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61809【旅行】金色.印象.土耳其(報刊旅遊版)


(文載人間福報旅遊版)

酷暑八月,第一天清晨五時進入土耳其國境,從伊斯坦堡轉國內線至伊茲米爾,我與兩位好友及其他旅伴,開始了這段中亞之旅……
金色.印象.土耳其

之一.古城高牆上的彩點

參訪土耳其,古城市的遺跡是重頭戲。旅人們在豔陽下川流於艾菲索斯、阿芙蘿狄西亞各遺址間,巨大的殘柱說明古城輝煌的過往,但我更留神腳下隱形的足印每踩一步都在燃燒。步行在古城的廢墟之間,幾乎無處可遮蔭,這裡的陽光像一條條金色透明的鞭子,輕甩在皮膚上。但愛琴海區的海洋氣候還算可愛,儘管日曬如何嚴酷,身體大致清爽,不似行在夏日台北街頭般,讓人感到黏膩不耐,若不是遺址處鮮少遮蔽體,隨便往陰涼處一站,還會有涼風徐來。鏡頭下的土耳其藍處處令人驚艷,腳程快速的旅友們,早已站成一排,林立在高聳的古競技場邊上,遠在後頭龜速前進的我,從遠處仰望岩色高牆上的人形,變成一個個黑、白、紅、橘、綠的小點。此刻,「人」成為這一幅原色樸拙的畫裡最繽紛的顏色,陽光斜射下,妝點黃銅色的形色幾何體。

第一個在土耳其的早晨,我在愛琴海的浪潮聲中醒來。海潮聲沒了玻璃門的阻隔,爽俐的拍打耳朵,喚起沉睡中的我。土國餐廳大多「很環保」的不設冷氣。在帕穆嘉麗「棉堡」的午餐是前三天的行程當中,最「感動人心」的一餐,旅人們在綠蔭下的長桌用餐,一掃暑氣。端上桌的主菜起司蘑菇、烤雞串、烤魚,美味十分,相較前幾餐提供諸多標準土耳其式冷盤、麵包,樣樣食物口味皆偏酸,這天午餐簡直教人開心爆淚!

之二 ~ 帕穆嘉麗,銀布上的顏色

行程第三天,來到帕穆嘉麗,又稱「棉堡」的世界奇景。這裡歷千年溫泉水不斷湧出、沉澱、再湧出,形成層層堆疊如雪般的石灰岩地形。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興奮的在開放區赤足行走在溫泉中,無數的西方客穿著各色各樣的泳裝、比基尼泡在溫泉水中嬉戲。遠方銀白色岩層上,閃著溫泉淺藍的波光。澄澈的藍色光影和一碧如洗的晴空相互輝映,這種渾然天成的美麗,無與倫比。

從反方向換個角度欣賞,一點一點密密麻麻米粒大的人影,猶如白布上的彩點,這回「人」是這張諾大白色畫布上唯一有顏色的風景。我們渴望在棉堡溫泉區旁的大樹下,三人好好小憩聊聊,但今天仍不免於在古城市遺址間游移,繼續執行「走路工」任務。因為泉水據說有神奇療效,從羅馬帝國時代便有許多人來此療養,聚落成市,從溫泉區再往內步行的拉波里斯古城遺址。古城區已開發部分提供給遊客的休息區。樹蔭成蔚下的咖啡座都是吃、喝、上網、拍照的歐美客,開鑿出來佔地不小的池水中,金髮、褐髮、紅髮的大人小孩玩得不亦樂乎。水閥壓出的水,朋友淺嚐一口,鹹鹹的。

我們沒有充足的時間佇足停留,關於古城行腳,好友們說:我們必須「完成」。看不見其他同行旅伴,我們三人走於烈日下,宛如「苦行僧」的方式,行走在棉城的黃土及石礫子上,目標是遠處高崗上的古羅馬運動場。陽光太熾烈,以致於三個人都戴上帽子低下頭上坡行走,這是另類的「低頭族」。西方客來到度假之地總恨不能脫得越多越好,東方客則是袖套帽傘樣樣都來,我們不是白人,但我不要變成「黑人牙膏」。疲憊的行走,但終於居高臨下登上圓形競技場邊上,心情還是舒暢。並非見到什麼了不得的美景,而是「完成」本身就帶來一種滿足感!


