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11058【 戲劇】昭昭此心,日月同鑑-「琅琊榜」之二 人之遇合

289997471828.jpg - 2014網誌

接續來談一談小說轉換為戲劇後,劇組對於劇情走向,以及細節的幾個編改與補綴。最大的更動非屬長蘇跟郡主之間的感情線不可。在看完小說後,曾與友人幾番論過,一旦改成戲劇,若是只敘俠骨,沒有柔情,觀眾恐怕不容易買單,可行性不高。同時這樣劉濤飾演的霓凰一角,在戲中的存在感就會顯得過低。當時猜想,海宴要不遵從原作大力增補凰、蘇、及其下屬聶鐸三人之間的情感糾葛,要不便會將霓凰許回給梅長蘇,直接刪去聶鐸這個角色。

 

戲已落幕,有書迷問:「這樣的更動,會比原著更好嗎?」我想那答案,已不可得了!也許依著原作改也會很好,畢竟海宴之才無庸置疑!只是前者,但憑想像了,我們能深感慶幸的是,海宴選擇了後者的結果,也挺不錯!再也沒有看過比蘇、凰兩人更含蓄的男女情感表達了!霓凰初喚一聲「兄長」時,兩人的談話剛好未涉私誼,而是論公務。一時間,覺得那口吻還真不像情人,倒像是梅長蘇哪個「女的」兄弟 。還是覺得喊聲大哥,或蘇大哥比較符合武俠片情人間的喊法。但終歸,當梅長蘇緩緩為霓凰拂去落英時,觀眾的心弦,還是被撥弄了。颯爽的郡主因宮羽而吃味兒,難得露出嬌憨女兒態清叱:「好,從此你蘇先生的帳前,由我霓凰負責!」我實在也忍不住莞爾一笑。直到曲終將至,長蘇決意領軍重返北境,二人在京郊外,狀似暫離實是長訣,兩心悽!自知終將玉碎的長蘇,許下了來世之約:「此生一諾,來世必踐!」試問誰人心中不惻然!瑯琊榜畢竟是一個屬於男人間情義的故事,蘇、凰兩人的愛情,寫到這份上,已是深重,足矣!此劇為兩人所寫的插曲「紅顏舊」,我很是喜歡。

 

uW3f-fxivsce6871886.jpg - 2014網誌

 

再談,劇組對蘇宅之內生活瑣事的描繪,也是一絕!撇開與靖王相關連的「正經事」,戲劇強化補綴了在蘇宅內走動的人們,日常生活逗趣活潑的一面,這在書中並非沒有,但不是那麼清楚!黎綱與飛流抬槓,蒙摯與飛流競武,藺晨逗弄飛流,著實叫人忍俊不住!這小飛流啊,真是蘇宅的開心果!也唯有在蘇宅內,向來一身霜氣的梅長蘇,才會難得流露出捉狹調皮的童心!你看那晏大夫吹鬍子一瞪眼,長蘇乖得跟孫子一樣,完全不敢反抗的樣子,大家不都看得挺樂嘛!我知道有些不同意見的看法,但針對於此,我倒是全然沒有違和出戲之感。我認為絮寫蘇宅,除了能稀釋紓緩瑯琊榜帶給觀者的沉痛與哀愁,同時也是要將明亮飛揚的少年將軍「林殊」,與心事深重的「梅長蘇」,在兩個角色之間,精確說是在不同時期的兩個「林殊」之間,將二者做出連結。張哲瀚飾演的少年林殊,戲份不多,但存在感不弱!編導意欲讓觀眾在蘇宅裡偶動頑皮之心的梅長蘇身上,尋到少年林殊的影子!這樣的心思實是細膩非常!我認為是值得讚美的!

