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91915「我一球一球地投」這句話再度鼓舞我一步一步迎向命運的挑戰!(二)

()

 大腸直腸保健常識 

淨空法師曾說,世間人最大的恐怖是生死。

之前我無法完全體會,總以為世間人恐懼死亡是沒錯,但自己多少總有些和別人不一樣的看開了。人生自古誰無死,每一個人遲早都會面對死亡,因此死亡並沒有那麼可怕。

然而,這只是膚淺的思維。事非經過不知難。見人挑擔不吃力。或許我是某些程度不怕死,但一個人其實並不是單純的是我們自己以為的我。古人說,人有三魂七魄。心理學上也將人分為真我、本我和超我。所以顯然我的裡面還潛藏著多個不同層面的自己。醫師給了一個可能的提示,指引出身體可能罹患疾病發展的方向,無端地引起了內心本能的掙扎與抗拒。加上生活週遭最近幾位相識友人罹癌過世,或者仍然與之奮鬥中,再再使潛意識中的自我,不斷昇高警覺,造成情緒七上八下,惶惶不可終日。

 

事不宜遲,醫師安排隔了一天到基隆長庚照大腸鏡,以便確認大腸是否有其他病變。前一天晚上十二點前就禁食,並且開始服用瀉藥清腸。隔天早上再施行一次,以排空大腸內的一切。一點五米長的大腸鏡,由肛門迅速穿越整段的大腸,再由後端往前行,開始紀錄整個大腸直腸和肛門的情形。主治醫師和操鏡的醫師用專有名詞討論著,並且說沒有爭議是@#$%??

檢查完畢後,醫師以電腦影像對我解說,看來還不錯。目前只有在直腸發現一處息肉,如果息肉沒有侵入太深,安排一下直腸鏡手術就可以完全根除。明天再到台北長庚照電腦斷層掃描,以便確認息肉侵入的層度,或者其他部位有沒有病變…

 

隔日到台北長庚做了胸腔到肛門的電腦斷層掃描。所謂的電腦斷層掃描,就是人躺在一台X光的成像機器,對人體進行一連串的X光攝影,再由電腦系統合成影像,是一種不經侵入就可以透視人體內部器官的一種成像系統。照完之後,必須由專業判圖醫師判圖,並寫報告。我與主治醫師約定下週二門診聽取報告。

 

是日,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內人的陪伴之下進入了診間。醫師仍然是維持著慣有的一號笑容,看著電腦中的圖像說,奇怪?為什麼報告沒有來?沒有關係,報告沒來醫師親自先行解題。前前後後來來回回仔細看了一回,嗯!肺很乾淨,肝也很清楚,這是胰臟,這是…

生平第一次可以這麼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內部器官長得什麼樣子,倒還真是新鮮。不過,這不是重點,我倒底有沒有問題啊??

醫師說,息肉的部份看起來沒有太大問題。倒是直腸外圍有些可疑的陰影,我擔心是否已經轉移,如果是的話就要將直腸以及附近組織整個切除。這樣一來,我擔心生活品質會變得很不好,一天可能要上大號一、廿次…

這時,我不知怎麼地,心裡浮起了「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千古名句,內心像騰動書本跳頁式地快轉,然後停格國旗歌的歌聲中。

?什麼?醫師說,他請小姐再跟檢驗室連絡,摧促正式的報告趕快上來…護士小姐請我們到外面等候,半個鐘頭過後再來…可以到附近逛逛,散散心。護士小姐善意地建議。

 

三十分鐘,似乎過了很久又好像一下子就到了。夫妻倆坐在早晨陽光略帶寒意的公園樹下,看著掛在樹枝上尚未落盡的枯葉。倆人有一句沒一句,故作鎮定地交談著,討論著飛越的鳥群是樹鵲還是喜鵲。心想,是不是我要到公司追回我剛交回的續約證明,以便可以領一筆遣散費回家吃自己?

 

回到診間,醫師用他慣有的一號笑容,加上加強型的括弧眉型告訴我,許先生,好消息。沒有問題,只要把息肉切除即可。

 

那…那,那些陰影是…

眼前彷彿飛過三隻剛才公園上的三隻大鳥…

 

是一些軟組織。

 

「哇哩咧」…心裡的OS在說,你嘛幫幫忙…

 

醫師在與我們一陣商議之後做出立即安排,禮拜天就住進基隆長庚準備,星期一動手術,快則三天~五天即可出院…切除後做病理切片,不論是良性惡性,都需要繼續追蹤檢查…

 

我心中再度出現「我一球一球地投」這句話…提醒我,不管我將會面臨什麼樣未可知的遭遇?我也只能一步一步地繼續努力向前進了。

 

 隨著別人左右的石頭狗

大腸直腸癌簡介 

 

 

回應

不為難自己

我的一天與他人的一天都是獨自立的,彼此並不相同。

......我們的人生際遇在這時間的長河中,只是短暫地交會而已。能夠了解每個人都各自處於獨立的世界,即使某人做了什麼讓自己不快的事情,我們都能體察這不是對方的問題,而是不快的業力在自己心裡湧動罷了。如此一來我們就不會愚昧地指責對方、攻擊對方,讓彼此可以建立圓滿和諧的關係。

一個人對生活、生命都應該要有一個正確的看法,使自己不會陷於苦難之中,而且可以自適自在的過日子。

所有的事情一定有陰陽、正反兩個面相。所有的問題是無法解決,只能舒緩,除非改變問題的底層結構。不過那時候問題本身已不是問題了。更慘的是往往又產生出新的問題了。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