之三 ~ 地中海,陽光似烙鐵

第五天,安塔麗雅及阿斯班多斯是地中海沿岸的城市。地中海型氣候的夏日太像「台北盆地」,走不了兩步路,皮膚便濕黏的與衣服沾在一起。但這兩晚的入宿的海濱飯店,正對無敵海景,紓解了燜熱感。飯店的土耳其浴設施別有風味,泳池一條秘徑,曲折直下地中海岸。小徑兩邊都是濃蔭,沒有路燈,我們憑藉手機的微光踏階而下。

儘管已晚上九點鐘,空氣中仍有著驅不散的悶熱感,但我確實能想像若是秋光瀲艷,或春日融融時分,我會更加倍熱愛這裡。此際,我卻只能幻想在爽意中,行過這條浪漫蜿蜒的綠徑,直奔海邊躺椅上,無所牽掛對著滿天星光,該是多麼快意!一名搞笑愛扯的土耳其大學生和他的兩位朋友,在海邊與我們攀談,分散了我對悶熱天氣的浮躁感。友人們太愛地中海清澈的水,和鋪滿各色小石子的礫岸,心情異常雀躍。隔天走訪安塔麗雅度登瀑布區,瀑布後方的岩洞十分涼快,中午在溪流旁午餐,舒適的涼風和水氣讓人捨不得離去,忘掉在海邊商店街驕陽下行走的記憶。

歷經日光42度曝曬的地中海氣候,今天大伙兒往山城卡帕多奇亞前進。車子在高地上一路疾駛數小時,公路蜿蜒如一條黑色長蛇,兩旁是無限壯闊的綠原。這種無止盡的「綠」我未曾見過。凝視窗外,所能見的只有淡綠、翠綠、碧綠、墨綠、深綠、以及綠地之中閃爍的金瓜,和一畝畝金黃澄亮的小麥田,唯一長得高一些的,是偶然穿插在田野間的防風林,可和這無與倫比綿延的平原相比,實在也顯得太微不足道了。再遠是黑白相間的岩山,上面覆蓋著短短的綠衣,看不見樹。更遠的山灰濛濛看不真切,再遠就是雲捲晴空了。


之四 ~在卡帕多奇亞,我們飛天遁地

晚間七點多,車輛駛進ALFINA CAVE HOTEL岩穴旅館,第一眼,我就愛上這裡。旅館鑿石壁而建,建築體內外呈現黃銅般的岩色,在土耳其,晚上八點夜幕才垂簾。天色透著幽藍的冷光,在藍光下的黃色岩穴十分醒目。

此處屬大陸型氣候,早晚溫差大,晚間七點,石牆上別致的大型溫度計,藍針指著數字25,這是一個給人好心情的溫度。加之岩穴型旅館夏涼冬寒的特性,冬天需要生起暖爐,夏季是絕佳的避暑勝地,這裡就是一個天然的大型冷氣。晚飯後走離旅館大門稍遠,驚喜發現頭頂清晰可見北斗七星的大勺子,遠離台北的嚴重光害,山城,仰頭便是數不盡的繁星。入睡前升起一股幸福感,何其有幸,能身在此處。旅行能「凝結」時間,逃離時間的追殺。岩壁阻隔的不只有網路訊號,還有都市人每天像陀螺盲轉的虛耗感。

