞,應該是唸文言音 jio̍k-thé 卡妥當。我逐擺聽著儂講「青春个肉體[bah-thé]」就會起愛笑,目睭前出現一个 bah-bah-bah 个身軀。


    參考資料:

    陳冠學《台語之古老與古典》,1981,自費出版;1984,第一出版社;2006,前衛出版社。

    陳冠學《高階標準台語字典》p.751,2007,前衛。

    杜建坊《歌仔冊起鼓--語言、文學與文化》,2008,台灣書房。

    施炳華《歌仔冊欣賞與研究》,2010,博揚文化。

    閩南語俗曲唱本「歌仔冊」全文資料庫

    蒙古語辭典 http://asuult.asuultserver.com/dic/

    潘科元〈台語四句連(七字仔唸歌)上講究个格律(特別討論押韻規則)


    即篇文貼出來,承蒙杜建坊先生殷勤牽教。「驚蟄」个「蟄」我本標做 ti̍t,今已經佇頭前迄所在照伊指正个改過來(用紅字)。我將伊寫个全文,轉貼佇下跤:

    潘老師「肉」个台語音,我有幾个補充意見:

    1. 「雷鳴驚蟄,一手懸魚,一手懸肉」 「驚蟄」鹿港音是kinn-ti̍ek(ti̍k);毋是kinn-ti̍t。
    2. 閩南三邑泉腔「肉」,个俗讀音是「mah4」(鼻化),無讀bah4;潮州音即是bah4;潮州文讀是nek8。
    3. 關係「肉」/ hiek8 /个講法,我在《歌仔冊起鼓》雖然講「口語中不復存在」,但是下跤各有一句:

      但〈落陰歌〉卻明白記錄「腳腿『肉』」此一口語詞,可見1926年前後台灣泉腔口語「肉」,依然說/hiek8/,歌仔册之語言價值由此可見。

      《歌仔冊起鼓》修訂版(2008許陣袂赴印)有另外引一例:
      1955年興新出版社有一本〈新歌李三娘〉全八本,作者是艋舺梁松林,根據書中一葩歌文:

      【三娘即勸因阿叔 兄妹算來親骨肉 父母命是在傾刻 骨肉至親變仇敵】

      證明毋但1926年,一直到1955年台員話益有時行「hiek8」个講法。

    「肉」台員讀「hiek8」,歌仔冊以外,我佮早聽着--个,大部分攏是用在俗語;口語極加是一半个人有講,所以我認定只个音,在台員差不多算是絕種矣;毋即講:口語中「不復」存在。潘老師認定「一半个人」亦有準算,按爾我無意見。

    若是經過潘老師讚聲了後,只个音詞會當「倒翻箍(to3huan1khoo1)」,變做常用詞,共我个意見徹底推翻,按爾上好!

    閩南語佮台語个人口|日誌首頁|台語「四句連、相褒、唸歌」的格...上一篇閩南語佮台語个人口下一篇台語「四句連、相褒、唸歌」的格律、押韻規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