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251遠去的稻草堆

仲秋時節的傍晚,我習慣性地在集鎮的水泥路上散步。路邊成片的晚稻田里,嫩黃的稻穗低垂著沉甸甸的頭顱,更多的是吐著雪白花蕊的棉鈴,一片豐收在望的景象。在絢爛的晚霞映照下,棉農們還在廣闊的棉花叢中勞作,勾著頭,雙手不停地採摘棉花,扯滿一把後,塞進身旁放著的蛇皮袋,一副忙碌的樣子。看著眼前的情境,忽然想起久別未歸的家鄉,此時也該是這般景象吧。那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人一事,常像拂之不去的夢境,尤其是家鄉久違的稻草堆,更是讓我的思緒久久難以停息……家鄉的稻草堆,全是用稻草堆積而成,全盛時期是大集體的時候。秋收過後,脫過稻粒的稻禾早就換上了一身金黃色的裝束。修成正果的它們,卸下支撐稻穗沐浴陽光的重任後,變得溫順柔和,不再堅挺昂揚,橫七豎八地躺在田野之上,或者被一個個捆紮好,堆成小堆暫時存放在田埂間稍微寬敞的地方,以便適當的時候歸大堆,派上新用場——冬天,百草枯萎,天氣也寒冷起來,耕牛沒有青草料,這些黃燦燦的稻草便成了牛兒們平常不可或缺的食料。至於喂用稻草裹成的黃豆把,那只是好心主人奢侈的豪舉,是可遇不可求的美味大餐。豬牛圈都還是泥巴地,必須用稻草不斷鋪墊,才能消除它們踐踏後的齷齪骯髒,生產農家肥。兒時的我,跟著大人在田間勞作疲倦後,喜歡依靠在稻草上,特別的溫馨,一閉眼就能睡著,像現在躺在柔軟溫暖的席夢思上一般舒適安逸。堆大草堆通常會挑選秋收後晴朗的日子,青壯年男女齊出動,男子漢用繩索千擔挑,婦女們則用扁擔夾欄挑,兩個精幹的漢子在草堆旁順草把、遞草把。小堆的稻草,頭幾天還要翻曬,不能因為少量濕草連累大堆的稻草跟著霉爛。堆草是十萬火急的事,一天之內務必完成,否則遇到雷雨或露水受潮,到了冬天會爛堆,前功盡棄。堆草堆的地方基本固定在村組房屋附近空曠平坦之處,且靠近牛圈。堆草之前,將筆直修長的杉木豎在備好的深深的洞內,夯實新土,防止傾斜,再平整堆場。人們挑來的稻草都堆放在杉木不遠處,然後堆草人依中間的杉木桿逐層緊密地堆砌。草堆在兩人高之內是個圓柱體,再上面堆成圓錐體,雨水順著錐面淌下,下面的稻草不會受潮發霉腐爛,讓耕牛斷了糧草。堆草人通常是村裡種田的行家裡手,有豐富的經驗,堆稻草不坍塌,很少爛過堆。遞草護堆的人更是了得。都說,堆草的徒弟,護草的師傅。等稻草堆堆碼到一人多高後,當局者迷,難以分辨四周的高低進出是否合乎平衡的標準,

(繼續閱讀)

201508040208什麼是「地溝油」?

「地溝油」是一種質量極差、極不衛生的非食用油,它含有毒素,流向江河會造成水體營養化,一旦食用,會破壞白血球和消化道黏膜,引起食物中毒,甚至致癌。長期以來,一些不法分子受利益驅動,非法從下水道和泔水中提取垃圾油,並作為食用油低價銷售給一些小餐館。   地溝油實際上是一個泛指的概念,是人們在生活中對於各類劣質油的通稱。通俗地講,地溝油可分為以下幾類:  一是狹義的地溝油,即將下水道中的油膩漂浮物或者將賓館、酒樓的剩飯、剩菜(通稱泔水)經過簡單加工、提煉出的油;  二是劣質豬肉、豬內臟、豬皮加工以及提煉後產出的油;    三是用於油炸食品的油使用次數超過規定要求後,再被重複使用或往其中添加一些新油後重新使用的油。

(繼續閱讀)

201206151702對面的同學看過來

老師:對面的同學看過來,   看過來,看過來,   我講的課文很精彩,   請不要假裝不理不睬.   對面的同學看過來,   看過來,看過來,   不要被我的聲音嚇壞,   其實我很和藹.(嘿嘿,沒人理我)   寂寞老師的悲哀,   說出來,誰明白,   求求你把頭抬起來,   看看我把課聽明白。  同學: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原來每道題目都不簡單,   我想了又想,猜了又猜,   上面寫的東西真奇怪,哎!   真奇怪!(哎!算了,睡覺吧文章來源:大麥茶-三寶 冷眼看人生 - Consumer Electronic Show blog - 《大眾文摘》 - ★魔女克洛蒂的神秘地帶★ - SciTech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301511石龍海垂釣