 

我要說,關於有人將「瑯」劇比擬為男人的「宮鬥戲」之類云云的說法,我期期不以為然。無論海宴將梅長蘇寫得如何的智計無雙,瑯琊榜的本質,從來不是一部論鬥智、講權謀的故事。所謂宮鬥,無非一群人伊始於各種原因,自願或被迫走向相互拉扯撕咬之途。目的不外乎爭位、與求生存,心計為上,旨在奪權。可是「瑯琊榜」的追求恰恰相反!藉由劇中人物,再三宣示人活於世,有必須以生命捍衛、無以易之的真理。瑯琊榜寫智計猶不算精彩,寫人之貌采才是最精彩!

 

於梅長蘇,情願熬得油盡燈枯,也要爭七萬忠魂的身後名,豈容青史盡成灰啊,這才是他的堅持。你以為他多機變巧智,每一次舉手起落都能制敵機先剪其羽翼,實際上,他一次也沒有相悖於原則。張揚明亮的不敗少年將軍也好,病骨嶙峋的梅宗主也罷,哪個林殊,都是傲骨錚錚,有所為有所不為的鐵血男兒。梅長蘇於大殿對梁帝驚天一叱:「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與「神鵰俠侶」中郭靖對忽必烈一番愾言:「郭某縱然不肖,豈能為昏君奸臣所用?郭某滿腔熱血,是為我神州千萬老百姓而灑!」說的是同一個理。

 

 

於景琰,奪嫡從來不是最重要,也不是目的。堂堂東宮之位,尚且輕於林殊副將衛崢的性命,聖眷與否,從不駐於心,所以能一路行來寵辱不驚。靖王的堅持,既是為皇長兄與摯友雪冤,也有匡正天下的理想。

譽王:你現在有人手嗎?你知道地方上下是如何運作的嗎?如何收服各方?如何化解阻礙跟牽制?如何平衡官場上下?

 

靖王:平衡官場,收服各方,不僅這次我不會學,以後,我也不會學。朝廷自有朝廷的法度,如果心中只有自己的私利,這絕非是朝廷和官場,應有的風氣。

靖王蕭景琰的堅毅與執抝,有稜有角的性子,被揣摩得極好!瑯琊榜從來都是情義為先,大義在上,凡有相違,寧折不彎!所以,位子不重要,生死亦可拋!


 

靖王2.jpg - 2014網誌

 

走上爭位之路,實乃除此一途,再也沒有其他通往真相與公義的道路了!昭昭之心,此中從來沒有「為我」!而只是「捨己」!它屢屢選在關鍵時刻,盡訴人的磊落,人的赤子情懷,人與人之間的情義!以及人願為擇善而一戰,至死方休的那種堅韌!它對人心有一種渴其向善的期待,你看,就是對待最惡的夏江與梁皇,都還要為其奉上最後的「親情」,企盼喚起那不知早已泯滅了多久的良知。瑯琊榜彰顯了人之所以為人,該活出的姿態!既然懷抱著如此宏闊高遠的企圖,那麼,此劇打動觀眾的,便不只是梅長蘇,也不只是景琰了

 

於此,瑯琊榜是透過不同的人物,不斷反覆驗證著給你我看。譬若那成長過程多麼寂寞的豫津哪,竟能養成一副熱心熱腸,看似玩世不恭,實是一個最溫暖的朋友,擁有比景睿更加洞悉世情的早慧。譬若蕭景睿,面對掀起自己人生狂風暴雨的梅長蘇,依然善解寬容:「凡是人總有取捨,你取了你認為重要的東西,捨棄了我,這只是你的選擇而已。若是我因為沒有被選擇而心生怨恨,那這世間,豈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諒之處….我之所以誠心待你,是因為我想要這麼做。如果能夠爭取到同樣的誠心,固然可喜,如果沒有,我也沒什麼好後悔的。」擇所當擇,無怨無悔,景睿溫厚而不愚,怎不令人喜愛?這不過是瑯琊榜裡,光采熠熠的人物群象中的一隅,就是輕描淡寫的上輩中人,都有看似閒散不理旁事,實願甘冒性命之憂暗救庭生,為祈王留血脈的紀王;以及不甘摯友與心愛之人蒙冤而蟄伏多年,伺機而起的言侯。(我承認言侯拍案怒斥皇帝無情的橋段,我至少倒轉看了三次!!!XDD)