旅人們曾說:「在卡帕多奇亞,人能以各種不同的高度來認識這個城市。」這裡處處令人驚奇,凌晨三時四十五分夜光仍壟罩著黃堡時,我們已起身準備前往搭乘熱氣球。我把人生第一次熱氣球初體驗同樣獻給這裡。清晨五點,我們親眼看著熱氣球如何從乾癟、充氣、膨脹、點燃、噴射出熊熊火光,準備升空的心,異常興奮。飄離地面的瞬間記憶有些模糊,但是飛天之後的新奇感受前所未有。藍空中點綴著大大小小、高高低低、遠近不一的彩色熱氣球,很美!我們距離別的氣球稍遠,沒法近距離拍下滿天的斑斕,但眼睛攝下的美景,在心中成像,那才是真正的永恆。

升到高處,日間行駛山城黑色公路兩旁一望無際的深淺綠色塊,以另一種視角清晰呈現。熱氣球在金色的野地中落地,我們一起舉香檳慶賀,清晨六時三十分,這一天的開始,好繽紛!「飛天」之後,我們緊接著「遁地」。凱馬克勒地下城Kaymakli Underground City是另一個大驚奇。一個不起眼的小洞,被人無意之間闖入後,發現地底別有洞天,石穴向下層層開鑿,狹窄的通道不知迂迴旋轉了多少層,地底石穴的設計,空氣流通順暢,適合長期避難。這是一個迷宮般的地下城,即使以今日科技之進步,也無法完全將地底通道全數摸清,據說一個歐洲旅人在地下迷途失蹤數日後,從數百公里外的另一個古城中出口鑽出。

晚上,我們在洞穴秀場用餐、欣賞表演,令人難以忘懷的演出是第一場穆斯林蘇菲教派的旋轉舞,表演過程中禁止拍照,以免閃燈打擾了表演者。旅遊書的譬喻蘇菲教派之於伊斯蘭教,猶如密宗之於佛教。旋轉舞本是一種宗教修行的方式,修行者相信透過不停的旋轉,能進入忘我境界,既可淨化人的心靈,也可與真主溝通。三名披著白衣長袍的男子在舞台當中旋轉著,穿著黑衣的導師站在旁視導,四周觀眾以360度環繞著舞台。我算不出他們究竟原地打轉了是否上百圈,在伊斯蘭悠揚婉曲的小調中,有表演者轉速特別快,也有表演者臉部仰角和雙手姿勢,如同跳單人華爾滋般萬分優雅。他們專注的不停旋轉著,現場觀眾全都屏息以視,白袍揚起如翻湧的浪潮。我們的旅友說:她看著聽著,不知不覺感到泫然欲泣。燈光亮起,表演者定格,閃燈四起,我很感動,我想大家都有些震撼。今天是很特別的一天,白天,我們上窮碧落下黃泉。晚上,我們在午夜12點的音樂聲中止歇。卡帕多奇亞,Amazing City,I Love it.

之五 ~伊斯坦堡,星空下發光的喚拜塔

第八日,乘國內班機來到東羅馬、拜占庭及厄圖三朝帝都伊斯坦堡。走出機場,長鳴的喇叭聲此起彼落,車潮、人潮洶洶,原來,土耳其人開車並不總是彬彬有禮,在城市討生活的人,必須強悍。

交通大打結,穆斯塔法當起義交,協調附近大小車輛,讓我們能順利上車。
聖索菲亞博物館和藍色清真寺都曾是基督教堂,穆斯林入侵後,被改為清真寺,這是這塊土地多數教堂曾歷經的命運。高牆上的基督聖者畫像,如同在卡帕多奇亞洞穴教堂看見的濕壁畫,多數被挖去了眼,穆斯林相信真主沒有形體。六根喚拜塔標示藍色清真寺特殊崇高的地位,清真寺有個許願洞,據說能將拇指插入旋轉360度者,願望可以成真。

