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16夕陽下的殘夢

土林啊,我再熟悉不過的土林——你可記得我這個在你懷裡玩耍著長大的孩子?我只記得,那時候,沒人能懂你的心思,也沒人給予你更多的關心,除了在你懷裡玩耍著長大的一群又一群的孩子,一輩又一輩在歲月裡枯瘦的老人,再沒人記得你!千百萬年,你高聳著巨大的身軀靜靜地站立,任憑風吹雨打,任憑日月滄桑,任憑時光的巨輪從你身上毫不留情地碾過。你日日靜默,站成永恆,永恆成刀刻斧鑿的風景……那時侯,我覺得你更像慈母,給予我無限的庇護——即使我在你的腳跟撒了尿,即使我在你的身上刻下幼稚而不堪的識字印跡!我還清楚地記得那個下大雨的傍晚,正在玩耍的我被一陣裹捲著灰塵的大風攆到了你的懷裡,我依偎著你冰涼的身軀驚懼著哆嗦著。突然一道閃光從天而降,緊接著一聲巨響,一個褐色的巨大“頭顱”從那高高的身軀上滾落下來,摔得粉碎,散落了一地灰黃。我嚇壞了,哭喊著跑回家,躲在黑暗裡瑟瑟發抖——我不知道是怎樣的力量,讓你在瞬間的電閃雷鳴中粉身碎骨。就連母親溫暖的手和軟軟的胸膛,也無法撫慰我那時的驚懼。風雨撼動不了的你,不動聲色地站立,從久遠到遠久,站到連我的思想也無法企及的遙遠…… 那時候我覺得你是英雄、是我的世界的全部。可是,我只是依靠你,卻不懂你。你的身姿站成了歷史、站成了自然,那麼,你是在等誰呢?或是已經失去了知覺?你不痛、不冷、不餓……也不怕麼?你在我童年的記憶裡,什麼都是,但更是一個謎。帶著這個謎,我走出了你的懷抱,離開的時候,你還是靜靜地站立,並沒有送給我祝福。離開你,我走進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陌生的世界,於是我開始想你,幾回回夢裡見你靜站的身影,和你已經長久定格的表情。土林啊,我再熟悉不過的土林——我依舊還是不懂你!曾幾何時,人們給你取了一個動聽的名字——土林(地球之林)。從此你被更多的人知曉,被更多的人仰慕,你被迫在這個喧囂繁盛的時代不斷改變著站立的姿勢,以迎合那些仰慕!雖然我知道你多麼地不願意,但你承接了太多的歷史輪迴、太多的風雨滄桑,你就不再只屬於那片狹小的土地,不再只屬於那些渾身沾滿著你的灰塵的孩子們。你於是很快成了現代文明的“明星”,成了眾

(繼續閱讀)

201508040225奇琴伊察

中文名稱:奇琴伊察(西班牙人到來以前的城市)   英文名稱:Pre-Hispanic City of Chichen-Itza[2]  國家:墨西哥   所屬洲:北美洲   批准時間:1987   批准標準:1987年根據文化遺產遴選標準C(I)(II)(III)(IV)被列入《世界遺產目錄》  簡介:  奇琴伊察是古瑪雅城市遺址,位於墨西哥尤卡坦州南部。南北長3公里,東西寬2公里,有建築物數百座,是古瑪雅文化和托爾特克文化的遺址。“奇琴”意為“井口”,天然井為建城的基礎。現有公路把它分為兩半。南側老奇琴伊察建於西元七至十世紀,具瑪雅文化特色,有金字塔神廟、柱廳殿堂、球場、市場和天文觀象臺,以石雕刻裝飾為主;北側新奇琴伊察為灰色建築物,具托爾特克文化特色,有庫庫爾坎金字塔、勇士廟等,以樸素的線條裝飾和羽蛇神灰泥雕刻為主。  帕倫克是反映瑪雅建築藝術的一處遺址。它坐落在墨西哥恰帕斯州境內崇山峻嶺間的一塊坡地上,反映瑪雅人當年建城定居多選擇倉林山嶺的特點。據在這裡發現的刻有紀年的瑪雅碑證明,這座城市的歷史可追溯到西元六四二年。   帕倫克的建築群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建在金字塔上的“銘文神廟”。金字塔為正方形,共十層,向上逐層縮小,最低一層有梯階九級,其餘有梯階七級,共七十二級。“銘文神廟”就建築在金字塔頂平臺上。平頂,有五個門,走廊上有壁畫、浮雕,廟的四壁都是雕刻的碑文。可惜,現在還未破譯這些瑪雅象形文字,至今無人知曉這些碑文的真正含義。這裡的建築物幾乎都是平頂或有平臺。金字塔的臺階象徵通往宇宙的階梯,這是瑪雅建築的典型特徵。   墨西哥的金字塔與埃及的金字塔雖然形狀相似,但有所不同,現已發現的墨西哥金字塔絕大多數都是供古代印第安人各部落祭祀神明的祭壇,而不是陵墓。然而帕倫克的金字塔卻是一個列外。它是西元前七世紀時帕倫克統治者巴卡爾的陵墓。據說這座金字塔是巴卡爾出生後不久就開始建造的,歷時幾十年,全部用巨石建造,在巴卡爾76歲去世時才建成。因而人們對此頗為興趣怏然。進入這座墓室,必須拾級登上金字塔,進入銘文神廟,然後沿著螺旋形的石臺階才能下到墓室。據考古學家分析,這座陵墓可能還有正門,但因金字塔是巨石砌成,發掘時不想損壞金字塔而放棄了尋找。墓室的平面頂作假拱,全用石條砌成