生活在海邊,如果沒有歷經海上捕魚釣魚,這不能不說是一樁很遺憾的事情。因為一位遠方的朋友萬老大,在不經意間,我同他與一群人坐著遊艇,暢遊在海灣裡敘舊垂釣。雷州半島浸淫在蔚藍色的海水裡。而半島的周圍,散落著好多從世界地圖上找不到的小島。而我生活的這座小城市西南面的海面上,就有五六個小島。半島多雷多雨多風,特別是颶風從太平洋經南海呼嘯而來,幾乎每次都欲把半島置之死地,而半島周邊的島嶼,儼然成為半島的天然屏障。在這些島嶼之中,東海島最大,其次是南三島,?洲島位居第三,它們成為半島西部最大的保護神。因為這些島嶼,海面上出現了三道海灣,石龍海、廣州灣、雷州灣,它們由東向南排列,成為湛江港的出海門戶。很自然這三道海灣也成為魚類的天然遊樂場,白海豚、白蝶貝、原斑海豚、斑海豚、稜皮龜、文昌魚、中國鱟、金錢鮸、銀鮸等魚類珍品時有光顧這片海域。遊艇從金沙灣碼頭出發,沿下海到麻斜海再插入石龍海。石龍海的兩岸,一邊是南三島,一邊是大陸的坡頭區及吳川市的中山鎮。石龍海的出海口,也是粵西地區的母親河鑒江的出海河口。河海交匯的地方,水裡的微生物必定豐富,海上的魚兒也必定不遠千里而來。不用說,石龍海的海蜇、對蝦、鹹淡水魚、貝類遠近聞名。這肯定是垂釣的好去處。遊艇在浪裡跑動,沒有感覺到船的晃動,當遊艇拋錨海中,方感覺到風浪的力量。有一部分人在幾十分鐘之內,就感到相當的不適,甚至有的人開始出現嘔吐。萬老大年過六十,儘管他的步伐年青,我還是擔心他經受不住風浪。他幽默地說:“要成為一個好的釣魚手,必須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老婆來離婚。”萬老大是一個釣魚老手,他的辦公室裡就掛著好幾幅釣魚的相片。據他說,他生平第一次釣魚是1953年,在京城外的的一口天然積水的窯坑裡開釣,用的是竹竿綁上棉線和三分錢一個的魚鉤。此刻他手裡的魚具是多少錢,我不知道,反正很漂亮。我手裡也有一把魚具,儘管我很少釣魚,但是我知道釣魚是要考驗一個人的耐性和一個人的運氣。這是在中午時分,初春的陽光透過薄薄的雲層,很耀眼。遠處的海面,一排排白浪翻滾而來,我知道,這肯定是漲潮了。魚鉤隨著鉛粒,如子彈般“嗖”飛出魚桿,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落在十米開外的海水裡,不幾分鐘,線游到船舷,鑽到船底。潮水太急,我們只能跑到遊艇的尾部。一開始,有人的魚桿彎得很厲害,那人急忙收桿,好重,拉不動,只看到細細的桿尾,

(繼續閱讀)

201204230152紀念母親

昨晚又夢見了母親,和以往的夢境差別不大,她總是默默的在忙碌著什麼。以前聽人說夢見故去的人時,對方不會說話,這話在我這裡印證了,自媽媽去世後每次夢見她時,她都沉默著。媽媽是去年10月6日傍晚去世的。在回家的路上,快到家門口時突然就倒下了,再沒有醒來。當時的情況是,肩上挎著個她出門時常挎的包,兩手各提著一包小菜,可能在她倒下前還在想,小菜該怎樣做老伴才可能滿意。媽媽的離別定格在她65歲這年。後事很熱鬧,來了很多人,大夜(出殯前一夜)那晚達200~300人。其中有親戚朋友,她以前的同事、鄰居和她教過的學生等等。對於她的去世大家都流露出了真誠的悲痛,因為她是個勤勞善良的好人!媽媽是個小學教師,自我記事開始她就給學生上課。那時候(70年代)生活雖然特別艱辛,但我會偶爾感受到母親的快樂!比方做飯的時候,她會一邊唱著歌一邊忙事,飯做得很簡單,但我們的每一餐都吃得特別香。當時我們生活在很偏僻的農村,父親在外地工作,母親帶著我、哥哥、和兩個妹妹四個孩子度過了20餘年艱難的日子。這些日子她一邊教書(村裡的民辦小學)一邊再接些縫紉活做貼補家用,還一邊在有限的自留地忙碌著,由此我們的生活重來沒有斷過頓。生產隊時每年分的糧食一定支撐不了一年,但不知道媽媽是怎樣讓我們吃飽的。我只知道在枯糧的那些日子裡,我總是有米飯吃,媽媽和哥哥(我哥僅比我大一歲)好像很香的吃著蒸紅薯以及粗面蒸的麥粑或者煮苞谷,還一邊就著鹹菜,以至於養成我現在都特別愛吃鹹菜的習慣。那時候生產隊時常會按人頭分些蘿蔔、青菜、大頭菜等等,媽媽會將這些醃製成幾大壇鹹菜,第二年枯月(3~5月)到來的時候,這些鹹菜就能夠派上很大的用場。我小時病多,常常在半夜裡發病,媽媽總是毫不猶豫起床一個人背著我出去看醫生。我們所在的鄉村,常常有人繪聲繪色講鬼故事,遇到這樣的夜晚我真不知道媽媽是怎樣克服恐懼心理帶我去看病的。至少在我的記憶裡,每次走那樣的夜路都特別害怕,總是跑著到達目的地。再後來,農村開始包產到戶,這時候我們家勞動力很弱,大部分時間都是媽媽領著我們兄妹四人在地裡勞作,我們的勞動時間都是放學後或者週末和寒暑假,因為平常媽媽要教書,我們幾個孩子也得上學,所以我們總是比別人家下地早很多,收工也晚很多,常常是披星戴月,但我們抱怨和感受累的時候很少,總是快樂和希望多一些。由此造就了我們幾個子女在以後的工作和生活中多了幾分難得的堅韌和堅強。那些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