引領土耳其國民掀起獨立運動成立共和國的國父凱末爾真知灼見,讓土耳其政教分離,人民有信仰的自由。雖然穆斯林占絕大多數,但是這裡的女生不蒙面紗,可以自己決定戴不戴頭巾。除了一日五響的喚拜聲,提示穆斯林要重視時間作息,城市氣息就像每一個充滿活力的觀光之都。共和國後努力修復被破壞的基督教壁畫,壁上被石灰覆蓋的聖像重新顯現,土耳其清真寺交融著基督文化與穆斯林文化,十分獨特。

拜占庭時期的古地下儲水池,又喚「地下宮殿」,共由300多根大型圓柱支撐天頂,作為儲水之用,這又是千年前的古人又一巧奪天空的建築創思。其中兩根柱底鑿有海妖梅度莎的頭像,一個側躺一個倒立,據說與藍色土耳其之眼一樣,有鎮攝妖邪的作用。地底光線昏暗,但水質澄澈,許多魚兒在地宮之水中悠然,牠們早已習慣了這天長地久不見天日的歲月。

土耳其人大多活潑熱情,特別是男士。他們已習慣了人來人往的觀光客,對著巴士上的各國旅客大方揮手,三不五時還會自動跳入鏡頭與大家合照,賣冰淇淋的小販尤其愛跟遊客耍「吃不到」的把戲。從商店街年輕帥氣的土耳其石店老闆、伊斯坦堡橋頭垂繩的釣客、到街頭可愛的小學生們,為這趟旅程添加了屬於「人」的歡樂滋味。
此行,正逢齋戒月,從日出到日落,守齋的男人們不能進食、不能飲水、也禁止一切飲食男女之事,因此不少男子齋戒月並不工作,只是鋪張毯子坐在街邊閒嗑牙、下土耳其棋和發呆。我們的導遊非常辛苦,一邊守齋,一邊還要工作。其它尚屬易事,但不能喝水實在太辛苦,尤其夏季日出早,直到晚上八點太陽才甘願下山。每一天齋戒結束,許多婦女和孩子,等著和男主人一起共進晚餐,慰勞他們一天下來的耐饑耐渴。因此在人潮洶湧的伊堡,晚上九點的公園、廣場,隨處都聚集了席地而坐,或坐在長桌上圍坐的親朋好友,黑壓壓的人影,蔚為奇觀。

埃及香料市集和喀帕爾有頂市集是伊斯坦堡有名的兩大市集,這裡人聲鼎沸摩肩擦踵,到處都是招攬客人的小販,價格漫天飛,非當地人很難抓準合理的價錢,所以喜歡、能接受的價格就買吧!

被黑海、馬爾馬拉海環繞,並擁抱金瓜灣及博斯普魯斯海峽的伊斯坦堡,地理之特出在於正巧位於歐亞之交,這裡既是歐洲,又是亞洲。白天我們包艇海遊,暢行在博斯普魯斯海峽上,從歐亞大橋之下豪情穿越。這裡已有兩座大橋,交通糾結的狀況仍待改善,土國正欲興建海底隧道,但因地下古蹟太多,工程困難重重,進度緩慢,海上風光如何明媚不待言。

最後一天午餐在加拉達塔上用餐,俯瞰一望無際的海洋,以及伊堡的城市樣貌。寫到此,當晚在伊堡晚欣賞夜景。聖索菲亞博物館和藍色清真寺的聳立的喚拜塔,越夜越美麗,發散出潔白的光亮。 山坡上萬家燈火,在黑暗中一點一點閃爍,更遠處,應是兩座跨海大橋其中之一橋墩上的虹光,再見了,美麗的土耳其,此生若還有機會再次造訪,我將會選在和煦的春光,或踏秋色而來。



 



相本延伸: 土耳其之旅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閒來晃晃
中原標準時間
正在閒逛
who's online
也是我家
常逛優格
入選奇摩首頁精選文章
版主推薦

入選中時部落格嚴選好文
主題優格
轉載於達達旅遊店1號旅記
visitor counted from2010.07.19
free counters
優格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