(繼續閱讀)

201205042123忘不了家鄉酥菜的味道

過去每逢過年的時候,母親都要做一大鍋家鄉口味的酥菜,近些年來生活水平越來越好,孩子們覺得準備的年貨了夠多了,做酥菜太費事了了,母親就沒再做了。有些年沒有吃到母親做的酥菜,我們還是很想念酥菜的味道。今年過年弟弟又想吃酥菜了,便和母親一起不辭辛苦的為我們做了一大鍋香噴噴的酥菜。又吃到了多年沒吃到的家鄉口味的酥菜,一家人大飽口福,都吃的很愜意,家裡過年的氣氛更濃了,母親雖然很累,看到一家人其樂融融的過春節,卻感到很高興。過年做酥菜是家鄉的傳統習俗,記得小時候在家鄉的時候,每逢過年家家戶戶都要做酥菜。酥菜就是把很多的葷素食材放進一口大鍋裡燜煮,酥出來的菜酥軟可口,入口即化,味道好極了。酥菜好吃,可做一次酥菜是很麻煩的,記得母親和奶奶是這樣做酥菜的,先要準備好做酥菜的原料,首先要準備好一些半肥半瘦的豬肉,五花肉、豬肘子、帶皮的排骨等都可以,如果有雞就準備一隻整雞,大白菜數棵,海帶一捆,蓮藕數塊,凍豆腐數塊,大蔥數根,香菜一捆和一些生薑。把所有的食材摘洗乾淨,把豬肉切成豆腐塊那麼大小的大塊,大白菜剝開,海帶發好切成大塊,大蔥掰成大段,雞、蓮藕、豆腐和香菜不用切,整個烹調;然後把蒸饅頭的大鐵鍋放到爐子上,依次一層一層的放進食材,碼放一層撒上適量的鹽和醬油。鍋底好像是先放一些豬骨頭防止糊鍋,然後依次放入蓮藕、海帶、豆腐、豬肉和雞最上層放大白菜和香菜,大蔥每層都放一些;然後滿滿的加入適量的水,蓋上一個盆當鍋蓋慢慢地酥煮。酥菜的過程中要一直有人看著,要當估計放進的白菜塌下去就掀開鍋蓋再放一層,要續加好幾次白菜,湯汁多了要撇出來。酥菜時間比較長,要好幾個小時,中間要把鍋端下來給爐子添煤。滿滿一大鍋酥菜很重,端起來是需要很大力氣,一般人端起來是很吃力的。奶奶的屋裡炕前盤有一個燒煤的土爐子,到了冬天的時候就生起來取暖和做飯。那種爐子沒有煙囪,也許燒的是無煙煤吧,雖然有時候有點嗆,但並沒有人煤氣中毒。過年做酥菜都是在奶奶的屋裡做,大酥菜鍋就礅在炕前的爐子上。記得奶奶和母親好像都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燉酥菜,邊燉酥菜邊準備大年初一起五更吃的餃子。我躺在炕上看著奶奶和母親忙活著做年夜飯,聞著酥菜的香味兒入睡,睡得迷迷瞪瞪的時候酥菜酥好了,母親就會一會兒撕一塊肉,一會兒拿一塊菜往我的嘴裡塞,我躺在暖暖的被窩裡,嘴裡嚼著美味的酥菜,那是多麼的的幸福啊!那麼多食材燉煮在一起,酥出來的酥菜有一種特別的味

(繼續閱讀)

