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71329電視回顧─第一位電視劇女演員張冰玉

▲張冰玉(右二)、常楓(左一)是「歡樂家園」中的男女主角。
孟繁美(中間站立者)如今致力於舞台劇的推廣。

胡錦(左一)早年模樣。
范丹鳳陳凱倫當年年紀都還小。

▲年輕時代張冰玉長得相當美豔。
▼常楓精湛的演技,得自豐富經驗的累積。
▼第一位電視劇女演員,張冰玉當之無愧。

1986年報導

(TTV電視周刊1232期P148~P152)
電視回顧─第一位電視劇女演員張冰玉
●文/阿丙
  打從民國五十一年電視開播至今,歷經了二十四年的時
間,在這麼漫長的日子中,電視帶給我們幾許歡笑、幾許
記憶。
  回顧過去四分之一世紀,「電視」深入我們整個社會、
全民生活之中,它和許多人珍貴的記憶是息息相關的。
  由於不忍心讓這些珍貴的回憶,隨著時光湮滅灰飛,我
們希望藉著本刊這小小一角,以文字和圖片來回味一下
許多幾乎、甚至已經被淡忘的往事!

劇節目」一直被視為電視節目的「命脈」,這是因為戲劇本身充滿曲折、高潮,最能帶動觀眾情緒,任何一種型態的戲劇,都有強烈的感人力量,當然電視劇也不例外。
因此早在電視開播第四天,也就是五十一年十月十三日,台灣電視就播出第一個戲劇節目─平劇
   電視劇此例頗重
在電視開播的第一年,戲劇節目所佔的比例就相當重,其主要分國語電視劇、閩南語電視劇及地方戲劇三大類,至於型態則可分連續劇(人物、情節連貫的戲劇)、單元劇(每集人物、情節各自獨立的戲劇)及電視劇集(人物相同,但每集內容又各自獨立的戲劇節目)。
其中台灣電視史上最早的國語電視劇,是個叫「歡樂家園」電視劇集,每周晚間播出,每次播出十五分鐘,是以一個四口之家為中心,以父母、子女、夫妻間發生的事情,以短劇方式表現,主要為闡揚治家、處世之道,含蘊濃重的社教意義。
這個節目最早是以社教型態出現,播出數集之後,改以戲劇方式表現,因內容平實,和一般人生活接近,加上是台灣第一齣電視戲劇節目,因此播出反應極佳,真正達到「寓教於樂」的目的。
這個台灣電視史上第一個電視劇集的主角固定:以一對夫妻及一雙子女組成的家庭為主,而這四位演員也可算是台灣電視史上的第一批演員了,說來奇妙,其中飾演父母的男、女主角,至今仍活躍於電視螢光幕上,他們就是常楓張冰玉

提起這兩位演員,今天當然絕對是「家喻戶曉」了,而且他們的演技也得到絕對的肯定,當然這也是歷經四分之一個世紀,他們仍能在競爭激烈的電視行業中有傑出表現的原因。
但是提到當年初上電視,卻有一段已為人淡忘的趣事──那就是當時他們用的可不是「常楓」、「張冰玉」之名,而是「張雨」、「張珍」的假名。
    任軍職使用假名
為什麼這麼掩掩藏藏的,主要是兩人當時都任職軍中──張冰玉是「大鵬話劇隊」的當家花旦、常楓則為康樂總隊隊員,都是在職軍人,按規定不能在外兼差,所以只能「化名」演出。
「雖說當時電視是新興事業,不過幸而因為太新,所以並不普遍,有電視的人家,只限於台北一、兩千戶,我們的演出,可不像今天這麼受注目,所以我們演了好久,都沒被上級發現。」

