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42122「我一球一球地投」這句話再度鼓舞我一步一步迎向命運的挑戰!(一)

(一)

面對詭侷多變與不可抗拒的命運,我只能再度以「我一球一球地投」這句話所代表的處世態度,堅強地面對命運對我無情的挑戰。

人生本來就有很多起起落落和無法掌握無法預期的事,隨時可能會發生。人生也會有些事是很難對他人啟齒的,像有關於屁股的事就是。雖然大部份的人(七十%)都可能會患有痣瘡,但如果非必要的話,大都不會主動的去看醫生,總是用再觀察的態度來對待。確實往往也會時好時壞,得過且過地和平相處。

我也是這樣類型的人,不過是痣瘡好像多年來已成了熄火山,未再見有什麼洶湧之勢發生。反倒是大約是一兩年前開始,有一陣子常常會有一到下午就會在工作一半時產生便意。明明是一大早就有按時如廁的習慣,偏偏下午就是要去坐一下馬桶,放了一肚子的屁出來,還外帶一些透明的黏液。對待這種屁股的事,照例就是再觀察。不久前,大便次數變多了,本以為是吃素之後的正常變化,但大便變細了,像是經蛋糕擠花器切削過似也。接著有時會排出羊糞形的便,有時會大出不成型的散便。或者是糞頭是羊糞帶有一片白色類似白木耳可以浮在水面上的東西,糞尾仍是散形的便。總之就是大便產生了奇怪的異相。直到上上星期公司的旅遊,由於一大早就出發未及如廁,到了下午才有機會解大便。解出來的仍是奇怪的白色糞頭,只是這次帶著血跡,心中遂產生了絲絲的不安。接連下來兩天的排便帶血,終於鼓動我上門找醫生的毅志。

想說利用工作時間的空檔,到隔壁長庚醫院去看一下直肛科,應該要不了多少時間。不過就是個單純的痣瘡嘛,說不定開點軟膏擦擦就會沒事的…

我的主治大夫卻不這樣認為,先是觸診,發現在距離肛門五公分的直腸上長了一個硬塊,顯然是不單純。接著用肛門鏡內視,證實了這種說法,直腸上長了一個約一點五公的腫塊。據專業的判斷,這東西可能有麻煩,宜速安排接受大腸鏡檢查與電腦斷層掃描,以確定病變是否有擴散的跡像?事不宜遲,醫生立即為我安排了隔天到基隆長庚作大腸院檢查與後天在台北本院的電腦斷層掃描。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回家了。

在這樣的氣氛下等待是令人心焦和無助的…醫生人很好,說明得很詳細。在這個情形下會有兩種可能,一個是較好的情形,一個是最差的狀況。這兩個答案的落差很大。妄想、不捨這兩股力量在我心中暗潮洶湧,造成了一夜無眠的夜晚,心…簡直是在煉獄中煎熬了整個的晚上…待續

回應

不為難自己

我的一天與他人的一天都是獨自立的,彼此並不相同。

......我們的人生際遇在這時間的長河中,只是短暫地交會而已。能夠了解每個人都各自處於獨立的世界,即使某人做了什麼讓自己不快的事情,我們都能體察這不是對方的問題,而是不快的業力在自己心裡湧動罷了。如此一來我們就不會愚昧地指責對方、攻擊對方,讓彼此可以建立圓滿和諧的關係。

一個人對生活、生命都應該要有一個正確的看法,使自己不會陷於苦難之中,而且可以自適自在的過日子。

所有的事情一定有陰陽、正反兩個面相。所有的問題是無法解決,只能舒緩,除非改變問題的底層結構。不過那時候問題本身已不是問題了。更慘的是往往又產生出新的問題了。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