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71204悼念老友麥克

MIKE走了,在忍受肺癌折磨了五年,終於得到了解脫走了......

麥克紀念相簿

他是一個堅持樂觀,講話大聲笑聲爽朗心地善良,是隨時會帶給周圍朋友們快樂的甘草人物。同時他熱誠對待朋友,像是同事的喜宴他是打死不退,一定要參加到底的。相對的這點我就遜色多了,我沒有辦法在四周都是陌生人的喜宴場合,泰然自若地酒肉穿腸過。所以說麥可有天生的喜感和與人非常容易熟稔的個性。

在此時此刻我不想要說什麼太過於頑固堅持己見的喜愛抽煙,是害了他的元兇。何況,從來他就一直向我表示,抽煙是不可以和肺癌畫上= 等號的。我尊重每一個人的喜好,和必然自我承擔後果的義務。雖然人往往看不到除了自己以外,背後還必須加上背書的家人所共同負擔的成本。

生病不是一個人痛苦,家人更是受累不少......(故孫前院長說的)

生病不是自己的肉體受苦,心靈更是嚴重受創......(我親身感受)

在MIKE生病之間,我的身體也出了些警訊......詳情如附文

 「我一球一球地投」這句話再度鼓舞我一步一步迎向命運的挑戰!(一)

就在深受心靈煎熬之際,我想到了MIKE。他告訴我,你要想信自己一定會沒事的。無論如何,他讓我看到面對生命是需要勇氣的,而他在這方面也表現出了對抗命運的極限。

此刻,他已得到永遠的安息並離開我們了。在父母過世時,我曾錐心刺骨。但在MIKE過世後,我除了感傷,還覺得有無限的悲哀。悲哀的是來自於自己與MIKE所交集的一段歲月將走入歷史,沈澱在大腦硬碟的角落裡,除了偶爾夜半自動記憶體重組時,難得會再去翻攪這段歲月的刻痕。更或者是同梯次的老兵,有人已經到站下車了,回家的路就在不遠!

人仍百代之過客,時光之旅者。是否除了吃很多飯拉很多屎燒掉很多汽油之外.....我還能剩下什麼?是否在這件事情,對我的心靈產生瞬間的爆衝之後,我可以想到要如何把握人生,做一些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呢?

回應

不為難自己

我的一天與他人的一天都是獨自立的,彼此並不相同。

......我們的人生際遇在這時間的長河中,只是短暫地交會而已。能夠了解每個人都各自處於獨立的世界,即使某人做了什麼讓自己不快的事情,我們都能體察這不是對方的問題,而是不快的業力在自己心裡湧動罷了。如此一來我們就不會愚昧地指責對方、攻擊對方,讓彼此可以建立圓滿和諧的關係。

一個人對生活、生命都應該要有一個正確的看法,使自己不會陷於苦難之中,而且可以自適自在的過日子。

所有的事情一定有陰陽、正反兩個面相。所有的問題是無法解決,只能舒緩,除非改變問題的底層結構。不過那時候問題本身已不是問題了。更慘的是往往又產生出新的問題了。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