身為「第一位電視女演員」,張冰玉卻坦然承認:演電視劇其實心中全無「成就感」,因為當時的電視觀眾有限,反而不及他們平時演出話劇來得受注目。
「在當年電視才起步時,話劇可是很風行的表演呢!我們每排一個新戲,一演就是一百多場,而每場的觀眾,少說百餘人、多叫上千,算下來,話劇觀眾總數可比電視觀眾多得多,而且話劇的觀眾就坐在台下,他們的反應,演出者可以立刻感受到,這是演電視劇時,無法感受到的。」
張冰玉自稱和其他演戲者一樣,「打娘胎中就帶著演戲的因子生下來」的,從很小她就特別喜歡看戲,不管是什麼型態的戲劇,她都看得津津有味。
「我有個姊姊也是喜歡戲劇的,什麼戲都不放過,而我就每回跟著她,從很小就迷戀著舞台。」
除了戲劇,張冰玉小時也喜歡流行歌曲,那時話匣子(收音機)還不普遍,只有大百貨公司才有,她沒事就跑到百貨公司聽,聽了幾回,立刻能朗朗上口。
後來十二歲時,姊姊考進東北敵偽的電影公司「滿映」當演員,也帶著她作伴,就這麼的,張冰玉走上演戲這條路,拍起電影。
抗戰勝利後,電影公司解散,張冰玉去了北平,進了「大劇團」和許多名噪一時的著名演員同台演起話劇來,對她而言,這是她真正學習演技、磨練自我的時期。
演技派步下舞台
後來她成了空軍眷屬,隨先生到了台灣,進了康樂三隊,為故台製廠長龍芳所欣賞,運用各種關係,把地調進「大鵬話劇隊」,成了著名的話劇演員。
就因為她的演技和名氣都是有共睹的,所以在電視一開播,她就被禮聘成了第一批的電視演員。
「當時找我的是名編劇朱白水先生。」張冰玉回憶著:「其實我們原本不認識,互相聽過名字而已,但他受台視之邀作「歡樂家園」節目,不知怎地,居然想到找我和常楓當主持人,最先是社教節目的型態,後來認為太過嚴肅,就決定改以戲劇方式表現.又找了孟繁美王陽兩個小孩演我們的兒女,每周以不同的內容,表演不同的主題。」
對張冰玉而言,由電影而舞台、又由舞台而躍上電視,在基本的型態上,都是演戲,並沒太大不同的感覺.只是方式稍有不同而已。
「剛開始的時候,緊張是有的成就感反而不大。」
緊張的理由是演電視和電影不同是全部現場立即播出,因此不能NG;和舞台劇不同的是每周播出一集,因此不能有太多的時間去排練。
「我們通常花兩天的時間排,然後就正式演出,因不能NG,事先演員一定要把台詞、地位記得很熟,否則就要出醜了。」
當時電視台的設備很簡陋,所以所有的佈景全搭在攝影棚,絕無外景,而一齣戲中間又無休息,演員就得把整齣戲的服裝,一口氣全穿在身上,一場演完,立刻躲到佈景後,以最短的時間換好衣服,然後立刻跑到下一場的位置站好、演戲。
「那時候廣告少、又沒有停機,所以演員一定要反應快、動作快,不然萬一機器轉場,而演員沒站到該站的位置,或者衣服沒及時換好,穿錯了衣服、或是撞倒了佈景,都是很糗的事的。」
    猛拖戲情有可原
就因為要替換場、換衣的演員多爭取點「喘息」的時間,所以當時電視劇在演出中間,經常會出現一些莫須有的「拖戲」,比方有的演員掃地、抹桌子的時間長得不合常理,通常就是表示有個演員的衣服忽然卡住了,要不就是誰中途溜出去上廁所、找不到回來的門啦......。
導播在每場結束時,總要無意義的把鏡頭推到一個花瓶、一張畫上、慢慢淡出(拖個兩、三秒),然後下一場又由個花瓶、一張畫上慢慢拉出(又可拖個三、五秒),就是替演員爭取點「喘息」的時間,或是替笨重的攝影機爭取跑景的時間。
「所以說,那時演戲好緊張的,因為一定要把時間控制好,否則萬一出個差錯,可沒法彌補的。」
另一個叫張冰玉緊張的原因是當時的攝影機還不很精良,拍特寫,機器必須靠演員很近,剛開始,許多演員都很不習慣。
「想想看,有時正演得入戲,冷不防攝影機忽然湊到你臉上來,真叫人嚇一大跳,好幾次,我被嚇得台詞也忘了,就楞在那裡好幾秒,不知如何是好!」
幸好那時的觀眾並不很挑剔,對許多類似的糗事,大家全一笑置之,並不認真計較。
「畢竟,坐在家裡就可欣賞到過去必須花錢、排隊,才能看到的演員、戲劇,對觀眾來說,已經是太了不起的進步了,觀眾那有挑剔的餘地!」
就因此「歡樂家園」的播出反應良好,替台灣電視劇打下良好的根基,於是許多類似的戲劇節目紛紛在電視上開播,從而成為電視台的命脈,說來身為「開路先鋒」的張冰玉,其功絕不可忽視喲!



※原刊敘述的中國(史)部分已入替為台灣(史)。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bloggerads
貼補購書資金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舊劇789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