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300讓青春永駐

星期五下午回了家,週日上午帶著失落和傷心回來了,一段愛情似乎就這樣結束了,儘管是又愛又恨,但我不後悔我曾愛過,因為我真的用心去愛了,愛一個人是無私的關心和付出,是心甘情願不求回報的,即使心裡留下深深地隱痛。下了車去網吧迷迷糊糊玩了會兒,中午也沒餓得感覺回到住處,幾個朋友上班不在,打開電視躺下,真的希望自己長眠下去不要醒來。最後還是醒了已經四點多了,去洗了個澡回來到飯店吃飯,瞅了菜單半天也不知吃啥,就去超市買了些蘋果和香蕉回到住處。恰巧銘哥,小碩和一個新搬來的劉哥在銘哥那屋聊天。銘哥說,小鄒回來了,咋的了,拉著臉,情緒不高啊,我說,哎,失戀了唄。邊說邊把香蕉拿給他們吃。小碩說,怪不得,同情你啊,你和銘哥平時就願意呆在公寓看電視憋著,咱們去廣場玩啊,那特熱鬧,小姑娘也多,不愁咱們這些光棍找個對象的……我平時還真就除了上班,上網,回來看電視,要不就和銘哥他們打牌,閒聊,不怎麼去逛去玩。今天也可能是為了轉移心情,調整心態,特別願意去,銘哥和劉哥也沒事幹,我們就一起溜躂著去往廣場。這時候六點半,廣場上聚集了好多人,這邊一群中老年人圍成一圈跟著音樂跳舞,那邊也有一群圍著聽有人唱歌的,都是些老歌曲。身邊不時有踩著滑輪經過的,跑著追逐放飛的飛碟的小孩子,還有圍成一圈踢毽子的,聽說一會兒還有跳街舞的,到處洋溢著歌聲和笑聲。在這裡,在這種氣氛下,沒有人會不開心。小碩經常來,他說,看著沒,那一圈人正丟手絹呢,咱們也參加。可不是,一圈人八九歲的,十幾歲的,二三十歲左右年輕的,中老年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互相都不認識就這麼一起玩著。這種祥和的場景使得我們不由分說的加入了。當輪到我拿起手絹像孩子般的奔跑時,我感到一種久違的輕鬆和快樂,忘記了自己已是二十八歲的成年人了,只記得小學時玩過,之後到現在好像再也沒玩過。不知不覺陶醉在這種玩樂中,似乎忘了之前的壞心情。我還不幸被抓到兩次,每次罰做十個俯臥撐,儘管累但那是快樂著的,女的和小孩子被抓罰轉身十圈。小碩和我一直玩著,銘哥和劉哥玩兒一會兒就下去了。小碩和我向他倆喊著,來啊,玩啊。他倆笑著說,我們看就行,你倆玩吧。銘哥和劉哥今年都三十四五,是七零後,我二十八是八零後,小碩二十一是九零後,相比較小碩和我比他倆活潑些,也不是幾零後的問題,那五十多歲的五零後的大叔大媽不也玩的挺瘋嘛。當然要尊重每個人的自由和愛好,也許他倆就覺得

(繼續閱讀)

201204302219離愁

也許是理智最終駕馭了整個思維,所以我選擇了在故事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就輕輕的劃上了句號,正如我的離去一樣,揮一揮落寞的衣袖,不帶走一絲雲彩。都說前世的百次回眸才會換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今生的默默相隨又需前世的幾次回眸才能換來呢?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曾經的滄海,等不到回首,何以悲!聚散難留,煙雲獨依舊!未剪斷的相思,留下無盡的離愁,我滄桑的白鬢,恣意了哪陣憂傷的悲酥風!你的幽幽柔情,沉醉了誰人楓林午夜的歌唱。風在飄,心在動,誰把誰的紅,銘刻隔岸三生石,那一筆筆深情的刻畫,亦沉默了幾世的朝期暮盼。笑也好,歎也罷,誰為誰的情,剪斷三千絲,那破碎的溫柔,該如何來珍藏!剩下那無邊的瀟瀟雨,又淋濕了誰人憂傷的眸。眼隨著幾滴晶瑩溫柔的滑落,彷彿整個世界都變得透明,抬頭的瞬間,連花兒都學會了沉默!戀上你,也許只需一首歌的時間;可為何,遺忘你,卻需要用一生的時間?若我離去,後會無期,半城煙沙,掩埋柔情風華,我懂的你也懂,我不懂的你又何嘗明白?異色天空的BLOG |劉曉慶 | 小車AF1 |南大夫快樂育兒日記 | Only me的BLOG |Scope It Out | 龔志雲的部落格 |絃歌如水 聽著 看著 唱著 | The Road to Bo

(繼續閱讀)

201204230651初中時的夏天

我讀初中時學校離家很遠,我們都是住宿在學校的;每到夏天我們經常會在中午或下午約幾個好朋友去水庫裡游泳,有時還去學校後面山上的一個大池塘裡去游泳。在那時學校是絕對不允許學生私自下湖游泳的,可是我們總經不住那片深藍色的誘惑,儘管學校經常派老師去抓,可是我們總能巧妙地一次次逃過。當然我並不是在這裡宣傳讓孩子們私自去水庫或深水區游泳的。因為那實在是太危險了,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溺水的。我們的學校在一個小鎮上,小鎮附近有個大水庫,名叫東江水庫;那水庫的水特別的清澈,而兩岸的桔樹則又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每到秋天,兩岸的桔子金黃金黃的,閃著誘人的光芒,而在水庫的另一邊則是那一眼望不到邊的稻田,桔子黃時稻子也熟了;讓風兒一吹捲起千層的金浪。我就是在這樣迷人的仙境裡長大的。還沒上小學前我就學會了游泳,待我上初中時我的游泳技術已經算是比較好了,於是每到夏天我們便會在下課前與幾個好朋友約好幾點在哪集合,到哪去游泳。學校偷偷游泳的學生很多,時間久了總會有那麼一兩個被老師抓到的,老師抓了後一般是罰站,讓他們赤著腳在太陽下站一個中午,若是在下午抓到的則讓他們繞著學校操場跑個十幾圈。就為這私自游泳的事,校長都親自去抓過好幾回了,可是總是有那麼一些同學偏偏就愛這個有趣卻危險的遊戲,當然也包括我和我的幾個好朋友在內。我們之所以能一次次僥倖的逃過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為校長是我的一個好朋友的親戚,而他經常去校長那,每次校長開完會說要去抓游泳的,我朋友就會及時告訴我們,當然他也是我們一同游泳人中的一員,我們約好了時間後都會等我那位朋友到了才出發,有時臨時出現危機我們就改時間再去。如果在初夏我們大多數不會去水庫游泳而會去山上的大池塘去游,因為那山上有很多油茶樹,初夏時茶樹上會長一種如葉子一樣的茶片,肥肥的厚厚的,也有一種像包子那樣的茶包,摘下後用水洗洗就可以吃了,這種茶片、茶包很好吃,當然那時我們一般很少洗它的,摘下來看看不髒就直接塞嘴裡了。這種茶片、茶包一般也有一個成熟的過程,開始多數是紅色的,長著長著就變白了,然後忙忙地它會脫去一層白色的皮,在還是紅色的時候吃起來有點澀,但是變白以後吃起來就甜了。學校在夏天一般也會要求午睡,可是我們幾個不喜歡午睡,也靜不下心來睡(其實是經不住那深藍的水的誘惑),於是經常在中午吃完飯後把被子打開就走了,跟舍友說有人來查時就說去廁所了,或者說回家帶菜去了,總之我們有各種各樣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