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80805【旅行】2012夏.土耳其印象之4 ~伊斯坦堡,星空下發光的喚拜塔


聖索菲亞博物館夜景無雙
 
 
 
第八日,乘國內班機來到東羅馬、拜占庭及厄圖三朝帝都伊斯坦堡。走出機場,長鳴的喇叭聲此起彼落,車潮、人潮洶洶,原來,在土耳其開車並不總是彬彬有禮,如其他海濱城市,交通也不總是順暢。在熱鬧非凡的伊堡討生活的人,必須強悍。
交通大打結,穆斯塔法當起義交,協調附近大小車輛,讓我們能順利上車。

聖索菲亞博物館和藍色清真寺都曾是基督教堂,穆斯林入侵後,被改為清真寺,這是這塊土地多數教堂曾歷經的命運。高牆上的基督聖者畫像,如同在卡帕多奇亞洞穴教堂看見的濕壁畫,多數被挖去了眼,穆斯林相信真主沒有形體。六根喚拜塔標示藍色清真寺特殊崇高的地位,清真寺有個許願洞,據說能將拇指插入旋轉360度者,願望可以成真。長長的人龍等著排隊許願,一個活潑的黑髮亞洲青年,手指旋不過去時,巧妙由手臂繞頭,藉由身體旋轉,完成拇指環繞一週的任務,他這個與「洞」共舞的作弊手法,引得四周哈哈大笑,爭相仿效。教堂雖然已成觀光之地,清真寺殿堂中央拉出防線分隔,中庭聖壇是穆斯林虔誠禱告之處,觀光客僅能在封鎖線外,不干擾教徒們禮拜。走累了,成群的各國旅人繞著大殿柱子席地而坐,一起感受聖堂莊嚴靜謐的氛圍。引領國家脫離殖民,掀起獨立運動成立共和國的國父凱末爾真知灼見,讓土耳其政教分離,人民有信仰的自由。雖然穆斯林佔絕大多數,但是這裡的女生不蒙面紗,可以自己決定戴不戴頭巾。除了一日五響的喚拜聲,提示穆斯林要重視時間作息,城市氣息就像每一個充滿活力的觀光之都。成立共和國後,土耳其努力修復被破壞的基督教壁畫,壁上被石灰覆蓋的聖像重新顯現,清真寺交融著基督文化與穆斯林文化,十分獨特。

 
 

 
拜占庭時期的古地下儲水池,又喚「地下宮殿」,共由300多根大型圓柱支撐天頂,作為儲水之用,這是千年前的古人又一巧奪天空的建築創思。其中兩根柱底鑿有海妖梅度莎的頭像,一個側躺一個倒立,據說與藍色土耳其之眼一樣,有鎮攝妖邪的作用。地底光線昏暗,但水質澄澈,許多魚兒在地宮之水中悠然,牠們早已習慣了這天長地久不見日月的年歲。托卡普皇宮奢華美麗,可惜我對富麗堂皇的皇宮一向無感,如同看法國的凡爾賽宮眼過即成雲煙。第九天,我們在齊拉岡皇宮酒店喝午茶,精緻美味的小點、好的旅伴、多年好友,旅程還一日已近尾聲,難得從容的午後,無比幸福的時光。我有點想家,又希望假期無限。



 
土耳其人大多活潑熱情,特別是男士。他們已習慣了人來人往的觀光客,對著巴士上的各國旅客大方揮手,三不五時還會自動跳入鏡頭與大家合照,賣冰淇淋的小販尤其愛跟遊客耍「吃不到」的把戲。愛唱歌的「陳老師」活潑不下當地人,總能和他們以肢體語言互相唱和,輕易拉近距離,搞得一些土耳其少年依依不捨的跟在我們後頭送行。從商店街年輕帥氣的土耳其石店老闆「Tom Cruise」、伊斯坦堡橋頭垂繩的釣客、到街頭可愛的小學生們,為這趟旅程添加了屬於「人」的歡樂滋味。此行,正逢齋戒月,從日出到日落,守齋的男人們不能進食、不能飲水、也禁止一切飲食男女之事,因此不少男子齋戒月並不工作,只是鋪張毯子坐在街邊閒嗑牙、下土耳其棋和發呆。我們的導遊非常辛苦,一邊守齋,一邊還要工作。其它尚屬易事,但不能喝水實在太辛苦,尤其夏季日出早,直到晚上八點太陽才甘願下山。每一天齋戒結束,許多婦女和孩子,等著和男主人一起共進晚餐,慰勞他們一天下來的耐饑耐渴。因此在人潮洶湧的伊堡,晚上九點的公園、廣場,隨處都聚集了席地而坐,或坐在長桌上圍坐的親朋好友,黑壓壓的人影,蔚為奇觀。
 


