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詞文白音个選用 @ 潘科元台語文理想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頭戴台灣天
    跤踏台灣地
    喙講台灣話
    手寫台語文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1606142247台語詞文白音个選用

    漢字台語音,文白異讀个情形非常「厲害」,毋但有文白異讀、閣有訓讀音,若是細漢失落母語个儂,「後天」[hiō-thian] 欲補救,佇即方面欲運用甲會自然,就愛十二分个費神。

    一个詞欲採用文言音抑是白話音來唸,大原則就是「口語、白話詞、民間、日常、身體、具體、通俗」个語詞用白話音;「文言、書面語、官方、學術、精神、抽象、文雅」个語詞用文言音。文白異讀个一字多音,大部份聲調仝款,差佇韻母。

    總是,一个兩字詞來講,有可能前文後白,抑是前白後文,咱無法度干焦根據歷史音韻學理論系統个文白區別,來決定實際上台語詞个字音選擇。像日本時代吸收个新詞「放送」,是按怎欲唸 hòng-sàng 前文後白?毋唸 pàng-sàng 兩字攏白,韻母攏是 ang,是疊韻詞;抑是唸 hòng-sòng 兩字攏文,韻母攏是 ong,也是疊韻詞,按呢來保持「系統上」佮「聲韻上」攏一致个清氣相?

    因為每一个漢字个文白語用,佇台語母語儂心目中生熟个程度無仝,肆配个語義也有出入。

    「放」个文音 hòng,像「放心 hòng-sim、放蕩 hòng-tōng、開放 khai-hòng、解放 kái-hòng……」真熟,但是「送」个文音 sòng 相對就罕用。

    試思考「東 tong/tang、西 se/sai、南 lâm、北 pok/pak」即四字,「南」只有一音,免論,其他三字攏有文白異讀,而且明明攏是方位詞,按呢照講欲選用文言音抑是白話音,應該採用一致个標準,但是實際並毋是按呢。咱看台灣地名:

    東--文言音 tong:屏東 Pîn-tong、東山 Tong-san、羅東 Lô-tong(語源是原民語);白話音 tang:台東 Tâi-tang、東港 Tang-káng、東勢 Tang-sì。

    西--文言音 se:台西 Tâi-se、西門町 Se-mn̂g-ting、西仔灣 Se-á-uân;白話音 sai:線西 Suànn-sai、西螺 Sai-lê、西嶼 Sai-sū。

    北--文言音 pok:(咁有佗一个地名用 pok 个音?)白話音 pak:台北 Tâi-pak、北港 Pak-káng、竹北 Tik-pak。

    咱家己加想一寡詞例(無限定地名),就會發現,平平攏有文白異讀个方位詞「東、西、北」即三字个詞,若唸文音个時,「西」唸文音 se 是上捷聽著个,「東」唸文音 tong 就較少,若是「北」唸文音 pok,煞想無有佗一个地名唸文音 pok,恐驚也正實無。

    (聲明:以上台灣地名个舉例,有个牽涉著語源是原住民語个音譯,即點因素咱先按下,請包涵。)

    所以,「東部」逐家攏講 tang-pōo,「東」選用白話音;但是「西部」是講 se-pōo,「西」煞選用文言音。若欲強求系統一致,顛倒予儂袂慣勢。這就是生熟个差別。

    但是為何即三字,「西」个文言音 se 逐家上熟?這有可能是咱長期受佛教佮西遊記[Se-iû-kì]傳播个影響,咱不時聽著儂講「西天 Se-thian、西方 Se-hong、西方極樂世界」。

    出名个傳統布袋戲團「小西園」即三字本身攏有文白異讀,實際上,團長許王大師是講 Sió-se-hn̂g,白+文+白。

    細漢个時,電視定定會放美國个「西部片 se-pōo-phìnn」。讀高中个時,歇熱去台東揣同學𨑨迌。咱蹛西部个儂,日常生活較罕得提起東部,但是怹蹛東部个儂,不時都會講著「西部」,我聽怹也是攏唸做 se-pōo,毋是 sai-pōo。

    台灣地名,若是在地舊底就有、老百姓所號个「土名」,往往採用白話音,像「三重埔 Sann-tîng-poo、田中央 Tshân-tiong-ng」……,若是官方改號、雅化、正式化、書面化了後个地名,有真濟就變唸文言音,像「三重市 Sam-tiông-tshī、田中 Tiân-tiong」……。這是一條大原則,總--是,這現現無法度解說「東[tang]部、西[se]部」文白無一致个現象。

    現代台語,「歐美」咱通稱「西洋 Se-iûnn」前字取文音、後字取話音,但是古早个台語文獻也有講 Sai-iûnn,兩字攏話音。古俗語「有看見針鼻,無看見大西門」佇台日大辭典出現兩擺,伊攏標音做「大西門 Tuā-sai-mn̂g」,但是「西門町」咱現時攏講 Se-mn̂g-ting,「西」唸文音、「門」唸話音,毋是講 Sai-mn̂g-ting。

    「小學、中學、大學」遮个詞是西洋傳教士佇清朝尾就傳入來台灣,應用佇教會學校个學制,日本領台前十年(1885)就創刊个台語白話字月刊《台灣府城教會報》,佇即三个詞,當時是唸 sió-o̍h(白+白)、tiong-o̍h(文+白)、tuā-o̍h(白+白)。比較現代唸法是 sió-ha̍k(白+文)、tiong-ha̍k(文+文)、tāi-ha̍k(文+文)。三个詞古今唸法攏無仝,閣分別有無仝款个文白透濫!

    「大」字,文 tāi、話 tuā,逐家知;「小」字,文 siáu、話 sió,白話音較熟;若是「中」--字,正宗个白話音是 ting,但是逐家顛倒普遍毋捌,多數儂差不多攏講 tiong,這是佇台語歷史音韻學屬佇文言層个音。(iong 韻字,有所在个漳腔一律變做 ing,佮遮所講个情形無仝,請毋通參入來討論,較袂花去。)

    對按呢,咱通看出台語詞文白音个選用,毋但古今有出入,佇一个詞个前後字、抑是仝一系列个詞,攏有出入,真僫得強求一致。

    台語詞文白音个選用,其實閣有濟濟因素需要探討,以上只是掠一个角度來談。

    有友志問著〔飛盤〕台語按怎講?若欲照字唸即个新詞,有先進回應,講做 hui-puânn(文+白),我直接个語感也是佮伊仝款,感覺按呢上自然,若唸 pue-puânn(白+白)就差一氣[khuì],hui-puân/phuân (文+文)完全袂想著。

    結論:台語一个詞个前後字,有「漳泉濫 Tsiang-Tsuân-lām」个現象,像「長庚」若照泉腔是 Tiông-kinn,漳腔是 Tiâng-kenn,但是真濟儂講 Tiông/Tióng-kenn,前泉後漳;閣像「維持」若照較純个漳腔是 uî-tî,泉腔是 î-tshî,但是真濟儂講 uî-tshî,前漳後泉(這受著華語音影響个因素也有)。台語音一个詞个前後字,又閣有「文白濫」个現象,像本文以上所舉个濟濟例。這就是活語言無受「系統理性」管制,活潑自由咧發展个表現,咱著認取。

    (即篇本來發表佇 Facebook 2015-08-06)

    呂柳先(呂柳仙)勸世歌漢字台羅...|日誌首頁|〔輕軌〕台語按怎講?上一篇呂柳先(呂柳仙)勸世歌漢字台羅對照...下一篇〔輕軌〕台語按怎講?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