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51101明知相思苦,偏要苦相思

颱風天氣,下了豪雨,天是涼了。滿眼陰雲,看不到她那片天空,心情更是惆悵。已經數日沒有她的信息了,為她著急,為她牽掛,她現在怎麼了?沒有多大的奢求,只要收到她的一條短信,互報一聲平安,心裡就踏實得多。可是這幾天為什麼連短信也沒有了呢?古詩十九首中有句說的是:“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此時此刻對這話才有更深的體會。又想起那句宋詞:“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可能是我現在才體會到古人寫這詩詞時的意境,總不是古人老早就預料到我今日的情懷?如果不曾相識,就不會有魂牽夢縈的感情,如果不曾相愛,就不會有如此牽腸掛肚的思念,她現在到底怎麼啦?有人說相思的味道很甜,我覺得相思的感覺很苦。到底是甜是苦呢,可能是決定於相思的性質,如果時時聯繫著的,可能相思是一種甜蜜的重溫,如果中斷了聯繫的,相思是在為對方愁急牽掛,怎麼能甜得起來喲!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呀!相思的人就是弱智,就是傻呆,明知相思苦,偏要苦相思。這是拿於事無補的做法,自己折磨自己。我此時的這種狀態,好像感覺到花也笑我癡,草也笑我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不知道這時候,我在如此這般地牽掛她,思念她,她是不是知道我現在的心事,她是不是也在思念我,牽掛我?什麼叫心有靈犀?就是想到一處去吧。我想,不論她現在在哪裡,她正遇上了什麼,雖然暫時沒有彼此的消息,心依舊,情依舊,她也會想念我的。希望做一個好夢,夢中與她相見,夢裡向她祝福,夢裡與她共享溫馨快樂。很多現實裡無法達到的,夢裡可以達到。也想喝個爛醉,暫時忘卻對她的牽掛,相思是一種病,相思是一種愁,一醉能夠解千愁。但又有一種說法是:藥能醫假病,酒不解真愁。可悲啊!

(繼續閱讀)

201205010518秋之韻……

幾個季節裡,最喜歡的是秋。秋天收穫了屬於自己的東西:碩果纍纍的果實、颯颯的秋風、秋高氣爽的天空、、金燦燦的陽光、還有飄零一地不知愁的落葉。秋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秋風掃落葉似地掃走,絕不會用沙啞的嗓子聲嘶力竭地挽留,也不會在上面揮霍浪費自己的感情。抖落身上浮土塵埃,站立著,露出堅定的眸。秋從不畏懼在她身後即將來臨的冰雪嚴寒,冰雪可以壓彎樹的枝條,卻從來壓不彎秋的脊樑,壓不彎她熱愛生活的心。即使嚴寒殘酷地剝去她的外衣,她也站直了對世界宣稱:我一樣活的很精彩。她仰仗股超然之氣,讓清淡出塵成為生命最從容的姿態。喜歡秋天裡掛在樹上紅紅火火的果實,那些堅守到最後的果實,健康地存活下來,把完美的心一直留到晚年,你還擔心它們晚節不保嗎?喜歡深秋的葡萄,像含冤的眼睛,雖然被秋霜凌辱,卻依舊鮮亮,晶瑩剔透,閃著不肯謝幕的光。秋天的陽光,不再像夏天一樣頑皮。它用秋之眸,洞察這人們的心事,為它們攤開傷心的綠,晾曬著寂寞的紅。不知愁的葉兒們,它們調皮地打著旋兒,姿態優雅,把生命的結束當成一次愜意的旅行。喜歡翻撿中意的落葉,習慣在落葉上寫一句、半句唐詩、宋詞,然後夾在書裡當書籤。每一片葉子都是我記憶的片段,每一片葉子透著逝去青春的遺骸,無法言說的舊日時光。落葉從不驚叫,哪怕你踩到它的脊背。不像雪,不論你走得多輕,它們都會在你的腳下呻吟,彷彿踩碎了它們的骨頭。落葉從不驚叫,只把一堆的苦難一起帶進泥土裡。颯颯的秋風,吹動天上變換莫測的雲,雲變幻著美麗,搖曳著婀娜的身姿。春風接生了葉子的生命,而秋風卻為葉子送行。而葉子的心思只跟秋風說,只和秋風竊竊私語。風與落葉之間一定有那麼多纏綿不清的愛意,我似乎聽到風對落葉說:“等我,來赴一個燦爛的約會,在此之前,請好好的,好好的生活,各自珍重!”同心出版社 |張立勤 | 楊立華的BLOG |布衣本草 |