 
埃及香料市集和喀帕爾有頂市集是伊斯坦堡有名的兩大市集,這裡人聲鼎沸摩肩擦踵,到處都是招攬客人的小販,價格漫天飛,非當地人很難抓準合理的價錢,所以喜歡、能接受的價格就買吧!我在諾大的市集裡失去了本來就微弱的方向感,買東西非我強項,常常買了令人不甚激賞的小禮物,或是價格過於昂貴的東西回家,久而久之,對於選購商品越來越猶豫,常常想了半天無法下手,青久候不耐,有時和其他人先行,我便像小雞跟著母雞,緊追在渝的身邊,以免失了最後一塊人海中的浮板,迷失歸途。我想,若放我一個人在此,我定然感受不到逛市集的樂趣,徒囧立在人潮裡茫然。我是個好熱鬧、需要同伴的人。我不獨立,又好熱鬧,身邊有人才能賦予安全感。最近看的「那一夜,我們在旅程中說相聲。」前幾年我很愛的舞台劇「現代西遊記」,都從探討「旅行」的意義出發。於我,意義之一是像放大鏡般,更清楚意識自己習慣依賴身邊熟悉人聲而生活的慣性,我,無法瀟灑獨立啊!


青和渝在人聲鼎沸的香料市場中和商家論價



 
黑海、馬爾馬拉海環繞,並擁抱金瓜灣及博斯普魯斯海峽的伊斯坦堡,地理之特出在於正巧位於歐亞之交,這裡既是歐洲,又是亞洲。白天我們包艇海遊,暢行在博斯普魯斯海峽上,從歐亞大橋之下豪情穿越。這裡已有兩座大橋,交通糾結的狀況仍待改善,領隊玫說土國正欲興建海底隧道,但因地下古蹟太多,工程困難重重,進度緩慢。海上風光如何明媚不待言,這裡雖也是海洋性氣候,因為緯度高,海面晨間頗有爽意,涼快。我像阿婆般不斷叼唸評估著「悶熱」度,夏天,我是多麼想叛離台北城令人暴躁的天候,總是繭居在冷氣室或老想上山!強勁的海風稍來涼意,我的馬尾逆勢飛揚,久久不肯墜落,讓眾人覺得有趣。最後一天午餐在加拉達塔上用餐,塔上空調不佳空氣沉悶,領班體貼主動為我們開窗,上下斜開的窗口吹入的風,才讓人領受到塔上風勢的強勁。高塔上最珍貴的,莫過能俯瞰一望無際的海洋,以及伊堡的城市樣貌。
 
 
寫到此,我刻意跳過前一晚難忘的夜景,那是在伊堡最美麗非凡的夜晚。聖索菲亞博物館和藍色清真寺聳立的喚拜塔,越夜越美麗,發散出潔白的光亮。築山坡而居的萬家燈火,在黑暗中一點一點閃爍,更遠處,應是兩座跨海大橋其中之一橋墩上的虹光。餐點平凡,佳景卻是無雙。我們用眼睛「吃」下夜景,便飽矣!無比滿足!
再見了,美麗的土耳其,此生若還有機會二次造訪,我將選在和煦的春光,或踏秋色而來。我想,那會是在— 55歲之後吧!哈~屆時是真正的青春不在了!不過,我想那日子說遠尚遠,也轉眼即到。
別了,土耳其! 

 
 
   
  
暮色薇光中的藍色清真寺


 
更夜了,黑暗壟罩中更顯光亮無比的喚拜塔



閱讀延伸:【旅行】2012夏.土耳其印象之3~ 卡帕多奇亞,我們飛天遁地

閱讀延伸:【旅行】2012夏.土耳其印象之2 ~ 棉堡,我不要當黑人牙膏

閱讀延伸: 【旅行】2012夏.土耳其印象之1 ~ 阿芙羅迪西亞,高牆上的彩點

相簿延伸 :土耳其印象全集錦 






北緯25度:近來越來越能體會爸爸從前笑中帶點感嘆的提醒:「時間過得很快,你們要好好把握啊!」我那天跟渝說,現在陪學生讀這些句子,「朝如青絲暮成雪之類的,感覺真的不一樣啊!以前就真的是句子」最近頗有「中年」迫近的危機感!「時間」真殘酷,幸好「時間」也很公平!呵(苦笑)~don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Facebook名片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優格標記


正在閒逛
who's online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