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91307為你,千千萬萬遍!

追風箏的孩子

「為你,千千萬萬遍」
兩個孩子,阿米爾和哈山,出生在兵荒馬亂的阿富汗。
阿米爾一直覺得自已缺乏父親的關愛,就連僕人的小孩-哈山,
都比起自已得到父親更多的關愛,這讓阿米爾見面這個自已唯一的朋友和僕人的時候,
心中有著無比的矛盾。

阿米爾天生個性懦弱,在一次父親和辛拉汗的對談中,
阿米爾無意聽到,父親認為自已不敢為自已的權利挺身而出,
反倒每次都是哈山勇敢反擊。讓阿米爾對於哈山心生忌妒,
總覺得哈山為什麼總要在大人面前裝好人。在阿米爾心中,
自已是父親唯一的兒子,他不該輸給哈山,看到父親事事都偏向哈山,
心中當然會覺得不平衡,在他矛盾的心中有時候會希望他唯一的好朋友哈山,
永遠的消失。但哈山依舊把阿米爾當成最棒的主人,願意為他做任何事情,
甚至肯為阿米爾啃爛泥。

在比賽風箏的當天,阿米爾的風箏一路拼戰到最後割下了最後一只風箏,
得到了冠軍,哈山正起身要追風箏的時候,阿米爾要他把風箏追回來,
哈山轉過身來對他說:「為你,千千萬萬遍!」,這句話深深的埋在心懷愧疚的阿米爾心裡。
當哈山去追風箏的時候遇到常欺負他們的孩子王-阿塞夫,他有非常深的種族岐視,
他討厭哈山這個札哈拉人,在這影片中也呈現出許多主僕和種族的問題。
所以阿塞夫要讓哈山敢對自已無禮而付出代價,就是阿塞夫雞姦了哈山,
而這一切阿米爾都親眼目賭,但卻沒有為哈山挺身而出,哈山看見阿米爾逃離的身影。
這讓阿米爾每次看到哈山,都不斷提醒自已內心的罪惡感,哈山完全沒有責怪阿米爾的意思,
這讓阿米爾生不如死,所以他得想辦法讓哈山永遠離開自已的生命。
「世上的任何罪惡,都比不上『竊盜』」這是阿米爾父親不斷告訴阿米爾的,
如果你殺了一個女人,你就偷走了他丈夫擁有妻子的權利,也偷走了他的孩子擁有母親的權利。
如果你欺騙一個人,就是奪走他得知真相的權利。
阿米爾一直覺得父親恨他,因為他的出生奪走了父親擁有妻子的權利。
阿米爾想讓自已成為父親唯一關愛的人,所以他把自已的錶偷偷的放在哈山的枕頭下。
當父親問起哈山有沒有偷阿米爾的錶,哈山點頭答應,這讓阿米爾更加的罪惡。
後來哈山離開了阿米爾家了,這是阿米爾這輩子最後一次看到哈山了,
但內心的罪,永遠不會消失。

阿米爾和父親在美國生活,在某一天下午阿米爾接到了拉辛汗的電話,
勾起了阿米爾埋在心裡多年的罪惡感,讓他願意為了贖罪,
再次回到那個讓他傷心的地方。多年後再回到這個地方,有個秘密在等著他。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父親為什麼那麼喜愛哈山,因為哈山是父親和僕人的老婆生下的孩子。
哈山為了保護自已在阿富汗的家,所以被塔利班政權殺害了,
留下了唯一的孩子-索拉博,阿米爾終於提起勇氣,要保護這哈山唯一的孩子,
也面對自已多年的罪惡。

這是書本的故事搬上大螢幕的作品,
故事中不斷以阿米爾內心的衝突來強調他自已的內心的罪惡,
影片中以倒述的方法,讓長大的阿米爾看到風箏的時候,
想起那個自已唯一的朋友-哈山。回到阿富汗的阿米爾知道,
哈山不在了,原來哈山並不是阿里的孩子,而是自已的弟弟。
影片中也利了一些鏡頭語言,當阿米爾在市場讀著哈山給自已的信,
哈山還是像小時候一樣稱呼阿米爾為「大人」,
說著索拉博終於可以玩當時阿米爾送給哈山的彈弓了,
他也希望阿米爾有一天能回到這個地方來,他會看到有一個老朋友一直在等他,
這讓阿米爾看得熱淚盈眶,導演安排身旁的機車所載的水果不小心打翻了,
呼應到阿米爾當時的心情。
而聲音方面也非常棒,因為故事發生在中東,音樂原素也利用了許多中東的樂器,
讓這部片情感更豊富,回到小時候阿米爾和哈山放風箏的地方,
已經沒有風箏在天上飛了,耳朵裡卻聽到當時哈山爽朗的笑聲。
這部影片引起回教國家的不滿,認為像雞姦這樣的情結,
污辱了他們國家和阿拉,所以也引發一些爭議。
擁有天真的書名和片名的影片,卻有血淚交織的故事。
後來阿米爾救出了索拉博,但索拉博把自已封閉起來了,
他並不像哈山,可以樂觀的面對,讓阿米爾更想補償過去的一切,
他教索拉博放風箏,割斷了其他風箏,這次換阿米爾向風箏掉下來的地方跑去,
轉身向索拉博說:「為你,千千萬萬遍!」。
在看完這本書的時候,我正在越南,但這句話卻在我心中縈繞,久久不肯散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