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81549高雄民間信貸,勞工貸款申請資格,勞工貸款申請資格

可以同時一次向兩家以上的銀行提出貸款申請嗎?

這裡歡迎免費諮詢::


誰才是228的受害者? 228發生在70年前。到現在還沒結束。 70年,逢十。擴大紀念,演演行動劇,都無妨。但“悲情城市”都拍過了。史料都出的差不多了。感覺上,70年前的228,仇恨感都沒有今天強。多數人跟劇情無關,但是,太入戲了,有些人出不來,有些人不想出來。出不來的,不夠理解,不夠理智。不想出來的,是怕大家太理解,太理智。 如果導火線清楚了,事實清楚了,動機清楚了, 人數清楚了,時空背景都清楚了,那結束的不是228,結束的會是台灣的現代政治。現代的政治人物會受不了。 聽起來很荒謬,很刺耳,中國共產黨紀念228。擴大而且高調。它當之無愧。面對歷史,正當性起碼比民進黨高得多。 大部份台灣人需要的是228假期。一種全民走春的快樂感。少部份人需要仇恨感。228變成是一種政治上的需要。 一個台灣,兩個228。幾家歡樂幾家仇?對228太無感的歡樂,或是對228太有感的仇恨,都可以同理。比較麻煩的是一種濃到化不開的“政治加工”,“為賦新詞強說仇”。我沒寫錯,不只是愁,是仇。 加工品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政治加工品更是。攝取過量,有害健康。我夠老,老到夠從長輩口裡聽 到228,老到夠從中研院228報告出檯的那一刻開始,到現在,看著228史料堆積如山,很難不反胃。大家從幾乎相同的史料裡各取所需,然後能得出完全不同的結論,只能佩服“學術被政治利用”的快感太強,讓絕大多數炒作228的偽知識作品毫無罪惡感。 沒有罪惡感的犯罪,是知識份子最爽的感覺。甚至,神聖起來了。 今天,關于228的討論,最缺乏被害者主義。這跟被害者是誰無關。而是被害者在一起悲劇事件裡到底是什麼角色?不是被害就無辜;裡頭是有些錯抓錯殺的無辜。不是被害就強勢;裡頭也有些無親無故的弱勢。但在那個日本戰敗投降不到18個月,一切都在交接、重組、改造的混亂歲月,這個島上“同島異夢”的政治情愫太複雜,要發生“政治情殺案”的土壤太肥沃了。太容易了。 也拜託一些偽學者、真政客,不要以偏蓋全的說:光復初期的台灣人民是心向祖國的。日本統治台灣50年,國民黨用威權統治台灣40年,結果,餘毒到現在都還清不乾淨。要說70年前台灣人民都醉心光復,熱情回歸?彷彿定調就是國民政府“倒行逆施”、行政長官陳儀“剛愎自用”,才導致人心思變?鬼才信。當時的台灣人民分兩種,想回到舊愛身邊的念頭,在皇民化的菁英階級裡是主流。不只是政治立場主流,經濟利益更是主流。 這群“受害者”的後人,是現在228活動裡最活躍?最強勢的受害者。誠實面對這群受害者的“政治責任”,是紀念228時起碼該做的。這種事,“一視同仁”就不是“仁”。把所有死難者都包裝成不可歸責的無辜者,那根本不是處理歷史事件該有的態度。不要為了台獨,壟斷話語,漫天鬼扯,對衡平的歷史觀點視而不見。 尤其,這齣歷史劇今年有新角色。中國共產黨強勢入戲。高調紀念。不只戲份重新調整,觀點都洗過了。有點舊戲重拍的味道。搶戲搶得不得了。 不必覺得北京在捏造什麼。以當時國共內戰的氛圍,以當時台灣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的關係,就算沒有一個查緝私煙所引爆的228事件,也一定會有一個或很多個xxx事件。中部的“二七部隊”確實是當時反抗組織裡最強大、抵抗最久的一支。這支部隊直接受台共指揮也沒什麼疑義。謝阿女(謝雪紅)是裡頭的關鍵角色之一,這也是事實。頂多只是因為她的女性身分特殊,所有角色被戲劇性放大一些。從喜歡看歷史劇的角度, 把謝雪紅定調為台灣第一位女革命家,在228大戲裡給她“女一”的位置,這點無可厚非。 台共的歷史像過街老鼠。在日據時代被“檢肅”過好幾回。白色恐怖時期,因為台共書記蔡孝乾自首,更是被誅殺殆盡。死難程度比228更慘。謝雪紅在二七部隊潰散後,逃往香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時,她人到了北京。站在毛澤東身後的那張照片足夠說明她的角色、份量和立場。但之後的謝雪紅被打成右派,在大陸被整得更慘。她沒有認罪,死得很悽然。別被今天北京官方的吹捧呼攏過去了。謝雪紅自己講過:共產黨整他,比日本人還要狠。 謝雪紅死在中國共產黨手裡。死在文革期間。但如果把228切片做病理化驗,把謝雪紅領導的二七部隊放大成228事件的主軸,把謝雪紅和228定性為反帝、反霸、反國民黨威權統治的鬥爭,勉強還可以理解。 這真是一件超有意思的事情。共產黨、民進黨終於有一件可以共同紀念的事。同一天。終於有了一個共同的神。同一個人。事不尋常必有妖。把謝雪紅神格化實在有點誇張,但比起深綠團體在南投搞個台獨聖山,把謝雪紅立銅像,變成台獨女英雄、台獨女神,深紅還是比深綠含蓄多了。 台獨運動兩缺。一缺烈士二缺神,消費謝雪紅補八字,偽造歷史,一兼二顧,鬼扯一通。看到1928年台灣共產黨的三大主張:台灣民主、台灣革命、台灣獨立,欣喜若狂,立刻把謝雪紅包裝成台獨女神,焚香膜拜,以為找到知音。 ?如果功課做多一點,腦袋多想一點,謝雪紅時代台灣哪裡有獨立意識?台灣共產黨的台獨,是要讓台灣從日本殖民地解放出來,這是反對日本帝國主義戰爭的一部分。跟今天深綠台獨反中親日的主張完全相反。兩種完全相反的台獨主張,張飛打岳飛,實在很低級。 北京的高調紀念當然是一種政治。民進黨的高調紀念難道不是政治?不用龜笑鱉無尾,都不過是政治正確之下的一種表演。只不過看誰比較肉麻而已。 今天,台灣的老百姓才都是228的受害者。被這些政黨、政客消費了幾十年,既無辜又無助。那就放假吧。228快樂。 看更多 >>> 二二八事件70周年新聞專輯
DE823D193C5B53CC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