(繼續閱讀)

201204231101六月,六月

六月,陽光飛濺,泥土破碎,大地空留豐收,我傾盡時間在黃昏變得含蓄。六月,是我板著手指頭計算到第二隻手的時候見到的幸福,我坐在一座村莊的上空,享受汗水與泥土的味道,那飄過一片田地的風裡小麥長勢喜人,有時候我想,小麥是黃金的道路,坦途整個村莊一年又一年奢侈的夢。六月是窗子,開向無言的四季,泥土是玻璃,雨後水中濺起的倒影裡樹根向下張望,我從太陽背光的側影裡望見依稀存在的城市。他們說,城市是座沒有四季的墳,而農村的終極夢想卻是從土地走向城市的墳裡,一座空墳,是幸福施捨給貧窮的希望,好像冬天為每一個生長於泥土的植物許下春天盡善盡美的願望,一座空墳是一條河,含淚飄滿殘破的墓碑,善於觀察的人會在年輕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墓碑早已在遠方清晰而猙獰的睜著眼睛,望不到盡頭的時間裡,墓碑從生,一座空墳,一隻空白的杯子,這沉重的包袱,永無休止的壓在生命的天平上的累贅,寂寞的叫喊著秋天,秋天開始荒涼。有時候,一座墳的重量要用大地去衡量,任憑時間流逝它依然懸浮於草木之間,倒掛在眾生心頭,但更多的時候墳只是生命最後的儈子手,殺滅了殘存的屍身,空留一生悲喜吞嚥在泥土的回憶裡,隨沙起,隨雲散,六月的墳沒有窗,含蓄的日漸高起於收割過的麥地裡。六月的雨是貧窮的淚,來得快,去的也快,可誰會明白,熱烈背後怨懟的雲彩是怎樣痛心疾首得對大地發表意見,傾瀉不滿,又是怎樣默默隱於群山背後;六月騎在牛背上,六月是短笛游弋的步子,微笑著忍雨起,忍雲散,六月搖著手,手裡是把破碎的扇子,在輕輕一揮間,繁華如塵,萬世功業頓做煙塵消散。六月的雲如蒼狗,天空的心情需要他的多變去臆測,樹上掛滿雲,雲間的鳥鳴從我頭頂的葉間跌落,我坐在一座村莊的上空聽見了炊煙的歡笑,我從六月的衣袖上借去一片岸,永駐重逢,六月有張帆孤自飄向了海,我離開後,空有一片豐收的年景。六月,六月是寂寞堆滿的土地,遍地糧食不說一句話,含蓄的成為村莊的一日三餐,六月的豐收化作漫天飄散的雲煙。六月的時候,我坐在一張墳上收割我的麥子,雨水散做黃昏包裹我日漸寒冷的良心,我不想說我狂妄的年華就此湮滅,我不談理想,我含蓄的向樹木低頭,樹木長勢喜人,我走過一座村子的上空,他們始終在說豐收,就像我說我的豐收一樣。六月,我不佔用糧食,我的心不用土地埋葬,我的豐收樸素的坐在收割過後的麥地裡,我是第一株也是最後一株生長在大地上的糧食,含蓄的站在風哭泣過後的遠方。六月,我面向赤道,孤自追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