 

 還有出場最晚,鋒芒卻無法讓人忽視的瑯琊閣少閣主藺晨,藺晨的精采已有博客「雲淡風輕的微藍」撰文析論得太好太精闢!再敘已是贅言,只想列舉藺晨與梅長蘇之間一些叫我印象深刻的對白,其中或有在戲劇中被取捨之處:

 

 ----算我多管閒事,我這樣瀟灑出塵的人物怎麼就跟你們混在一起了呢?

----我滾就是了。像你這樣背不動了還什麼都要背的樣子,你以為我就喜歡看?其實這世上最任性的一個人就是你了,自己不覺得麼?

----你把時間算那麼清楚又有何益呢?你信我,我們就這樣走,能不能最終走回瑯琊山,根本不是需  要考慮地事情,不是嗎?

----我答應過要陪你到最後一日。你雖食言,我卻不能失信,等有了軍職。請梅大人召我去當個親兵  吧。

 

藺晨啊,多麼狂狷不羈的一個人,終究還是被與梅長蘇之間的友情給羈絆住了!如果說景琰是林殊前半生打小一起並肩成長的摯友,那麼藺晨便是化作梅長蘇之後的林殊,能以生死相託,知其最深的第二個生死之交!人生得一知己已是幸事,況乎梅長蘇擁有有兩個!他是何其不幸,又何其有幸!何其不幸,終不能快活數月,一饗藺晨為其規劃的幸福時光,但又是何其有幸,即使不認同,向來不泥於俗的藺晨,情願包容他的任性,水中火裡,伴其走到生命的盡頭

 

 1-15062911255D17.jpg - 2014網誌126396885_13976225138591n.jpg - 2014網誌

201431119514859.jpg - 2014網誌

那些可愛之人,與可敬之事,若要細數,實太多可說的了!於是,就是在梅長蘇身邊跟進跟出的黎綱與甄平,都一點一滴地讓人不自覺投注了感情哪!譽王率慶曆軍造反圍攻獵宮,那場驚心動魄,誠意滿分的戰爭戲,近身肉搏戰叫人看得血脈噴張,甄平踏劍跳上城樓潑油時,我都不知多怕劇組讓他給人一箭穿胸哪!而論友朋間的高情厚誼、千秋情義,那又豈止在林殊與蕭景琰之間,豫津與景睿,藺晨與梅長蘇,飛流與他的蘇哥哥,林殊與他那些生死相隨的同袍、部屬們。甚至是當年的言闕與林燮 、以及林燮與未曾真正出場的瑯琊老閣主,又何嘗不是皆然呢?

人之遇合,貴在相知。友情的珍貴在瑯琊榜裡,如此光采奪目的被詮釋了,這般蕩氣迴腸!竟能有一部作品,直書友情少染兒女情事,也能叫人看得神馳,心嚮而神往之… 

瑯琊榜怎不奇絕! 

 

 

續..... 

 

81-1510101I532Z8.jpg - 2014網誌

 

 

未命名.jpg - 2014網誌

 

 

 

PS我實在不得不要碎念一下,看小說的時候就覺得海大才女實在用不著拿「面目全非」來形容梅長蘇,是有多「面目全非」?帥哥換帥哥而已,「容顏大改」足矣,一個人換了個連至親好友都無法辨識的模樣,已是很悲傷的事,就不要用面目全非來形容了吧!這樣還算面目全非,讓旁人可怎麼活呢?!是不是!!!?

 

 

 

閱讀延伸烈烈風骨 ,一往無前--談瑯琊榜的書與劇(一)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閒來晃晃
中原標準時間
正在閒逛
who's online
也是我家
常逛優格
入選奇摩首頁精選文章
版主推薦

入選中時部落格嚴選好文
主題優格
轉載於達達旅遊店1號旅記
visitor counted from2010.07.19
free counters
優格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