201204301943今晚夜色美

今晚河面的倒影是水岸邊迷離的燈光,婆娑著亦如傾洩的月色在粼波地搖曳中油畫般的美……城市心臟的河流自然不乏人氣,何況於蜿蜒起伏的路徑旁依偎著綠柳、黃楊,早已成為水岸人家的後花園,景致如畫來自人工地雕琢。有這樣的去處,也算是城市的造化,城市人的造化吧。在一個早已沒有節奏的環境下生存多少會產生躁動,凝視著平靜的河水躁動會慢慢遁跡,一如火山爆發之後的沉寂。放下躁動之後,可以想一些簡單的事、美好的事,像沒有雜念地思念一個人,想像著他的樣子和他在做的事——或許也會在河邊漫步吧?友人說我還這麼浪漫,或許曾經是浪漫的,如今也還有些浪漫吧。不過是有些浪漫的想法,卻做不出多少浪漫的事來。想想,這些天確實都是些瑣瑣碎碎的事務,諸如把一套空房子出租、不停地帶人看房討價還價的。跟相關的人應酬和周旋、想一些不願想的事,讓時間像水一樣地流淌。人生原本不需要想多少活著的理由,生下來就是應該活著。可是,我總是不能這樣想,總是糾結著活著要有質量,要有理由。坐在河邊欣賞著逆光中的城市,於迷離中感受浪漫和美好,生活是值得留戀的,一旦沒有留戀和美好,大概就要面對死亡吧?在毫無節奏的躁動中保持節奏感,就像練習長跑,只有把速度控制在均衡狀態才可以堅持到目的地。這種感受源自參加一次2500米的越野賽,距離終點的最後200米是被同學拖著跑,覺得羞愧難當,於是刻意晨跑竟然發現勻速的好處。昨日,一位成功的女企業家說起把幾個月的孩子扔在家裡出去做事就不住地檢討,如果沒有那時的打拼何以有今日呢?人生的得與失總是無法計較的,更是不容懊悔的事。走過的路就像流逝的時光,永遠無法倒退。所以,人生是只能前行的……徐湘毅 |澤旺扎西的BLOG | Ms 甄 |矛盾王子 |

(繼續閱讀)

201204230521女人,是家裡的一盞燈

如果男人是一家的頂樑柱,女人就是家中的那一抹融融的燈火。一個沒有燈火的家,會幸福溫暖嗎?在平凡的三餐一宿之間,一個有修養的女人可將最普通的居家生活化成一杯溫婉清幽的香茶,娓娓道出“平安是福”的韻味。人們常說秀外慧中,傳統的講究與文化,就是女人最好的養顏方式。朋友 家裡的,那盞燈亮了嗎?兩個人無論什麼原因走在一起來了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進了這個門就注定要生生世世,還要活出個其樂融融。幸福是什麼?我覺得是一杯清茶。平凡、樸實、透明的淡淡的苦澀裡透著清香。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人與人的追求,視野和情感逐漸日新月異,夫妻之間平常的日子變成了許多人心裡的白開水。女人眼裡的丈夫變的平庸,男人眼裡的妻子變的沒有了韻味,夫妻之間的話逐漸少了,日子逐漸淡了,家裡的氣氛逐漸寂寞了。沒有用心呵護的家,成了許多人壓抑甚至逃避的地方,儘管還有些許的理不清的不捨,距離讓兩個人的心慢慢走遠,成了一種有負擔壓抑的關係。佛說: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的共枕眠。走過了激情燃燒的歲月,夫妻之間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子裡,逐漸演變為了一種親情,對於愛的概念,逐漸困惑和陌生。在忙碌奔波的日子裡,患難與共,相互依賴,忽略和淡忘了情感的激情和纏綿,平淡的日子成了我們生活的公式,臉上的滄桑寫滿了沉甸甸的責任。既然選擇了這個宿命,就是命中注定的緣分,除了呵護和珍惜,似乎已別無選擇,這是理性也是責任。很多人都在嘗試擺脫世俗的束縛,要去人生的另一個站台,可是很多人不但沒有撫平傷痕,反而傷痕纍纍,身心俱焚。一個家的責任太重,需要雙方精心醞釀,共同努力,使它溫馨和牢固。夫妻之間相處是一門學問,需要我們不斷的學習和改進。有人這樣形容:夫妻好比兩隻刺蝟,離的遠了,太冷,感覺不到溫度。離的近了,太扎受不了。只有相互磨合,忍著痛各自磨掉鋒利的刺,才能融合。有摩擦的時候,千萬不要輕言分手,一句脫口而出的話,也足可以傷透心,穿透情。會使原本有些距離的心逐漸冷卻,走的更遠,會使兩顆心變的越來越沒有溫度,成為一種沉重的相互折磨。現實生活裡,沒有死去活來的愛情,沒有海枯石爛的相守。只有日益平淡的日子,兩個人性格的不同,再添加一些外來因素,可能過的,就是比黃連還苦的日子。很多女人都在試圖改變男人,讓他適應自己,喜好自己,讓他在自己的眼裡脫胎換骨。但是,那很多的時候是水底撈月的故事。也有很多男人,背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